06 觉醒!天现异象!

    她气得牙狠狠,怒瞪着那存心害她摔倒的人,那混蛋竟然就那样放手让她摔下去了,真是黑心!

    “摔倒了就自己起来,难不成你还想我过去扶你?”他挑着眉看着她,凤眸浮现着戏谑的神色,而他似乎并没发觉,当对着她时,他总能自然的缷下冰冷的面具,把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呈现在她的面前,就如同她一样。

    “该死的沐宸风!看我怎么收拾你!”她从地上起来,拍掉了身上沾着的泥土和竹叶,身形一动,手掌呈手刀状,气势汹汹的朝他袭去。

    青衣动,衣袂轻扬,飘逸的身影在那一瞬间变得诡异,灵敏的身影一移一闪间便倾身来到他的身边,手刀朝他劈下,被他大手挡向了一边,当即,她闪身来到他的正对,凌厉的招式在朝他攻击的时候,身体微倾向前,下盘抬脚朝他跨下踹去。

    看到她的招式,沐宸风凤眸一眯,黑瞳中幽光掠过,瞥了面前的人一眼,侧身退开,谁知她一记拳头就招乎过来,因没想到她竟然出手那么快,一时不察,竟结结实实的中了她一拳。

    “嘶!”

    他冷不防的倒抽一口气,捂着被她击中的眼睛:“女人,你存心的。”

    唐心得意的扬起下巴:“谁让你刚才让我摔着了?不回报一下你,我会过意不去的。”她不否认,这家伙的身手还真的不赖,想要让他中招可没那么容易,不过,对付他,她有的是办法。

    “再来!”他沉声的说着,松开了手,只见,刚被唐心揍了一拳的眼睛有些瘀青,配上他那冷峻的模样,还真有几分滑稽的感觉,一个没忍住,她也就那么轻笑出声。

    “呵呵,你这模样还真逗,不过真的挺适合你的。”清眸中尽是笑意,看着那瘀青的眼,她摆了摆手:“不来了不来了,我热死了,我要去泡澡。”说着,也不理他,便往小筑走去。

    看着她往小筑走去,沐宸风顿了一下,这才跟着走去,到了清华池边,唐心朝周围看了看,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似的,盯着那清华池看了好半响,这才看出问题出在哪里了。

    “我说,沐宸风,这清华池周围没有挡的东西啊!就让我在这里泡澡?不是被人看光了吗?”

    他睨了她一眼,走到里面拿出了一小瓶子涂抹着被她打了一拳的眼睛,沉声说:“这里不会有别人。”

    “你不是人啊?”

    凤眸一眯,上下的打量了一下她的身材,语带嫌弃的说:“我对你那干扁的身材没兴趣。”

    “干扁的身材?”

    一听这话,她挑了挑眉,笑得邪魅:“原来你喜欢丰满有肉感的女人啊?改天我送两个给你如何?”想打击她?门都没有。她对自己的身材那是十分自信的,该丰满的地方丰满,该细的地方细,压根跟他嘴里说的干扁扯不上关系。

    他擦好药后瞥了她一眼,一声不吭的便往外走去。

    “喂!沐宸风,你去哪?”

    “回府。”他头也不回的说着。

    “哎,你还不能走啊!你走了谁给我守着让我泡澡啊?”

    “这里没人来。”

    “那要是我泡着泡着,有人来了怎么办?”

    “……”

    到最后的结果便是,唐心眯着眼舒服的在清华池中泡着澡,嘴里哼着小曲玩着水,而某个男人则坐在假山的另一边研究着那一直未悟出的要领,听着那边传来的声音,深邃的目光不由划过一抺幽光,朝那假山看去,意味不明,不知在想着什么。

    舒服啊!这地心水冰凉清爽,还一直从池中的小孔冒上来,很像按摩池一样,真的很舒服。若是一般男人呢!她还真不放心就这样在隔着假山泡澡,她认识沐宸风这么久,他除了冷漠了一点,黑心了一点,有时混蛋了一点,其他的倒还是不错的。

    “沐宸风?”

    “有事?”某人挑着眉,目光落在假山处。

    “没事。”

    闻言,他嘴角一抽,站起身往外走去,负手静立在小筑的门口,看着那前面的竹林,心下则在思忖着,谁知在这时,身后又传来唐心的声音。

    “沐宸风?”

    他没应,却是回过头看去,目光落在假山处。这个女人在干什么?泡个澡这么麻烦?

