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奇遇!暧昧

    “咦?竟然还是个先天灵体?”

    灰袍男子惊喜的她走到他的身边,看着浑身复着冰霜的沐宸风一眼,伸手想探一探他的神识,怎知指尖才一碰触到他的身体,一股尤如千年寒冰一般透骨的冰寒猛窜入手中,让他都冷不防的打了个冷颤。

    平凡的脸上顿时浮现了愕然,他深深的看了地上的沐宸风一眼,微皱起眉头,手一动,指尖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隐隐浮现着,这才伸手探向了他的手腕。

    当神识探入他的身体时,男子脸色越发的深思,到最后,那原本还带着一丝期待与希翼的心情也渐渐的恢复如常,复杂的目光划过一抺失望:“唉!明明是千年难遇的天灵体,却又被寒气伤透五脏六腑,渗入骨髓,要不是那天灵体质,只怕也受不住这股徹骨寒气的吞蚀,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苗子……”

    轻叹一声,见他身上的气息越发的细微,呼吸也越发的粗重,那被冻得发僵的脸色更是惨白如死尸,心生不忍之意,道:“看在你我有缘,我就助你一把,他日若能幸存下来,有缘踏入修仙界,也不枉我今日相助之情。”

    声音一落,指尖一股灵气灌入他的身体,迅速的充斥着他的全身,行走筋脉之中,身体上面复盖着的那一股冰寒气息也随着雄厚灵气的窜入而渐渐的驱散着,随着寒气的散去,他的脸色也慢慢的恢复正常,呼吸也变得平稳下来。

    站起身,打算离开之时,转身回头一看,见他静静的躺在那里,微顿了一下,神识在手上的空间戒指里扫视了一番,把那被他丢在角落处的一枚灵宝拿了出来,消除了属于他自己的印记,只留下一缕神识在里面,便拉过沐宸风的手,逼出一滴鲜血滴落在那枚灵宝上面。

    随着鲜血契约的落下,原本躺在他手中的那枚灵宝咻的一声套上了他的脖子,静静的躺在他的胸口处,不是修仙的人是看不出这枚灵宝所散发出来的气体的,而只要贴着衣服,就算是修仙的人,也不一定会知道他身上有这么一枚珍贵异常的灵宝。

    “就算我送你的见面礼吧!”衣袍一动,手指一掐,一剑巨大的宝剑咻的一声飞来,落在他的脚边,载着他往空中飞去。

    清晨,天色还朦胧着,巷子里的沐宸风呼吸均匀的沉睡着,他身上的那层冰霜已经在昨夜便褪去,此时的他手指微微一动,慢慢的睁开眼睛,当感觉体内那股冰寒的气息已经消失时,神色一怔,猛的翻身坐了起来。

    “怎么回事?”他疑惑的拧起眉头,昨夜他寒气发作,连到府中都支持不住便在这巷子倒下了,若换成以前,寒气发作一定会是一天一夜的时间,可这一回怎么……

    突然间,感觉胸口传来一股舒服温暖的感觉,他掀开衣襟一看,不由一怔:“哪里来的玉佩?”

    那是一枚古老的玉佩,奇异精美的图纹,有掌心大小,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气体。

    气体?

    他眯着眼,锐利的神色在深邃的眼底掠过,拿起来认真的看了看。是真的有一股气息弥漫着,虽然他只看到淡淡的一股,但是却是真真实实的存在着的。

    系着玉佩的是一条赤色的绳子,看似普通的一条绳子却没有接口处,甚至,他却似乎看到了丝丝火焰的所息,诡异得让他震惊。

    “这是哪来的玉佩?怎么会在我身上?”

    “主人。”

    突然听见一道声音传入脑海,他面色一冷,沉声一喝:“谁!”

    “主人,我是娃娃。”奶声奶气的声音软软的,又似带着委屈,像一个受了欺负的孩子。

    胸口处的那枚玉佩突然跳动着,让沐宸风一怔,低头一看,那枚原本贴在他胸口处的玉佩此时竟然真的在跳动着,看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他不由错愕的惊住了。

    一枚玉佩怎么会动?玉佩可是死物!没有生命的饰品,怎么可能会动?

