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 神秘门派

    几个纨绔子弟原本是看唐心一人好调戏,见她身无武之力波动,想必是普通人家的姑娘,这才挡去她的去路,谁知当看到那扶着她的那名蓝袍男子,几人脸色一白,不由倒退了一步。

    帝殇陌!

    敬畏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连忙道歉着:“对不起对不起,我们不是有意的。”惊慌的声音一落,几人迅速的走开。

    “没事吧?”

    “不是有你扶着我吗?又怎么会有事。”她笑了笑,不着痕迹的退开他的身边,刚才她只要变换一下脚步就能站稳,就算他没扶着她也不会撞到的。

    温柔的眸光落在她半低着的脸颊上,看着她绝美的侧脸,心中一动,将她的手握住:“我牵着你,小心一点。”也不待她应吮,便牵着她的手往前走去。

    看着自己被他握着的手,唐心半敛下的眸光微闪,抬头看了身边的他一眼,见他唇角含笑,俊雅的面容带着温和,似乎知道她在看他,低头一看,四目相对间,他眼中的宠溺以及温柔让她的心微漏了一拍。

    城西湖畔,绿柳随风而飘,一阵清风拂过湖面,泛起圈圈碧波,拱桥上,行人来来往往,也有的停步观看下面湖中景色,在拱桥下方,三四艘小船停泊在边上,湖面上还有两三艘装饰华丽船只在泛动着,城西西湖,是皇城最大的湖泊,常年景色悦人,客流涌涌,不少的贵族子弟常来此处游湖。

    此时,叮咚悦耳的琴声从湖面的其中一艘船上传来,拱桥上的行人不少停步静听,毕竟,这西湖游船的人不少,但在湖中弹琴的却是极少,听着悦耳的琴声,看着怡人的风景,别有一股风味在其中。

    湖中央的船上,船头处,一名女子正专注的抚着放置在腿上的琴,悠扬的琴声缓缓的从她的指间流淌而出,船中小阁间,两名中年男子对席而坐,中间的小桌上摆着一壶酒,几碟下酒小菜。

    “柳兄,这回能顺利捉到那妖孽,可帮了我隐门一大忙,隐门自归隐山林之后,从不涉足江湖中事,也鲜少与江湖中人来往,若非此次事关重大,我也不敢请柳兄帮忙。”说着,他从怀中取出一本书籍递上前:“这是我出山时门主交给我的,说若是请了人帮忙,就以这武籍相谢。”

    “这、这竟是武籍?”

    柳子阳震惊的看着那本书籍,颤抖的伸出手接过:“雷霆拳法……”惊喜涌上心头,他喜不自禁的摸着书上的那四个字,在龙腾大陆以武之力修炼的只是力道,而想要真正的成为一名高手,武技是必不可少的,然而,武技秘笈却极为少见,想天下第一庄仅凭一套剑法就威震江湖,久久伫立于上位,可想他拿到这套拳法的心情是有多激动。

    “不错,隐门的武籍相当珍贵,这雷霆拳法若是能领悟其中要领,必将成为一方强者,如今已经捉到那妖孽,我估计会在这两日起程回山,所以今日特来道谢。”

    “林兄,这、这太感谢你了,这么珍贵的东西,你竟然就送给我。”

    “若非柳兄帮忙,我也不能这么找到那妖孽的藏身之地,这是你应得的,不必言谢。”

    闻言,柳子阳笑着点了点头:“我来皇城之事,连我儿子都不知道,林兄,既然你这两日就要回去,不如我与你一道同前,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这船中之人倒是好雅兴。”帝殇陌与唐心来到边上停下脚步,目光落在湖中央那艘船只上。

    “皇城中闲时游玩的地方,就数这城西湖畔了。”

    她笑说着,跳上边上的一艘船,帝殇陌见了也跟着走了上去,两人进了里面的小阁间坐下,船家撑开了船,慢慢的往湖中划去。

    “我听说天下第一庄最出名的就是打造兵器,你身上的剑也是出自你们庄的吗?”

    “你怎么知道我身上有带剑?”帝殇陌一笑,眸光落在她的身上。

    “难道没有?我记得第一回见你时,你佩带的不是软剑,莫非现在换成软剑了?”眸光带着笑意的在他的身上打转着,那模样似乎在查看他身上是否带剑一般。

    他一笑:“我帝家以剑法着称,当剑法练至纯熟便可换成软剑,使用软剑必需达到一定的级别,否则使不出剑中精粹,我身上的确实是软剑,不过剑气太重我怕伤了你不能让你看,虽然你不能成为一名武者,不过防身的兵器也是不能少的,等我回庄后,我亲自打造一把匕首给你防身。”

    “你还会铸剑?”她语带惊讶,看他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实在很难想象他铸剑的样子。

    他微微一笑:“当然会,帝家的铸剑是祖上传下来的,不过庄里有铸剑师,我极少亲自铸剑。”声音一落,感觉到周围传来的那股不可忽视的气息,他不由一顿,起身走出小阁。

    唐心透过船中的小窗口望去,见船已经划到湖中央,而那股气息则来自离他们不远处的那艘华丽的船只。拥有那样的气息绝对不会是泛泛之辈,皇城之中虽然说高手不少,但真正算得上强者的却不多,这船中之人,会是什么人?

    起身往外走去,来到船头处迎风而立,目光落在那艘船上:“怎么了?”她看向身边的帝殇陌问着。

    “很强的气息。”帝殇陌低声说着,目光依旧落在那前面的船只上。

    唐心一笑:“能让你这皇城第一高手说出这话,看来那船中之人不简单。”

    “不,我不是皇城第一高手。”他收回目光:“沐天佑的实力比我高出很多,而且,这皇城中不止他一位高手,比我强的,至少不止一个。”

    “你是指沐宸风?”

    “嗯,当年他的实力就远胜于我,十年过去,自然不会比我弱。”

    就在这时,对面船中走出了一名中年男子,身着不起明的灰色衣袍,但一身雄厚的气息却是那样的明显,他虽不是帝王,但却散发着强者的气息,皇城之中,估计也只有沐天佑可与他相提并论了。

    而当看到后面走出来的那中年男子时,他明显的一怔。

    “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