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一战扬名下

    然,令人震撼的一幕却出现了……

    只见在最后一刻,她后脚一弯上半身往后倒去,原本掐上她喉咙的大手这样一来掐了个空,帝宗痕没料到她竟然会在那一瞬间身体往后倒去,怔愕之色手上传来一股剧痛,定晴一看,她竟然伸手扣住了他伸向她喉咙的大手顺势往后一折,硬生生的化解了那一道致命的危险,同时利用他大手的力道借力侧身一记重踢,重重的击落在他的颈部,就顺着那往侧踢去的力道,只觉他整个人被那股力道给摔了出去,重重的扑倒在台上。

    “砰!”

    “嘶!”

    因摔倒在台上,脸擦过了台面只觉剌痛剌痛的,他猛然惊醒,因那看似绣花枕头一般的一脚竟然带来一股强而有力的暗劲,那一脚踢落在他的颈部,只觉火辣辣的一片,痛得手上青筋浮现,而最让他难以接受的是,他,堂堂天下第一庄的庄主,雄霸一方的强者,竟然让一个小丫头给踢了一脚!

    她竟然踢了他一脚!她竟然踢了他一脚!

    怒火与屈辱在胸口焚烧着,化成了一股巨流冲上脑门,他慢慢的从台上站了起来,双手紧紧的拧成了拳,那手背上的青筋一条条的浮现着,再加上他脸上那狰狞的表情与狠厉的眸光中夹带着的杀意,顿时让人毛骨悚然,胆战心惊。

    “天、天呐!她竟然把帝庄主给踢飞了?”

    比起台上帝宗痕的怒火与愤然,台下的上千人更是目瞪口呆不可思议的看着台上的那一幕,他们竟然看到帝宗痕被唐心一脚就给踢趴了?她不仅化解了危机,还将那拥有雄壮体格的帝宗痕给踢飞了出去?他们不会是眼花吧?

    胸口涌起的震撼之情久久难以平复,那一幕就像猛然掀起的骇浪,重重的在他们的心头拍打着,一**的冲击着他们的视线,让他们难以置信,却又真真实实的发生了。

    唐正宇和唐子浩两人见了这一幕,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她没受伤就好,应付得来就好……

    夏雪夏雨两人眼中闪着骄傲的光芒,她们的小姐就是那么厉害!哪怕对方是雄霸一方的强者,在她的面前也得贴贴服服!

    苏家家主神色呆滞的看着那一幕,显然是被唐心的那一脚给吓到了,那一脚的力道能将帝宗前给踢飞出去,所蕴含着的暗劲得多强大?而最让他不可思议的是,明明她身上一点武之力的气息也没有,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台上这个唐心,不会是唐正宇找人假冒的吧?

    苏镇南微皱着眉头看着,那一脚,明显的不是一个弱女子会拥有的,这个唐心,还真的是深藏不露,有这样的身手竟然还一直装着一副柔弱的模样,根本就是存心引人上当!

    美目中仍有着还没散去的震惊之色,苏若水怔愣的看着台上一袭青衣自信飘然的唐心,那一脚……那一脚绝不简单……

    “好、好厉害的腿力……”柳少白喃喃的看着她,眼中的震惊是那样的明显,竟然一脚把帝宗痕给踢飞了,这个唐心,果然是不简单!

    沐天佑意味不明的目光一直落在唐心的身上,当看到那一幕时,眼底划过一丝亮光,转眼即逝。

    台下一角,一袭墨衣的沐宸风似笑非笑的瞥了台上的唐心一眼。这女人,要么不显山不显水,要么一脚就显真章,瞧她在台上那股威风劲,估计今日一过,她就将名扬皇城了。凤眸闪过一抺幽光,睨了她一眼后将目光落在那浑身爆发着杀气与怒气的帝宗痕身上,这帝宗痕最大的错误,就是不把她放在眼里,太过自负的结果,也就只有失败!

