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 惊知她的身份

    “小姐。”见唐心进来,狮子楼的管事连忙迎了上去。

    “开后门。”经过管事身边时,她低声说了一句,便往后面走去。

    原本打算叫她上来的沐宸风见了,目光一闪,半侧着身子隐于门边,深邃的目光落在那往后面去的两人身上。微顿了一下,便敛起体内气息跟了过去。

    狮子楼的管事对她的态度竟然如此恭敬?这些年,她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夕阳渐渐没入西边,天色也跟着暗了下来,在渐暗的天色中,一抺白色的身影用着诡异飘渺的步伐往城外而去,当身影经过行人的身边时,人们只看到一抺白色的衣角,连影子都没看清。

    一直跟在后面的沐宸风脸色虽然如常,但内心却震惊万分,这一路他所看到的事情就如同平地一枚惊雷在他的心中炸开,荡开圈圈惊人骇浪一般。

    他因奇怪她的举止,又想知道她与狮子楼之间有什么关联,于是敛着气息暗中观看,谁知,当他看着那青色的身影进去一会换成一身白色男装出来时,险些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因为,那张脸,竟然就是鬼手天医那张容颜!

    鬼手天医是女的。

    他母亲曾这样说过,而现在,她竟然成了鬼手天医的样子,一个答案在心中呼之欲出,那一直想不明白的事情也渐渐明朗,原来,世人寻之不着的鬼手天医,竟然就是她!

    难怪唐相身中剧毒之时她会出现在这皇城之中,难怪她会赠药给唐相,原来,她本就是为了他而现身的……

    骤然间,唐心停下步伐回头一看,却没见到有什么不一样,不由微皱了皱眉,继续往前掠去。她虽不会踏风而行,但她飘逸的步伐却比那些提气踏风的还要快上一些,要不然当年沐宸风也不会追不到她了。

    待她离开有一短距离,避于墙后的沐宸风这才探出身子,眸光中闪过一丝不明光芒,当下又提气跟上,只是这一回,并没有跟得太紧。

    城外林中

    “妖孽,哪里逃!”

    浑厚的低喝声猛然响起,强大的威压震得林中树木纷纷摇摆,发出沙沙之声,空气中,一圈圈肉眼可见的能量气息如水纹一般的扩散着,一抺灰色的身影踏风而来,双手成虎爪蕴含强劲力道猛的擒向那林中猛奔的身影。

    那浑身沾着鲜血的身影如豹般骤然停下奔跑的脚步,如野兽般低吼一声猛然回头,在微暗的光线中,只看到那披散的头发下一张污垢的脸,以及一双通红的血眸。

    血色的眼眸紧盯着那朝他擒来的灰色身影,眼中杀意浮现,低吼一声,挥动着仍挎在手腕处的玄铁链,那重达几十斤的铁链被这一甩,在半空中划过一个弧度的袭向灰衣人,灰衣人见状迅速侧身一闪,身形稳稳落地后猛然攻上前。

    尾随而来的帝殇陌以及柳子阳和玄衣站在不处看着,柳子阳见两人竟然不分上下,不由越发心惊,连忙喝道:“林兄,我来帮你!”

    “师傅我也来帮你!”

    两抺身影飞窜上前,帝殇陌眸光微闪,目光落在那名浑身是血的男子身上,看不出他的年龄,只看到那一双如野兽一般的眼睛所冒出的凶残光芒,而当知道那名男子的双眼竟然是血红色之时,心下猛然一惊。

    难怪那灰衣人称他为妖孽,试问哪个正常人的眼睛会是血红色的?

    只是,他们到底是什么人?灰衣人的实力那么高,而那浑身沾满鲜血的男子竟然能与他打成平手,这让他顿觉大陆之大,能人强者仍然无数,退隐之人的强大更是令他心生震撼。

    “噗!”

    玄衣被铁链击中胸口,透过高强度铁链挥出的暗劲顿时将他的身体击飞了出去,帝殇陌见状,当下提气飞掠而起将他接住:“你怎么样?”

    “我、我……噗!”

    又一口鲜血喷出,玄衣顿时昏了过去。见状,帝殇陌将他放到一旁,还没站起身,又听一声闷哼声传来,回头一看,柳子阳被玄铁链击中后背,嘴角溢出丝丝鲜血,而在这时那浑身鲜血的男子猛的一移身,就要扣住他的脖子,看到他眼中的杀意,他顾不得其他,当即飞掠上前。

    “柳世伯小心!”

    “妖孽休得伤人!”

    两道声音同时而出,前者迅速将柳子阳带退,避开那致命的危险,后者猛然发起凌厉攻击,出拳强劲有力暗带风刃,那浑身是血的男子一个闪避不及,被击中胸口处的伤口,闷哼一声,身形急退。

    “既然无法将你带回复命,那只好在此取你性命!”

    “哈哈哈哈……”

    蕴含着强大武之力能量的狂笑声在林中散开,如魔音一般的震得林中鸟儿只只坠落,因能量的涌动,狂风突起,树叶沙沙而响,那浑身是血的男子披散着的发丝飞扬,那一双凶残的血眸带着滔滔恨意的直视灰衣男子。

    “被称之为龙腾大陆第一大门派的隐门,也不过是说一套做一套的无耻小人!我是妖孽?是谁将我变成妖孽的?你们毁了我,将我逼上绝路,竟然还敢大放厥词,今天,我就杀光你们,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恨意滔天的话语传入几人的耳中,让帝殇陌心头一惊。隐门?那灰衣男子竟然是隐门的人?被誉为龙腾大陆第一门派,比任何世家都要先崛起,却又神秘的退隐,而今,他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听到隐门的事情。

    “今天就算是拼了我这条命,也绝不会让你活着离开这个林子!”他当即运起体内武之力,浑厚的力道散发着令人压抑的强大气息,风,随着武之力的涌动而起,他的周身之边,肉眼可见的能量那样的令人惊惧着。

    一旁的帝殇陌和柳子阳震惊的看着灰衣人,竟然不如实力竟然能带动这样的气体,饶是武宗巅峰,也极少有这样修为的,若不是修炼了什么功法,绝对无法将武之力运用得如此透澈。

    隐门,当真不愧是第一门派,武学造诣竟然如此之高……

    “就算是死!我也要拉你们垫背!”恨意滔天的声音一落,浑身是血的身影猛的掠上前,狠厉的攻击招招蕴含着必杀之技,这让旁边的帝殇陌和柳子阳都不敢上前。

    那样的实力,他们若是上去了,只怕不死也剩下半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