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倒下的沐宸风

    唐子浩神情呆滞的看着面前那血腥的一幕,只觉胸口涌起一股恶心感,那散落一地染着鲜血的四肢,以及那白衣男子冷漠狠厉的手段,都叫人不寒而粟,他本以为自己不会被吓到的,但,当看到面前那残忍的一幕时,他却被吓得说不出半句话来……

    好残忍的手段!

    那白衣男子竟然能不眨一下眼的手起刀落,他不用怎样去威胁另外的那些黑衣人,单单是这一手,就足以威摄到他们的意志,让他们心神惧裂,一步步的达到他所想要效果!

    “少爷,吓到了?吓到就不要看。”

    夏雪轻柔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拉回了他的心神,他咽了咽口水,回头朝身边的夏雪看去,见她面色依常,不见一丝惊惧,不由开口问道:“小雪,你、你不害怕?”

    “为什么要害怕?”夏雪柔柔一笑:“冷煞对付敌人的手段一向如此,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冷煞?”那个白衣男子吗?

    “嗯,他们八人分别是,天煞,地煞,白煞,黑煞,风煞,雷煞以及血煞和冷煞,江湖上,也有人称他们为煞神。”八人都是主子一手培养起来的,身手与实力都远远在她们之上,除了主子,他们从没对谁和颜悦色过,就连是她和小雨两人,他们一向也是冷漠以待。

    夺命八煞?

    血色的眼眸在他们八人的身上掠过,又朝一旁那神态悠哉的唐心看去,继而慢慢的敛下眼眸。

    就在两人说话间,那些黑衣人一个个都瘫了下去,他们修炼到武宗巅峰并不容易,修炼的武者都知道,只要跨入武宗级别,寿命就比一般人长了一倍,而跨入了武圣级别,那整整就是有三百岁的寿命,虽然有的人用了几十年的时间也未必能跨入武圣的级别,但,武宗的寿命也他们还没活到一半,因此,他们比谁都要怕死,比谁都害怕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下一个,谁?”冷煞的剑尖指向了几名黑衣人,在他们的面前一一划过,冷着眼看着他们惊惧的神色。

    “我、我说!我说!”心里的防线一道道的被摧毁,一名黑衣人终于受不住了。

    “闭嘴!”

    为首的那名黑衣人一听,阴狠的目光朝那名黑衣人扫去,厉声的一喝带着警告与威胁:“你可是堂堂武宗巅峰的高手!你的尊严吮许你低下这个头向他们认输吗?你的尊严吮许你向他们求饶吗?就算是说了,他们也不会放过你!”

    闻言,唐心唇角一勾,扫了那名黑衣人一眼,武圣的心性确实是比一般人要高,相比他的性命,他似乎更看重他身为武圣的自尊。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划过竹林,更让那几名黑衣人心神皆惧,惊悚的咽了咽口水,惊恐的看着那名白衣男子。

    “你说得不错,你们绝不会活着离开这里。”冷煞扫了几人一眼:“但,可以死得痛快一点!”滴着血的剑尖划过倒在地上的抽搐着的那名为首黑衣人,适才的一剑,他把他的耳朵连同手臂一起给削了,鲜血淋漓洒落一地,深深的剌激着众人的视官。

    剑气划过,地上的黑衣人狠狠的抽搐着身体,没有惨叫的声音,因为那舌头已经被削掉了,没有了眼睛因为剑气的划过将他的眼睛剌瞎了,手脚筋已经断裂,鲜血在流淌着,浓郁而剌鼻。

    “早知道、早知道就不贪图什么修仙……也不至于落得现在这个下场……”

    喃喃的声音失魂落魄的传出,似乎没了灵魂似的,一名黑衣人怔怔的看着那个在抽搐着的黑衣人,忽而低低的笑了:“呵呵呵……天上不会掉下馅饼的,哪有那么多容易的事?杀一个普通的女子他就会帮他们踏上修仙之路?呵呵呵,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修仙?

    听着那喃喃话语,唐心目光一凝:“指使你们来杀我的,是修仙之人?”

    “没错!让我们来杀你的是仙人!”黑衣人的眼中突然间浮上了向往的神色:“我从没见过仙人,但原来,仙人是真的存在的,仙人御着剑而来,浑身都散发着仙气,是那样的高不可攀,那样的令人向往,仙人告诉我们,只要我们帮他杀了一个叫唐心的女人,他就会将他们带到修仙者的大陆,让他们踏上长生不老的修仙道路……”

    “呵呵,长生不老的修仙道路,若不是我们贪心,又怎么会落得现在这个下场?”

