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 同时现身!热血沸腾!

    二楼厢房内,听到底下声音的唐心眸光一闪,若有所思的神色不知在思量着什么,只听她不紧不慢地道:“素闻唐相为人正直侠义,唐公子又前来求药,既然如此,那我就送你一颗能解天下奇毒的解毒丹好让你救回你父亲。”

    拍卖场中的众人原本屏住呼吸等待着,他们都以为鬼手天医定是一名年迈的老者,却没想到厢房中传来的声音是那样的清朗悦耳,一时间纷纷怔愕在原地,不可思议的看着那紧闭着的厢房。

    名闻天下的鬼手天医竟然是一名年轻男子?而他竟然还要送一颗能解天下奇毒的解毒丹给唐子浩?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肥胖不起眼的唐子浩凭什么能得天医的青睐?

    众人心下,又是震惊又是嫉妒,能解天下奇毒的解毒丹珍贵的价格绝对不比聚气丹低,而他,居然就那样随意地送给那个唐子浩了?这、这怎么可能!内心剧烈地起伏着,如同骤然激起狂风大浪在拍打着,愤怒的气焰纷纷随着气流而高涨,似乎要冲破胸膛狂奔而出一般。

    那前排的一行人,也都因天医的话而惊愕万分,他们都没想到他竟然那般随意的赠送一枚极其珍贵的解毒丹给唐子浩!他到底是走什么狗屎运了?竟然就因那唐正宇为人正直侠义就得了一枚解毒丹?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原本轻蔑的等着看唐子浩笑话的苏镇南以及苏若水此时无法掩饰心中的吃惊与嫉妒,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他们真的很难相信他竟然这么容易就得了一枚极其珍贵的解毒丹,到底那鬼手天医为什么要这般优待于他?他一个死胖子有什么能耐,有什么资格入得了鬼手天医的眼?

    沐天佑在听到厢房里传来的话后,深邃的目光一闪,朝那厢房看了一眼,又朝唐子浩扫了一眼,抿着唇沉默着没有开口。

    而柳少白则一脸羡慕的来到他的身边拍了拍他,笑道:“唐子浩,你傻啦!还不快道谢!”是不是人胖福气都好一点?别人得不到的东西,他倒是一开口就有了,真是让人羡慕妒嫉恨呐!

    唐子浩看了他一眼,同时也朝厢房处拱手道:“多谢天医赠药,子浩感激在心。”

    帝殇陌脸上带着浅笑,目光落在那厢房之处,不一会,便见拍卖台上的白衣女子飞身往二楼掠去,再出来时,手中拿了一个小瓶走到唐子浩的面前。

    “公子,这是解毒丹。”夏雪淡笑着,把手中的小瓶交给他。

    “多谢姑娘。”唐子浩也回以一笑,接过她手中的瓶子小心翼翼的收入怀里。

    然而,因这解毒丹的珍贵,拍卖场中的众人那灼热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落在唐子浩的身上,看着他把那瓶子收入怀中,大多数人的心中都升起了抢掠的念头,然而,也就在这时,厢房中再度传来那清朗悦耳地声音却是当场扼杀了他们心底升起的那龌龊心思。

    “帝公子,想必你不介意送唐公子回家。”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纷纷朝一身蓝衣飘逸的帝殇陌看去。天下第一庄少庄主帝殇陌,他的实力丝毫不输于他们这些在江湖打滚多年的人,如果由他护送,那他们若是出手便是与天下第一庄为敌,这样的代价,着实是太大了。

    帝殇陌微微一笑,温润的声音在这场中响起:“难得天医如此看得起殇陌,我自是不会推辞。”

    “哈哈哈!好,那朕也与你们一道去相府看看左相。”沐天佑朗声大笑着,又对二楼厢房处道:“天医既然一场来到,还请在皇城多留些时日,过几日便是皇城比试盛宴,还请天医到时能赏脸出席。”

    他锐利的眸光中蕴含着上位者的威压,期待地注视着二楼的厢房。他有听暗卫回报,左相所中的毒皇城之内无人能解,此番前去相府,可以看看他所赠的那颗解毒丹是否真的能解天下奇毒?若是真有那样的神效,他无论用什么办法也得得到几颗!

    赏脸出席皇城比试盛宴?他会去吗?

    众人因这话,一颗心又悬了起来,期待的看着那二楼厢房处,如果他去了,那他们也都能一赌鬼手天医的姿容,那可是可遇不可求的机会,他们一定不能错过!

    “皇城比试盛宴,我又岂会错过。”

    闻言,众人欣喜万分,沐天佑脸上更是露出笑意,道:“如此,两日后,我在此恭候天医大驾!”

    这时,二楼厢房处的房门嘎呀的一声打开了,这让原本准备散场的众人惊愕的抬头看去,这一看,不由闪了闪神,一个个震惊而怔然的看着那负手缓缓走出的白衣男子。

    飘逸而俊朗的面容带着几分洒脱却又邪魅地笑意,白色的衣袍托得他越发飘渺似幻,尤如谪仙般的气质仿若画中走出的仙人,他就那样负手站立在二楼围栏处,唇角含着一抺亦正亦邪的笑意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底下震惊的众人。

    鬼手天医,求而不得见!在场的众人谁也没想到他会在这一刻走出来,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那传说中神秘万分名闻天下的鬼手天医,竟然就这样真切的站在他们的面前,而他,竟然是那样的年轻,那样的俊美,那样的尊贵……

    心,因激动而热血澎湃着,兴奋的因子在体内作动,只因目睹了鬼手天医仙人般的真容与绰绝风姿,他的气质独特而具有魅力,亦正亦邪的气息让人捉摸不透,浑身没有半点武之力的浮动,却莫名的散发着一股毫不逊色沐天佑的气势与威压,没见过他之前,他们都在猜测着鬼手天医会是怎样的一个人?而见到他之后,却更是捉摸不透,他到底是正是邪?

    也就在众人都因鬼手天医走出厢房而震惊时,拍卖场的大门外,同时也走进来一名拥有强烈气场的冷峻男子。

    刚毅冷峻的面容尤如上天精雕细琢而成,面部线条完美堪称上天杰作,一双深邃冷漠的眼眸深如旋涡,似乎只要望进那摄人的黑瞳中便会使人沦陷其中,紧抿着的薄唇似乎在昭告着它的主人本就冷漠少言,一袭绣着暗纹的黑袍将他身上那股孤傲冷峻的尊贵气质尽托了出来,同时浑身上下也弥漫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冷冽气息。

    一人负手立于二楼厢门前,一人沉稳的步伐往里面走着,四目相对间,暗流在眸光中掠过,稍纵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