    “沐宸风?”

    眉头隐隐跳动着,脸色也渐渐难看起来:“有事?”此时他不禁怀疑,叫她来陪练是不是正确的?这根本就是在给自己找麻烦。

    “这地心水泡着舒服是舒服,却不能泡久,这时候也不早了,我得回去了,你什么时候要练再叫我好了。”

    看着她从假山后面走了出来,发梢微沾着水珠,神态自然而随意,他不由凤眸微闪,慢慢的敛下目光:“沐天佑最近有没找你?”以她的特别,难怪已经四十几岁的沐天佑都窥觊着她。

    “除了几个月前那一日叫我进宫之外,倒是没再找我了,不过时不时的给我送东西过来。”她漫不经心的说着,一边拢了拢头发。

    “你打算跟他继续交往下去?”

    听到这话,她怪异的看了他一眼:“这你不是知道了吗?怎么又问了?是不是良心发现了想要把从我那顺走的东西还给我?是就拿来,我正好带回去。”

    “没有。”他负着手转过身去,缓步走向了那清华池,看着那冒着缕缕轻烟的池水,静立了一会,沉声道:“时候不早了,你回去吧!”

    怪人!

    她心下暗忖着,变脸变得那么快,一会就冷下脸来,真不知是抽什么风了,正当她转身往外走去时,却又听身后的声音传来。

    “女人,那帝殇陌不适合你。”

    她停下脚步,清眸落在他的身上,轻笑道:“适不适合是我说了算的,我对他印象不错,好感也有,而他也是真心待我的,再说,他不适合,难道沐天佑适合?”

    看着紧抿着唇的他,她笑着走了过去,来到他的面前:“喂,沐宸风,其实你这人还是蛮不错的,适合当朋友,虽然我们以前一碰面就硬碰硬,不过,我倒是真的挺欣赏你的,我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感情的事情,我自己处理得来,好了,我得走了,再晚的话天就要黑了。”

    看着她扬长而去,身姿潇洒随意,举止优雅飘然,他黑瞳微闪,似乎划过一抺让人看不懂的暗光,直到,那抺青色的身影消失在竹林的另一端,离开了他的视线,他才收回了目光。

    “主人,你不开心吗?没关系的,有娃娃陪着你哦!”

    奶声奶气的声音软糯糯的传入他的脑海,他也随着从思绪中回过神来。他不开心么?有吗?他一向都看她不顺眼的,怎么又会理会她的事了?那帝殇陌不过一个伪君子,既然她执意沦陷进去,又与他何干?

    “主人,你要修炼灵气才行啊!要不然娃娃长不大的,主人,告诉你一个秘密哦!有一件宝贝出现在这龙腾大陆了,主人要快点找到它,要不然会被别人抢走的。”

    “宝贝?”

    “嗯嗯,那个人也是为了那宝贝来的哦!修仙界会有很多人来找那宝贝,因为那真的是很宝贝很宝贝的东西,所以那些人才都争着想要抢到它呢!”

    听着它软糯糯的声音中带着难以掩盖的羡慕,沐宸风挑了挑眉,问:“那你可知那是什么东西?有何作用?为何那些修仙者要得到它?你又知不知道那东西在何处?”

    “娃娃不知道那宝贝是什么来的,但是能让那个人都出山来找的,一定是很厉害很厉害的,不过娃娃不知道那宝贝在哪里,要不然就带主人去找了。”

    “龙腾大陆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要从中找一样东西又没准确的位置,那无疑是大海捞针。”而能让那个赠他灵宝的人也感兴趣,兴许那真的不是一件寻常物。

    只是,会是什么呢?

    夜色降临,相府里,唐心的院落,此时,她只着着单衣盘膝坐在床上凝气修炼着,在她的身上,一层淡淡的灵气若隐若现的浮现在她的周身之边,她手腕处,那紫金色的镯子静静的躺着,自从那数月前的一次异象后,直到今日,都没什么变化。

    然而,此时那紫金色的镯子却慢慢的弥漫出一股淡淡的金色光芒,微微的在她的手腕处晃动着,细微的晃动,却也引起了唐心的注意。

    她轻呼出一口气,慢慢的将气息压下,数月来,她一直试着凝气,但除了那偶然一次的凝气入体成功之外,似乎一直没什么进展,但却能感觉到她身上的灵气越来越浓郁,这样的效果,却让她隐隐的有些担忧。

    如果遇到了修仙者,岂是不是会被他们看出她体内的雄厚灵气?那就会有随时被秒杀的可能,毕竟以她现在的实力,应付武者倒还可以,但若与修仙者交手,那根本就是自找死路。

    “主人。”

    温婉的声音轻轻柔柔的,传入唐心的脑海里,让正沉思着的她不由一怔:“谁!”