    “罢了罢了,与其受尽折磨的死去,倒不如由我们自己动手。”就在这声音落下之时,他们毫无预警的引爆了体内的武之力,看到突然澎涨起来的武之力充斥在他们的身体周围,众人一怔,迅速退离。

    “砰!”

    “轰隆……”

    引气自爆,这是极其惨烈的死状,将体内的武之力调动起来汇聚入丹田将其引爆,威力之强足以扩散到十米之外,而引体自爆,将是死无全尸!

    退到了十米之外地方的唐心一行人看着那股强大的气流如波纹一般的往外扩散着,强大的暗劲将十米之内的竹子全部摧毁,地面上的灰尘伴着竹叶纷纷扬扬的弥漫在空气之中,那一片地域,炸碎的尸体散落一地,黑焦焦的辨不出形状,而在气流的中间,随着气流的散去出现了一个深深的大坑,那是被武之力撞击出来的巨坑,若是人被波及,根本没有生存的可能。

    “妹妹,都死了怎么办?”唐子浩皱着眉头,事情才问出一点,他们竟然就全都引体自爆了,只是,为什么会跟仙人扯上关系?这龙腾大陆什么时候有修仙者了?

    “御剑飞行的仙人?修仙者?”她沉思着,道:“事情似乎没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关系到了修仙者,这我也想不通到底是因为什么,我们先回去吧!找爹爹商量一下。”

    如果是龙腾大陆上面的强者,她多少能对付,但,修仙者对她而言是陌生的,她不知对方的实力,但却知道被修仙者盯上了会有什么后果,只是,为何修仙者会盯上她?还让人来杀她?

    “什么?你说这事的背后牵扯到修仙者?”当唐正宇听到他们的话后,不由惊得站起来。

    “嗯,那些人是这么说的,而我觉得也非常有可能,毕竟那黑衣人都是武宗巅峰级别的高手,除了修仙者,他们不可能会听令于人,只是,我有些想不明白,既然那要我性命的修仙者来到了龙腾大陆,又为何不自已动手?一个修仙者想要取我的性命应该不难。”

    唐正宇拧着眉头一脸的凝重,看了她一眼,道:“我曾在古书中看到过,修仙者是不能杀凡人的。”

    “这是为何?”

    “因为他们跟我们武者不一样,武者只需要修炼武之力和武技便能提升品阶,能不能突破重重关口也是看个人的悟性,而凡是修仙者,他们修的是一种叫灵气的气体,也是凡人俗称的仙气,而当进入结丹时期就必须经过天劫的关卡,经得起雷劫的考验才能成功突破,如果因杀了凡人而生出心魔,那在历劫之时便会是一大阻碍,甚至会导致历劫失败而当场死亡,所以修仙者是绝不会亲手杀一个凡人的。”

    从没听过修仙世界的几人都不由怔了怔,原来,这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神奇的存在,天劫?修仙者都得经历天劫?难怪修仙者会被凡人称之为仙人,被人传得神乎其实,看来,也不全无道理。

    “爹爹,只是我想不明白,那修仙者为何要让人杀我。”她在这龙腾大陆这么多年,一个修仙者都没见过,又怎么会惹来杀身之祸?

    突然间,脑海一道灵光闪过,她起到了自己体内的那股气息,那股不是武之力的气息,以及背后那神秘的金莲,还有前不久突然出现在她腕上的手链,这一切都是一道未解的谜题,又会不会是跟她的身世有关?会不会就是因为这个而引来的杀身之祸?

    她知道她的身手可以对忖修炼武之力的武者,但,想要对付修仙者却是不可能的,修仙者所运用的跟术法跟武之力是两种存在,压根无处可比,她现在最担心的是,那修仙者的实力会不会很强?如果他发现她体内有灵气,那就会知道她与凡人不同,到时必定会引来他亲自的猎杀,到时她性命危矣!