    “主人是坏人,人家才不是死物,人家是有生命的,主人怎么可以欺负娃娃,主人真坏。”

    不依的声音软糯糯的,再一次真真切切的传入他的脑海中,这让沐宸风震惊得说不出半句话来,怔怔的盯着胸口处的那枚在跳动的玉佩。

    “是玉佩在说话?”

    “主人,都说了人家叫娃娃了,娃娃才不是玉佩,娃娃是灵宝哦!”奶声奶气的声音在说自己是灵宝时,明显的带着一股骄傲与得意,只是,沐宸风压根不知灵宝是什么。

    “你叫娃娃?”

    “主人,我叫娃娃,主人以后就叫人家娃娃吧!人家长得很可爱很可爱的,白白嫩嫩的皮肤,雪滑雪滑的,还透着光泽,最最重要的是,娃娃可是灵宝哦!”

    听着它在臭美的同时还不忘称赞它自己,更得意扬扬的告诉他它是灵宝,沐宸风的嘴角忍不住的抽搐着,虽然他还不知道灵宝是什么东西,不过,他知道这块叫娃娃的玉佩一定是块很臭美的灵宝。

    “为什么你说自己是灵宝?你明明是一块玉佩。”

    “娃娃才不是玉佩!”

    气嘟嘟的声音传来,沐宸风已经慢慢接受了这块玉佩会说话的事实,只听那奶声奶气的声音继续在那嘟喃着。

    “玉佩是没有灵气的东西,灵宝可是很厉害很厉害的。”

    “哦?怎么厉害法?”他挑着眉,眼中带着一丝笑意。这灵宝好似只是一个小孩子?

    “在修仙界中,有灵器的存在,分别是法器,法宝,灵宝,圣器,仙品灵器,又分攻击与防御性能,各分上中下三阶,法器和法宝都不会开口说话,只有灵宝以上的灵器才会开口,而灵宝以上的灵器珍贵稀有,人家还是灵宝中的上品灵宝,所以娃娃才说人家是很厉害很厉害的,等以后人家修炼成形,还能幻化成形呢!”

    听着它的话,沐宸风心头震惊连连,这竟然是修仙界的灵器?只是,如此珍贵的上品灵宝,为何会到了他的身上?

    “嘻嘻,主人,娃娃是那个人送给主人的哦!那个人是很修仙界中很厉害很厉害的,他见主人倒在地上快死了,就救了主人,然后把娃娃送给主人了,主人的身体冰凉冰凉的,娃娃好喜欢啊!”

    不用开口,它竟然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他不由一惊:“你竟然知道我心里想的?”

    “主人跟娃娃订下了血契,意识是相通的,娃娃当然知道啦!主人不喜欢娃娃以后就不偷窥主人的想法了,主人你说好不好?”软软的声音带着一丝讨好,它微动了一下,轻轻的拍了一下沐宸风的胸口,紧紧的贴着吸着他身体里那股冰凉的气息。

    “嗯。”他唇角微勾,目光闪烁着一抺亮光,修仙界么?没想到他竟然在这样的机缘下,得到了一枚灵宝,虽然不知那赠他灵宝的是何人,但也相信,拿得出这样珍贵东西的绝不是寻常人。

    只是,为何修仙界的人会来到龙腾大陆?他可不认为这只是巧合,眸光微闪,心下思忖着,见天色渐亮,便往王府的方向飞掠而去。

    六月的天,热得闷人,头顶上的太阳像一轮炎热的火球,烤得人汗水直流,烘得地面微烫,也让人变得懒洋洋的,只想着窝在凉爽的地方,根本不愿踏出门一步。

    “小姐,吃点解暑的汤吧!这么热的天气,小心中暑了。”夏雪端着汤水走了过来,放在院子的桌面上。而一旁,一袭青衣的唐心懒洋洋的躺卧榻上,夏雨则在一旁帮她扇着风。

    “让小雨吃了吧!天气太热了,我没胃口。”她摆了摆手,半眯着眼看着头顶上的遮住烈日的大树,丝丝光芒透过树叶洒落,闪烁着点点亮光。

    “才六月就这样了,那到七**月让我怎么过呀?”她喃喃的说着,把手中的书本盖在脸上:“我睡会,你们别吵我。”