    手腕处的紫金镯子散发着淡淡光芒,轻晃了一下:“主人,是我。”

    “镯子?”她错愕的看着那散发着淡淡光芒的紫金镯,难怪刚才觉得动了一下,这镯子自数月前突然出现在她手腕处后就一直没动静,她曾想取下来看看,也取不出,诡异得要死,今天竟然还开口说话了……

    “主人,我是紫金镯中的器灵,只是主人现在修为太低,我无法现出人形,紫幽既为仙品灵器,也是空间手镯,主人先前所担心的灵气外露一事,紫幽可以帮主人隐藏起一身气息,而且,就算是结丹修士也察觉不出。”

    温婉的声音柔柔的说着,这让唐心的心里震惊万分:“器灵?你是修仙界中的灵器?你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手腕上的?”

    “紫幽是上品仙器,主人自出生时紫幽便因契约关系而依附在主人的身体里,直到最近主人引气入体,紫幽才觉醒。”

    “自出生时就契约了?”她一怔:“那你可知我的身世?”隐隐的,总觉得她的身世并不简单,要不然也不会引得修仙界的人对她展开追杀,只是,到底是为何?

    “主人,紫幽之前一直在沉睡,不知发生何事,也记不起主人的身世。”温婉的声音,有问必答,除非是它不知道的。

    “原来这样。”她轻喃一声,还以为可以知道自己的身世,却还是碰不到边。

    “虽然紫幽不知主人的身世,但却能肯定,主人的身份必定是尊贵无比,上品仙器不是寻常的修仙者便能拥有,假以时日,主人一定能解开自己的身世之谜,紫幽也会一直陪伴在主人的身边。”

    “你叫紫幽?”她露出笑意,新奇的把玩着手腕上的紫金镯子,刚开始时看着这镯子好看,没想到,竟然还是个上品仙器兼空间手镯。

    “嗯。”轻轻的应了一声,那声音中,似乎还夹带着欣喜。

    “很美的名字,我想,你要是能幻化人形,一定是很美的器灵。”

    “主人的修为提升到一定的高低,紫幽就可以化成人形出现在主人的面前。”温婉的声音微微一顿,继续道:“主人,紫幽因刚觉醒气息还没平稳而时醒时睡,但近日感应到有宝物即将出现,故而醒来相告,主人若能寻得那宝物,将来必定一大助力。”

    “哦?宝物?什么宝物?也是灵器吗?”她感兴趣的问着。

    “紫幽不知是何宝物,但绝非寻常之物,这几日主人多注意西面的方向也许会知道宝物的下落,只是,天地灵宝以及上古神兽的降生,必定会天降异相引起惊涛骇浪,修仙者必定也会寻来,还望主人小心为是。”

    唐心点点头,脸上浮现一丝凝重的神色,确实,如果真的是惊世奇宝,那一定会引来众人窥觊,到时候抢掠击杀的事情绝不会地少,而且,对方若是修仙者,只怕更危险。

    而确实如紫幽所说,龙腾大陆暗中出现了不少的修仙者,只是他们也都还不知道即将出现的会是什么天灵地宝,又会在哪里出现,于是,他们都选择到高处静候着,等待天降异象的诞生。

    因为他们都知道,来到龙腾大陆等待那异物出生的修仙者不止一两人,会在什么地方出现是一回事,而能不能夺得又是一回事,毕竟他们修仙者不能与凡人动手,但是却可以跟修仙者较量,在这世界,无论在于何处,都是以强者为尊,只有强者,才能受人尊重,才能占有一席之位。

    就像此时,西边的一处悬崖顶上,一名灰袍男子临风而立,衣袍在风中扬动着,那蕴含着威压的目光一直注意着那西面的方向,虽然不知那异物会降生于何地,但是却清楚的知道,位于西方。

    “道友,你跟了我几个月了,不打算出来见一见吗?”灰袍男子目光落于前方的夜空之中,头也不回的对着那隐藏在暗处的人说着。

    隐藏在暗处的人阴狠的目光一眯,眼底闪过锐利之色,盯着那前方的灰袍男子,他明明已经隐藏起身上的气息,小心翼翼的退到了十多米后面,而他竟然还知道了,看来,这个人真的不简单!

