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 何为鬼手?

    城外林中,八名武宗男子小心翼翼的将轿子抬落地面后,便退至一旁恭敬的候着,夏雪和夏雨掀开薄纱请她出来:“主子,到了。”

    轿中,半眯着眼的唐心睁开眼睛看去,前面树上,一抺红色的身影毫无形象的斜倚在树上,宽松的红色衣袍半缷而下,露出了性感的琐骨和健硕的肌肤。

    看到这一幕,她嘴角微抽,从轿中走了出来,眸光扫了那树上的风sao男子一眼,戏谑的道:“花非花,这光天化日的,你摆这副风sao的模样想引诱谁啊?”

    “当然是我美丽动人的小雨儿了。”

    红色的身影从树上跃了下来,只见红影一闪,便跃至唐心的身边,伸出食指模样轻佻的勾起夏雪的下巴,道:“小雨儿,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几日不见你,我可是度日如年,你是不是也像我一样,成天都想着我呀?”

    “花公子,请你认清楚,我是夏雪。”清冷的声音淡淡的,平静而无波澜起伏,似乎已经完全漠视眼前这人一般。

    “呵呵,无所谓,都一样。”他神色自如的笑着,一转身便凑近了唐心,哪知还没碰到她便瞥见她指尖的一抹寒光,心一抖,没好气的数落着:“你这女人,不过就玩玩,竟然拿针对着我?亏我这几天不眠不休的为你查出幕后凶手,你就这样报答我的?真没良心!”

    唐心瞥了他一眼,懒懒的道:“我跟你说过多少回了?别动我身边的人,不过貌似你没放在心下。”手一转,指尖的针再度消息,唇角却带着诡异的笑,看得花非花心下直发毛。

    “你干什么这样笑?”根据他的经验,这女人笑成这样绝对不安好心。正想着,突然指尖传来一阵剌痒,像是有一只虫子在皮肉中钻动似的,难受得紧,一看,竟然是刚才勾起夏雪下巴的那一根食指,不由一怔,瞪大了眼睛瞪着她们。

    “你、你这女人竟然下药!”

    夏雪唇角微勾,浅浅的笑着,夏雨眸光带笑,也静静的看着。

    伸手拂了拂身上的衣袍,唐心漫不经心的道:“没办法,她们说你总爱占她们的小便宜,那我只好回敬你一下了,放心吧!死不了的,顶多就是痒几天。”

    “肿了肿了……你到底下的什么药啊?才一会就肿成这样了?”看着手指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肿了起来,他不由怪叫着,喊道:“你到底想不想要消息?我好歹也忙活了几天,你就这样对我?”

    说到正事,唐心神色也严肃了起来,回头问:“查出是谁了?说!”

    “我的手……”

    “回去给你解了。”

    闻言,他妥协了,道:“我直接找了杀手组织的首领,因听说是鬼手天医介入此事便招了,说那幕后买凶之人是一个叫柳东升的,现在他已经撤回了暗杀,还让我向你求情,说他无心与你作对。”

    “圣朝大将柳东升?”她眸光微闪,沉思着。柳东升虽然在朝堂上与她父亲理念不合,但买凶杀人,尤其是被沐天佑委以重任的当朝左相,她相信,幕后一定有人指使,否则他没这个胆量!

    “不错,就是他。”花非花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手指,道:“我已经让那暗杀组织的首脑去取他的性命,应该不出两日便会有消息传出,不过这一回我倒是发现了一个消息。”他眸光微亮,看着前面的她。

    “什么消息?”

    “有人在查你,至于是什么人还不知道。”他顿了一下,问道:“你是不是最近得罪什么人了?要不然怎么事情这么多?”

    唐心睨了他一眼,对一旁的八名男子道:“你们既然来了,那就不要走了,从今日起隐藏在暗处保护相府,我不希望他们再受到什么伤害,明白吗?”

    “是!”

    花非花眸光一转,瞥了红肿的手指一眼,问道:“女人,世人都称你为鬼手天医,天医两字你是当之无愧,不过,鬼手两字又何解?”

    邪魅的唇角一勾,清眸掠过一丝暗光,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道:“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看着她那意味不明的笑容,莫名的,心下掠过一丝诡异的感觉,暗自猜测,到底她为何会被称为鬼手天医?何为鬼手?

    入夜,相府中却是灯火明亮笑语声不断,只因唐正宇醒了过来,而相府的危险也解除,众人也都放下了心,这不,六个老头围坐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因危险解除,他们也要回去了,今晚便是聚在一起的最后一天,回去后,他们六人又是各分东西,一年估计也没多少机会聚在一起。

    “来来来!喝!我们呆会就要先走了,上回失手了所以准备再去皇宫一趟,非得盗些宝贝出来不可。”

    “你们这两老头,那山洞里的宝贝还少吗?真搞不懂你们偷那么多东西做什么。”

    “嘿,这你就不懂了,说了也是白说,我们才懒得跟你说,喝酒!”酒坛子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音,几人笑呵呵的斗着嘴,时而又大口大口的喝着酒。

    而另一边,唐心来到她爹爹的房间,推门进去,正好看见他靠在床上闭着眼睛,似乎在假寐,又似乎在沉思,见状,她轻唤了一声:“爹爹。”

    唐正宇睁开眼睛见是她,脸上带着慈爱的笑意,朝她招了招手,道:“心儿,来,过来坐。”

    “爹爹,你身体好点了吗?”

    她走上前,在床边坐下,为他拉高了身上的被子,看着他因中毒而憔悴的面容,不由心下微叹。再刚强的人一倒下也会露出虚弱的神态,生老病死,真的是人无法避免必须经历的一道过程吗?

    此时的她,尚不知道属于她的历练,苦难都还没开始,更不知在不久的将来,她将历经万险步上修仙的道路,迈进长生不死的修仙界……

    “心儿,经过这次的事情,我有件事想听听你的意见。”床上,唐正宇坐直了腰,苍白的脸上带着严肃的神色看着面前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