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 半路杀出个段无止

    听到这话,沐宸风低头一看,眉头一皱,当下便甩开了他的手,问:“我母亲怎么样?你可治得好?”

    唐心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也不理会他,而是转过身,笑道:“夫人,您好好休息一下,我去给你开点药。”说着,便起身往外走去。

    “娘亲,您先休息一下,我回头再来看您。”说着,便也跟着走了出去。

    看着他们两人离去的身影,床上的妇人眸光慢慢的暗了下来,神色带着一丝的恍惚,微转过头,双眼直直的看着床顶,似乎在回想着什么似的。

    唐心走到外面的院子便放慢了步伐,等身后的沐宸风来到她的身边时,她这才转过身,眸光带着探究的落在他的身上打量了好半响,这才开口问:“院子里的那棵树,是谁给种的?”

    沐宸风是何等精明的人,一听他这话便知不对劲,冷漠的眸光顺着他的视线往那棵树扫去,沉声问:“这棵树有问题?”

    “你母亲体内寒毒累积,这么多年下来,寒气已经渗入骨髓,而且,这银绿树每到夜间每会散发出一股毒性,那淡淡的香味正是能让寒毒加深引子,就算你用再好的药物治疗,若是这银绿树不除也是枉然。”

    因察觉到身边的人浑身的冰寒气息越发的浓郁,她的话也不由的一顿,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薄唇抿得紧紧的,眼中闪过凌厉的肃杀之气,那紧拧着的拳头似乎在克制着心中的怒火一般,让她看了很是诧异。

    以他的身份地位实力性格,若是知道有人存心加害他母亲他应该不会隐忍才对,可……眸光微闪,脑海中一个念头闪过,不禁眉头一拧,瞥了他一眼。

    “可还有救?”

    冰冷的声音透着刚硬在她的耳边响起,她一抬眸,正好望进了他那双深邃而幽深的眼眸,四目相对间,只觉一股寒意在体内窜起,她盯了他好半响,这才道:“有。”

    听了他的话,沐宸风心下暗暗松了一口气,谁知才放下心来,他的声音又再度传来。

    “我能解了你母亲体内的寒毒,但是我看她自己没有求生意志,就算是解了她体内的寒毒,我看也活不了多久。”

    “你只管解除她体内寒毒,其他的我会安排。”黑瞳在唐心的身上停顿了一下,又道:“我府中各种药材都有,呆会我让人带你自己去看。”说着,便转身往屋子走去。

    见他离开,夏雪和夏雨走上前来,轻声问:“主子,那我们是要留在这里吗?家里怎么办?”

    “嗯,估计是得留在这里几天了,那里不用担心,有他们在,没事的。”她已经让花非花去查了,以他的本事,想要查出凶手应该不难。

    “走,我们去看看他的药材库。”唐心一笑,迈步便往外走去。

    傍晚时分,唐心正在药方中调配着药粉,夏雨进来告诉她,相爷已经醒来,而沐天佑等人也因此而想进王府看她,不过全被沐宸风以她的名义给拒了,她只是笑笑,将调制好的粉末拿给夏雨让她交给沐宸风,便回了房休息。

    在王府住了两日,沐宸风皆以礼相待,原因无他,只因他母亲吃了她的药后已经渐渐好转,胃口比以前好了,身体也不再常年冰冷,这样明显的身体转变,让他想要冷下脸来也难。

    而在这两日间,帝殇陌几次提起要去看她,都被唐子浩以静养为由拒绝,而其他人自是不会理会到她的存在,这样一来,倒也没出什么事情。

    这一日,正好是皇城比武之日,一大早沐天佑以及几大家主便亲自来到王府门前相迎,因她的药丸解了左相的奇毒,药力神效,又是众人亲眼见证,这又让众人对鬼手天医的能力进一步认识,从而心生敬佩之意,想要借由此次机会与他攀上交情,因此谁也不愿落后于人。

    王府大门打开,唐心从里面走了出来,后面跟着的是夏雪和夏雨,众人一见连忙迎了上去:“呵呵呵,见过天医。”

    “各位无须多礼,时候也不早了,我们一起走吧!”她笑了笑,迈步往前走去。

    “请。”众人也相互的做出一个请的手势,一同往比试场走去。

    当来到比试场时,现场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百姓们,有的听说鬼手天医也来了,更是兴奋异常的期待着,当看到他们一行人步入通道往上位上坐下时,纷纷在猜测着,谁是鬼手天医?

    “让开让开!都给爷我让开!”

    一道粗声粗气的声音传来,众人不由回头看去,见是右相府中的公子段无止,众人纷纷让出一条道来,皇城中谁人不知,这段无止是个最会惹麻烦的人物,有他在的地方少不了出事故,今天这么多人在场,他又不知跑来干什么了,还是离他远一点才安全。

    见段无止旁若无人的冲上比试台,沐天佑眉头一皱,沉声喝道:“拦下!”

    台下后面,右相气喘喘的跑来,一边擦着汗一边喘着粗气的喊着:“无止,快、快回来!不可胡闹!”

    “放开我放开我!你们想干什么!”被两名护卫架住,段无止不由踢着脚大喊着,一边想要挣脱开他们。

    沐天佑脸色微沉,浑身散发着不怒而威的气势,锐利的眼眸扫了他一眼,沉声道:“朕才要问你,你到底在干什么!”低沉的声音带着强者的威压轰的一声袭向段无止,强烈的威压感逼来,让他不由渗出了冷汗,甚至双腿一软,连站都站不住,也正因此,他才心下一惊连忙道出来由。

    “段无止叩见圣上,我、我是想来找天医给我两颗救命药丸的。”他扑通一声跪下,一双眼睛却是朝一身白衣的唐心看去,涨红了脸道:“天医,他们都说你很厉害,没有你治不好的病,你给我两颗救命的药丸吧!要是两颗太多了,那、那一颗也行的。”

    众人呆滞的看着那跪倒在台上跟天医讨价还价的段无止,纷纷在想,他的脑门是不是让门板给夹过了?要不,这堂堂右相,怎么生出这么个白痴儿子来?

    唐心玩味的看着跪在前面的段无止,笑问:“我看你没病没痛的,你要药丸干什么?别告诉我是你老爹也中了什么奇毒命在旦夕。”眸光一转,似笑非笑的睨了那铁青着脸的右相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