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寻!!

    房里,乱成一团,出出进进地下人们端着水清理着伤口,唐子浩焦急不安的守在床边,看着昏迷不醒身上又多处是伤的父亲,心下又急又愤。

    “该死的!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干的,我绝不饶了他!”他拧紧拳头恨恨的怒喝着。

    “胖子哥哥,爹爹怎么会这样?到底出什么事了?”唐心快步进来,见房里下人太多,便对他们道:“你们先下去,留下两个在这里候着就好。”

    “我也不知道出什么事了,找到爹爹时,他就已经这样了。”见下人端出去的一盆盆血水,他焦急的冲着外面的护卫怒喝:“大夫呢?大夫怎么还不来?再派个人去看看,快点!”

    “哎呀,你慢点,慢点……”

    一个声音传来,便见一名护卫拽着一名只穿着白色里衣的老者疾步而来,那老者背着一个药箱,睡眼惺忪,一副气喘喘的模样,显然,是护卫从被窝里揪出后匆匆赶来的。

    唐子浩一见那大夫,当即大步上前,把他拉到床边:“大夫,快,看看我爹爹!”

    见他们一个个急成这样,老大夫也不好顾着整理衣服,连忙上前查看,这一看,惊得心头一跳:“这、这伤得也太重了……”浑身上下十几道剑伤,有的深可见骨,有的交错重叠,那衣服染成一片血色,看得他心惊胆战。

    见唐相脸色有些不对劲,老大夫连忙一把脉,整个人更是愣在了原地,久久没有动作。

    “大夫?大夫怎么样?我爹爹他怎么样?”唐子浩焦急不已,顾不得礼数的抓着他的肩膀使劲摇晃着。

    老大夫猛然惊醒,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床上昏迷着的唐相,深呼了口气,道:“如果老夫没有猜错,唐相还身中剧毒,只是,这毒、这毒老夫解不了。”

    “怎么会!你是皇城最有名的大夫,怎么还会解不了!”

    “唉!这毒性剧烈,却一时半刻不会致命,唐相的脉博时疾时缓,时现时无,诡异万分,如果是一般的大夫,只怕还诊断不出他身中剧毒,老夫也只能先给唐相治疗身上的伤,至于毒,唐少爷,恕老夫多嘴说一句,若是在三天内找不到鬼手天医请他出手,只怕,唐相凶多吉少啊!”

    一听这话,仿佛晴天霹雳一道闪电劈了下来,唐子浩脚步一个踉跄,整个人猛的往后倒退了几步,怔然的道:“鬼手天医?鬼手天医?谁不知鬼手天医行踪飘忽无迹可寻?三天?让我在三天内找到他?这怎么可能办到?”

    而在他们两人说话间,唐心不动声色的靠近床边,暗中替她爹爹把了把脉,果然脉博跟那老大夫说的一样诡异万分,只是,一时半刻,她不知道他所中的到底是什么毒,只能先用银针护住他的心脉,以防毒气攻心。

    做完了这一切后,她暗暗的收起银针,起身来到唐子浩的身边:“胖子哥哥,不要耽误时间了,马上叫人把消息传出去,眼下还是先找到鬼手天医要紧!”

    “对!哪怕只有一线机会,我们也要试试!”经她这一提醒,唐子浩迅速回过神来,当即大步的往外走去,吩咐护卫把消息传出去,他们要在三天内找到鬼手天医!

    “好了,药方开好了,唐小姐,快派人马上去抓药,二碗水熬成一碗给唐相服下!”老大夫递上药方给她,又来到床边检查唐相身上的伤口。

    唐心接过药方,看了看老大夫的药方,顿了一下,便道:“大夫,你的药中少了一味药。”

    “啊?什么?”老大夫微愕,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回头看了她一眼。

    “我爹爹内伤严重,胸有积血,气血不通,若不及时排出胸口瘀血,就算鬼手天医来了也救不回他。”她不紧不慢的说着,仿佛没瞧见那老大夫震惊的目光,继续道:“在你的药中加入藏红花,可引药入血,疏通经脉,活血化瘀。”

    “胸有瘀血?”

    那老大夫似乎不大相信,又仔细检查了一番,却是无果,虽然他的医术在城中算是城尖的,但他只诊断出唐相内伤严重,却不知他胸口有瘀血,这唐家小姐,又是怎么知道的?

    “胸口处受外力撞击,呈现瘀青之色,内部创伤血块凝结导致呼吸困难,瘀血不排出将性命难保,大夫既是皇城有名的顶尖医者,难道没遇过这样的症状吗?”因大夫竟没诊断出这个症状,心生不悦,又看到她爹爹如今这样,心里也不好受,故而连声音都冷下几分。

    听了她的话,又检查了一番,果真如她所说丝毫不差,当下羞愧万分的道:“老朽医术不精,断症不细,实在羞愧。”

    “把藏红花写上,在鬼手天医没来之前,我爹爹由你来照顾,至于抓药熬药之事,我会让我的贴身婢女去做。”

    “是是是。”老大夫连忙应着,把药写上后,便将药单递上前给她。

    “小姐。”夏雨走了进来。

    “我娘亲怎么样?”

    “夫人还没醒,我姐姐留在夫人身边照顾着。”

    “嗯,按这药方抓药,二碗水熬成一碗,这药得由你亲自经手,不得假手他人。”唐心叮嘱着,把手中药方递上前给她。

    “是。”夏雨接过,便往外而去。

    唐心交待大夫帮她爹爹包扎好身上的伤口,便往外走去,正好见唐子浩匆匆跑来,便停下脚步:“胖子哥哥,都吩咐下去了吗?”

    “我让他们把消息传出去了,只是,妹妹,我担心三天的时间,鬼手天医未必会出现。”他担心的说着,心下乱成一团。

    “放心,她会出现的。”她微微一笑,蓦然间像想到什么似的,神色凝重的说:“胖子哥哥,爹爹今天遇害,凶手是谁我们还不知道,那背后有什么阴谋我们也不知道,这个时间,你更要冷静下来,眼下,爹爹昏迷不醒,娘亲也因担忧倒下了,家里就剩下你来主持大局了。”

    是谁下的杀手?目的又是什么?如果知道她爹爹还没死,他们下一步又会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