    “帝庄主你没事吧?”唐心站在一旁笑意盈盈的看着他,歉意的道:“很久没活动身手了,所以这力道有些没掌握住,不过这一脚想必对庄主而言,也不过就是绣花枕头罢了。”

    “好你个唐心!没想到我也有看走眼的时候!不过如此正好!”他眼中划过厉色,双拳紧紧的握住又放开。

    她轻挑眉头,流转着光芒的眸光落在他的身上:“是吗?那,帝庄主,你就准备接招吧!”声音一落,身形一动,看似无力的招式却以急快的速度朝他发起了攻击。

    看到她竟然出招了,台下众人不由错愕的睁大了眼睛,那个在台上招招凌厉直逼帝宗痕的唐心,真的是个无法修炼的普通人吗?那样的招式虽然不带武之力气息,却也夹带着非同一般的杀伤力,就算再怎么看,台上的她也跟废物这两个字扯不上关系啊!

    正匆匆赶来的段无止挤着人群往上而去,当看到台上的唐心有模有样的招式时,愕然的怔了怔,随即眼睛发亮的大喊着:“唐心好样的!唐心加油!加油!”没想到,唐心还真有两下子,竟然能逼得帝宗痕步步后退。

    台上,帝宗痕应接不暇的挡着她的招式,想要拆招,却发现她的手法以及身形都极快,快得是怎么出手的他都没看清楚,当他拳头击出时,又不知是怎么回事的被她扣住化解,她的每一招,看似无力不经用,却暗藏着连他都心惊的暗劲以及杀伤力,这样的招式若是再加上武之力运用,绝对鲜少有人是她的对手!

    一闪神,便见她一手在化解了他拳头之后直朝他的腹部袭来,心一惊,连忙收腹往后一退避开她的攻击,可正当此时,她的脚竟然再度进攻,那挥踢出都蕴含着一股暗劲的脚力比起他这常年修炼的人竟然有过之而无不及,她攻击他的下盘,每一脚的踢出都夹带着风劲,当他闪避不及时被她的脚挥踢到,那股痛意是透过皮肉直达筋骨,痛得他冷汗直冒出来,若非他坚韧的意志力,只怕也得痛呼出声双脚无力的倒地。

    “帝庄主,这样就受不了了?你可是口口声声说我是废物,若是连我都打不赢,那帝庄主的名号只怕是有损,以后在江湖上行走也等于多了一笔无法抺去的污笔。”

    听了她的话,帝宗痕此时已经没了对她的轻蔑之意,心底的怒气与愤怒也都渐渐的平熄,取而出现的是警慎与重视,他背后的冷汗在比试的过程中不知不觉的沾湿了衣裳,越是与她交手就越是心惊,然而,底下那些普通的百姓却是没看出台上两人的惊心动魄,反而在台下怪异的议论着。

    “奇怪,这帝庄主怎么一直在后退啊?”

    “就是,那唐心也就一柔弱女子,就算都踢中了他的下盘估计也是挠痒痒,不过看他的脸色怎么好像跟先前不一样了?不会是下不了手故意让她的吧?”

    段无止听了这话,当即挤到那几人身边:“我说你这没见识的人,不懂你就不要乱说,什么叫故意让她?那帝宗痕脸色都变了,你们没看见那额间的冷汗也渗出不少吗?还说他是一方霸主呢!我看也不怎么样。”

    那几人回头一看,见是一向在皇城中横行霸道的段无止,当下往一边退去,与他保持着一段距离,谁知他却不知几人有意避开他,见他们往一旁退去,他也跟着往一旁退去,双眼泛着亮光的看着台上散发着摄人风华的唐心,一副自来熟的拉着他们炫耀着。

    “我跟你们说,唐心可是我喜欢的女人,我的眼光一向都不会错的,你们瞧,这不,她不仅人长得跟仙子一样美,温柔善良不说,她笑起来,更是迷死人了,我就是这样一颗心都遗失在她的身上,怎么也找不回来了。”

    “本来我打算让我老爹去她家提亲的,偏偏那个帝殇陌硬掺一只脚过来,那混蛋横刀夺爱不止,还让他老爹这样欺负唐心,真的是太混球了!”