    夏雪无奈的看了夏雨一眼,走过去拿过她的扇子轻轻的帮唐心扇着风,示意她过来把汤喝了。

    “姐姐,这天气这么热,你有送些过去给老爷和夫人没?”夏雨小声的问着。

    “刚刚我让人送过去了。”

    “那少爷呢?”

    “少爷还没呢!”

    “小姐这里我来照顾着就好,你给少爷送些解暑的汤过去吧!这么热的天气,他定是受不了。”夏雨笑盈盈的说着,对着她眨了眨眼。

    夏雪笑瞪了她一眼,也没有拒绝,微顿了一下便起身:“那我去去就来。”

    “去吧!不用那么快回来,小姐睡着呢!”看着自家姐姐往外走去,她笑眯着眼,很乐意看到他们两人可以凑成一对。

    “哟,我还不知道小雨还会牵红线呢!”唐心拿开书本,取笑着。

    “嘻嘻,小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姐姐,暗暗喜欢少爷又不敢说,少爷又傻愣傻愣的不知道我姐姐喜欢他,这两人要是不推一把,还不知磨蹭到什么时候呢!不过真的好奇怪,少爷胖乎乎的,一身的肉肉,我姐姐到底喜欢他什么啊?”她一脸笑意的说着,丝毫不担心自己的话会引来唐心的不快。

    唐心拿着书本敲了一下她的头:“呵呵,你这丫头,竟然这样说少爷,就不怕我告你一状?”

    “嘻嘻,小姐才不会呢!”

    她拿书托着下巴,轻叹一声:“唉!不过你说的倒也是,我那胖子哥哥好像没感觉到小雪对他的不一样啊!真的是傻乎傻乎的,明明处理大问题时那么精明,碰上了感情却迟钝得要死,看得我都替他着急,小雪长得美又善解人意,怎么就喜欢上他了呢?呵呵,不会真的像你说的,喜欢上他的一身肉肉了吧?”

    “谁知道呢!我问姐姐她又只是笑着不语,那样子,看起来真的是中毒不浅啊!”

    “噗嗤!”她忍不住失笑着:“你这丫头。”

    对于肥胖的唐子浩来说,炎热的六月天气简直就是要命,走到哪都是一身的汗,就算是不动,也是热得不行,实在是受不了了,想来想去,他让人去冰窑取来的冰块,在自己的房里摆上一个大木桶放满水,又放进了冰块,把自己泡在冰水里面,舒服得他直哼着小曲。

    当夏雪端着解暑的凉汤来到他的院子时,整个院子半个人也没有,倒是他的房门关着,愉悦轻松的声音正轻哼着小曲从里面传出,仔细一听,似乎还有水的声音,这让她一怔。

    他不会正在沐浴吧?正想着要不要先回去时,却听里面传来了声音。

    “谁啊?谁在外头?”

    美丽的面容浮现一抺红霞,她微顿了一下,轻声道:“少爷,是我,夏雪。”

    “哦?是小雪啊!是不是我妹妹有事找我啊?”

    房里,唐子浩掐着自己肚子上的肉肉,正皱着眉头暗忖:奇怪,这么热的天,整天流了这么多汗,他怎么还这么肥啊?好像一点也没瘦下来,这肚子真像人家怀了五六个月身孕的人。

    “不是,是我煮了解暑的凉汤,给少爷送了一碗过来,天气这么热,少爷,你要喝点吗?我帮你放在院子里的桌上可好?”

