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 金莲发作

    “怕你?”

    唐心挑眉,上下扫了他一眼:“你身上有什么可让我害怕的?”

    血眸凝视着面前的人,冰冷的声音再度传出:“我是被誉为不祥的人,他们都叫我妖孽。”

    “就这样?”

    “我杀人无数,手满鲜血。”

    “然后呢?”

    血眸闪过一丝怔愕,见那双带笑的眼眸正盯着他,不由缓缓的敛下了血眸,沉默无语。

    “你的名字?”

    “名字?”血眸一闪:“没有名字。”自他记事,他们都是妖孽妖孽的叫着他,何来名字?

    闻言,唐心一手托着下巴,打量了他一会,想了想:“墨,就叫墨吧!”

    血眸一闪,暗暗的在心里轻念着,墨?他的名字吗?原来,他也是可以有名字的……

    “我的命是你救的,可以给你,但在此之前,我得去杀一个人!”冰冷的声音冷冷的传出,血色的眼眸中掠过嗜血的狠厉,似乎想起什么事情似的,拳头也紧紧的握在一起,压抑着胸口冒起的恨意。

    “那个把你的身体弄得乱七八糟的人?”就在刚才,她看到他的身上有着大大小小无数的新伤旧伤,而且身体奇怪异常,隐隐的一个念头在心中升起,却不敢往下想下去。

    毕竟,如果真是那样,就真的太残忍了。

    “你知道?”冰冷的血眸浮现错愕的看向面前的人。

    “能把你救活,你说我会查不出你的身体异状?”她起身,见外面夜已深,再不回去只怕他们要担心了,便问:“走吧!先回府把你的伤养好再说。”

    一轮悬挂在夜空中的明月散发着皎洁的光芒,缓缓的洒落大地,给这大地添上一抺神秘的色彩,此时,相府唐心的院子里,看着沐浴后浑然变了一个人似的男子,唐心和夏雪夏雨三人不由露出一抺惊艳的神色。

    好俊的男子,不同于沐宸风尊贵如帝王的冷峻,也不同于帝殇陌温文尔雅的清朗和花非花的勾人妖媚,面前的墨,由于刚沐浴后一头滴着水珠的墨发披散着,身着黑色衣衫,浑身散发着冰冷的黑暗气息,那一双血眸隐隐透着嗜血与狠厉的光芒,然而此时,面对三人的打量与惊艳,那张俊美的面容竟然浮现一丝赧然,血眸有些无措的别开了。

    至到刚才,他才知道原来他竟然是女的。

    “不错嘛!长得真俊,养眼啊!”唐心一手托着下巴,清澈的眼眸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一想到往后他就是她的人了,不由兴奋得两眼发光。

    看到自家小姐那样,夏雪和夏雨脸色神色一柔,相视一笑。她们没想到小姐出门一趟竟然会带了个男子回来了,而且还说,他以后是她的暗影,不过,这男子虽然一身冰冷气息,杀气也很重,但不可否认,他的实力比起她们两人要强多了。

    “墨,我是夏雨,小姐的婢女,你可以叫我小雨。”

    “我是夏雪。”夏雪浅浅一笑。

    他看了她们两人一眼,微微点了点头,继而目光依旧落在唐心的身上。

    “这里是相府,我是唐心,你身上还有伤,先去休息吧!”说着她对一旁的夏雨说:“小雨,你带墨去休息。”

    “墨,你跟我来吧!”说着,便转身往外走去。

    待两人走后,夏雪走上前,轻声道:“小姐,今天您也累了,先休息吧!”

    “嗯,你也去休息吧!”她伸了伸懒腰,今天一天还真的有些累,现在只想上床好好睡一觉,打了个哈欠便往床上走去。

    房门传来嘎吱的一声关门声,床上的唐心渐渐的放松下来,谁知就在这时,背后突然传来一阵阵灼热与剌痛:“嘶!怎么回事?”她连忙翻身跃了起来,只觉背后突然间痛得难受!

    刚走不远的夏雪一听见房里传来抽气的声音,连忙回头:“小姐,怎么了?”

    “啊!”

    “小姐!”

    听见唐心的隐忍的痛呼,夏雪心头一惊,当即推门而进,见身着里衣的她面带痛苦之色,额头间渗出了不少汗水,连忙跑了过去:“小姐,小姐您怎么了?”一碰到她的身体,竟然烫得像火山一般,那股不同寻常的灼烫痛了她的手,让她本能的一缩。

    “怎么会这样?我去找大夫!”从没遇见这样的状况,一慌,她就想去找大夫来给她看看。

    “小雪回来!”她咬着牙,忍着背后传来的火热,深吸了口气:“你帮我看一下背后那朵金莲。”脱下衣服,把后背转给她看,只觉,那背后像是有人拿着火在烧一样,那股滚烫的感觉直达心间。

    “小、小姐,那朵金莲好像变大了……”夏雪震惊万分,小姐背后的这朵金莲她自是知道的,这么多年都没有什么变化,现在却好像大了一倍似的,只是,还是含苞待放的模样,但是金莲散发出来的金色光芒却是将这屋子照得异常的亮。

    “嘶!啊……”

    疼痛难忍,她低呼出声,夏雪一见连忙上前,却被她喝住了:“别碰我!”

    “小姐……”看着她在那里难受着,自己却帮不上什么忙,夏雪不由眼眶微红。

    她深吸一口气:“我的身体因那朵金莲而变得跟火炉似的,你碰了我,会伤了你的。”声音一顿,试着以灵气压下那股在体内流窜的火热:“你出去,别让人进来。”

    “小姐……”

    “出去!”她的双手紧紧的抓住床单,只见一缕缕轻烟从她的头顶冒出,脸色也越发的涨红,床单以及她身上的衣服在那极高的温度烘烤之下,竟然慢慢的冒出轻烟,最后化为灰烬,她整个人如同刚出生的婴儿浑身不着寸缕的卷缩在床上痛苦的呻吟着。

    “啊……”

    房外,夏雪又是心急又是心慌,却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夏雨和墨一同走来,墨的身上有伤,脸色也较于苍白,见房门关着,里面却传来阵阵痛苦的声音,夏雨一惊:“小姐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而一旁的墨冰冷的血眸闪过一抺暗光,看了那屋子一眼,就要推门进去,谁知却让夏雪阻止了:“不能进去,小姐说不能进去。”

    然,就在此时,一抺快如鬼魅的身影竟然就在三人的眼皮底下飞掠而过,旁若无人般的进了那扇关着的房门……

    ------题外话------

    会是谁呢?看光了光溜溜的唐心,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