    他说得口沫横飞,那几个被他拉着的则一脸的死灰,伸手擦了擦他溅到他们脸上的口水花,见他还一个劲的说个没停,实在忍无可忍了几人冷不防的怒骂出声:“段无止!你不看比试我们还要看,你这样说个没完没了的到底想干嘛?别以为你是右相的儿子我们不敢动你,再不走开我们抽死你!”

    “你、你们干什么啊?我又没得罪你们,用得着这样吗?”见几人正一脸凶残的瞪着他,不由的往一旁退去:“你、你们们想人多欺负人少是不是?我告诉你们,我、我可不是怕你们,我是不想跟你们吵。”一直退去,直到被别人的身影挡住后才拍了拍胸口松了一口气,直到,听到台上突然传来一声喝声这才猛然抬头。

    “啊!”

    只见,不知怎么回事,帝宗痕一手抓住唐心的腰带,一手抓住她的衣领将她横举在头顶猛的用力想要将她摔出去,谁知唐心一手扣住放在她腰间的手一转身体借着力道侧身一翻迅速的便从他的头顶上翻了下来,与此同时抬脚踢向他的后膝盖致他膝盖一弯半跪下去,就在她想踢向他另一后膝盖处时,他却猛的挣脱开她的擒制迅速的反击。

    大手顺着她的手往上扣去,停落在唐心的肩膀处,虎目一眯,狠厉之色一闪而过,手掌一使劲就要将她的肩膀缷下。

    瞥见他眼底划过的狠厉之色,唐心半侧着脸朝那扣在她肩膀的大手扫去,借由帝宗痕强壮的身体当遮掩,在台下众人看不见的角度里,清眸中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唇角轻勾起一个邪魅的弧度。

    “咔嚓!”

    “啊!”

    极快的手法,没人看得清她是怎么挣脱了帝宗痕的大手,只见到她脚下步伐一移,随着身形的一转一手已经顺着他的手腕扣上了他的肩膀处,一拉一缷之间,便听见骨头错位的声音伴随着帝宗痕的痛呼声传出,这一幕快如闪电,惊得四下鸦雀无声……

    她竟然将称霸一方的帝宗痕的手给缷了?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台下上千人个个震撼不已的看着台上那一幕,这令人难以相信的一幕,竟然就在他们的眼前真真切切的发生了,那极快的手法更是叫他们震惊不已,一时间,连反应都不知怎么反应过来,呆滞的怔立着,周围,静得连根针掉落的声音都听得见,直到……

    “好!漂亮!太漂亮了!”

    不知是谁激动的大声喝好,那带着崇拜与兴奋的欢喝声将呆滞着的众人惊醒,下一刻,台下回过神的众人这才慢半拍的爆发出一声比一声高的欢喝声。

    “好!”

    “好厉害的手法!反击得太漂亮了!”

    “精彩!太精彩了!唐心加油!我看好你!”

    “谁说没武之力就是废物了?瞧唐心多厉害!堂堂一庄之主也不是她的对手!”

    “唐心加油!唐心威武!唐心好样的!唐心你是我们的骄傲!你是我们的骄傲……”

    台下普通的百姓本就多,他们因没有武之力而一直被修炼之人看不起,认为低人一等,此时,看到唐心这样为他们争了一口气,一个个心头都热血沸腾激动不已,那呐喊助威的声音也一声的比一声高,一声的比一声响亮。

    上千名百姓激动振奋的呐喊声让那前面的各大家族的家族以及沐天佑和身后的百官都错愕不已,上千名百姓一个个情绪高涨的举着拳头呐喊助威,欢呼如雷的声音以及那群情激昂的场面都深深的震撼着他们的内心!

