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当街打成一团

    唐正宇夫妇听了,也笑道:“看来你与我们真的是有缘啊!既然这样正好,那以后我们就叫你心儿好了。”

    “好。”她乖巧的点了点头,漂亮的眼睛弯成月牙,心里头暖暖的。

    几日后

    唐子浩风风火火的跑进了唐心的院子兴奋的大喊着:“妹妹妹妹,哥哥今天带你去逛街,街上有很多好吃的东西的,你快起来。”

    因他长得胖,这一跑起来,地面都微微颤动着,那声响之大,让在房里赖床的唐心不用看都知道他来了。

    这几天她吃好睡好,还有人疼爱,这种幸福的感觉让她无形中对这个家的每一个人有着一种依赖的感觉,也不知她那便宜爹娘给了她什么东西擦,身上的那些鞭子痕都好得七七八八了,脸上那道被沐宸风划伤的伤也渐渐的好了。

    从床上爬起来,正好见唐子浩冲了起来,好吧!这孩子以哥哥自居,对她好得不像话,让原本不想叫他哥哥的她都不得不叫他一声胖子哥哥。

    “妹妹,我们去逛街吧!”他跑了过来,脸上的肉肉一颤一颤的,又长得白白嫩嫩,那模样真的该死的可爱。

    “嘿,胖子哥哥,你过来。”她坐在床边朝他招了招手。

    唐子浩一见她那不怀好意的笑容,原本迈向她的脚步顿时停下了,双手捂住了脸蛋往后退了一步警惕的看着她:“你又想挰我的脸。”

    被他一语戳中,她不禁讪讪的笑了笑:“哪有,我是想让你帮我把衣服拿过来嘛!”

    “真的?”

    “真的。”

    “那好吧!不过你不能再挰我的脸了,好疼的。”他嘟囔着嘴说着,这才走到衣柜边找了找,一边问:“妹妹,今天穿粉红色的小裙子好不好?”

    “好啊!”

    她现在自己住一个院子不止,院子里还有几个丫环侍候着,不过她嫌人多,便只留下一个在身边,也不过几天的时间,她的衣服饰品全是新赶制出来的,一连十几套小衣裙,看得她眼花瞭乱。

    洗漱好后,他们跟白嫣说了一声后便出了门,出门前,白嫣再三交待,让他好好照顾她,不要让人给欺负了,而唐子浩也拍着胸脯保证着,这才出了门。

    “妹妹,来,哥哥牵着你的手才不会走丢了。”他说着,伸出胖乎乎的手牵起了唐心的小手,这才往前走去。

    这看似很自然的举动,却让唐心心头微微一动,看着被他牵着的手,她扬起了笑脸,一脸愉悦的跟在他的身边。

    “胖子哥哥,街上有没卖兵器的呀?”

    “有呀!不过你问兵器铺做什么?你又不会武。”

    “我就想去看看,你带我去好不好?”

    “好,哥哥带你去,走过两条街就到了。”

    “咦?这不是那死胖子吗?”

    两人的前面突然走来三名穿着锦服的小少年,个子跟唐子浩差不多高,不过却显得瘦小一点。

    “妹妹,我们走,不要理他们。”唐子浩牵着她的手就要往旁边走去,谁知却被他们三人给挡住了。

    “你才多大点?就学人家带个小妞出门了?死胖子,真是好色鬼。”几人似乎存心想要找麻烦,明知他已经避开了,却还硬要凑上来。

    听到这话,唐子浩气得脸色涨红:“段无耻你想找渣是不是?她是我妹妹,把你的嘴巴放干净点,要不然我、我揍扁你!”

    见他明显的有些惧怕他们三人,却仍用他胖乎乎的身体挡在她的面前,唐心目光微转,从三人的身上扫过,贼兮兮的笑了笑,从唐子浩的身后冒了出来:“胖子哥哥,揍扁他们,我帮你。”说着,也不等唐子浩回过神来,竟然真的就冲了上去。

    “哼!叫你们欺负我胖子哥哥!”唐心冲上前就去推那个刚才骂了唐子浩的那个人,因她并没用什么力,再加上人小,自然是推不动他的,而她要的只不过是要唐子浩出手,让他好好的扁他们一顿。

    “啧!丑八怪!滚开点!”段无止见她脸上有一条疤痕,虽然淡了些,却仍是很难看,当下便嫌恶的推了她一把。

    唐心顺势的往后倒去,同时惊呼一声:“啊!”

    “妹妹!”

    唐子浩见状连忙上前伸出胖乎乎的手接住了她,把她扶好后,气得拳头紧拧的喝道:“你敢欺负我妹妹!啊……”大声的声音一出,圆滚滚的身体同时冲了出去,紧拧着的拳头就那么精准无比的往段无止的眼睛揍去。

    “砰!”

    “啊!你个该死的死胖子,竟然敢打我!”段无止冷不防的被揍了一拳,气得一跳脚,当下也扑上前去。旁边的两人见状也扑了上去,将唐子浩围在中间,拳头就往他身上揍。

    周围围观的人不少,却没人敢上前去将他们分开,因为大伙都认识他们,一个是当朝左相的少爷,一个又是右相的公子,这两家人一向都是明争暗斗的,他们哪敢上去帮忙。

    “胖子哥哥我来帮你!”

    唐心见他一个人打不过他们,便也扑了上去,捉起那几个人的手就是狠狠一咬,当下,杀猪般的惨叫声传遍了大街小巷,让人听了心颤不已。

    “啊……快、快放开!快放开!痛死我了!啊……”

    “我叫你欺负我妹妹!非揍得你变猪头不可!”

    “砰砰砰……”

    唐子浩挥着拳头就是狠狠的揍下,他们两兄妹,一个挥着拳头揍个不停,一个张着嘴咬着不放,这一合一搭的,竟然让他们三人都占不到一点便宜。

    旁边的酒楼,二楼临窗处,一名中年男子见到了底下的一幕,不禁气得吹胡子瞪眼,当下一撩衣袍匆匆跑下去。

    “唐子浩,段无止!又是你们这两个!还不都快给我住手!”

    一听这熟悉无比的声音,抱起一团的几人都不约而同的一僵,同时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怯怯的回过头去,这一看,中年男子一身灰衣,留着两撇胡子,神色古板而威严,不是他们最怕的郭夫子又能是谁?当下连忙松开了手,迅速的站好。

    “夫、夫子,您、您怎么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