    数月前他派去杀唐心的人失败了,他亲自过来查看,想看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不过却遇到了这个男人。平凡的面容,却有着浑厚的灵气,浑身散发着一股深不可测的气息,可偏偏他以神识相探,却窥不透他的修为到底为何?但从他的言行举止中他得知,这人绝不是一般的修仙者,既然如此,他来这龙腾大陆做什么?

    跟了他几个月,才知道原来龙腾大陆这边竟然有异物要降生,而且,他也看到陆陆续续不少修仙者出现,到底是什么神奇的异物引来了这么多的修仙者?在这龙腾大陆这样的地方,会有什么珍奇的异物要降生?

    如果真的有珍奇的异物降生,那绝对非寻常之物,而他暗中跟着这个人,就是因为他相信,绝对没人会比这个人得知得快,因为他那深不可测的修为,因为他那无形中散发出来的气息,都是绝非寻常的!

    “阁下很不简单!”他缓缓的走了出来,散发着阴寒气息的目光落在那前面的身影上。

    “呵呵,道友说笑了,我也不过一普通修仙者,能有什么不简单?”灰袍男子低低的笑着,声音中透着随和的气息,他慢慢的转过身来,平凡的面容在月光下越发清晰,温和的黑瞳随意的看着那名树阴下的男子。

    “是吗?既然如此,那我倒要向阁下请教几招!”

    狠厉的声音一落下,那名男子手掌一凝,身体的灵气如迅速涌起,凝聚在手中之中,猛的将空气中的风劲收入掌中,风能量呼呼而响,似一个旋涡一样的在他的手掌中慢慢扩大,渐渐变快,直到,形成一个足可吞噬人的旋涡时,才伴随着一声阴狠的低喝声猛的朝那名灰袍男子袭去。

    “旋涡刃!击杀!”

    风能量在空气中划过,半空中的气息似乎在一瞬间凝固着,悬崖顶的风力本来就大,这更让那名风属性的男子实力越发的澎涨,眼见自己的攻击散发出骇人的威力,男子眼中掠过一丝狂傲之色,嘴角的笑也阴测测的勾起,只是,下一刻,那刚勾起的嘴角却硬生生的僵在了唇边。

    “怎么、怎么可能!”

    他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攻击竟然被那名灰袍男子轻飘飘的衣袖一拂,尽数化去了……

    那可是一招致命的击杀!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可是筑基期的修士,他竟然将他的旋涡刃就那样化解了!怒意在胸口激起,却又在下一刻硬生生的压下,不是他忍了,而是他不得不忍,不得不认输,不得不低头!面前的人修为绝对比自己要高,要不然也不会如此轻易的便化去他的攻击,说不定、说不定对方还是一名结丹修士!

    只是,结丹修士?有可能吗?在修仙界里,想要结成金丹踏入结丹修士境界可不是一件易事。

    平复了自己心头的震惊与怒意,他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弯下了腰向他恭敬的向了一礼:“道友修为高深,在下自叹不如,适才多有得罪,还望道友海涵。”要知道,如果对方对他起了杀意,他根本没有活命的机会。

    灰袍男子深幽的黑瞳看了他一眼,平凡的脸上依旧是那平静的神色,只见他慢慢的转过身去,目光又再度落在前方的夜空之中,不用再言语,也不用威压的施压,那阴狠的男子便自动的退开,迅速的离开他的视线之内,因为他知道,自己若再暗中跟着他,一个惹他不快,自己的小命随时可能不保!

    然而就在此时,西方的天空蓦然间像裂开了一道口子,伴随着轰隆的一声巨响,一股金色的剌眼光芒从夜空中洒落,降落在一处地方……

    而在那一瞬间,负手而立的灰袍男子衣袍一拂,御剑便往那方向而去。而原本离开的那名阴狠男子,在走到一半时回头一看,见到那一幕,也当即御剑跟上。

    雷霆之声轰隆巨响,令天地都为之震撼,那闷雷般的声音随着扩散,同时也惊动了各方人员。天降异象,气势恢宏,那股金色的光芒洒落某一处,造就了一个极其壮观的惊奇场面,一时间,因那声音迅速跃上高处观看的人们看到那令人惊奇的震撼异象,纷纷震惊得说不出半句话来。

