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 帝殇陌出手!

    “不是不是,我家那老头子壮得很,还死不了。”他想也没想的便开口说着,话一出,顿时惹得场中众人哄然一笑,而他知道说错了话,也连忙捂住了嘴。

    “你、你、你这浑小子,还不快给我滚下来!”追来的右相气得直喘粗气,众人的哄笑又让他一张老脸涨得通红,碍于坐在主位上的沐天佑,他又不敢直接上台揪下他。

    坐在主位的唐心连眼睛里都是笑意,这段无止从来都是这副浑模样,要是能正经到哪去才不正常呢!当下,她轻笑一声,问:“哦?那你是为谁而来?”接过夏雪端上来的茶水,她吹了吹了递到唇边喝了一口。

    “我是为了唐心来的,她病好多天了,一直没好,我去她家问过,唐子浩那死胖子一直不让我见她,我打听了好久才知道她前几天被人掳走了,后来又被毒蛇给咬了,我猜想她可能是要死了,所以那死胖子才不让我见她,天医,你给我颗丹药救救她吧!你不知道,唐心长得可美了,我还想着过几天到她家去提亲呢!她要是死了那我可怎么办?”

    “噗!咳咳……”

    一口茶水还没咽下,就因他的话而毫无形象的喷了出来,一旁的夏雨瞪了那段无止一眼,把一块手帕递给唐心,而夏雪则唇角含笑的看着那段无止,只为他的勇气可嘉。

    旁边坐着的几人有的摇头叹笑,有的则带着嘲讽,而沐天佑眸光微暗,扫了他一眼,这意味不明的一眼,让台下的右相惊出一身冷汗来。

    而正好一同前来的帝殇陌柳少白以及苏镇南以及苏若水几人则朝那段无止投去一瞥,帝殇陌温和的眸光闪过一抹讶色,苏镇南则是嘲弄,苏若水则是轻蔑,唯有柳少白晃着扇子嬉皮笑脸的说道:“这段无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心悦唐家千金,虽然脑瓜子不太好使,不过这勇气倒是可嘉。”

    “你、你这逆子!还不快给我下来!”右相气得浑身发抖,想他一向看那唐正宇不顺眼,今天他儿子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要娶唐正宇那个毫无武之力无法修炼空有美貌的女儿,这不是存心气死他吗?

    谁知,段无止连应也懒得应他老爹,而是直勾勾的看着正拿着手帕拭唇边水迹的鬼手天医:“天医,你就给我一颗救命的药丸吧!只要能让我未来娘子好起来,我们一定记着你的大恩。”

    未来娘子?

    唐心嘴角一抽,心下无语透顶,这呆傻子到底在搞什么鬼?竟然连未来娘子都叫上了?然而,她还没开口,便听下面传来了一道声音。

    “你是什么货色?以为天医的神丹妙药那么好求的吗?就为了相府那无法修炼的废物求药?得了吧你!早点滚下去别碍到今天的比武盛会!像那样无法修炼的废物,空有美貌有什么用?也只有你这样的人才看得上!”

    讥嘲的声音夹带着武之力在这场中响起,清楚的传入众人的耳中,也让在场的不少的纷纷怒目以视。因为今天到场的不泛普通的百姓,他们也是无法修炼之人,如果真照那人这样说,那他们岂都不用活在这世上?

    无法修炼已经是他们心中的痛,再被人狠狠的踩上一脚,那更是叫人愤怒和心寒。

    “你!你竟然敢这样说唐心!我跟你拼了!”冲动的段无止二话不说便冲上前去,谁知还没靠近那人的身边便让对方一脚踢了出去。

    一名年约三十左右的男子走了出来,伸手弹了弹衣摆,轻蔑的睨了那被他一脚踢趴在地面的段无止一眼,冷哼一声:“没用的废物!你虽然是右相的公子,但在我们眼中只不过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废人!也不看看你是什么东西,竟然也敢对我不敬!真是找死!”

    “咳咳咳……”

    段无止趴跪在地面上,因那蕴含着暗劲的一脚腹部疼得要命,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他恨恨的抬头瞪着那面目可憎的男子,恨不得上前撕了他。

    看到自家儿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踢,右相的脸色也难看至极,他阴沉着气息迈步走上前,压抑着怒气的声音随着他的走近而传出:“阁下出言相侮也就算了,竟然还伤了我儿,莫非真当我圣朝无人不成!”

    那男子扫了他一眼,哼道:“难道我有说错吗?右相,养这么个儿子丢人现眼,还不如早点解决了他来得好,留着这样一个白痴迟早让你后悔莫及!”

    “你放肆!”

    右相怒喝一声,七级武师的威压猛然释放而出,如同一头凶残的猛兽一般朝前面的男子扑去,紧拧的拳头蕴含着百斤的力道伴随着凌厉的风劲朝他面门挥去,哪知这劲道十足的一击却轻易的被对方破解了。

    只见,那男子冷笑一声,阴冷的眼中闪过一抺阴寒的厉色,脚下步伐一移,大手轻易的便化解他的攻击,同一时间诡异的手法反扣住他的双手,脚下踢,板过他的身体让他整个人往前伏去跪在地上,倨傲的仰起了下巴朝被他扣住的右相睨了一眼:“不自量力!”

    “你、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栽在一个年轻人的手里,右相的脸顿时青了又白,一张老脸涨得通红。

    “我怎么了?不过就是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空有美貌又有什么用?你父子俩还真的较上劲了?看来改明儿我得去看看,那个叫唐心的是不是真的美得倾国倾城!”

    台下,柳少白晃着手中的扇子,瞥了那台上的男子一眼,道:“这人是关西人称千手铁拳的贺军,已经是武师巅峰级别的高手,为人一向阴狠嚣张,没想到来了这皇城也敢这样狂傲,唐子浩那胖子没来,要不然以他疼爱妹妹的程度,估计非跟他干上一场不可。”

    谁知他正说着,旁边的帝殇陌已经不紧不慢的迈步上前,看得他一怔,连忙唤道:“殇陌,你干什么?”

    帝殇陌脚下步伐一顿,温润的黑瞳中闪烁着幽暗的光芒,头也没回的道:“我去会会这千手铁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