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 林中的妖孽男子

    来了有一会的唐心藏身于一棵大树之上,茂盛的树叶与微暗的天色成了她的保护色,只见她一双闪烁着兴趣的目光紧落在那一身是血的男子身上,对他那招招必杀的绝技很感兴趣。

    那样的招式,比专业杀手更胜三分,而且,那一双血色的眼眸布满杀的同时还有着愤世嫉俗的恨意,甚至,她还从里面看到了强烈的求生意志,这让她很好奇,这个人,到底经历了什么?

    只见,前方的两人一来一往互不相让,但那浑身是血的男子明显的因身上的伤而显得力有不足,两人过了几十招后,只见灰衣人蕴含着浑厚力道的一拳击落在他胸口上方的伤口上,便有了下面令人震惊的一幕。

    拳头蕴含的武之力在击中那男子胸口的同时,武之力的能量猛的扩散,这让原本受了伤的伤口因那灰衣人蕴含暗劲的这一拳而发出一声撕裂般的声音,浑身是血的男子一瞬间身体被那股浑厚的武之力凝固,身体里的结构在武之力能量的入侵下骨骼和细微的血脉也一清二楚,因这一股力道的攻击,他的肋骨咔嚓咔嚓的断裂着,只一瞬间,随着拳头的收入那人的身体也随着往后飞了出去。

    “噗!”

    强而有力的暗劲透过伤口重创他的五脏,伴随着五脏的重创,男子猛的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摔落在地面上。

    “砰!”

    身体落地的声音重重的响起,他双手深深的抓入地面,压抑着那漫延全身的蚀骨之疼,一双血色眼眸冰冷而凶残的盯着那前方的灰衣人,一边挣扎着想站起来。然,五脏受了重伤,嘴角鲜血不停溢出,因剧痛的传来他甚至连动一下都觉得骨头咔咔作响。

    唐心目光一凝,武宗巅峰的那一击,用了十成的力道,五脏六腑连同筋脉皆伤,若换成一般人只怕会当场毙命,而这个男子,竟然还试图再度站起来,只可惜,以他现在的身体状态是绝对做不到的。

    目光落在那灰衣男子身上,武宗巅峰的实力能完完全全的使出,其实力修为就已经不低于只重修炼武之力的武圣,这个人,确实是不容小窥。

    “妖孽!你杀害门下弟子多名,手染鲜血死不足惜!我本奉命捉你回去复命,既然你抵死不从,我只好把你的尸体带回去复命!”灰衣人一步步走近,他知道,面前的人已经没有攻击的力气,已经无法形成威胁,受了他十成的功力,没有当场毙命已经是相当少见。

    深深抓入地下的双手用尽了全身的力道,浑身是血的男子咬紧了牙关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冰冷嗜血的目光紧盯着前面那灰色身影,忽而低低的笑了。

    “呵呵呵……取我的命?那要看你有没那个本事了!”

    站在一旁的帝殇陌心中掀起狂潮,见他竟然还能用那样快的速度去攻击,不由惊惧万分,分明、分明就是将死之人……

    “嘶!”

    灰衣人倒抽一口气,因闪避得快,那深深剌入他身体的五爪只是穿过了他的肩骨,要是他适才动作慢了一点,只怕此时伤的就正中胸口心脏之处了!

    猛的一手凝聚力道拍了过去,那男子因无力闪避,这一掌又让他伤上加伤,身体如散作一团般无力的倒在地面上,奄奄一息的躺着,想动也动不了,呼吸渐渐缓重了起来,如果不是那胸口处缓缓起伏着象征着他还在呼吸,只怕那模样,就跟一个死人没什么两样。

    “我杀了你!”因被伤,灰衣人面上浮现怒气,猛的一掌就要挥出。

    地上,那双冰冷的血色眼眸缓慢的瞥了他一眼,似嘲弄,似不甘,又似绝望,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任何战斗的能力,他想动也动不了,浑身的骨头都像散了一般,全身都在痛,蚀骨的痛,他看着头顶上那昏暗的天色,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谁知,在下一刻,一抺白色的身影如鬼魅般的从他们的身边掠过,快得如一阵风一般的来到那名男子身边将他带开,避开了那致命的一掌。

    “鬼手天医!”帝殇陌惊愕的看着那本不该出现在这里却出现了的人。

    一手扶着那浑身是血的男子,唐心抬眸朝他们看去,视线落在帝殇陌身上时唇角微勾一笑:“原来是帝公子,这皇城还真是小,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惊于对方诡异的身法,灰衣人皱着眉头落在那抺白色的身影上打量着:“鬼手天医?你是鬼手天医?”龙腾大陆鬼手天医之名远播,就算他们隐于深山之中都略有所闻,只是,面前这年轻人这么年轻,怎么可能会是鬼手天医?

    柳子阳惊愕万分,他是有听说鬼手天医在不久前曾出现在皇城之中,但是很快又不知所踪,没想到他竟然还在这里。

    她笑而不语,目光在几人身上扫过,便落在身边的男子身上,正好对上了他冰冷的血眸,不由一笑:“放心,我对你没恶意,只是正好路过看见了你。”

    暗处,隐藏在某棵树上的沐宸风听了这话,不由嘴角一抽,正好路过?她倒是会睁眼说瞎话。深邃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掠过她扶着的那名浑身是血的男子时,眉头微微一皱。

    此人杀气太重,嗜血冰冷,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前辈,他确实就是名闻龙腾大陆的鬼手天医。”帝殇陌的目光落在唐心的身上,似乎在思忖着,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既然阁下是鬼手天医,为何要插手我门中之事?”

    “这人是你隐门中人?”唐心挑了挑眉看了扶着的男子一眼,那张脸脏兮兮的,还真看不出什么来。

    灰衣人扫了那男子一眼,沉声道:“这妖孽杀了我门中多名弟子逃脱至此,我奉命将他捉回,阁下还是将他交还于我为好,否则,休怪我不客气!”声音一落,他凝聚武之力就要出手。

    “等等等等。”

    唐心连连喊着:“他要死了,先让我护住他的心脉后再说。”声音一落,也不等错愕的几人回过神来,一手扶着他,一手迅速在他身上点住了他的几个大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