    “呵呵,小雪,你就是这么善解人意,知道我正渴着,这么热的天,我流了一身的汗正在泡冰水澡呢!小雪,你帮我端进来吧!门没锁,推开就行了,这水里舒服,我才泡下来,还不想起身呢!”

    闻言,夏雪一怔,呆呆的看着那扇关着的门:“少爷、少爷让我送进去?”可,他不是正在泡澡吗?她怎么能进去?

    “是啊!院子里的人都让人退下了,想喝口水都没,正好你就来了,我门没锁,你快进来。”房里,唐子浩舒服的拿着刷子洗着手,又拍了拍冰水,感觉浑身的热气都退了下去,呈现着冰凉冰凉的感觉,不由舒服的眯起了眼。

    果然热天泡冰水就是舒服啊!

    房外,夏雪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犹豫了好半响,羞红着脸开口道:“少爷,要不,我让小厮给你端进去?”

    “不用那么麻烦,我就是嫌他们在这里碍手碍脚的才让他们下去的。”

    听到这话,夏雪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前,伸出探向那房门时又收了回来,端着汤水的手因紧张微抖了一下,好半响,才微低着头推开房门:“少爷,我进来了。”

    “来来来,过来,给我,渴死我了。”一见她进门,唐子浩眼睛一亮,伸手就要去接。

    夏雪微别开头,不敢直接看过去,就怕看到什么不该看的。

    “小雪,你站那么远我怎么拿啊?”见她远远的站着,他都拿不到那碗汤水,不由抬头看向她,这一看,才见她的脸色泛着红:“咦?小雪,你是不是中暑了?脸怎么这么红?没事吧?要不,这解暑汤你喝了?”

    “不、不用了,我已经喝过了。”她微抬起头,看着趴坐在木桶里的他,见他没穿衣服,连忙慌张的别开了眼。

    “喔!那我就喝了。”他说着,伸手接过她端上前的汤水,几口便将它喝完。

    “少爷,那我先回去了。”她说着,接过碗急急的就要往外走去。

    见状,他连忙喊住了她:“哎,你等等啊!我还有事呢!”见她停下脚步,他这才说:“小雪,我这水不凉了,你帮我把那边桌上的冰块拿过来,再给我放一些进桶里来。”

    “这……”

    见她愣着没动,他又喊了一声:“小雪?”

    “喔!来了。”她咬了咬牙,这才转身走过去。把桌面上的冰块拿过去,别开了眼,往桶里面放。

    “哇!小雪,你、你放哪去了?”唐子浩被那冰块冻了一下,冷不防的从水里站了起来,哗啦的一声水声响起,惊得夏雪连忙退开。

    “少爷你干什么!”

    “我才问你干什么呢!”唐子浩涨红着脸,他刚想把裤子拉上一点,谁知那冰块顺了他的胸口往下滑,正好一溜进了他的裤裆里面,冻得他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虽然说是在冰水里面,但这水的温度刚刚好,可冰块就不同了,直接碰触身体,还碰到他那里了,要不是看她别开头退得远远的,他还真怀疑她是故意的。

    “我、我没干什么。”她无辜的看向他,这才见到原来他是有穿着裤子泡澡的,一时间,不由低下了头,她还以为、还以为他是光着身子在泡澡的……

    “好了好了,你先回去吧!”他连连摆了摆手,示意她离开。

    夏雪看了他一眼,这才转身往外走去。房里,唐子浩目光一转,挑了挑眉,这小雪从刚才就一直低着头不敢看我,不会是以为我光着身子泡澡吧?真是的,要是光着身子,他岂不是吃夸死了?

    另一边,唐心的院子里

    “哎?小雨,你说你姐姐怎么去那么久没回来?不会两人真的搭上了吧?要是他们两人真的互相来电,最乐得一定是我娘亲,毕竟未来媳妇是自己一直看着长大的,能不欢喜吗?”

    夏雨盈盈一笑:“小姐,你就别说我姐姐了,你这几个月和帝公子不是也发展迅速?不过这帝公子回去也快一个多月了,也没个音信过来,小姐,你有没想他?”