    相府的屋顶处,唐心立于高处,看着那洒落金光的某一处,清眸微闪,那里,似乎是浮云山的位置……

    “浮云山……”王府屋顶,沐宸风凤眸半眯,盯着那个位置。果然是有天财地宝降生么?下一刻,黑色的身影一闪,已经提气往那浮云山的方向而去。

    次日

    “心儿,你要去浮云山?因为昨夜那异象吗?”唐正宇看着面前的女儿,一大早就听到她说要出门的消息。

    她点点头:“嗯,爹爹,我想去看看。”

    他沉思了一会,道:“天降异象,必定会有不少人前去窥探,你只身前去我不放心,这样吧!让你哥哥陪你一起去,再加上小雪和小雨两人,我也放心一点。”

    “好,我们马上就起程。”她说着,又交待:“爹爹,我们不在家,你们得照顾好自己,府里加多一批巡夜的护卫。”

    “嗯,去吧!不用担心家里,倒是你们这一去得小心一点,不要万不得已别跟人动手。”

    “我知道了。”她点点头,这才转身往外走去。

    大门外,夏雪和夏雨已经准备好马匹,因要赶路去,所以几人只能骑马。来到外面,见唐子浩还没出来,便问:“小雪,我胖子哥哥呢?”

    “来了来了!妹妹我在这!”身后传来唐子浩的声音,一回头,竟然见他牵着一头驴出来,唐心不由一怔,嘴角微微抽搐着:“胖子哥哥,你去哪拉头驴来?别告诉我你想骑着驴跟我去浮云山。”

    “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不会骑马,不骑驴我骑什么?”唐子浩费力的拉着身后的驴子,谁知那驴子却使劲的往后退着,似乎不想往前走,于是,就出现了底下的那一幕。

    “笨驴,快走啊!”

    那驴往后扯着绳子,像是和他扛上了一样,就是不上前。

    “别磨蹭了,虽然我是胖了点,但是绝不会压扁你的,顶多,回来时我让人给你弄多些吃的,把你养肥一点怎么样?”

    看着他竟然跟头驴打起商量来了,夏雪和夏雨禁不住的掩嘴轻笑出声,而唐心则无奈的抚了抚额头,无语至极。

    “胖子哥哥,要不你留在家里好了,我和小雪她们去就好。”

    “那怎么行!”

    “不行那怎么办?你又不会骑马,这头驴也不想让你骑啊!再说,骑驴比坐马车还要慢,你哪跟得上我们?”

    唐子浩一脸苦色的想了想,小小的目光落在她手里牵着的马上,说道:“那我跟你骑一匹,反正你马术好。”

    “不行。”

    唐心直接就拒绝了,不过目光一转,视线在夏雪身上扫过,眼中浮现一丝狡黠:“不过你可以跟小雪共骑一匹,当然了,要是她不想跟你共骑,那你就自己坐马车跟在我们后面去,我们不等你。”

    一听她的话,他当即就松开了牵着驴绳的手,小跑到夏雪的面前,拉起她的手眼巴巴的看着她:“小雪,你不会忍心让我可怜兮兮的跟在你们后面吧?”

    “少爷……”

    夏雪脸色微红,看着他又看了看唐心,一脸的为难。

    “小雪,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你就跟我骑一匹马吧!顶多,顶多回来后我去学骑马,你要是不跟我骑一匹,妹妹真的不让我去的,小雪,小雪你就答应了吧!”

    “噗嗤!”

    看着他那秀逗的模样,唐心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便笑了出来。一旁的夏雨也掩嘴轻笑着看着他们两人,这时,只听唐心朝他们两人瞥了一眼,笑盈盈的对夏雪道:“小雪,你就从了我胖子哥哥吧!瞧他那模样,要是让人看见了岂不是笑死人?你就舍得让他丢脸啊?”

    唐子浩顺藤而上:“是啊小雪,你就从了我吧!”

    “是啊姐姐,你就从了少爷吧!”一旁的夏雨也跟着取笑着,自己先利落的翻身上马,坐在马背上笑看着他们。

    夏雪羞红了脸,看了面前的唐子浩一眼:“少爷,你别乱说话,什么从了你,你既然想我和共骑一匹,那就走吧!”说着,自己先跃上了马,坐在马背上朝他伸出了手。

    “嘻!我就知道小雪最好!”唐子浩一乐,当即握住了她的手翻身而上,坐在了她的身后。

    唐心见状,也翻身上了马,绳子一勒,双腿夹着马肚一喝:“驾!”

