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 也许,是爱吧!

    两辆马车嗒嗒的在山道上行走着,山路崎岖,不时的巅波着,前面一辆坐着的是唐心和苏若水以及帝殇陌,后面一辆坐着的是苏镇南和柳少白,以及跟上来的段无止。

    在唐心和帝殇陌出门时,苏镇南也来到了相府门口,说要与他们一同去浮云山游玩,既是朋友,本就不好推辞,于是便让他们一道同行,谁知段无止也跑了出来,硬要跟上,最后,本来只有两个人的旅程,却因他们几人的出现而热闹起来。

    “凭什么他能和唐心坐一辆马车,我就得跟你们两人坐一起?”后面的马车里,段无止不止一次的抱怨着,无奈与他同辆马车的两人,一人闭目假寐,一人托着下巴观看着外面一路的风景,压根就没理会他。

    前面的马车里,坐在左边的唐心靠着车窗处看着外面的风景,坐在靠里面中间的帝殇陌则不时的把目光落在唐心的身上,儒雅的面容带着温柔的笑,这让坐在右边的苏若水见了,眸光不由微闪,看向那一袭青衣的唐心,而后又敛下眼眸。

    突然间,马车似乎被山道上的石头磕了一下,重重的巅波了一下,这让几人身形猛的晃了起来。

    “小心!”

    本能的,帝殇陌伸手扶住了唐心,以免她被磕伤,可当扶住唐心后,才见苏若水因不察而撞上了马车的木板,发出一声抽气的声音。

    “苏小姐,你怎么样?”

    唐心看着她那被撞红了的额头,目光一凝:“好像撞到额头了。”

    “我没事。”她伸手揉了揉被撞疼的额头,也怪她分心了,才会让自己撞到。只是,当看到刚才巅波时他竟然第一时间去扶着唐心,她的心还是不由的被伤了。

    从小到大,她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第一美人的光环,天赋凛异的天才,哪一样不是让她走到哪都受到关注?可她的这一切唯独对帝殇陌没起到反应,他的眼里,他的心里,竟然全是那唐心的身影,这让她又是嫉妒又是愤怒。

    她一个空有美貌的普通女子,凭什么跟她相比?凭什么得到他的关心?

    没有错过她眼底来不及掩饰的嫉妒,唐心看了她一眼,对帝殇陌说:“要不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也好下车透透气。”

    “好。”他笑着点了点头,吩咐车夫找个地方停下马车。

    “咦?前面怎么停下来了?”一直观注着前面马车的段无止一见,也连忙叫车夫停下,马车一停,他便率先跳下马车往前面跑去。

    “唐心?唐心你要下来吗?”掀开车帘,见她正起身,连忙伸出手就要牵她下来:“我牵你。”说着,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唐心笑了笑:“不用了,我自己下车就行了。”

    后面,苏若水和帝殇陌也跟着下车,苏镇南和柳少白走上前来,见苏若水额头红了一角,不由问:“咦?怎么额头红了?”

    “没事,刚才马车上不小心磕到了。”苏若水摇了摇头:“我去看看这附近有没溪流。”说着,看向唐心:“唐小姐,一起去吧!”

    见她一双美眸正看着她,便应道:“好。”

    “我也一起去。”段无止说着就要跟上,却让后面的柳少白给扯了回来,毫不客气的就用扇子往他脑袋上一敲:“你跟去干什么?跟屁虫啊?在这呆着。”

    “柳少白我警告你!你少敲我的头,小心我、我……”

    “你怎么样啊?”柳少白挑眉,好笑的看着他。

    “小心我、我、我……哼!”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段无止气呼呼的哼了一声便走到一旁的草地上坐下。

    帝殇陌看着两人往下坡走去的身影,慢慢的收回目光。他不是呆子,自然知道苏若水对他的心思,只是,他先遇到了唐心,虽然她没有武之力,只是一个平凡普通的女子,但他的心,他的眼,满满的都是她的倩影……

    “殇陌,你真的爱上唐心了吗?”苏镇南看了他一眼,缓缓的问着。

    爱?

    温润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迷惑,是爱吗?他只知道自己很喜欢她,喜欢她的笑,喜欢她的随意,喜欢她的狡黠,喜欢她的美,这是不是爱他自己也分不清楚,但却知道,他想和她在一起,因为和她在一起的感觉很舒服……

    “我只知道,跟她在一起很舒服,我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感觉,也许,这就是爱吧……”从没爱过一个人,不曾体会过爱的感觉,他也不知道爱一个人应该怎么样,跟她在一起时,他只想把最好的东西都送给她,他只想着她可以开心,每当看到她的笑容,他的心情也会跟着愉悦起来。

    “也许你也知道,我们两家的长辈都有意结成亲家,若水她对你的心意,你应该也看得出来。”

    闻言,帝殇陌眸光微闪,慢慢的敛下眼眸:“她是个好姑娘。”

    “是啊!无论是容貌还是天赋,或者是家世都不会输给唐心,所以我才不明白,为何你会舍她而选唐心?”

    他抬眸,温润的目光看向了远处的天空,喃喃的道:“也许,从梅林中看见她的那一瞬间起,我的眼里便看不见别的女人的好……”

    一旁,柳少白听到了他们的话,不由若有所思的想着,那唐心,真的有那么好吗?一个不无修炼的人,不仅将来无法帮到他,甚至还会成为他的累赘,如果单单只看中唐心的美貌,又岂会这样?要知道苏家的势力以及貌美如花的苏若水以及她出众的天赋,才是各大家族子弟争相讨好的,看来,他是真的动真情了。

    “啊……”

    听见那惊呼的声音,几人不约而同的猛然一惊。

    “唐心!”

    “若水!”

    帝殇陌和苏镇南身形一动,迅速的往下坡掠去。而柳少白则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也跟着往前面而去。原本坐在草地上咬着狗尾巴草嘴里不时的念叨着的段无止听了,蹭的一声也窜了起来,风风火火的赶去。

    “出什么事了?唐心,唐心你不用怕,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