    一时间,台上的帝宗痕因被缷了一只手臂而无力的垂落在身侧,狠厉的虎目在看见那台下上千名百姓激昂振奋的场面时,不由的划过一丝怔然,这些人、这些人……

    那一张张写满激动与亢奋的脸,那一双双闪烁着崇拜与敬佩的目光,那一声声高亢而振奋的呐喊,那一个个的拥护,竟然都是为了那个被他称废物的唐心?

    看着自己无力垂落在身侧的手,虎目划过一丝迟疑的朝那前面的青色身影看去,这一刻,他不得不去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看走眼了?面前的这个女子,她的身上虽然没有武之力的气息,但她的招式招招足以致命,她的招式精妙无比,让人看不出破解的方法,她虽然没无武之力,但一出手却能置人于死地!这样一个女子,她怎么可能会与废物两个扯上关联?拥有这样出色身手的她,哪怕是没有武之力,她也不应该在皇城这里如此默默无闻……

    台下一角,沐宸风扫了周围那振奋的百姓们一眼,凤眸一眯,深邃的目光落在台上唐心的身上,眼底深处划过一抺不明的幽光。

    而沐天佑锐利的眼眸紧盯着台上的唐心,脸上带着一抺高深莫测的笑意,瞥了周围上千名激昂的百姓一眼,敛下眼眸暗自在盘算着,一个念头,在心底隐隐成形。

    与此同时,被劈晕过去的帝殇陌不知是因那雷动般的欢呼声还是因为什么,正幽幽转醒过来,当他一睁开眼睛看到那振奋人群以及听到那一声声响亮的呐喊声时,不由的怔了怔,朝台上看去,这一看,儒雅的脸上更是浮现了错愕与不可思议的神色。

    他父亲的手……这是怎么回事?他父亲的手无力的垂落在身侧,那分明就是被缷下了肩骨导致骨头错位所致,怎么会这样?难道、难道是唐心做的?只是,她怎么可能做得到?

    心头猛然掀起千层浪,他愕然的在台上两人的身上来回看了看,收回目光,急切的问身边的三名中年男子:“我父亲的手是怎么回事?刚才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快说!”

    三人没想到他会在这时醒过来,看了台上一眼,神色凝重的说:“少主,那个唐心不是一般的女子,她的身手不逊色于任何人,招式更是诡异得很,庄主的手就是被她缷下来的。”

    自己猜到是一回事,当听到时,仍止不住的震撼着。唐心,她真的有那个能力将他父亲的手缷下来?她真的有这个实力吗?她……

    “帝庄主,如果你现在认输,至少不用再尝苦头。”清幽的眼眸落在帝宗痕的身上,筋骨错位,可不是一般的疼。

    “认输?哈哈哈!”他仰头大笑,浑厚的笑声阵阵传出,却又骤然而止,沉声道:“唐心,我不否认你确实让我意外,你的身手是很敏捷,也很精湛,但,你只是一个没有武之力的普通人,拥有再厉害的身手也对抗不了拥有武之力的人,要我向你认输?真是荒天下之大谬!”

    “哦?是吗?既然这样,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她声音一落,青色的身形一闪手掌形手刀状的便朝他袭去,虽然没带武之力,但那令人招架不住的凌厉招式却是让帝宗痕节节后退,当退无可退之时,他猛的抬脚往前踢去,双手形拳击出,谁知踢出的脚被她的双手挡下,顺势一拉,只觉身体失去平衡的往前倒下,形成了一字马跌坐在台面上。

    “父亲!”

    帝殇陌一惊,看着唐心的目光更是震惊不已,她的身手竟然这么好?几个回来就将他父亲逼得节节后退,若是有武之力合起来运用,那更是精妙无比!如果再这样下去,他父亲一定不是她的对手。

    果然,正当他心下想着之时,就见台上的唐心趁着他父亲呈一字马坐在地上之时,迅速上前按住了他父亲的手往后扣去,手一动,就要缷下他的另一只手。

    “唐心!手下留情!”