    “嗯,他回去也有一个多月了,也不知他最近怎么样?”看着头顶上的那片茂盛的树叶,似乎在想着那远在天下第一庄的帝殇陌。

    自从那一夜后,她偿试着与他交往,不可否认,他的温柔,他的细心,他的宠溺,都让她心生眷恋,也渐渐的习惯了他的存在,两个人在一起,为的也就是舒心,信赖,他对她的好她都看在眼里,放在心上,这么多年来,似乎能让她印象不错的倒也只有他一人,而他又一心在她的身上,宠着她,爱着她,那她又有什么理由去拒绝这份爱情?

    夏雪走进院子,见唐心没睡,便开口说:“小姐,我刚回来时,看到天下第一庄的两名护卫送了两筐水果过来。”

    “哦?这大老远的就送水果过来?是什么水果?”唐心回过神,朝她看去。

    “是荔枝,老爷让他们送一筐过来,估计就快过来了。”

    唐心一笑:“看来,我们有冰冻荔枝吃了。”

    果然,不一会便见两名护卫抬了一筐荔枝进来,放在了唐心的面前,其中一人拱手道:“唐小姐,这是我家少主命我们送过来的,少主说他忙完手头上的事情就会来皇城,而且还交待,荔枝虽然好吃,但不能多吃,最好用盐水浸泡起来,这样不会上火。”

    “嗯,替我谢谢你家少主。”她浅笑着,目光落在那筐荔枝上时眼底深处划过一丝柔和。

    两名护卫走后,夏雨这才笑问:“小姐,那我拿去泡盐水?”

    “留几颗在这里,其他的抬下去吧!”她坐起身,剥了一颗放时嘴里吃了起来。她也就跟他提起过一次喜欢吃荔枝,他就大老远的让人送来了。皇城虽然是一大城,但荔枝却是极少见,虽然他自己人没来,但是心意却是到了。

    这几个月她倒是过得很遐意,事事都顺心,只是,几个月前的那一场厮杀却仍不时会浮现在心头,那幕后的人竟然是修仙界的人,又为何这几个月来没动静?她一直担心着他会再派人来,但一天天过去了,却平静得像不曾发生过一样。

    “看来你的日子过得不错?”

    一听这声音,唐心正剥着荔枝的手一顿,唇角微抽搐着,瞥了那翻墙进来的男子,无语至极。这家伙怎么又来了?三天两头的往她的院子跑,到底想干什么?

    “怎么?看见我太激动了?连话都说不出来?”沐宸风如同进了自家院子一样的在桌边坐下,瞥了她面前的那些荔枝,似笑非笑的睨了她一眼:“又是你那个情郎送的?”

    “我说,你又来干什么?这回又盯上了我院子里的什么东西了?”这家伙,也不知怎么回事的简直就把这里当成他的王府了,每次帝殇陌给她送来东西,隔天就让他给顺走了,气得她直抓狂!偏偏又奈何不了他。

    “你院子里能有什么东西?都是一些破玩意,今天来找你,是有一事要你帮忙的。”深邃的目光盯着面前的她,眼底划过一抺不明的幽光。

    “要我帮忙?”唐心挑着眉,上下扫了他一眼:“你还有事情得要我帮忙的?我不会听错了吧?”吃着剥好的荔枝,她漫不经心的瞥了他一眼:“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别磨磨蹭蹭的,说完快给我走人,少在这里给我添麻烦。”呆会要是让她爹娘或者胖子哥哥瞧见了,又得追问她是怎么回事了。

    好看的唇角微勾起一抺弧度,似乎已经习惯了她时不时的说出一些没营养的话,他拿起她面前的荔枝慢慢的剥着:“我有一套武技一直没悟出要领,知道你身手不错,招式又诡异莫测,所以需要你帮忙。”