    “我们只能小心防备,这一次失败了,他一定会再来,我担心,下一回他派来的人根本不是我们能对付的。”唐正宇神色凝重,眼中有着化不去的担忧。

    唐子浩想了想,道:“既然修仙者那么厉害,不如我们也想办法去那虎啸大陆,听说那里是有很多的修真者,我们可以在那里修炼,就算是不能成为修仙者,也可以提升自己的实力啊!”他对修仙很感兴趣,御剑飞行更是他们武者所不能做到的,越知道修仙者的事情,越对修仙产生一股一探究竟的好奇。

    “你以为修仙是那么容易的吗?”唐正宇瞥了他一眼:“这些年我曾看过不少关过修仙的书籍,与龙腾大陆并列的虎啸大陆上大多数的只是修真者,修真者与修仙者的区别还是很大的,有的人穷其一生也无法筑基成功,更别说迈入修仙的门槛了,再说,想要成为一名修真者也得具备那个条件。”

    “什么条件?”

    “灵根,凡是成为修真者的人,都必须具备灵根,视灵根的优劣而区别天才还是庸才,而且,单单是凝气入体,有的人就花费了数年的时间,而只有筑基成功的修真者,才能算跨入仙门,踏入修仙的阶段。”

    唐心沉默着,凝气入体?这个似乎在几年前,她就糊里糊涂的成功凝气入体了,而且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在制药的时间,总是会不经意的用那股气息包裹着药丸,也许也正是这个原因,经她的手研制出来的药丸一向都有着显著的神效。

    “老爷,宫里来人了。”

    管家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屋里的八煞以及墨相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便闪身消失在厅中,而夏雪和夏雨两人则朝周围看了看后,见与平常没什么两样,这才上前打开了关着的厅门。

    “宫里怎么来人了?”唐子浩奇怪的朝他父亲看去:“爹爹,是不是圣上找您有什么事?”

    主位的唐正宇心下诧异着,站起身:“我出去看看有什么事。”

    “那我去看看娘亲。”唐心也站了起来,与他一道往外走去,然而,正当她出了厅门要往后院去时,管家迟疑了一下开口了。

    “老爷,小姐,宫里的人还抬着轿子来,除了一队护卫之外,好像还有圣上身边的太监侍从,那太监侍从一开口问的是小姐在不在府里,看样子,似乎是为小姐来的。”

    闻言,两人相视了一眼,唐心笑道:“爹爹,既然如此,我陪你一起去看看吧!”

    “也好。”他点点头,迈步往外走去。

    走在后面的唐子浩听了,皱着眉头微顿了一下,便也跟着往外走去。

    “哎呀,恭喜相爷贺喜相爷,唐小姐昨日一战,可说是一战名扬皇城,现在皇城里人们议论得最多的就是昨日一战之事,哪个提起唐小姐的都是竖起大指姆,佩服啊!”那太监内侍一见到他们就是一阵称赞,更是走到唐心的面前连连道喜。

    “唐小姐不仅人长得美,身手更是深藏不露啊!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真叫人佩服得五体投地,相爷有唐小姐这么个好女儿,真是福气啊!”

    唐心淡淡一笑,静看着他。而旁边的唐正宇则笑着开口:“呵呵,公公谬赞了,公公特地前来,莫不是圣上有什么吩咐?”

    “吩咐倒不是,圣上命咱家来,是请唐小姐进宫一趟,瞧,圣上连轿子都让咱家备上了。”他掐着兰花指往后面指去,只见,那里一顶华丽的八人大轿停放在那里,而抬轿的,则是八名实力不俗的护卫。

    唐正宇眉头微拧,眼中划过一丝不解:“不知圣上唤小女进宫,所为何事?”

    “相爷不必担心,御花园里的花开了,景色美不胜收,圣上是请唐小姐进宫赏花的。”

    “这……”他看向唐心,心下有些疑惑,圣上此举是何意?

    唐心目光微闪,唇边绽开一抺浅浅的笑意:“爹爹,既然如此,那我便进宫去看看。”

    “可是,心儿,这似乎……”

    “爹爹,没关系的,让小雪和小雨跟着就好。”她也想知道沐天佑此举是何意?请她进宫赏花?这理由真是牵扯。

    “妹妹,我陪你一起去吧!”唐子浩走上前,看向了那名太监内侍:“走吧!我也去看看宫里有什么花可赏。”

    那太监内侍一听,面露为难之色:“这……唐少爷,圣上只吩咐了请唐小姐一人。”

    “只请她一人?这赏花不是多几个人才更有意境吗?单单请我妹妹去?圣上这是什么意思?”

