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 是女的?

    唐心回眸一笑,瞥了那倚着门的柳少白一眼:“认识与否,与你有关?”

    “唐小姐,既然再次在狮子楼中相遇,不如就与我们一起吧!我们与殇陌是好友,他的朋友也是我们的朋友,还希望唐小姐赏脸。”苏镇南走了出来,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见苏若水的目光一直落在帝殇陌的身上,那眼中掩不住的爱慕之情那样的明显,看向她的眼眸中又带着敌意,唐心一笑,对身边的帝殇陌道:“既然碰上了,那就一起吧!”

    “好。”帝殇陌一颗心都在她的身上,对苏若水溢满爱慕的目光视若无睹,与唐心相视一眼便迈步走了进去。

    管事看着他们进去,不由轻呼出一口气,这才让人收拾残局,转身离去。

    “唐小姐,请坐。”苏镇南示意着,又朝帝殇陌点了点头,这才与苏若水和柳少白一同坐下。

    唐心微微一点头,笑着在桌边坐下,见对面的苏若水不时的打量着她,便笑问:“苏小姐,我脸上弄脏了吗?”

    几人一听,不由朝苏若水看去,见到几人的目光,苏若水连忙移开停留在唐心脸上的目光,神色冷淡的道:“没有。”

    饭桌上,气氛因苏若水的冷漠而显得有些僵硬,柳少白为了打破那僵硬的气氛,便戏谑的拍了帝殇陌的肩膀一下:“殇陌,你现在可是这皇城的风云人物啊!今天一出门,百姓们的口中说得最多的就是你,不少的名门千金都为你的风姿所折服心生爱慕,你这一路走来,路上可有没美女对你暗送秋波?”

    帝殇陌微微一笑,温和的目光落在几人的身上:“虽然比武盛会已经结束,不过我会在皇城多逗留些时日。”眸光一转,溢满温柔的目光落在唐心身上。

    苏若水见了,心一紧,看了那面带笑容的唐心一眼,慢慢的敛下眼眸。他为何会看上唐心?莫非就因她那张倾城绝色的容颜?如果是这样,她相信两人绝不会走得长久,不能修炼的人,再美也不过那几十年的风华,而她可不同,以她的修为,将来可将容颜保持在巅峰时期,绝不是她唐心可比的!

    想到这,微紧的心慢慢的松了下来,神色也渐渐的恢复如常,眉目间也重新浮上了自信的神采。

    与此同时,睿王府中,沐宸风扶着他母亲在院子中晒太阳,自从鬼手天医用药之后,他母亲的病已经日渐好转,脸色也比原本红润不少,这让他一直担忧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只是,他却不明白为何身体渐渐好转,他母亲却依旧难掩眼底愁容?

    “母亲,您的身体已日渐好转,为何还心中忧愁?可是有什么心事?”

    她抬眼看着身边的儿子,伸手拉起他的手,当那渗着冷气的手被她握在手中时,心微微抽痛着,眼中也泛起了丝丝泪花:“宸儿,是为娘对不起你,若不是因为我,你的身体也不会常年冰冷。”

    “不碍事的,我已经习惯了。”自己的身体他自己知道,这具身体是冰寒之躯,一年四季都是冰冷的,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你以为娘亲不知道吗?当年你吞下的那颗冰玄珠到现在还无法逼出,寒气与日俱增,若不是因为那冰玄珠的寒气,你的身体也不会自然而然的散发着令人退避三舍的冰寒气息,更不会养成今日这副淡漠冷冽的性格,这一切,都是因为我,都是我害了你。”

    说到这,她心里尽是满满的自责,泪水盈满眶,一滴滴的从她的眼中溢出,顺着削瘦的脸颊滴落在沐宸风的手上。

    “母亲,那不是您的错,您无需自责。”

    “宸儿,潇潇的医术那么高,不如,你请她帮你看一下吧!看有没办法可以克制你体的寒气。”

    “他已经离开了。”

    “她一个女孩子,有那样的医术真的不简单啊!”

    “什么?”深邃的目光中闪过错愕的神色,视线落在他母亲的脸上:“您是说,那鬼手天医是女的?”

    “虽然她是一身男装,但我在后宫多年,看人的目光是不会有错的,而且,她身上的气味也是女儿家独有的,当然是一名女子,她的父母真的本事,竟然能教出那么好的一个女儿来,真是叫人羡慕。”

    名誉龙腾大陆的鬼手天医竟然是名女子?他心中掀起阵阵狂潮,无法相信那举止潇洒随意的少年竟然是名女子,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大陆众多的高手,只怕都没能想到她是一名女子吧!

    想到那一日她语中的戏谑,不由目光一闪。

    鬼手天医,竟然是名女子……

    另一边,唐心和帝殇陌从狮子楼中走出,夏雪和夏雨两人拿着一些她让人打包的东西回府里去。苏镇南几人见帝殇陌与唐心并肩往街中走去,并没有跟上,而是站在原地深深的看了一眼,便往府中回去。

    “我们去游湖可好?”帝殇陌看着身边的唐心,眼中尽是温柔的神色。

    “嗯,城西的西子湖景色不错,我们去那里吧!”

    “来。”他朝她伸出了手,温柔的看着她。

    她看了他一眼,眸光中闪过狡黠的神色,抿唇一笑:“要是你能追到我,那就让你牵。”带笑的声音一落下,青色的身影一跳,回眸一笑,如精灵般的往人群中快步跑去。

    帝殇陌一怔,看着她那抺青色的身影在人群中钻来钻去的,温柔的眸光中不禁溢上了宠溺的神色,似乎想起了当年那那古灵精怪的样子,唇角微微上扬,迈着步伐追着她的身影而去。

    “小心一点,别撞到人了。”

    谁知,他的话才一落下,就见她前面的几个汉子似乎有意的挡住了她的前路,而她又为了闪避身边的小孩,身影一斜就倾向了一侧,眼见就要撞上一旁小摊的木板,他连忙身形一闪,飞掠上前。

    “小心!”

    一手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肢将她带入怀中,低头一看,正好对上她错愕的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