    话说完,手中的荔枝也剥好,他把剥好晶莹剔透的荔枝递上前给她,而她也极其自然的拿起便吃了。

    “你的意思是要我当你的陪练。”说着,把面前的荔枝塞到他的手里,示意他继续。

    看着她塞进来的荔枝,深邃的眼中划过一丝笑意:“嗯,可以这么说。”

    “这大热天的,人都懒洋洋的,你还要我给你当陪练?”拿过他剥好的荔枝丢进口中吃着,挥了挥手示意着:“这活我不干,你还是找别人去。”

    “有好处。”

    “什么好处?”她眼睛一亮,盯着面前的他。

    看着她那眼睛发亮的模样,整一财迷一样,不由暗自好笑:“王府的后山有一避暑小筑,里面有一清华池,是地心水泉,水质冰凉,不仅有强身健体的功效,还能使皮肤细致雪滑。”

    “外加你府里奴婢侍卫随传随到,茶水点心一样也不能少。”她早就听说他的王府里那个避暑小筑很是有名了,就连皇宫都没有那个来自地心的水泉,没想到他自己会送上门来,不去白不去。

    “好。”他淡淡一笑:“现在就走。”

    “现在就走?去哪练啊?”她一怔,还以为会过些天呢!

    “王府后山竹林。”

    “那我叫上小雪她们。”她说着站起来,谁知原本坐在她对面的男人却俯身来到她的身边盯着她:“就你一人,走吧!”

    “小气鬼!带多两个人又不会怎么样,我还想着让她们也去泡一泡呢!一个人也是泡,三个人也是泡,有什么不一样。”她喋喋的说个不停,一抬头,见他深邃的目光正若有所思的盯着她,当下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看什么看!还不走!”

    沐宸风勾唇一笑,走近她的身边,那目光怎么看都有些不怀好意。

    “干什么?”

    “你想走着去?”

    “要不然呢?我又不会轻功,没有踏风而行的本事,不走着去你背我啊?”

    他上下打量了她一下,点点头:“确实,你除了身手好点之外,还真没什么本事,既然这样,那我就帮你一把吧!也免去你大老远的走着去。”

    “真背我?你有这么好心?”她怀疑的看着他,谁知,声音才一落下,衣领就被他像老鹰捉小鸡一样的提了起来,顿时惊得大叫一声。

    “沐宸风你干什么!有你这样帮忙的吗?”这混蛋!不会想就这样提着她去王府吧?

    夏雪和夏雨在听到声音后出来,往上一看,这一看不由错愕的怔了怔,只见,她家小姐被沐宸风提上了半空,身体悬空在半空中,四肢不着地,又没有什么可捉着,从下面往上看,她那模样就是面朝下,背朝上,手脚在半空中划动着,一脸的怒意。

    “姐姐,我们要不要帮帮小姐啊?”夏雨呆愣了半响,出声问着。

    夏雪一笑:“那睿王不会让小姐摔下来的,不用担心。”

    半空中,沐宸风心情不错的看着手脚在空气中划来划去的她,眼中尽是笑意:“要不然你想怎么样?不会以为我会背你吧?这样提着你去王府省事多了,不过,女人,你该减减肥了,好重。”

    “沐宸风你这个混蛋!还不快放我下来!”丫的!她就知道这家伙不安好心,原来是存心整她的,这样提着她去王府,她不被人笑死也会被他气死。

    “走吧!你还想磨蹭到什么时候?不是你说要快点的吗?你就忍耐一下,很快就到了。”说着,正要提气往王府的方向掠去,谁知她却突然一挣,让他捉着她衣领的手一松,整个人就往下掉去。

    “啊!小姐!”下面,夏雪和夏雨看着她掉了下来,不由惊呼出声。

    看到她竟然不要命的挣脱开他的手,沐宸风心头一惊,连忙伸手一捞将她搂入怀中,同时气急败坏的吼着:“你想死是不是!不知道那样摔下去不死也残废吗?真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了!”黑沉着的脸色阴沉得可怕,那怒吼的声音中有着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颤音。

    然而,唐心才不管他三七二十一,才不管他脸色是黑是沉,她一溜烟的借力一转,攀上了他的背,双手紧紧的勒住了他的脖子,双腿紧紧的缠上了他的腰,得意的扬起挑衅的笑脸。

    “我看你这回怎么提着我,不是说不背吗?我就偏要你背着你能奈我何?”