    “圣意难测,咱家也只是奉命行事,唐小姐,请吧!”他半弯着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唐心一笑,对身边的两人道:“爹爹,胖子哥哥,那我进宫去了。”

    “老爷,少爷,我们会照顾好小姐的。”夏雪夏雨两人轻声说着,便跟在轿子的两旁。

    看着她上了轿子被抬往皇宫的方向,唐子浩沉思了一会,问:“爹爹,你说圣上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单单让妹妹进宫?还不许我们跟着去?”

    唐正宇神色凝重的沉思着,半响,看了周围一眼,这才道:“去里面说。”

    一怔,他连忙跟了进去。大厅里,唐正宇轻抿着茶,好一会也没说出一句话来,坐在一旁的唐子浩憋不住气的问:“爹爹?你倒是说说看啊!”

    “你说,圣上的后宫有多少妃嫔?”

    听到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唐子浩一怔,继而怔愕的看着他:“爹爹,您的意思不会是……”天啊!那怎么成?

    “当今圣上注重修炼,他在修为上的下了不少功夫,实力在龙腾大陆可算是雄霸一方的强者,比起天下第一庄的庄主帝宗痕,那更是深不可测,而除了睿王的母妃之外,如今在宫中的也不过只有五六名妃嫔,而他的实力是已经到达武圣级别的强者,武圣的寿命有三百岁,更可以将身体与容颜停留在巅峰时期,他……”

    “别说了别说了!”他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面色变得异常难看:“如果他敢打妹妹的主意,就算我不是他的对手,我也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他妹妹风华绝代,高贵而优雅,圣洁而美丽,她就是高高上上的仙子,他绝不容他人对她有一丝的亵渎!

    唐正宇看了他一眼,叹了一声道:“一人的强大敌不过一支军队的强大,如果他真的存了这样的一个心思,就算心儿的身手再厉害,只怕也难逃他皇权下的势力。”

    一人的强大不是强大,毕竟,再强大也敌不过一个国家的强大,而且,沐天佑他还拥有一支实力雄厚的暗影,那绝对是不可小窥的一个存在,现在,他只希望是他多心了,如果沐天佑真的存了那样的心思,只怕到时唐家想要在这皇城立足也难。

    “老爷,少爷,帝公子求见。”管家的声音在外面传来,大厅里,父子两人相视一眼。

    “爹爹,那帝殇陌还想缠着妹妹,要不,我去把他赶走算了。”

    “等等。”唐正宇唤住了他,沉思着:“他由始至终都没有与我们站在对立的地方,就算是心儿和他父亲对战,他也一直在劝说两人可以不要动武,再说,他对你妹妹的心思你也知道,确实是真心实意的待你妹妹的,既然他上门来求见,就见见他,看他想说什么再做决定吧!”

    “请他进来吧!”唐子浩示意管家去请,自己转身便在位子上坐下。

    不一会,一袭蓝色衣袍的帝殇陌便迈步而来,当看到厅中的两人时,他走到中间,向主位上的唐正宇拱手行了一礼:“唐世伯。”

    “请坐吧!”

    “谢世伯。”他撩起衣袍坐下,侍女也马上的奉上了茶水。

    “我说帝殇陌,你又来干什么?”唐子浩没好气的看着他,也许前段时间对他这个人的印象还算不错,但现在,他只觉得这个人只会带给她妹妹麻烦,不好。

    “子浩,不可无礼。”唐正宇瞥了他一眼,这才看向帝殇陌,问:“令尊可还好?”经过那日的比试,天下第一庄的名声多少是有损,而帝宗痕那样心高气傲的人,只怕也不会那么快就看得开。

    “有劳世伯挂心,我父亲今早已经起程回庄了,他让他来跟世伯道歉,还望世伯不要把那日的事放在心上。”说着,他站起来弯下腰行了一礼。

    唐正宇起身上前扶起他:“事情过了就不要再提了,今日你来,是想找心儿的吗?”

    “自那日比试后就没见到他,所以我想见一见她,有些话,我想当面对她说。”

    一旁,唐子浩懒懒的瞥了他一眼,道:“你来晚啦!我妹妹她被接进宫了,也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进宫?”他一怔,疑惑的目光看向唐正宇。

    “刚刚宫里派了人来,说是圣上的旨意,接心儿去宫中赏花。”

    听了这话,帝殇陌不由皱起了眉头,宫中赏花?沐天佑让人接她去宫中赏花?这是什么意思?