    他本能的出声,见台上正欲动手的她在听到他的声音后一顿,抬头朝人群中他的方向看来。

    周围的众人也因他这一出声而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打量了一下,心下都在暗忖着,这帝家少主真是好生为难,左右不是人,台上的两人谁输了估计都不是他希望看到的,只可惜事情到了这地步,已经没有退路了。

    帝宗痕趁着她一闪神的这一瞬间迅速的挣脱了被她扣住的手,同时从地上跃了起来,抬脚狠狠的一踢击中了她的腹部,这让她痛得闷哼了一声,一丝鲜血从嘴角渗出,身体也因那股力道的撞击而往后退去,险些摔下了台。

    “妹妹!”

    “心儿!”

    “唐心!”

    见她因他的话而分了手让自己的父亲有机可乘,他不禁心生愧疚,若是他刚才不出声,他父亲的手就会被她缷下来,那么,胜负便也自然分明,可,因他开了口,害得她被踢了一脚,台上的决斗,又在继续着。

    “帝殇陌!你这混蛋少出声行不行?你想害死唐心啊!”段无止因被挤在人群中,想指着帝殇陌骂却又看不到他,唯有垫着脚跳起来怒骂着。

    朝那怒骂的段无止看了一眼,帝殇陌微低下头,这场比试于他而言何其残忍?可他又能怎么做?谁能告诉他能怎么做?

    唐心缓缓的呼出一口气,伸手拭去嘴角的一丝血迹,朝台下的帝殇陌瞥了一眼,这才把目光落在前面的帝宗痕身上,清幽的眸光一眯,寒光从眼底划过,她慢慢的往前走去,一步步的来到他的面前,唇角微微扬起,用着仅有他听到的声音低低的说着:“从小到大我鲜少受伤,一旦让我受伤的人,我都会加倍还给他。”

    声音一落,在帝宗痕一怔之时,只见她猛然旋身一踢,狠狠的一脚踢出之时,竟然将帝宗痕给踢飞了出去,身体重重的摔倒在台面上,正当他想站起来反击时,谁知唐心又一脚横挡而来,这一脚笔直的朝他的颈部挥下,顿时让他闷哼一声,眼前一黑连开口的时间都没有的便昏死过去。

    她一个漂亮的旋身,青色的裙角微微扬起,在打败了帝宗痕之后收回了脚又恢复了那清幽雅静的她,只见她立于台前,看了那昏过去的帝宗痕一眼,清幽的目光带着一丝冷冽的在台下扫过:“胜负已分,下面就是帝庄主的道歉了!还请各位做个见证。”

    台下的众人一个个目瞪口呆震撼不已的看着那一幕,她竟然风行雷厉的就将天下第一庄的庄主帝宗痕给打败了?她真的将帝宗痕给打败了!一时间,随着众人的回过神来,如雷般的掌声与欢呼声顿时响彻云霄,久久的回荡在皇城的天空之中……

    “好!唐心威武!唐心好样的!”

    “唐心好样的!”

    唐正宇见上千人都这样激动的欢呼着,都为她的胜利而鼓掌,再看台上青衣飘逸的女儿,心中尽是为人父的满满骄傲。

    “真不愧是我妹妹!”唐子浩欣喜万分的说着,脸上的激动神色是那样的明显,回头拉起身后的夏雪的手兴奋的说着:“小雪,你看,妹妹多威风!”

