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沐浴,衣服不翼而飞?

    “武之力?”

    对于这片大陆还不熟悉的唐心而言,武之力这三个字更是陌生万分。

    帝殇陌温和的点了点头,露出亲切的笑容道:“嗯,武之力,就是学武之人体内所蕴藏的能力,武之力的级别越高,代表这个人将来的修为越高,在这龙腾大陆,虽然有皇室主权,不过很多时候都是强者决定一切,你自身的修为越高,也代表你越有地位,越受人尊重和追捧。”

    听到他的话,沐宸风瞥了他一眼,却是没说话。因为他说的确实是事实,若不是皇室的实力足够强大,这龙腾大陆又岂会是他们沐家主权?天下第一庄也拥有不俗的实力,要不然也不会在这大陆站稳脚。

    见两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她心下一笑,这两人都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就算她真的要测试武之力也不会让他们来测试。当下,眨了眨清澈的大眼,脆生生的说道:“我又不学武,测试那个也没什么用,不测不测。”

    闻言,帝殇陌眼底闪过一丝失望,而沐宸风凤眸中则掠过一丝不明的光芒,只见他别有深意的瞥了她一眼,当下便迈步往外走去,几个飞跃间便没入宁静的夜色中……

    见沐宸风离去,帝殇陌只是笑了笑,温和的目光落在唐心的身上,问:“小妹妹,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呵呵,我也不知道我叫什么,我撞到了头,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了。”虽然他给她的第一印象还不错,不过她并不想与他深交,当下便装糊涂。

    “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弄的?”

    “我被几个坏人捉了,关在笼子里,这伤是他们打的。”身上的衣服遮不住那几道鞭子的痕迹,她便也直说了。

    帝殇陌略一沉思,道:“你身上的伤和脸上的伤都很难消除,一般的药用了只怕还是会留下疤痕,我庄里有上好的药,要不,你随我回庄里去吧!”

    “不要。”她摇了摇头,将自己仅剩下的一些碎银子仔细的收好。

    “这是为什么?”天下第一庄,多少人想挤破头进去,她却不屑一顾?

    “我喜欢自己一个人。”她收好碎银子后,便笑意盈盈的朝她挥了挥手:“我走了,再见。”

    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无端端的带她去他家?真当她是五岁孩童啊?

    见她也快步的往夜色中走去,帝殇陌怔了怔,面色怪异的看着那衣着破烂的小身影,心下暗自思忖着:她看起来不像一般的小孩,却又为何这一身装扮?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她的天赋想必也不低。

    平阳城的效外

    闻着自己一身臭烘烘的气味,她嫌恶的皱了皱眉,见前面斜坡下有一条小溪,当下便往下面走去,只是,当她靠近那小溪时,却听见有沙沙的声音传来,半伏下身子眨着眼睛朝那溪中看去,这一看,险些冒出两行鼻血。

    夜色下,树影婆娑,轻轻的随风摇摆着,流动着的溪水在月色的照耀下泛着粼粼波光,一名少年站在溪边正背对着她宽衣解带,外衣,里衣,里裤,一件件的褪下,放在溪边的草地上,而少年那赤果果的身体也就这样毫无遮掩的映入她的眼底。

    好吧!本来她就该移开视线的,不过色女本性,这少年的身材也太均匀太性感了,让她都不舍得移开眼放过眼前难得一见的美景。

    心下微虚,带着一丝紧张,像在做坏事似的,她悄悄的朝周围看了看。

    没人?这倒也是,三更半夜的,谁会跑这里来?估计那少年也是这么想的,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在这溪边洗澡吧?

    嘿,那不就代表没人知道她在偷窥美男洗澡喽?

    只是,下一刻,那色色的笑容就那样僵硬在唇边……

    走下溪水中的少年往水中沉下,再哗的一声从水中冒了出来,溪水从他的发梢滴落,划过那古胴色的胸膛,少年凤眸微眯,睫毛上沾着水珠,微仰着头的模样该死的性感,只是,只是为什么偏偏是那家伙?

    一时间,连看下去的心情都没了,本想就这样悄悄离开,不过念头一转,诡异的笑意又跃上她的脸上,那闪亮的眼眸扫过溪水中的沐宸风,又盯上了他放在溪边的衣服。

    呵呵,遇到她,算他倒霉。

    悄悄的,她趴在地上慢慢往溪边靠近,跟他交过手知道他的厉害,她也不敢大意,见他不时的在水中眯着眼睛享受着溪水的流动,她无声的笑了笑,拿到衣服便慢慢的往回退,不过她这回可没再拿他的那张药方,除了衣服之外,他的那个锦囊她可是动也没动。

    也不知是他对自己的警觉性太自信了,还是唐心“顺”东西的本领高,直到,她拿着他的衣服离开,那在水中的沐宸风仍然不知道……

    直到,在水中泡了近半刻钟的沐宸风一身清爽的从溪中起来时,见到那草地上的衣服竟然不翼而飞,一张俊脸顿时青了又黑,浑身散发出来如寒冰的杀气更是令人心惊胆颤。

    “该死!”

    盛怒的声音在郊外响起,一声声的回荡在夜色中,因他的盛怒激出了体内的武之力能量,气流涌动,溪水骤然的飞溅而起,发出一声声砰砰的爆破声,水花飞溅,泼得周围一片潮湿。

    而那走得远远的唐心听到那声怒喝,以及水花飞溅的声音,不由大笑出声。

    “痛快!实在是痛快!堂堂一个王爷,光着屁股到处走,嘿嘿,只可惜这里没有观众,要不然她一定给他找一群人去看热闹,哈哈哈……”

    只是,也不知她是不是损人的事做太多了,还是太得意忘形了,大晚上的走路也不长眼,脚下一个踩空就那么直直的摔了下去。

    “啊……”

    她惊呼一声,身体失去重心的往下面摔去,头顶上的月牙根本照不亮脚下的路,这一摔,连她自己也不知是摔向了哪,只知道身体直滚了下去,直到,头部被撞了一下,疼痛的感觉袭来,整个人也跟着晕了过去……

    ------题外话------

    这妞太黑心了…偷窥人洗澡后又让人光着身子…太坏了,难怪会摔倒,啧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