    而另一边,宫中御花园,一袭明黄帝王龙袍的沐天佑坐在亭子品酒,目光却是若有所思的落在那些开得正艳的鲜花上面,似乎透过它们在想着什么似的。

    直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入耳中,他才回了神,收回目光,抬眸顺着脚步声望去,这一看,锐利而蕴含着威严的目光中划过一抺亮光,他半眯着眼,看着她踏着优雅的步伐在两名侍女的陪伴下而来。

    不可否认,这唐心确实是美得不可方物,她的美不单单是容颜上的绝色,更是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一股极其自然的气韵,那举手投足间的优雅与高贵,那一颦一笑间的动人气质,都让人的目光不自由主的跟着她走着,只要有她在的地方,将自然而然的掩盖别人的风华和光芒,而这样的她,如今才十五岁,倘若再过几年,女人的韵味将越发的让她产生魅力,到那时,只怕天下的男子无一不想为博美人一笑而甘之沦为她的使唤之臣。

    “唐心见过圣上。”她缓步而来,只在轻身向他行了一礼,不是君臣之间的大礼,因为他虽是君,她却不是臣。

    沐天佑锐利的目光微闪,走上前,亲自将她扶起:“无需多礼,来,我等你多时了。”

    听他自称,清幽的眼眸中划过一抺幽光,她不动声色的起身避开他伸过来的手,抬眸看着他,问:“不知圣上唤我来,是有何事?”

    见她不着痕迹的避开了,沐天佑不以为意的一笑:“我们坐下聊吧!来,这些都是宫中御厨所做的点心,你尝尝。”

    站在她身后的夏雪和夏雨两人见了他的举止,不着痕迹的相视一眼,低头敛眉的静立着,安静得如同普通的侍女。

    “谢圣上。”她在桌边坐下,看着桌面上的点心,眸光一动,拿起一块轻尝了一口:“宫里的厨子跟宫外的就是不一样,连点心都能做得这般精致美味。”

    “既然喜欢,就多吃点。”他笑着,坐在那里也不吃,只是看着她,意味不明:“唐心,你觉得这御花园如何?”

    “百花竞放,美不胜收。”

    “是吗?”他朝那盛开的满园鲜花看去,又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可是我觉得,这满园的美色也不及你的一分。”高深莫测的目光对上了她的清眸,似乎想要将她看穿一般。

    唐心轻勾起唇角浅浅一笑,清眸朝满园的鲜花看去,神色淡然如初,似乎没有因他的话而有一丝的紧张或者是不安。

    见她神色不变,脸上浅笑如初,清傲中透着淡然与随意,他微顿了一下,闪烁着的眸光落在她的身上,低沉的声音再度传出:“我执掌皇权多年,龙腾大陆有一半是在我的管辖之内,在百姓的眼中,我是主宰他们命运的王者,在修炼者的眼中,我是实力绰绝的强者,你觉得,这样的我可算成功?”

    “当然。”她微微一笑:“圣上的修为龙腾大陆上少有敌手,是称得上是强者中的强者。”只是,这世上有一句话叫,一山还比一山高。

    听了她的话,他似乎很是愉悦,威严的脸上也浮现了一抺笑意,那眉宇间的傲色更是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显然,他本身也为他如今的成就而骄傲着。

    “我进入武圣已经多年了,在修炼者当中,修为进入武圣级别,寿命可达到三百岁,这比普通人要长好几倍,在修炼者的世界,男人四十而立更具魅力,而四十几岁的男人,在修炼者当中就好比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听着他在那里像一名推销员一样的推销着自己,唐心端起茶水佯装喝茶,实际则是掩去那抽搐着的嘴角,这沐天佑不会是疯了吧?他竟然看上她了?还跟她说什么四十而立的男子更具男性魅力?四十几岁的男人在修炼者当中就好比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他没事吧?就算他说的是事实,可她怎么可能会看上一个跟她爹爹一样大岁数的老男人?

    而一直垂首静立在她身后的夏雪和夏雨两人在听见了他那一连窜的话语后,不约而同的抬眸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自家小姐,继而又敛下了眼眸。

    两人心下都难以置信的想着,这沐天佑竟然想打她家小姐的主意?他脑子没问题吧?就他那样小姐怎么可能看得上他?

