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 夜色下,杀无赦!

    “夫人,少爷,其实你们都吃过的。”

    “你、你说什么?”白嫣怔愣的看着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她的话。

    一旁的夏雨轻笑起来,道:“夫人,您的身体不好,所以小姐便用聚气丹给你补身子,就是每一年小姐都会给你吃的那颗黑色药丸,聚气丹的药效很强,所以不能多吃,我听小姐说,夫人的身体已经渐渐恢复,再过两年再怀上小孩都没问题了。”一说到这话,她不由捂住了嘴,一脸懊恼。

    “遭了,我又多嘴了,小姐说要给夫人一个惊喜的。”

    而听了她的话,白嫣不由眼眶微热,心里一片暖洋洋的,感动得不知应该说什么好。从五年前开始,心儿每一年都会给她吃一颗黑色的药丸,只说是补身体的,而她吃了也觉得以前动不动就头晕和气血不凝的老毛病没了,只道那药丸功效不错,却从不知,那颗黑色的药丸竟是那样的珍贵……

    “黑色的药丸?”唐子浩眯了眯眼睛,似乎在回想着什么,半响,心里一怔,问:“那我在突破武师那一年所吃的那颗黑色药丸,难道也是聚气丹?”

    聚气丹,效如其名,可凝聚体内真气,尤其是修炼者在进阶门槛久冲不进时,更是一枚无价神丹!当年他费了二年的时间都无法突破武师级别,是妹妹拿来了一颗黑色的药丸给他服下,事后三天后,他便突破了,本以为那只是巧合,却不知,这一切都是妹妹暗中安排的……

    他本以为他很疼她,对她很好,可是,却从不知妹妹竟然在他们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为他们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想到这,只觉一抺道不清的情绪在心头盘缠着,弥漫着。

    与此同时,另一边,被那名武宗掳走的唐心被带到了荒无人烟的野外,因她全程都没反抗,也没哭闹,又见她身上半点武之力的气息也没有,便也松了戒心,一到无人烟的地方便放开了她。

    “真没想到老子还有这样的艳福,啧啧,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那武宗放开她后,便开始脱着自己的衣服,解开腰间带子,一步步的走向唐心,阴邪的道:“过来陪老子乐乐,老子可以让你死得痛快一点。”

    唐心勾起唇角似笑非笑的瞥了那武宗一眼,慢斯条理的整理着被他弄得有些皱的裙子,看着他一步步的走近,便道:“若是你能说出背后的指使人,我可以考虑让你死得痛快一点。”

    “哈哈哈!笑话!就凭你?”他轻蔑的扫了她一眼,流露出yin邪目光在她玲珑有致的身段上流连着,却不待有下一步的动作,便听带笑的声音轻盈的在他的耳边传起。

    “不错,就凭我!”

    唐心的一个移形换影,瞬间便来到了他的身后,只见几道寒光闪过,咻咻咻的飞射进那名武宗的身体,那武宗挺直着身板僵硬着,睁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心里如同掀起了一**的惊涛骇浪拍打着心房,震惊得说不出半句话来,背后更是冷汗直冒,想动,却动不了。

    她到底是什么时候来到他的身后的?他竟然一无所知?以他武宗的实力,怎么可能会中了这小丫头的招?这太邪门了!太邪门了!

    “你是说呢?还是不说?”她笑盈盈的从他的身侧绕了过去,来到他的面前停下脚步,绝美的面容带着无害的笑容,却看得那名武宗高手心寒胆战毛骨悚然。

    想用武宗的威压来震退她,可谁知散发出来的威压对她而言却像是透明的一般,竟然起不到半点效果,看到她神色自然丝毫不受武宗威压的震摄,他不可思议的结巴了。

    “你、你不是不能修炼武之力的吗?你不是无法修炼的吗?怎么可能不惧我的威压……”

    唐心挑了挑眉瞥了他一眼,也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是谁派你们对相府下手的?那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你不用想在我口中得到什么消息,我什么也不知道!”那武宗高手咽了咽口水,虽然心下惊惧着,却仍强自镇定着。

    “哦?是吗?”她从怀中拿出一个瓶子,滴出一滴在地面上,只见连地面都蚀化了,看得那名武宗高手惊恐不已的睁大了眼睛看着她。

    化尸水!竟然是化尸水!那是鬼手天医研制出来的毒药水,因腐蚀性极强,流出市面的化尸水也较少,就连他堂堂武宗高手也无法拿到一瓶,而她,相府养在深闺中的千金小姐,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

    “既然你不说,那我就只好让你尝尝这化尸水的滋味了。”她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中的瓶子,唇角扯出了一抺诡异的笑意,打开瓶子抬起手,将那化尸水举到了他的头顶,作势就要倒下。

    看到那化尸水就要往他头顶倒下,武宗高手惊得连魂都没了,再也顾不得什么,连忙求饶:“不要不要!我说,我说……”背叛组织也是死,落在她的手里也是死,他只求能死得痛快一点。

    化尸水……如果化尸水真的从他头顶倒下,那可是连皮肉都会腐蚀掉的,那种生不如死的痛楚,他真不敢想象。

    “说!”她厉声冷喝,脸上笑意一敛,目光冰冷若霜。

    被这么一喝,再一接触到她那冰冷的目光,堂堂一名武宗高手心里竟然生出一丝惧意,连忙道:“我、我只知道那人要买唐正宇的命,我们派出了手下去拦杀他,却没见到他断气就走,知道唐正宇被救了回去,上面交待要亲眼见他断气,所以我们才连夜打算斩草除根……啊……”

    凄厉的惨叫声骤然间划过漆黑的天际,惊得林中棲栖的鸟儿纷纷拍翅惊飞。只见那名武宗高手在化尸水的腐蚀性上消逝在她的面前,只余下地面上冒起的一缕缕白烟……

    眼底闪过一丝冷冽,眸光扫过地面,她抬头看了看天色,转身往林中走去,寂静幽暗的林间,只见她飘逸出尘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夜色之中……

    ------题外话------

    明天……明天某人要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