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你追我跑,躲进青楼

    “现在要去哪里呢?”吃饱了在大街上晃着的唐心看了看这陌生的周围,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

    突然间,瞥见那不远处的人群中,那名寒着一张俊脸的少年正四处寻找着什么似的,骤然间,两人的目光不经意的撞碰在一起,那一刹那,足以冻死人的目光便紧盯着她,她怔了怔,猛然想起,那不正是先前给了她碎银子的那个少年吗?

    “看他那眼神,像恨不得杀了我似的,该不会知道我拿了他的锦囊吧?不行,我得快跑!”她低声呢喃着,见那少年正快步往她这边而来,当下也顾不得其他,飞快的钻入人群中跑路去也。

    还敢跑?

    沐宸风像被惹怒的豹子,脚下生风一般的朝那逃跑的小身影掠去,他身上释放出来的寒气,让周围的百姓们心生颤意,见两人你追我跑的在大街上跑着,唯恐被他们推撞到,周围的百姓们自动的让出一条路来。

    “不是吧?还追着来?这都第九条街了,到底有完没完啊?”唐心迈着两条小腿气喘喘的奔跑着,不时的回头看去,眼见就要被追到了,一急起来根本不知道自己连上一世的飘渺云踪步也使了出来。

    在后面追着她的沐宸风本以为三两下就能捉到她,谁知她竟然越跑越快,像脚底抹了油似的,要不是他运用轻功在追着,根本见不到她的人影,心下暗暗惊讶,这个小乞丐到底是什么来头?

    “不行了!我快累死了!”

    唐心气喘喘的喊着,跑了这么久,热得她一身的汗,脚更是酸得要命,再跑下去一定会被他捉到的,不行,我得找个地方躲起来。

    见前面有个拐弯处,她更是拼命的跑着,如果此时有人看到,一定会惊讶万分,因为她的脚根根本就不着地的,几乎是前跟一碰地,整个身体咻的一声便已经往前掠去,那极快的身影如同鬼魅掠过,来去无踪……

    当沐宸风追着拐过弯时,却见竟然是个死胡同,那小乞丐的身影已经消息无踪,看了看那约三米多高的墙,剑眉微皱。

    哪去了?那个小鬼,当真能飞天遁地不成?竟然能在他的眼皮底下逃走?

    想到那张药方,他深吸了口气平复着心头的怒火,再一提气,飞身跃上了三米多高的墙,站在上面朝四下看去。

    几条街的另一边,双手抵着膝盖,气喘喘的半弯着腰的唐心一见他跃上了三米多高的墙,低声咒骂了一声,见他又发现了她,便冲着他大喊着:“我说,你是太闲了不成?追着我跑你不累我也累啊!拜托,别再追了。”

    沐宸风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身形一掠又朝她追去。

    唐心一见,顿时苦哈着一脸小脸,拔腿转身就跑。她这是招惹谁了?怎么就摊上这么缠人的一个少年了?早知道他这么小气,她就不朝他下手了。

    天色渐渐的暗下来,两人像是猫追老鼠一样的一条街追过一条街,跑了这么久的路,唐心的身体也渐渐的到了极限了,她顾不得其他,拼命的将他甩开后便溜进了一处有二层高的阁楼里。

    “呼!累死我了!”

    她在桌边坐下,自顾自的倒了杯水喝,又见桌上摆着一小碟糕点和水果,当下不客气的便先填饱肚子,听着外面传来的热闹声音,有女子的嬉笑,也有男人猥琐的声音,还有着悠扬的琴声低低的传来。

    “这是什么地方?怎么这么热闹?”她走到门口打算开个小缝看看,谁知门还没打开,就听见外面传来了调笑的声音。

    “哎哟,你猴急什么,这一晚上还长着呢!”

    “嘿嘿,瞧着你这娇滴滴的美人儿,你说我能不急吗?”

    “行了行了,翠花,好好侍候张大爷,我到楼下忙去。”

    “知道了妈妈,我会好好侍候张大爷的。”

    房门被推开,穿着性感的女子被一个上了年纪的胖老头搂着进来,躲在床底下的唐心真的想拍死自己。什么地方不好躲?偏偏躲进青楼里来了?

    突然间,那一男一女搂着就往床上扑去,床被两人的重量一压,顿时发出一声嘎呀的声音,躲在床底下的她不禁冒了冒冷汗,那个胖老头和那个女的加起来少说也有三百多斤重吧?这床受不受得了他们两人的重量?要是呆会他们活动起来床塌了,那她躲在这下面岂不是得被压成肉饼?

    趴在床下,听着床上女子娇媚的声音一声声的传来,看着一件件的衣服被丢到地上,她不禁无语,有她这么悲催的吗?重生第一天还有什么没经历的?她堂堂天医,竟然混到得躲在人家的床底下了?正想着趁床上的两人在亲热悄悄离开,谁知却在听到上面传来的话时嘴角抽了抽。

    “你行不行的嘛?”女子娇嗔的声音半似埋怨,半似勾人的传出。

    胖老头被这一说,顿时面上一红,又看着女子娇媚的面容,性感的身段,不由咽了咽口水:“什么不行?我这是太紧张了,你等等,我把带来的药丸先服下,呆会看你还会不会说我不行!”

    “这是什么药丸呀?”

    “这可厉害了,这是我花了大价钱买回来了,只要一颗就能让你明早下不了床。”胖老头得意的说着,拿出药丸服下后,便朝那女子扑了过去。

    “真的那么厉害?”女人似信不信的看着他。

    “嘿嘿,信不信,试了不就知道了吗?”

    床,被使劲的摇晃了起来,女子夸张的娇媚声伴着那胖老头的喘息声在房间里传开,趴在床下的唐心摇了摇头,慢慢的爬了出来,准备离开,谁知这时,房门外传来的那不算陌生的冰冷声音让她又缩了回去。

    该死,他属狗的吗?竟然能追到这青楼里面来了?

    “哎哟,我说小少爷,这里面真的没有您要找的人,您瞧这里都是寻欢作乐的地方,我怎么可能让那些小乞丐混进我们这里了呢!”门外,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老鸨挥着她那红手帕陪笑着,身体挡在门口生怕他坏了她的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