    夏雪看着被他握在手中的手,美丽的面容泛过一丝红霞,见他脸上尽是兴奋与激动的神色,也点了点头轻声应了一声,而后有些不自在的微垂下头,带着欢喜的美眸却是一直落在被他握住的手上。

    旁边的夏雨见了自家姐姐春心荡漾的模样,不由掩嘴轻笑着。

    站在苏家主后面的苏若水复杂的看唐心看了一眼,继而慢慢的敛下眼眸沉思着。而苏镇南目光微闪,掠过人群落在那错愕的看着唐心的帝殇陌身上,又朝那被击晕过去的帝宗痕瞥了一眼,眼底划过一抺深思。

    苏家主更是没料到,称霸一方的强者帝宗痕竟然会败在了一个毫无武之力的女子手里,看着眼下这阵势,心下唏嘘不已。

    台上,唐心看了底下振奋激动的百姓们一眼,走到了昏迷的帝宗痕身边蹲下身,手在他的鼻息前人中穴的位置按了按,便见他幽幽转醒过来,见他醒来仍想对她出手,她伸手拦下:“你已经输了。”

    “输了?”帝宗痕一怔,看向了台下的众人,见他们正一个个盯着他看着,不由神情一滞,失了神般的喃喃着:“我居然输了?我居然输了?”

    “帝庄主,想必你一诺千金,自然是不会食言的。”沐天佑站了起来,半眯着的锐利目光落在台上帝宗痕的身上,提气一跃上了台,走到他的身后帮他解开了武之力的束缚,同时把他被缷下的肩骨重新接好。

    闻言,帝宗痕看向了台下上千名百姓,脸上那表情更是一片惨白。要他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下跪道歉?要他从此沦为唐心的下属?听命于她?这、这比杀了他更叫他难堪!

    “帝庄主?”

    “跪下道歉!跪下道歉!跪下道歉!”

    上千名百姓也在一旁的大喊着,要他当着众人的面跪下道歉。听着那一声声呐喊声,他顿时无力的跌坐在地面,整个人跟失了神似的,似乎无法接受这样的一个结局。

    “唐心……”帝殇陌来到台上想要开口求情,却又不知应该怎么开这个口。

    唐正宇见跌坐在台上的帝宗痕那失神落魄的模样,心生不忍,毕竟他们也曾说有过一段交情,眼下他已经输了,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输尊严,输了名声,输了面子,这已经够了,若是再让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下跪,那真的是比杀了他更残忍,更何况,这帝殇陌却是真心待心儿的,若真的把两家的关系弄得太僵,他们日后见了面也不太好。

    暗叹一声,他走上前:“心儿,就这样吧!我们回去了,已经够了。”

    唐子浩见他爹爹如此大量,本想开口,不过张了张,却还是没有说话。

    各大家族的家主以及周围的上千名老百姓们听了唐正宇的话,一个个都暗赞他的大度与宽容,毕竟今日这场比试若是换成了帝宗痕赢了,只怕他不会就那样放过唐心他们。

    “妹妹,算了,以后只要他不找我们麻烦就行了,我们回去吧!”唐子浩也开口说着,目光落在台上一袭青衣的唐心身上,对于这个妹妹,他是打心底的骄傲着。

    唐心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帝殇陌那带着祈求的目光,她爹爹的不忍,以及胖子哥哥的无所谓,再看向那跌坐在台中的帝宗痕,这一刻,他仿佛苍老了十岁,失了神的他就像没了灵魂似的,想必也是受不了这个重重的打击吧!堂堂雄霸一方的强者今天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栽在了她的手里,这个惩罚对他而言确实已经够了。

    台下一角,沐宸风似笑非笑的瞥了台上的唐心一眼,衣袍一撩站了起来,带着他的人便转身离开。就算不用再看下去,他也知道她会怎么做,以她一向的风格,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对她起了杀意的人,看来,那帝殇陌在她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位置,要不然也不会动摇了她的决定。

    而沐天佑幽深的目光则落在唐心的身上,注到着她的神色变化,她会怎么做?放过帝宗痕?还是依然要他跪下道歉?

    良久,唐心淡淡的看了那跟失了魂一样的帝宗痕一眼:“既然我父亲也这么说,那下跪道歉之事就算了,从今往后,你最好不要再到相府找麻烦,否则,后果自负!”

    清冷的声音一落,她衣袖一拂,便往台下走去,这时,沐天佑眸光一闪,问:“唐心,你不是说他若输了今后将听命于你吗?”