    见自家小姐已经往城门而去,夏雪也勒住了绳子,道:“少爷,你坐稳了。”声音一落,双腿一夹,绳子一抖,身下的马儿蹄儿一踏的便往前飞奔而去。

    “啊!好险好险!”坐在后面的唐子浩在马往前奔去时身体往后倒去,本能的伸手搂住了前面夏雪的腰,这才轻呼了一口气。

    只是,相对于他的呆愣,夏雪却是被他冷不防的手搂住腰而惊了一下,身体也在下一刻微僵,有些不自在起来,想要让他放开,可放开了她他又能搂住哪里?心下轻叹一声,便也任由他搂着。

    反正他跟一块木头似的,相处这么久都不知她的心意,就算此时搂着她,估计也没什么非分之想。

    “小雪,快一点,咱们追上去超过我妹妹。”唐子浩在后面兴奋的喊着,兴许是太胖的原因,他打小就不骑马,坐上马背一定会被马给摔下来,摔了几次后他也就没了那份学骑马的兴趣了,这也是为什么就他不会地骑马的原因。

    “少爷,我们这匹马载着你我两人,是超不过小姐那匹的。”

    “哦!我都忘了,我比较重,现在这匹马坐着我们两人,没被压扁已经算不错了。”他后知后觉的说着,又语带兴奋的道:“小雪,原来骑马的感觉是这么爽的,等我回来后我一定要学骑马,到时就换我带着你策马奔腾,你说好不好?”

    “好。”夏雪轻扬起唇角,美目中尽是满满的笑意,只见她抖动着马绳挥动马鞭往前奔去……

    策马而行,比坐马车要快上许多,当他们几人来到浮云山时,正是下午时分,太阳还没写下山,但,陆陆续续的人却是从各处赶来,往浮云山中走去,毫无意外的,在他们下马后,从他们后面而来的,却是苏若水和苏镇南两人。

    同在皇城,昨夜那惊人异象估计谁都看到了,也料想到他们会到来,只是,没想到他们就跟在他们的后面。几人相视一眼,也没有谁刻意上前打招呼,毕竟,几个月前的事情闹得不愉快,见了面谁也没有好脸色给谁看。

    “若水,我们走。”苏镇南瞥了唐心几人一眼,便迈步往浮云山中走去。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唐子浩哼了一声,睨了他们两人一眼。

    苏若水走上前,在经过唐心几人身边时一顿,美目蕴含着几分厉色,冷声道:“唐心,你不会以为凭你也想进林寻宝吧?这浮云山来了这么多高手,武之力雄厚者比比皆是,你这美貌如此耀眼,又没武之力护身,仅凭那空有招式却无暗劲的身手,小心进得去,出不来。”

    “苏若水!你怎么说话的你?”唐子浩才不管对方是不是女人,大步一跨就挡在了唐心的面前,用着他胖乎乎的的肚子一顶,就把苏若水给撞退了好几步。

    “唐子浩你放肆!少用你那令人恶心的身体碰触我!”冷不防的被他那样一撞,苏若水只觉他肥胖的肚子在她的身上顶了一下,顿时觉得恶心无比,当即怒喝出声,扬起手一巴掌就要往他肥肥的脸上掴去。

    夏雪目光一冷,美目中闪过一丝厉色,没人看见她是怎么动手的,只听两道巴掌声啪啪的响起,震得苏若水一愣一愣的,好半响没回过神来。

    “若水!”原本走到里面的苏镇南见她被打,迅速的来到她的身边,看着她脸上那两个鲜红的巴掌印,目光顿时阴鸷得可怕,冷冷的扫向了夏雪:“小小一个婢女,谁吮许你动手打她的!”

    “我!”

    唐心推开了挡在她面前的唐子浩,不紧不慢的走上前,清眸直视着面前的苏镇南:“我吮许的,打一只乱吠的疯狗而已,怎么?苏少爷还心疼了?要真的心疼,那就看好她,别让她随便吠人。”

    “你!”