    “这么多年来,后位一直空置着,总没找到一位适合坐上后位的女子,就算我拥有了如今的成就,却少了能与我共享这天下的女子。”他惆怅的说着,目光却是一直落在她那绝美的容颜上。

    “圣上修为如此之高,又是皇权执掌者,手握生死大权,将来能与圣上并肩的,定是一位拥有非凡实力绰绝出众的女子,还没遇到,也并不代表不会遇到。”

    听了她的话,他仰头一笑:“哈哈哈,不错,不错!说得好!”带笑的眸光闪动着势在必行的光芒,看着那微敛着眼眸喝着茶的绝美女子,想起了她那日与帝宗痕过招的手法,眼底掠过一丝暗光,心一动,问:“唐心,那日见你身手敏捷,招式精湛,身法诡异,不如是师承哪位高手?”

    她一笑,眸光流转间划过一抺狡黠:“我的师傅六位,他们分别传授我武技,说虽然我身无武之力,也要将我调教得不丢他们的威名。”

    “喔?你竟然有六位师傅?不知是哪六位?”在大陆上,一般都是只有一位师傅,毕竟能为人师者,实力自是不弱,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傲气非常,自是不会同意自己的徒弟再去拜别人为师,而她,竟然说有六位师傅?

    “他们就是绿峰六怪。”她浅浅的笑着,毫不意外的看到他因错愕而出现的失态表情:“他们性子古怪,本来我只打算拜一位为师的,他们却都说要拜就得全都拜了,所以我便有了六位师傅。”

    竟然是绿峰六怪……

    沐天佑整了整心神,让面色恢复如初,然,内心依旧震惊非常,绿峰六怪?那可是随便跺跺脚都会让整个皇宫震荡不已的人物,自十几年前他们退隐开始就已经鲜少有人见过他们出没,然而,在修炼者中,他们的大名以及事迹却是让人提起仍然不得不产生敬佩以及畏惧,他怎么也没想到,她的师傅竟然就是那绿峰六怪!难怪她的招式那样诡异,难怪她能仅以招式便击败天下第一庄的庄主帝宗痕……

    听到自家小姐拿六位老怪来当挡箭牌,夏雪和夏雨眼中皆闪过笑意,以那六位的实力,只怕就算是这沐天佑真的对小姐生出了什么不轨的心思,也不敢以皇权和武力相逼,毕竟,那六位可不是一般人就敢惹的。

    “呵呵,这时候也不早了,朕还有事务要处理,就让内侍送你回去吧!”他站了起来,虽然极力的想在掩饰那难看的脸色,但那尴尬的神色还是怎么也掩饰不了。

    看着他留下话后便转身离开,唐心终于放下茶杯轻笑出声。

    “小姐,这沐天佑的脸皮好厚,这么老了还想吃嫩草,真不知羞。”夏雨嘀哝着,上前挽住了她的手:“小姐,我们回去吧!这皇宫都没咱们府里舒服。”

    “你呀,小心这话被人听见了。”

    夏雨盈盈一笑:“周围没人,再说,我也没说错呀!”

    “好了,我们回去吧!”她摇头轻笑着,起身往外走去。

    当她们回到相府时,太阳已经渐渐下山,正当跨步进门时,便见里面一道蓝色的身影正走了出来,两人正好面对面的碰了个正着。

    “唐心?你回来了?”帝殇陌脸上一喜,连忙迎了上去。

    “你怎么来了?”她看着他,心下有些复杂。

    “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了,听说你进宫了,没事吧?”

    想到那沐天佑的话,她微微一笑:“没事。”

    “能跟我出去走走吗?我有话想对你说。”

    “你们先进去吧!跟我爹爹说一声,我晚点回来。”她对身后的夏雪两人说着,便转身往外走去。

    帝殇陌一见,当下迈步跟上。两人慢慢的走着,一条街走过一条街,却还是没有开口,直到,走到了湖边时,唐心停下了脚步看向他。

    “不是说有话要说吗?”

