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战斗中的进阶!

    他从来不知道,温柔可人的小雪也有这样的一面,看来,以后还真的不能惹她,那一脚真的让他看了也蛋疼……

    而被黑衣人扣住抓在屋顶上的唐心见了底下那一幕,嘴角也不由抽搐了一下,这小雪,这一脚也太狠了吧?把人家的蛋给踢坏了,怎么也比杀了他难以叫人忍受,啧啧,还真看不出,她生起气来这么狠,不过,她对她胖子哥哥的事似乎挺上心的。

    别具深意的眸光带着笑意的在小雪与她胖子哥哥的身上流转着,唇角勾起一抺不易察觉的笑意。

    此时的她,似乎完全并不担心自己的小命正被身后的黑衣人掐在手里,反而悠闲得像一名看客,注意着底下每一人的一举一动。

    十几名武师五级以上的杀手,一名武宗二级高手,以及刚才出现的那两名武宗四级的高手,这个组织,能力倒是不错,竟然能培养出这样强悍实力的杀手来,若不是因还不知道背后到底什么人在搞鬼,她不能轻易暴露实力,这些人,她一定让他们今夜全死在这里!

    半敛下的眸光中掠过一丝冰冷的寒光,稍纵即逝,再抬眸时,眼中已经浮上了几分惊慌与惧意,声音带着颤音的问着:“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对付我们?”

    “哼!就你们这些人,竟然也用得着派出这么多顶尖杀手来对付你们,真是浪费人力!”扣住唐心喉咙的黑衣人冷哼一声,睨了底下的众人一眼,阴沉着声音喝道:“把他们全杀了!一个不留!”

    声音一顿,那黑衣人看着唐心绝美的侧脸,眼底浮现一抺yin邪:“至于你,小美人,你倒是个意外的收获,在你死之前,就陪爷好好的风流快活一回吧!哈哈哈……”大笑的声音一落,他带着唐心便瞬间往黑暗中掠去。

    底下的唐子浩听了那话,顿时心头一惊,怒声咆喝:“混蛋!放开我妹妹!”他提起剑就要追去,谁知却被人给拉住了,一回头,见是夏雪,便急急的喝道:“小雪,快放手,我要去救我妹妹!”

    他妹妹没有自保的实力,落在那混蛋手里,后果他不敢想象……

    夏雪扣住他的手,同时挡开黑衣人袭来的利剑,冷静的道:“少爷,小姐不会有事的,眼下这里才是最要紧的,你若走了,夫人怎么办?相府怎么办?”

    闻言,他看了看面前的这场战斗,敌强我弱,若是他去追唐心,那么,这里便会越快的陷入绝境当中,到时不止他娘亲性命不保,就是这里的所有人,包括相府都会不保……

    陷入两难的绝境,他此时恨不得能再变多出一个人来,可以赶去救回他妹妹,只要一想到他妹妹有可能会被那混蛋污辱,甚至失了性命,他心头愤恨交加,握着长剑的手紧了又紧,最终仰天怒喝出声。

    “啊!混球!我杀光你们!”

    肥胖的身影持剑猛的冲了出去,此时的他杀红了眼,气血澎涨着,在体内冲撞着他的心房,刀光剑影中,一具具的尸体往地下倒下,不知是敌人的鲜血,还是他自己身上的伤,鲜血滴落,染红了地面。

    而在这时候,胸口处积压着的那股愤恨汇聚着体内真气冲击而上,如山洪暴发般的在他的体内横冲直撞的,隐隐的,那久不突破的门槛仿佛就在眼前,他又惊又愕,不敢相信他竟然在这个时候要突破进阶!

    一直注意着他的夏雪见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由弱到强,起伏不定的从他的身上弥漫而出,不由的怔了怔,再看他面色涨红头顶冒着袅袅白色轻烟,更是错愕不已。

    “少、少爷?你不会是……”这怎么可能?她从未听说,在战斗中会正巧碰上进阶的,但,唐子浩的咒骂应证了她的猜测,让她不禁紧张了起来。

    “该死的!偏偏在这个时候进阶!”

    唐子浩咒骂一声,手上利剑一转,喝道:“小雪,我得打坐调息,否则体内真气乱窜我会暴体而亡!你给我当护法!不许任何人靠近我!”声音一落,他迅速退到一旁盘膝而坐,深吸一口气,双手迅速调整体内气息的冲窜。

    “我知道了!”

    夏雪凝重的应了一声,护在他的前面不让任何敌人靠近,只是,少了唐子浩的战斗力,仅凭剩下的数名暗卫和她们两姐妹来应对前面的八名黑衣人和两名武宗高手,战斗力根本就不在一个级别。

    不一会儿,她们身上都布满了伤口,鲜血渗出,疼痛不已,而她们却不能停下来,还得持剑继续战斗!

    “铿锵!”

    刀剑相碰的声音,清脆而响亮,原本昏迷着的白嫣因那耳边传来的战斗声而缓缓的醒了过来,只是,没想到一醒来就见到这样血腥的场面,她惊愕的捂着嘴:“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夫人小心!”

    一名暗卫见黑衣人长剑从侧面剌来,连忙推开了她用自己的身体一挡,长剑嗖的一声穿过暗卫的肩膀,那暗卫闷哼一声,抬脚猛的一踢,将那黑衣人踢了出去,捂着受伤的肩膀护在白嫣面前。

    白嫣的身体虽然比较弱,不过她本身也是一名武师,只不过因身体的原因,实力一直停留在武师四级的,眼下见这情况,迅速的捡起地上的剑加入战斗中。

    “小雪,子浩这是怎么了?”

    “夫人,少爷正在进阶!”

    白嫣怔了怔,看了儿子一眼,眼中上浮闪坚决,道:“我们护着他,不能让人靠近他半步!”进阶中,若是被打断或者受外力阻碍,轻者重伤,重者致命!

    “就凭你们?哼!不自量力!”

    那名武宗高手冷哼一声,持剑飞掠上前,凌厉的剑花袭出,武宗高手散发出来的威压透过剑气瞬间将两人击飞,剑尖一转,冷笑一声,长剑直指闭目盘膝而坐的唐子浩眉心。

    “子浩!”

    摔倒在地上的白嫣惊呼一起,悬着的心提到喉咙处似乎要跳出来,正想起身扑上前,谁知一抺白色的身影比她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