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月黑风高,杀人夜

    门外,听着房里面传来的那让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声,沐宸风皱起了眉头,一双冷冽的眼眸盯着面前紧闭着的房门,似要看透里面有没藏着那个小鬼似的。

    而那老鸨则紧张的护着门口,就怕他推开房门误了里面的好事。

    瞥了那挡在门前的老鸨一眼,他转身离开往外走去,这青楼里所弥漫着的胭脂气息和酒气为他所不喜,若不是为了找那个小鬼他也不会进这里面来。

    只是,周围几条街都藏不了人,那个小鬼若不在这里,又会去了哪?

    往前迈的脚步微微一顿,半回过头扫了那紧闭着的房门一眼,唇角勾起了一抺似笑非笑的笑意,当下不再停留,迈步往外走去。

    房里,床底下,听着外面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她才轻呼出一口气,拍了拍胸口,暗忖:好险,要是他推门进来,她准得被逮个正着,本来还想着溜出去的,现在看这情形,她怎么溜出去?

    趴在床下,她无奈的叹了一声,头顶上的床还在那嘎呀嘎呀的摇晃个不停,那激烈的动作,夸张的叫声,真让她无语透顶,怎奈跑了一整天,困意袭来,趴在床底下便也沉沉睡去……

    午夜时分,正是夜深人静之时,床上激烈运动的两人也已经累得气喘喘的睡去,床底下,唐心幽幽的睁开眼睛,唇角勾起了一抺轻笑。

    这已经是下半夜了,也正是人们睡得最熟的时候,那少年就算真的还在外面守着,这个时候也一定会顶不住困意睡去,而她正好趁这个机会溜走。

    从床底下爬出来,见床上的两人睡得跟死猪一样,当下便打开窗户爬了出去。

    一直守在这周围没走开的沐宸风见那抺脏兮兮的身影从窗口爬了出来,当下冷哼了一声便往那边走去。周围就只有这青楼最能藏身,她倒是好本事,竟然混进里面藏了一夜,要不是他守在这里,还真的就让她跑了。

    “呼!总算摆脱那缠人的家伙了。”

    她轻声的低喃着,慢慢往下爬着,见差不多到地面了,便松手跃了下来,谁知刚一着地,便感觉一袭掌风朝她袭来,危险的气息扑面而来,让她本能的就地翻去。

    一回头,只见一名冷峻的少年站在夜色下,鬓若刀裁,眉如墨画,一双极其好看的凤眸半眯着,迸射出点点寒光,柔柔的月光洒落在他的身上,让他恍若天神,俊美得让见过无数美男的她都觉得惊艳,一瞬间,盯着他看得入神,直到那紧盯着她的冰寒凤眸所夹带的杀意让她惊醒,她才猛然回过神来。

    还以为是哪里出现的美男,原来又是那阴魂不散的冷峻少年!当下咒骂一声:“混蛋!你想谋杀啊!”声音一落,脚下生风一般的往前溜去。

    见她又要逃走,沐宸风俊脸一沉,当下飞身掠去,大手以爪形捉去,刚碰到她那破烂的衣领,却被她那如泥鳅般的身体逃脱了,他狭长的凤眸一眯,眼中迸射出危险的光芒。

    唐心迅速的退离,同时回过身大喊:“停!你别再过来了,再过来我可对你不客气了!”该死,要不是她身上什么也没有,哪会被他逼成这样啊!不行,她得找时间去打造一套银针防身才行。

    “对我不客气?就凭你?”

    深邃的目光夹带着冷冽朝她扫了一眼,语带轻蔑的说:“十个你也不是我的对手!”声音一落,当即飞身上前就想要将她擒住。

    “还来?你不知道君子动口不动手吗?”她气急败坏的瞪了他一眼,道:“我跑还不行吗?有本事你就来追我,追得到我算你本事!”哼!她就不信他能捉到她!

    谁知她身形才一动,衣领便已经被他捉住提了起来,一时间,她连死的心都有了。

    这少年到底是不是人来的?有他那样快的身法的吗?

    “跑啊?你不是很能跑的吗?”沐宸风提着她的衣领让她脚不着地的吊在半空,看着那一脸脏兮兮的她,俊脸黑沉得可怕。

    “啊!”

    突然间,她扯开喉咙尖叫一声,趁着他微愕的那一瞬间,双手用力的按住了他手腕处的穴位。

    沐宸风只觉手腕一麻,钻心的痛意袭来,不由自主的一松手,那小鬼便已经从他的手中溜走,迅速的退到了几米之外。看着她再一次的从他的手底下脱身,冷冽的目光如千年寒冰一般的朝她扫去,直透心骨,令人不由的打了个冷颤。

    “拿来!”冰冷的声音夹带着令人心颤的杀意,那冰寒的目光紧盯着夜色下浑身脏兮兮的小不点。

    “我说,你那袋子里不就放着一张破药方吗?用得着这样追着我不放吗?”她拍了拍胸口,轻呼出一口气警惕的看着他。

    “拿来!”

    见他身上杀气越发的浓烈,她不由暗叫不妙,一边往后退,双手一摊无奈的说:“没了。”

    “没了?”

    “是啊!你也真是太穷了,本以为找你借点银子来用用的,谁知只面只有一张破药方,我见没什么用顺手就丢进河里了。”

    “破药方?还丢了?”

    沐宸风一听这话,浑身的杀意顿时释放而出,一手从腰间抚过,唰的一声,泛着寒光的利剑便在夜色下散发着嗜血的光芒。

    “既然丢了,就拿你的命来还!”

    见状,唐心警惕的看着他,一边劝说着:“你别拿剑吓我,杀人可不好玩。”糟!她忘了这可不是二十一世纪的法制社会,要真的被他杀了,就她这一身乞丐装,谁会为她找出凶手啊?

    “玩?”沐宸风冷着一张脸扫了她一眼,声音冰冷入骨:“你以为我是跟你玩吗?那张药方对我有多重要你知道吗?你竟然丢了?”只见持剑的手一转,一道凌厉的剑花朝唐心袭去。

    “咻!”

    杀气扑面而来,剑气的声音划过她的身边,她只觉脸上一疼,感觉有什么从脸上滑落一般,伸手一摸,温热的鲜血竟然顺着脸颊流了下来,顿时心头一惊。

    这家伙,竟然来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