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 她的离去

    “认识的?”话是对身边的帝殇陌说,目光却是落在那名灰袍的中年男子身上。

    “后面那一位是少白的父亲,柳家家主柳子阳,他怎么会来皇城的?也没听少白提起过,而那一位我则不认识,不过他的实力很强,武之力的波动虽然已经收敛,但仍能感觉得到,想必不是一般人。”

    “船家,把船撑过去。”他交待着,目光落在那名灰袍中年男子身上。

    这时,对面船上说话的两人似乎注意到他们的船只靠近,回头一看,柳子阳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世侄,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他的目光从帝殇陌身上移开,落在唐心的身上:“这位是?”

    他拱手一礼:“殇陌见过柳伯父,这位是左相的千金,唐心。”

    “喔!原来是左相的千金,真是名门闺秀,好生出色。”他笑说着,目光在唐心的身上打量了一下。

    “唐心见过柳家主。”她轻身一礼,举止落落大方,任由他打量着。

    “柳世伯,不知这位前辈是?”帝殇陌的目光落在那名灰衣人身上。

    “他……”柳子阳迟疑了一下,便道:“他是我的一位故友,姓林。”

    没错过他的迟疑,帝殇陌与唐心暗自思忖着,他是什么人?如此实力的人,绝不会在龙腾大陆上默默无名,不过他不说出他的名字,想必是有什么忌讳。

    “帝殇陌见过林前辈。”

    “前辈有礼。”

    “呵呵,两位无需多礼。”他一挥手间,竟是轻易的将两人微托了起来。

    帝殇陌心下震惊,这等实力,绝对在武宗巅峰级别!在这龙腾大陆,武宗强者在五十名左右,而武宗巅峰级别的却是数不出五人,武圣级别的除了那日在唐家见到的那几位,也就只有沐天佑了,而在那几位老者行踪怪异,已经退隐江湖,所以在大陆上走动的强者根本没有几个,而在他的面前,竟然就有这么一位!

    强者都难以结交,这是谁都知道的事,而一位武宗巅峰级别的强者更是一座雄厚的靠山,要知道有的人花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修炼到武宗级别,但是终其一生也无法突破武宗级别跃入武圣,而在这龙腾大陆,更是没有一位实力到了武圣五品以上的强者。

    正因为如此,沐天佑以武圣的实力才能如此稳从皇朝,若是换了实力不堪一击的人,只怕这龙腾大陆也不会有这皇制了。

    而在站在他身边的唐心,被托起来后则微敛着眼眸,因为那灰衣人探究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她的实力如何,就连武圣级别的沐天佑也无法窥透半分,他这武宗巅峰,倒是有好生敏锐的观察力。

    “姑娘可也是修炼之人?”好奇怪的气息,似有非有,虚无飘渺,却总感觉有一股空灵之气,但他仔细观之,却见她身上毫无武之力的波动,这是何故?

    因他的话,柳子阳和帝殇陌皆是一怔,似乎奇怪他为何有此一问,毕竟,只要是修炼的人都能看出唐心身上没有武之力的波动,既然如此,他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唐心盈盈一笑,抬眸直视对面船的灰衣男子:“我没武之力可修炼。”不过,我修的是灵气。

    灰衣男子看着她沉思着,不知怎么的,他总感觉她这话中有话一般,正欲再问之时,却听身边的柳子阳开口了。

    “林兄,唐家千金在五岁那年被测出身无武之力可修炼,因此,她不是一名修炼之人。”说着,又对唐心歉意的道:“唐小姐,真是抱歉,林兄他不是皇城人士,不知道这些事情。”

    一句话,让唐心对柳少白的父亲多看了一眼,以他的修为和地位会顾及她的感受,确实是难得。于是,便笑道:“没关系,我习惯了。”

    一句我习惯了,却在三人心中引起三种不同的情绪。灰衣男子是深思她的这一句话,柳子阳则是轻叹,心下微酸,而帝殇陌则怜惜的看着她,暗想,她因不能修炼,想必是吃了不少苦。

    而他们又哪知,她的一句习惯了不过就是随口而出,她是真的觉得没关系,毕竟这样的误解又不是一回两回了。

    “师傅!不好了!”

    这时,一声焦急万分的声音从天边传来,几人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名玄衣男子提气踏风而来,脚尖在湖面轻点,荡开圈圈水纹,身影一旋,停落在他们船头。

    好漂亮的身法!

    唐心心下一赞,带着几分好奇的落在那玄衣男子的身上。

    灰衣男子一见到他,眉头一皱,心下一股不好的预感骤然升起:“玄衣,你不守着那妖孽,来此何事?”

    “师傅,徒儿失责,竟然让他跑了。”玄衣两脚跪地,一脸的自责。

    “什么!”灰衣人一惊,提起他的衣领,怒喝:“到底怎么回事!”强者威压顺着这一声怒喝荡开,湖面水纹一圈圈往外扩散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压抑的气息。

    帝殇陌一见,连忙为唐心挡去那股威压,以防她被震伤,目光则落在对面船上,能让一名武宗巅峰强者如此紧张,会是什么事?

    “他不知用何物锯开了身上的金刚链,杀了两名弟子,重伤了三师弟和四师弟,弟子无能,无法擒住他。”

    “逃往何处!”

    “往城外逃去,他身上受了伤,应该逃不远。”

    “走!”低喝的声音一落,灰袍男子当下提气飞掠而行,玄衣一见迅速跟上。

    “世侄,我得跟去帮忙,先请了。”柳子阳也急急跟上,顾不得跟帝殇陌多说。

    见状,帝殇陌目光微闪,对身边的唐心道:“我先送你回去,我去看看出什么事了。”

    “你去吧!我想在这多呆一会。”

    “那好,天色也不早了,你不要呆太久,早点回去。”他交待着,便提气飞掠而行,跟着他们而去。

    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她淡淡的说:“船家,把船靠边。”

    狮子楼中,沐宸风正坐在窗边饮酒,突见下面街上一抺熟悉的身影正往这边而来,不由挑了挑眉。

    ------题外话------

    下一章,小沐子知道她的身份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