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千钧一发,救星到!

    夏雪扑上去用身体挡在唐子浩的面前,她本以为那锋利的剑尖势必会剌入她的身体,谁知,却在千钧一发之际,传来了一道吊儿郎当的戏谑声音。

    “哟!美人儿,你们怎么弄得这么狼狈啊?看来还得小爷我英雄救美呀!”

    带笑的戏谑声音一出,同一时间,只见他手指一弹,一道凌厉的气流咻的一声击中那名武宗高手的手腕,那名武宗高手嘶的倒抽一口气,手中长剑脱落,猛的回头怒视着那突然出现的红袍男子。

    “你是什么……”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道暗器咻的一声再次弹出,精准无误袭中他的喉咙,瞬间将他秒杀,看得周围的黑衣杀手震惊不已。

    只见,那屋顶之上,斜倚着一名身着红衣的妖孽男子,他一手把玩着垂落身前的墨发,眼神邪肆妖媚,红袍微敞,露出性感的胸膛,比女人还要美上几分的妖媚面容带着邪邪的笑意,玩味的看着底下的一幕。

    那红衣妖孽男虽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但他一出手就秒杀了一名武宗高手,这等实力,已经足以威摄到其他的黑衣杀手,这让原本打算上前的黑衣杀手迟疑了一下,连武宗高手都不是他的对手,他们若是上去了岂不送死?

    “小爷说话,插什么嘴?”妖孽美男横扫了那倒下的武宗一眼,衣袍一撩,盘膝坐直了身,一手托着下巴邪邪的看着底下的夏雪和夏雨。

    他本来还想着是出什么事了,没想到赶到这里正好救下了她们两个,不过,那个可恶的女人呢?怎么没见着?半眯着的媚眼扫了一下周围,也没发现那个女人的身影,不禁挑了挑眉。

    以那个女人的手段,应该不至于让她重视的人落入这般处境,看来事情没那么简单啊!

    “死妖孽,你怎么来得这么快?竟赶在我们前头来了?”三抺身影同一时间落在屋顶处,本以为他们是最先到的,却不想已经有人比他们先到一步,当下不由叉着腰瞪了那红衣妖孽一眼。

    “你们不知道人老了反应都慢半拍的吗?”懒洋洋的声音传出,却是气得三个老头吹胡子瞪眼的。

    正被两名黑衣人缠着的夏雨见他们还有心思吵闹,连忙喊道:“别吵了,快下来帮忙!”她家小姐都不知怎么样了?虽然说以她家小姐的实力不用担心,可是心里还是不免担忧着。

    “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原来就是这几个小篓篓,老头我一个人就能将他们全搞定了!”一穿着灰袍的老怪飞掠而来,一刻也没停留的抽出腰间的佩剑,咻的一声便朝底下袭去,凌厉的剑气尤如破空之势的飞袭而出,带起一股摄人的强大威压,剑尖转了一圈,瞬间便将底下的黑衣人全数秒杀!

    “啊……”

    只听,惨叫的声音高低不一的划过天际,那些黑衣人还没明白这几个突然到来的人到底是什么人就已经一一倒下……

    夏雪和夏雪两人轻呼出一口气,提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她们刚才真担心他们无法急时赶过来,好在,还是来了,若是再慢半步,只怕她们也难以活命。

    越是在命悬一线的战斗中,她们越发的觉得,实力真的是非常的重要,如果她们的实力足够强大,那就不会弄得遍体鳞伤,甚至还差点死在敌人的剑下。

    这一刻,她们暗暗的下定决心,一定要再努力的修炼,只有这样才能保护她们想要保护的人!

    白嫣怔愕的看着那帮了她们的那几个人,震惊于他们的实力的同时,更是心中升起一股疑惑与防备,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又为什么要帮她们?拥有这样的实力,在龙腾大陆不应该是默默无闻之辈。

    当下,她起身恭敬的向几人行了一礼,衷心的道谢着:“多谢几位尊驾出手相助,敢问,几位尊驾大名?”

    “嘿嘿嘿,不用这么多礼,不用这么多礼。”那站在一起的三个老头乐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线,连连摆手着,那模样,似乎很不好意思似的。

    “哼!你们几个有帮什么忙吗?”那后来赶来的灰袍老怪哼了一声,鄙夷的睨了他们一眼。

    “弟子拜见师傅!”

    夏雪和夏雪两人往前跨了一步,恭敬的向那灰袍老怪跪下。

    “行了行了,起来吧!三更半夜的让老头赶来,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灰袍老怪摆了摆手,示意她们两人起来,一双闪烁着精光的眼睛却是在周围扫了一圈,也没发现那个可恶的丫头,不由挑了挑眉。

    白嫣一听那灰袍老者竟然是夏雪两人的师傅,这才放下心来,她曾听她们两人提起过,她们师承六怪之一的木老怪,这么说来,这位就是那名实力已经到了武圣级别的木老怪了,当下,连忙道:“原来是木前辈,晚辈白嫣,多谢前辈的救命之恩。”

    “都是自己人,就不用这么客气了,呵呵呵。”木老怪笑着摆了摆手,一副熟络的说着。瞥见盘膝坐在那里的唐子浩,语带惊讶的道:“哟!这小子竟然在进阶?”声音一落,见唐子浩身上的气息猛的往上冲,武之力汇聚成一团,不由紧张的拍了拍身边三个老头急急的道:“快瞧快瞧,突破了突破了!”

    “砰!”

    一道剌眼的光芒轰的一声在唐子浩的周围散开,砰的一声直冲上夜空,强大的气息在上空暴发而开,一**肉眼可见的气息如水纹一般的荡开着,最后消失在那蕴含着神秘色采的夜空之中。

    看到那道剌眼的光芒砰的一声在天空散开,皇城的某一处,一名负手而立身着黑色蟒袍的男子深邃的目光一眯,若有所思的往那方向看去,半响,沉声道:“去查查那边出什么事了!”

    “是!”不见人影离开,只听声音恭敬的应了一声,男子身后的树叶沙沙的发出一声细微的声音,继而又恢复先前的悄然无声……

    ------题外话------

    这久不露面的男人…。我都想把他揪出来他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