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戏弄沐宸风

    睿王府

    一身白衣的唐心迈着悠哉的步伐跟着沐宸风到了王府,而夏雪和夏雨不紧不慢的跟在她身后三步之外,进了王府,唐心状似无意般的打量着这府中的结构,见他府中下人不多,不过暗处的暗卫便是有不少,眸光中不由掠过一丝戏谑。

    这家伙防人之心貌似也太强了点吧?用得着布这么多暗卫吗?

    瞥了前面带路的沐宸风一眼,心下暗忖,他这几年变化倒是蛮大的,成熟稳重了不少,不过那死人一样的冰冷气息还是那样的浓烈,甚至比起以前更加的像冷血动物了,实在是很难相信,这样的一个人却极其孝顺他的母亲。

    正想着,谁知前面的他却突然停下了脚步回头,让她冷不防的就撞了上去,只觉一阵冰寒气息扑鼻而来,一抬头,正好看见他刚毅的下巴以及抿得紧紧的薄唇。

    她往后退了一步,眉头一皱:“好端端的,你怎么突然停下来了?”

    沐宸风睨了唐心一眼,伸手拂了拂被她碰过的衣襟,冷声道:“前面就是我母亲的院子。”

    见了他的举动,她挑了挑眉,唇角一勾,心下掠过一个邪恶的念头,眸光流转,诡异的神采在眼底掠过,邪笑着凑上前:“其实,你身上的味道还是蛮好闻的,很有男人味。”声音一顿,她压低着声音笑道:“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其实,我最喜欢男人了,尤其是你这样的。”

    声音一落,她顺势的用食指轻挑起他的下巴,不等他反映过来,便迈步往前走去,只听愉悦的笑声一时间在府中传开。

    周围的护卫以及暗处的暗卫看到这一幕纷纷错愕的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他们冷峻威严的主子竟然让一个男人给调戏了?一时间,他们纷纷暗地里打量着那一袭白衣悠哉的俊美男子,佩服他竟然有这等魄力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跟在后面的夏雪和夏雨眼中闪过一丝笑意,看了前面的两人一眼,微敛下眼眸装作没看见。

    沐宸风森寒的眼眸掠过一丝厉色,瞥了那迈步往前走去的白色身影一眼,拳头拧了又放,努力的克制着想一手掐死他的念头,微顿了一下,整理好心绪后也迈步往前走去。

    来到前面的一处院落中,一进院门,便闻到一阵奇异的淡淡香味随着清风扑鼻而来,唐心收起玩笑的心思,眸光往院子里扫了一圈,视线在院子里的一棵一人高的树上停顿一下。

    “怎么了?”沐宸风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不明所以。

    “你母亲在哪?”她收回视线问着。

    他瞥了他一眼,道:“跟我来。”

    往前走去,来到房门前推门而进,里面的两名婢女恭敬的行了一礼便退到一旁候着,沐宸风走上前去,来到床边,见床上躺着的母亲正沉沉的睡着,冷冽的神色不由一柔,放轻脚步慢慢走近。

    唐心跟着走了进去,夏雪和夏雨两人则候在门外。当进了里面的唐心无意间瞥见沐宸风那少见的柔和神色时,不由微怔,有些诧异这个跟冰块一样的人竟然也会有柔和的时候。

    目光朝床上看去,这一看,暗暗心惊。只因床上的妇人瘦得如骷髅一般,脸颊眼睛全都陷了进去,那安放在腹部的手,瘦得让人看了都心疼,她沉沉的睡着,呼吸均匀,完全察觉不到有人到来。

    这就是沐宸风的娘亲?沐天佑的女人?她怎么会成了这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模样?

    唐心微怔着,当视线落在她手指甲上时猛的一回神:“你让开,我来看看。”她放轻着声音说着,来到床边坐下,仔细的帮她把了把脉,也在这时,床上的人缓缓的苏醒过来。

    “宸儿。”虚弱的声音从她的口中传出,只见她微微露出一丝笑意,微动了一下头看了看正在帮她把脉的唐心,便抽回了自己的手:“不用了,不用看了,就是这样的。”

    唐心微怔,一抬眸正好对上了她的眼睛,那眼中没有求生的意志,也没有生存的意识,有的只是顺其自然,有的只是无所谓,那样的眼神让她心中一疼,不禁在心中轻问: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母亲,他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鬼手天医,他医术高超,您让他看看吧!”沐宸风站在一旁说着,声音明显的少了几分冷硬的气息。

    唐心瞥了他一眼,笑笑着对她道:“夫人,您若是不让我给您看病,只怕我今天出不了王府的门,我这样风流倜傥俊美不凡,夫人应该也不舍得让我英年早逝吧?”

    听了唐心的话,床上的妇人一怔,继而打量了一下唐心,看到她容颜俊美气质不凡,一双纤手更是如姜芽一般,眸光微微一闪,主动的拉过她的手,笑问:“不知怎么称呼?”

    这回换唐心一怔,好像这么多年来都没人问过她怎么称呼的,就算是沐天佑他们都是称她为天医。见她眸光微亮的等着她的话,她心思一转,笑道:“夫人,您可以唤我潇白。”

    “潇白?”她轻声呢喃着,忽而轻拍着她的手笑道:“那我叫你潇潇吧!”

    “潇潇?”唐心微怔,见她期待的看着她,便点头笑道:“好,只要夫人喜欢就好,那,现在我可以为夫人把脉了吗?”

    “老毛病了,潇潇,就算治不好也没关系的,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她缓缓的伸出手让她把脉,一双眼睛却是一直盯着她看,那目光,像是婆婆在看儿媳似的,看得唐心心下一阵发毛。

    她不可能知道她是女的!因为她不仅改变了声线,还易了容,就连喉咙都做了假的,她不可能知道,但,她那目光却看得她心底一虚,像是被看穿了一般。

    而站在一旁的沐宸风则暗自奇怪,他母亲怎么对这鬼手天医这般的亲切?尤其是看他的那目光,更是让他说不出的怪异。疑惑的黑瞳在两人的身上来回的打量着,却什么也看不出。

    唐心认真的帮她把着脉,又检查了一下她的身体状况,半响,这才站了起来。

    “怎么样?我母亲的病怎么样?”沐宸风语带焦急的问着,因焦急,竟然一把捉住唐心的手而不知。

    唐心扫了被他捉着的手腕一眼,邪邪的笑着:“沐宸风,当着夫人的面你也不检点一点,看看你现在成什么话了?还不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