    她脚步一顿,半回过头,扫了那失了魂的帝宗痕一眼:“他,还入不了我的眼。”本想着他一个雄霸一方的强者,怎么说也不至于让她鄙视,但,经过刚才的一场较量,他让她很失望,就连失败了都没有勇气承认的人,她怎么可能会要?

    入不了她的眼?

    沐天佑幽深莫测的锐利目光落在那抺青色的身影身上,看着她与她的家人一同离开了比试场,那飘逸的身影所散发出来的风华傲骨让他不由的眸光一眯,眼底深处划过一抺暗色。

    唐心,真的很好,很好……

    “父亲,父亲。”

    “家主?家主?”

    帝殇陌上前将他扶了起来,看着失了魂似的他,心下一阵愧疚,都是因为他才会弄成这样的。突然间,原本失神的帝宗痕猛的夺过身边中年男子腰间的佩剑就朝脖子上抺去,那股决裂般的狠劲让帝殇陌以及周围的众人都倒抽了一口气。

    “父亲不可!”他惊呼一声,迅速抬手打落他往脖子抺去的剑。

    “铿锵!”

    泛着寒光的利剑掉落在台面上,发出一声清脆的铿锵声,看到那把剑掉落,台下的众人不由暗松了一口气,好险,好险,差一点他就死了,真的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想不开,竟然想要自尽。

    底下的人摇头叹了一声,这才陆陆续续的散开了,比试已经结束,赢的那个人也已经离开,他们又还在这里做什么?

    看着百姓们都散开了,各大家族的家主相视一眼,走上前,劝说道:“庄主其实不必如此,那唐心胜也就胜在了招式上,若是运用了武之力,她根本不堪一击,再怎么厉害,她也只是一个没有武之力的普通人罢了。”

    “是啊!庄主堂堂一方霸主,若是因输了她一场比试就自尽,岂不可惜?以庄主的修为,这大陆能与之相比的也没几人,庄主切莫想不开啊!”

    “胜败乃兵家常事,我们这些在江湖上行走的人,少不了跟人比试决斗,输赢在所难免。”

    “就算庄主输了这一场比试,也还是堂堂天下第一庄的庄主,她唐心只不过是一个相府千金,庄主又何必与她太过较真,天下武学博大精深,他日庄主若得新的武技,那唐心又怎会是你的对手。”

    听着众人的话语,沐天佑威严的面容划过一丝笑意,幽深的锐利眼眸看了他们一眼,一句话也没说的便转身离去。

    他们那些人说得不错,他再怎么样也还是天下第一庄的庄主,天下第一庄的势力足以与他的皇权势力相比,小小的相府千金唐心又怎能相敌?胜败本就是兵家常事,不足为奇,只是,他今日的比试输给了唐心,于他的名声确实是有损,他日若是有人提起,定会说,堂堂天下第一庄的庄主曾输给了一个毫无武之力的女子,只怕任谁听了都会大笑不已。

    另一边,当唐心一行人回到相府时,唐子浩那兴奋的声音便大声的喊着:“娘,我们回来了!妹妹赢了比试了!娘!”

    然,往府中走去之时,却见府里的护卫侍女全都倒在地上失去知觉,看到这一幕,几人心头一惊,快步往里面跑去,当看到暗卫的尸体一具具的倒在地上鲜血淋漓一地之时,心,猛然的收缩着。

    “夫人?”唐正宇低声的呢喃着,像失了神似的飞快往里面掠去:“夫人!”

    “怎么会这样?娘!娘你在哪里?娘!”唐子浩惊慌的往里头奔去,慌张的声音带着掩不住的恐惧与颤音。

    唐心的心猛跳着,扑通扑通的带着惊慌与恐惧,却没有跟着往里面跑去,而是快步走到那些死去的暗卫身边检查着他们的伤口,当看到府中一流的暗卫竟然全都一刀毙命之时,手,不由的一颤。

    这些暗卫全是在背后被人偷袭而死的,有的一刀割破喉咙而死,有的一刀正中后心脏处,手法狠厉凶残,全是必杀招式,而这手法、这手法……

    不!不会的!绝对不会是他!他没有理由这么做!