    她身上独特的淡淡体香袭来,柔软的身体像只八爪鱼一样的紧紧贴着他的背,这让从未与女子如此靠近的他浑身一僵,冷峻的面容也划过了一抺不自在的红。

    “下来!”声音生冷而僵硬,带着一丝的不自然。

    “不下,赶时间呢!”

    “下来!”

    “我说你怎么这么婆妈?是不是男人啊你?”

    闻言,脸上的那抺不自在的红褪去,换上了黑沉沉的怒,却用着冰冷的声音说着:“不是男人?你要不试试!”这女人,真是翻了天了!竟然这般大胆的缠在他身上,还敢说他不是男人?谁给她的胆子?

    “免了,你是不是男人又不关我的事,快走吧!这都什么时辰了还在这磨蹭,这天气热得我都快晒干了。”她本能的拿他来挡头顶上的太阳,双手紧紧的环着他的脖子。

    不过这一靠近,闻着他身上独特的男性气息,不由的有一丝怔神,她是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了跟这家伙这般自然的相处模式的?一向不喜太过靠近别人的她,就算是帝殇陌她也只是曾依在他怀里,哪曾这般的……呃,好吧!她承认,自己现在还真的像八爪鱼一样的挂在他的身上,毫无形象,毫无淑女姿态,只是,为何他会让她做出这般自然的举动来?

    因身体贴着他,连带着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一股冰凉气息,在这炎热的天气下,真的是舒服极了,这让她不由眯了眯眼,去他的形象,去他的淑女姿态,又没别人看见,她只知道现在她很舒服就对了。

    “你勒太紧了。”

    “不勒紧不行,我怕摔下去啊!”谁知这黑心的家伙会不会突然把她给丢下去,为了她的小命着想,她能不勒紧一点么?

    “那也不用勒得我喘不过气!”

    “谁让你人品太差,让我信不过呢!这也不能怪我。”她嘴里虽然这么说着,但勒着他脖子的手却还是松了松:“好了好好,你就快点吧!要是不去我就不去了,这么麻烦。”

    “你真的不下?就打算这样挂在我身上?”

    “下去被你像老鹰抓小鸡一样的提着?你当我笨蛋啊?”

    听到这话,他嘴角一抽,无奈,只好任由她挂在他的身上,提气便往王府的方向掠去。

    看着他们两人离开,在院子下面的夏雪夏雨两人好半响才回过神来,只听夏雨不解的问:“姐姐,为何我觉得小姐跟睿王在一起时,更加真实啊?”

    “嗯,跟帝公子一起时,小姐更多了一些保留,说话举止也不像刚才那样的随意。”夏雪轻笑着:“你也看出来了,只是小姐自己却不知道。”

    “我知道,嘻嘻,这就叫当局者迷。”

    “行了,小姐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我们无需多言。”她看向天边,那里已经没了两人的身影,然而,刚才两人在一起的那个样子,真的很般配。

    另一边,当沐宸风带着唐心去到王府后山的避暑小筑时,看着那里的景色,唐心不由的惊叹连连:“哗!沐宸风,你还真会享受啊!”

