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现身!水蛭解毒

    衣袍一撩,他单膝跪地,双手挤住她大腿内侧的伤口,俯下身用嘴为她吸出伤口处的毒。抬头吐出口中的毒血,又再低头吸毒血,来回数次,血的颜色虽然变浅一点,但她的脸色以及唇色却还是那样。

    “呸!”

    沐宸风吐出口中的毒血,目光一转,嘴角勾起一抺诡异的弧度,瞥了她身上青色的裙子一眼,顺手就拉起来擦了擦嘴边沾着的血迹,见她还昏迷不醒,冷峻的黑瞳中闪过一丝嫌恶,低声骂道:“该死的女人,每一回遇见你都没好事,早知道让你死在这里算了!”

    话虽这样说,但他却知道她体内的蛇毒还没解除,如果再拖下去一定活不成的,想了想,他便抱着她站起来,往下坡走处走去。

    自那一年开始,他虽然没有再去相府,不过同样在皇城之中,多少碰过几次面却是有的,而因他知道她并不像外界所说的那样,是一个无法修炼什么没有自保能力的普通女人,所以一直暗中注意着她。

    昨晚听属下回报说是相府出了事情,连带着她被人掳走了,他便带了几个心腹暗中寻找,毕竟她就算有几下子可以防身,但对付武宗高手却一定是不堪一击的。

    所幸,出了城就只有这座密林,他找了一夜都没找到,本想着她是凶多吉少了,正想离开之时,没想到却听见林中传来一声惊呼,他顺着那声音寻来,却是见她中了毒倒在那山坡下面。

    “啊……好难受……”

    原本昏迷着的唐心突然间双手抓住自己的衣襟痛苦的喊着,全身抽搐着,又颤抖不停,脸上的冷汗也直渗出来。

    “你怎么样?支持住,我马上送你回城里!”他脚下步伐越发的加快,抱着她,却感觉她浑身时冷时热,那嘴唇直颤抖着,身子在他的怀里缩成了一团,那模样,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断气一般。

    “好、好冷……”

    她不停的往沐宸风的怀里钻,脸颊紧紧的贴着他的胸膛,整个人失去了神识,仅凭着本能无意识的在喊着。

    见她那模样,沐宸风额间也不禁渗出了汗水,心口微提着,就怕她真的支持不住了。深邃的眸光微闪,心下沉思着。

    在龙腾大陆,解毒的丹药极其难找,就算顶尖的大夫也只能配制一些熬成药汁的中药来清毒,而从这里到皇城里面,少说也要一刻钟,再找大夫配制解毒中药,熬到来估计人也死了。

    因进密林时,他看到一个污秽的湖泊,知道就是不远处了,于是,提气飞掠而行,迅速的来到那湖边把她放在草地上,把自己身上的衣袍绑起系在腰间,又将长里裤撕至及膝,回头看了那在草地上痛苦挣扎着的唐心一眼,无奈的走下那污秽的湖泊。

    来到湖泊中站立了半响,感觉差不多了,便起身往边上走去,只是,当他走上来时,一双脚都布满了绿中带黑,体长稍扁的水蛭!

    没错!就是孩童口中的吸血虫,水蛭!那吸在他小腿上的水蛭少说也有四五十条,紧紧的贴着他的皮肉,咋一看去,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小腿上吸着四五十条水蛭,沐宸风的脸色也异常的难看,对于他来说,水蛭是很脏,很恶心的吸血虫,平日里处尊养优的他更是没想过会接触这样的东西,看着那一条条滑溜溜又恶心的水蛭紧紧的粘在他的小腿间,莫名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恶狠狠的扫了那躺在地上的唐心一眼,来到她的身边,他捉起两条水蛭便放到她大腿间的两个毒牙口上,又撕下一块布把小腿间的水蛭捉了下来放进去,等她大腿间的水蛭从扁扁的吸到肥大一条时再把那两条捉开,再放两条下去,直到清除完她体内的毒素为止。

    地上死了几十条水蛭,唐心脸色也渐渐的恢复正常,只是,被水蛭吸出了那么多毒血,脸色恢复正常却也略显苍白,身体不再抽搐和发冷发热,倒是让他放下心来,至少,她的命是保住了。

    因在那污秽的湖水渗泡过,脚底至小腿这泡过水的地方都有些发痒,帮她包扎好大腿内侧的伤口后也还没见她醒过来,便拿起靴子起身往另一边走去,打算找些干净的水清洗一下再回来。

    也就在他离开不久,因派出去的人查到唐心被掳的帝殇陌也跟着线索来到了这密林中。早晨去相府他们闭门谢客,回去后便让护卫查探,才知相府发生的事情,得知唐心被黑衣人掳走,他心下担忧,经过他们几人的分析,觉得如果那黑衣人掳走唐心后所前往的地方,应该也就是出了皇城后的这座密林了。

    这密林往上爬就是高山,另一边是地势险峻的峭壁,如果掳走一个人而想不被发现,最好就是进入这人迹鲜少的地方。他来这里找其实也只想碰碰运气,毕竟唐心是昨夜被掳走的,如果真的出什么事,估计此时也晚了。

    就连镇南和少白都说他是白跑一趟的,但他想呆着等消息不如出来找找看,一进了这密林不久,他便听到一声惊呼的回荡,心里越发的相信唐心一定在这里,原本在另一边寻找的他也寻着那声音的方向寻来,只是找了好久也没找到,心下不免有些不安。

    会不会,她已经遇害了?还是……

    然而,当他的目光往周围眺望去时,却惊喜的看见那躺在湖边草地上的那抺青色的身影,当下提气一纵,飞掠般的来到她的身边。

    “唐心!唐心你怎样了?”

    他扶起她,却见她裙子处染着血迹,而她的身边还有着几十条已经死去的水蛭,因担心,他撩起她的裙子一看,见里裤依然穿在她的身上,只不过大腿处却撕裂了一道口子,虽然绑上了布条,但那令人心神荡漾的冰肌玉肤却还是映入了他的眼底,让他的心头怦怦的猛跳起来,惊觉自己此时的举止是多么失礼,他面色微红,连忙放下她的裙子。

    而在这时,清洗后的沐宸风正好走了回来,瞥见了那突然出现在唐心身边的男人,深邃的黑瞳深处划过一丝暗光,凤眸半眯的打量着那一袭蓝衣的男子,在想起他是谁后,不动声色的站在不远处的树后看着。

    ------题外话------

    命运的安排总是这样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