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 抢人!

    “他的五脏六腑受了我一拳根本不可能还活得了。”灰衣人瞥了那奄奄一息的男子一眼,觉得哪怕他是名闻龙腾大陆的鬼手天医也无法救活临死之人。

    唐心挑眉一笑:“那要是救活了,他可就归我了。”托在男子背后的手,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正慢慢的散发出一股淡金色的能量气息,这股气息顺着她的手掌心渗入男子的体内,让原本浑身剧痛无法呼吸的男子心头震惊万分。

    一股温暖的气流在他的体内慢慢流走着,他似乎能感觉得到,那股气息正在修复着他受了重伤的五脏,冰冷的血眸惊愕的看着身边这名白衣男子,却见他唇角含笑,一副悠哉自乐的模样。

    一听这话,灰衣人脸色微沉:“这妖孽就算是死了,我也得带回去复命!”

    “那这可麻烦了,我看他有趣得很,还不想让他这么快死呢!你说怎么办?”

    “由不得你!”蕴含着威压的声音一落,灰衣人五爪成形,猛的朝他袭去,一旁的帝殇陌见状,连忙喝道:“前辈不可!”声音一落,蓝色的身影闪掠上前,挡住了灰衣人的攻击。

    “前辈,不可与他动手。”

    “为何?就因他是鬼手天医?哼!再厉害,也不过就是一个医者!竟然连我隐门的事情也敢插手,我看是活腻了!”低沉的声音带着轻而易见的轻蔑之色,那不屑之意溢于言表。

    帝殇陌神色凝重,先是向唐心拱手一礼:“天医,这人是隐门的人,天医何必与隐门过不去呢?这人伤势过重,内脏皆损,已是将死之人,何不将此人交还给这位前辈,免去一场战斗。”

    “前辈,天医名望响誉龙腾,想要与他结交的强者众多,隐门若是与他为敌,势必掀起一场混战,还请前辈三思。”

    “林兄,他说得对,还请林兄三思而行啊!”柳子阳也快步上前,一脸担忧的看着两人。

    唐心不动声色的收回为男子治疗的手,眸光扫了那灰衣男子一眼,又瞥了那躺在不远处的那名玄衣:“我做事一向随心,虽然与帝公子有几面之缘,不过这人我是决定要带走的。”声音一顿看向灰衣人:“既然有时间与我在这里纠缠,还不如去看看你的弟子,再不救治,死的就是他了。”

    她瞥了几人一眼,唇角一勾,骤然脚下步伐一移,诡异的身法再度掠动,以着惊人的速度往林中掠去,只听声音远远传来,在林中回荡着。

    “人我就带走了,回去如实禀报就好,如果不服,随时可以来找我。”

    灰衣人脸色铁青,拳头紧紧拧了又放,怎奈他那惊人的速度根本让人无从追踪,深吸了一口气,快步的来到玄衣身边将他扶起。

    “林兄,我们先回去吧!马上找大夫给他看看。”柳子阳连忙说着。

    “嗯。”他应了一声,带着玄衣便飞快往皇城中而去。

    帝殇陌往林中看去,微暗的树林中,只有风声沙沙响着,而那鬼手天医的踪影,却是寻之无踪……

    待几人离开后,沐宸风朝那他们离去的背影看了一眼,深邃的目光落在唐心离去的方向,微顿了一下,这才转身离开。

    夜渐深,林中的一个山洞中,火光摇曳着,照耀着洞中的两个身影。一袭白色男装的唐心坐在火堆边烤着鸟肉,而在她的对面,那一身是血的男子静静的躺在地面上,衣衫裂开露出的胸口微微起伏着,只见,他的手指微动了一下,骤然间猛跃坐起来,当看到火堆边的唐心时,冰冷嗜血的眼眸一怔。

    “醒了?吃点吧!你的体力可不行。”她一手把烤好的鸟肉递上前,一手还在翻烤着另一只小鸟。

    像想到什么似的,男子伸手在身上胡乱的摸了摸,虽然身体上还传来疼痛,但却没了那压抑着的感觉,似乎,五脏六腑恢复如常一般,这个不可思议的念头一浮上脑海,让他不由错愕的看向那白衣男子。

    “不用看了,五脏六腑的伤是好了,不过断了几条肋骨却没那么快好。”为了治好他的伤,她可是耗了不少体力,要不是她体内的灵气一直充足,只怕还无法修复好他的伤。

    只是,一直她都很奇怪,为何她体内的不是武之力,而是灵气呢?这股灵气又应该怎么运用呢?她曾试着把这股灵气和武之力一样运用,但是却不成,武之力力道沉重,每一拳击出都是蕴含着千斤力道,而灵气却不同,但在龙腾大陆,她找不到有关灵气修炼的方法,唯一的一个方法,就是前往虎啸大陆,那个修仙者的大陆。

    修仙么?

    她的亲生父母,是不是也是一名修仙者呢?背后的那一朵金莲随着到现在还没盛开,又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呢?正想着,冰冷的声音忽然响起,拉回了她神游的心绪。

    “为何救我?”

    眸光对上了他那双血色的眼眸,好奇的打量着,却见他的目光越发的冰冷嗜血,不由笑问:“你的眼睛怎么是红色的?天生的吗?你的声音虽然沙哑,不过应该还很年轻吧?”

    “为何救我?”

    唐心失笑:“想救就救,需要理由的吗?”

    想救就救?血色的眼眸中一瞬间的浮现怔愣:“你有什么企图?”没有人会平白无故的救他,他一定是有什么目的的!想到这,血眸又冷下几分,带着警惕的看着面前的人。

    “企图?”唐心把烤熟的鸟拿到鼻间闻了闻:“你的命是我的,我有什么企图,你又能怎么样?”抬眸瞥了他一眼,唇角一勾:“从救下你的那一刻起,你,就是我的人了。”

    男子皱着眉,盯着她却不语,良久,冰冷的声音再度从他的口中传出:“我是隐门要捉的人,你从他们的手中救下我已经得罪了他们,若再收留我,隐门的人势必会追查到底,以你的实力,不是隐门的对手。”

    “呵呵,还真让你看出来了,我还真没什么实力,不过逃命的本事便是不小,正因为如此,我才要你跟在我的身边保护我。”撕下一块鸟肉放入口中,她似真似假的话,让人听不出有几分可信度。

    “你不怕我?”

    ------题外话------

    潜水的妞儿们记得冒上来认识一下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