    这一大片竹林遮住了太阳,只有点点光线斜照而下,却不会太过炎热,林中轻风一吹,竹叶沙沙而响在林中飞扬,风上,淡淡的清新竹叶气息,让人的心也不由静了下来,而在竹林中,有一处小亭子,里面的石桌上摆着时兴水果,以及酒水糕点,让她见了眼睛一亮。

    “这竹林是王府的地域,外人是进不来的,避暑小筑就在前面一点的地方,等会你陪我练累了可以去那里泡个澡再回去。”他缓步走着,看着她拿起亭子的糕点便吃着,绝美的面容扬起了娇俏的笑意,眸光闪动着魅人的光彩,那模样,像极了误落凡间的仙女,让他看得怦然心动。

    “我先去看看你那清华池。”

    青色的身影在竹林中飞奔着,衣袂轻飘,墨发飞扬,走在她后面的他看着她偶尔回头的侧脸,那脸上带着欣喜的笑意,让他都不由的感染到她的愉悦,不自觉的在眼底划过一抺柔和。

    进了他的避暑小筑的唐心,惊讶连连的看着小筑里的设计,简单却不失典雅,舒服却又透着大方,而最让她惊喜的是,在小筑的后面假山边,一个五六米长的小池正冒着缕缕白烟,她走过去伸手一探,那水竟然真的如他所说,冰凉清爽,而在水池底下,一颗颗鹅蛋石铺在下面,让那清澈的水越发的清晰,看着那冒着丝丝寒气的池水,还有着一个个的水泡在水中冒起,她不由一回头。

    “沐宸风,你这清华池平时没人来吗?怎么这水这么清?你有换水的没?”

    他瞥了她一眼:“你没看到这是活水吗?”

    “活水?在哪?”她又回过头去查看,果然在一角看到一道小小的口水,那水正透过那个口水往外流去,至于流去哪里,她则不知道了。

    “走吧!”他转身往竹林走去,理也不理身后的她。

    竹林中,两人对站而立,因只是练习,所以也用不上兵器,而他们两人更是极少用到兵器的,耳边,只有沙沙的竹叶声传来,以及林中偶尔传出的一两声鸟虫鸣叫的声音。

    “想怎么练?”唐心看着对面的他,挑着眉问着。

    “你出手攻击我,我同时不用武之力的跟你交手。”

    不用武之力?她扫了他一眼:“出尽全力?”

    “嗯。”

    “狠一点?”诡异的光芒在清眸中掠过,似乎带着一丝不怀好意。

    “嗯。”

    “你真的不用武之力?”唇角的笑容渐渐的扩大,直到,从嘴角漫延到眸光中。

    看着她那诡异的笑容,他还是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好!看招!”

    一声清喝传出,就见她身形一动,以诡异的身法朝他袭来。看到她那诡异的身法,他眼睛一亮,黑瞳中划过一丝期待,侧身一闪,凭着身体的矫健迅速的避开她的攻击,同时出手阻挡着她气势汹涌的凌厉招式。

    两人一来一往的交手,拳头手掌所夹带着的风劲呼呼拂过,无关武之力,只因出手的快、狠、准,所带来的风劲。唐心的身法诡异,飘渺而虚无,出手招招都是必杀之技,而沐宸风虽然没有她那样的灵敏飘渺的身法,但却眼明手快的注意到她身体的移动,以及攻击的手法。

    越是交手,心下越生出一股对对方的赞赏,甚至是一股惺惺相惜之情,因为两人一来一往竟然不分上下,唐心狠厉致命的必杀招到了沐宸风这里一一被他化解,而沐宸风的手法更是不逊色唐心,险险的让她招架不住。

    突然间,因他那千变万化的攻击而猛退一步的唐心脚步一个踉跄,身体顿失平衡的往后倒去,沐宸风一见,一个箭步上前,本能的伸手搂住了她的腰将她扶住,然,两人四眼相对着,忽的被对方幽深的眼眸所吸引,怔怔的对望着,一股诧异与尴尬的气息在两人之间漫延而开。

    先回过神的沐宸风眸光微闪,忽的微勾起性感的唇角。而正当唐心呆呆的看着他唇边突然勾起的魅惑笑意时,原本搂在她腰间的手一松,她整个人顿失平衡的往后倒去,她一怔,连忙伸手去拉他,谁知他一溜烟的退得远远,好整以暇的站在那里看着她摔倒。

    “沐宸风!”

    ------题外话------

    灵宝娃娃由会员娃娃倾情演绎,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