    他看向了她,一副满怀心事的神色:“我是有很多的话想对你说,可,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既然不如从何说起,那就不要说吧!”她怎会不知他想说什么?只是,说出来又怎么样?倒不如就这样,顺其自然来得舒服。

    帝殇陌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忽听风中传来一阵幽扬的琴声,他心一动,对她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下。”声音一落,他提气掠向湖面泛着的船只。

    看着他飘逸的身影在湖面上掠过,她眸光微闪,似在沉思着什么,不一会,听风中的琴声骤然而止,而他踏着水面回来时,怀中多了一架琴。

    “我弹琴给你听吧!”他说着,走到湖边坐下,将琴置于膝上,双手放置于琴弦上面,手指一拨,铮的一声便传出。

    她诧异的看着他,没想到他竟然会弹琴,而且,还弹得一手好琴。看着他坐在湖边,神情专注眼底却带着忧郁,儒雅的面容透着一股疲倦,蓝色的衣袍在风中轻轻拂动着,墨发轻扬,身边的湖面泛着粼粼波光,让他看起来是那么的飘渺,却又散发着一股说不出的虚无气息,好似他就在面前,却又远在天边。

    琴声叮咚而响,幽扬中却又带着缕缕忧伤,似在诉说着他心中道不出的千言万语,时而低低如山间细水,轻轻流淌过石缝间,时而如珠落玉盘悦耳怡心,时而又似幽幽低泣,撞击着她的心房……

    她怔怔的看着,看着他微闭着眼睛,看着他的面容呈现出的倦意,看着他身上化不去的忧郁,这一刻,心微动,一股说不出的感觉在心底蔓延而开,迅速的占据她的心房。

    琴声低低的在这湖边回荡着,一声声的被风传送到远处,直到,当最后一个音调的落下,当他睁开了眼睛,当他看到不知何时站在他面前静静看着他的唐心,两人四目相对,却是一笑,释怀的一笑……

    夜,悄然无声的降临了,如同一面黑布笼罩着大地,却又布满了点点星光,那汪皎洁的明月散发着迷人的光芒,照亮了它身边的漆黑的夜空,月亮的旁边,两颗靠得很近的星星闪烁着动人的光芒,就如同,在那相府的屋顶,那相依着赏月的两人一样。

    一抺黑色的身影如同鬼魅般的出现在他们不远处的一棵树上,那绝妙的身法避开了散布在周围的暗卫,他的身影如同与夜色溶为了一体,让人无法察觉到他的存在。

    那双在夜色下,闪烁着幽深光芒的黑瞳落在屋顶相依的两人身上,目光一暗,似乎随着心情的变化,周身的气息越发的变得冷冽,就在这时,体内的寒气毫无预警的窜了起来,让他扶着树枝的手不由的一颤,似乎在克制着什么似的紧紧的抿着唇,却还是止不住嘴唇因寒气的冷意而颤抖着。

    他屏住呼吸,深邃的目光朝两人扫去,这才提气往自己府中的方向飞掠而去,可谁知,体内寒气一冒上来,他的身体逐渐变僵,一层白白似霜一样的气体也随着复盖上他冷峻的面容,嘴唇和脸色都像被霜打中一般,变得冰冷而苍白。

    寒气迅速的在体内运转,一寸寸的吞噬着他身体里的热量,武之力在这一刻根本运用不出来,身体也在不断的抽搐着,他痛苦的闷哼一声,看向王府的方向,一遍遍的在心底告诉自己。

    只要再坚持一会就到了!只要再坚持一会就到了!

    王府里,有一个专门为了压制他体内寒气发伤的密室,那里面的温度寻常人根本受不了,但,对于寒气发作的他而言,却是减少他痛苦的唯一办法。

    因知道他的寒气就在这几日就要发作,今晚本想去相府找她看她有没办法,却没想到看到那帝殇陌也在那里,更没想到他的寒气会在这时发作。

    “嘶!啊!”

    体内的那颗冰寒的珠子似乎还在不断的释放着寒气,直到体内的热气将近被吞噬,他的意志也渐渐的涣散起来,身体又开始忽冷忽热,直到,被黑暗吞噬的他失去意识的倒了下去,静静的躺在了空无一人的巷子上……

    夜,正深,夜间的寒气更重,而那倒在地上的身影,此时却已经连动都不会再动,他的身上复上了一层冰霜,看上去很是吓人,呼吸也渐渐的变弱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已经死了。

    然,就在这时,一抺御剑飞行的身影在半空中掠过时,无意间的往下一瞥,看到了那抺倒在地上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