    苏镇南阴沉着脸,他没想到她竟然敢这样放肆的跟他说话,身体才上前一步,她的面前就挡住了两抺白色的身影,阴鸷的目光一冷,扫了她的两个婢女一眼,轻蔑的冷哼一声:“你们两个就想当我的对手?不自量力!”手一动,凌厉的攻击便朝两人袭去。

    夏雪和夏雨两人眸光一冷,同时出手一人主攻上,一人主攻下,竟然两三招就将苏镇南击退了出去,夏雪冷眼一扫,眼中的厉色显而易见:“不自量力的人是你!”

    苏镇南心头震惊万分,他竟然被两个婢女给击退了?这怎么可能?她们明明实力是那样的弱,竟然将他击退了?一时间,向来自负的他心头受了打击,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

    “堂哥。”苏若水来到他的身边,怒视着站在后面一副悠哉的唐心:“你不过就是个会躲在别人身后的废物而已!有什么有得意洋洋的?有本事,站出来跟我打!”

    唐心勾起一抺浅浅的笑,看着周围注意这边的人渐渐多了,便浅笑道:“真是不好意思,我不跟疯狗过招。”得了,连客套的称呼都免了,这样叫着着实是舒心呐!这女人假惺惺的,她老早就看她不顺眼了。

    “小雪,你这两巴掌,真是打得太让人拍手叫好了。”看着脸色难看的两人,她愉悦的往前走去:“胖子哥哥,我们走吧!别跟疯狗一般见识。”

    “哈哈,妹妹说得是,咱们走,寻宝去!”唐子浩乐得笑眯了一双眼,乐巅乐巅的跟在她的后面往浮云山中走去。

    “堂哥,我们就让他们这样侮辱吗?若水心中有气难消!”她咬了咬唇,不甘受辱,怎奈身边的苏镇南却按住了她。

    阴狠的目光盯着他们几人的方向,苏镇南眼中掠过凶残的杀意,低声道:“那个唐子浩数月前就已经进阶为武宗,而那两个丫头更不一般,唐心那人诡异得很,如果我们蓦然动手,根本占不到半分便宜,我们先进林,进了林再从长计议!这一回,我定要让他们死在浮云山里面!”

    天色还没完全暗下来,身处浮云山中的众人便开始寻找休息的地方,因要寻宝,他们都往深处走,只是,原本没有野兽的浮云山,在数月前开始便听说有狼群出没,因此,想要休息便不能随地休息,而得找到足够安全的地方,防野兽的同时,他们还得防着点人!

    “这么快天就黑了,妹妹,今晚你们上树上休息吧!我给你们守夜。”虽然还没点起火堆,但是这浮云山的气温却是比外面较热的,现在又是六月天,骑了一天的马,又往这林子里面走了那么远的路,一坐下来,累得他浑身是汗。

    唐心朝周围看了看,见不少人点起了火堆,准备在这林中过夜,她目光微闪,心下暗暗的打着主意。

    “少爷,喝口水吧!”夏雪把水囊递给他,见她家小姐坐在一旁打量着周围,不由也朝周围看去。

    夏雨坐在唐心的身边,从小包袱里拿出一块干粮递给她:“小姐,吃点干粮。”好在出门时她带了这些东西,至少不用在这么累的情况下,还去准备吃的。

    “嗯。”唐心接过,咬了一口,敛下眼眸静思着。

    直到,夜深人静,赶了一天路从各地而来的众人都累得在树上沉沉睡去时,唐心却是慢慢的睁开了眼睛,那毫无睡意的眸光闪烁着摄人的光芒,才一醒,就被身边的几人知道了。

    “小姐?你怎么没睡?”夏雪和夏雨不约而同的出声,而坐在树下的唐子浩也同时抬起头诧异的看去。

    唐心作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轻松的从树上跃了下来,朝周围看了看,而唐子浩则好奇的凑上前,压低着声音问:“妹妹,你想干什么?”

    “寻宝啊!”她理所当然的应着。

    “大半夜的去寻宝?”虽然心下有几分预感到她会这么做,可当她说出来时,还是诧异的挑了挑眉。

    “半夜才没人跟咱们抢,走,小声一点,别让人知道了。”

    “好。”几人应了一声,悄悄的往林中而去。

    然而,就在几人刚走后,不远处的两抺身影坐直了身体相视了一眼,眼中闪过算计的歹毒光芒。

    这么好的机会,就让他们死得无声无声,死得身败名裂!

    ------题外话------

    亲爱滴们,猜猜这出来的会是什么神奇宝贝?是天财地宝呢?还是上古神兽?又会被谁所得呢?猜中有奖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