    突然间,眼角瞥见一名暗卫手里紧紧的拽着的一样东西,顿时让她心头一沉。

    “妹妹!找不到娘亲,里里外外都找遍了,就是没找到娘亲,你这里有没发现什么线索?能不能查得到到底是什么人趁这个机会来府中偷袭?”

    “妹妹?”见她突然间站起来就直往后院跑去,他一怔,连忙跟上。

    夏雪和夏雨见到她的异样,走近那名暗卫的尸体一看,顿时露出惊愕的神色:“这、这好像是墨的衣物……”墨身上的衣物都是她们准备的,一看就知道那被撕下的一角墨的衣物,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是墨杀了这府中的暗卫,带走了夫人?

    “谁是墨?”唐正宇沉声问着,大步的走了过来,视线落在那暗卫手中拽着的一小块衣物上,眉头拧成了一条线。

    “老、老爷。”两人一怔,没想到他会听到她们的话。

    夏雪一顿,道:“老爷,单凭一块衣物也不能说明什么,我们还是先去后院看看,也许小姐会有什么发现。”

    唐正宇也觉得有理,当下便点了点头,与她们一同往后院而去。

    没有?

    推开一扇房门,却见里面空荡荡的无一人,不由一怔,他会去哪了?如果今日这事与他无关,那他在这府中应该不会袖手旁观的,这么一来,他极有可能就是追着那些带走了她娘亲的人而。

    静下心细想了一番,心下越发的肯定,他没有理由带走她娘亲,以府中的场面来看,应该当时他并没有与那些人交手,否则这府中必定会有打斗的痕迹,而能让他连一点线索和信息都没留下来,那些人一定非同寻常!

    会是什么人对相府出手?掳走了她娘亲又是为了什么?那些人的目的会是什么?

    “妹妹,你怎么了?这院子有什么线索吗?”唐子浩追着而来,见她低着头拧着眉站在那沉思着,连忙走了过去。

    “心儿,那个墨是什么人?那暗卫手中的衣物是不是那个叫墨的人的?他在哪里?”唐正宇也跟着来到这里,听到了他的话,夏雪开口道:“小姐,我们认出那衣物是墨的,老爷也……”

    闻言,她点点头,道:“爹爹,胖子哥哥,墨是前几日我救回来的一个男子,我让他在这院子里养伤,只不过,他现在不在这院子里。”

    “你救回来的男子?他是什么来历你清楚吗?府中的这些,会不会是他做的?”

    “杀了暗卫的那些招式全是在背后偷袭的,也全都是一刀毙命,这手法确实很像墨的手法,而且在暗卫的手中也有一块墨的衣物,而现场的血迹已经干涸,明显的是在我们走后不久杀的,从种种迹象来看,当时我脑海也曾想到过会不会是他做的,但是我静下心一想,绝不可能。”

    她缓缓的说着,深吸了口气:“他没有理由这么做,而且他是我的人,我绝对相信他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这里面一定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现在他人不见了,极有可能是追着那一伙人去了。”

    暗处,本欲下来的身影听到了这一番话,那股被人信任的感觉在他心里划过一阵陌生的异样,血红色的眼眸闪过了一丝的动容,他看着底下那抹青色的身影,突然间,觉得自己不再是孤单一人。

    “主子。”

    他跃了下去,来到了他们的面前。对于突然出现的黑衣男子唐正宇与唐子浩皆是本能的做出反应,却在见到他那双血色的眼眸和浑身浓烈的肃杀之气时怔了怔。

    好浓的杀气!

    ------题外话------

    妞儿们,看得是否激动?是否开心?想不想今天来个一万字的二更?票票砸过来,有评价票的帮忙点亮五星哟,欢迎进群催更,各种调戏,各种扑倒,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