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虎落平阳,借点钱用

    “他们都走了,你们两个怎么不走?”

    唐心怪异的看了那站在旁边的双胞胎姐妹一眼,摸了摸有些饿的肚子,又看了看前面的路,不禁有些头疼。

    她脑海里一片空白,没有这具身体以前的记忆,不知道身世,不知道还有没家人,也不知道她现在应该去哪,更重要的是,她没钱,全身上下就只有这一身跟乞丐差不多的破烂衣服。

    虽然说有钱不是万能,但没钱寸步难行啊!

    “我是夏雪,她是我妹妹夏雨,我们、我们想跟着你。”其中一个女孩开口说着,有些忐忑不安的看着她。

    “下雪?下雨?”她错愕的看着那两张一模一样的小脸,继而摆了摆手笑道:“不行不行,我养不起你们。”她才不要带两个小鬼在身边,那还得照顾她们,这么吃亏的事情她可不干。

    两人咬了咬牙,低下了头:“可是我们没地方去。”

    “那就自己想办法,我要走了,你们别再跟着我。”说着,她开小腿往前走去,谁知两条小腿却被两人给抱住了。

    “你就带上我们吧!我们、我们认你当主子。”

    闻言,她脸色沉了下来,带着不符合年龄的成熟,眸光在两人的身上扫过,道:“你们两个应该不是一般人家的孩子,不要随便说认谁当主子,再说了,你们两个会什么?想认我当你们的主子也得看你们有没那个资格。”

    “放手!”她毫不留情的喝着。

    听了她的话,两人怔怔的看着她,半响,小夏雨问:“是不是我们学到本领,就可以跟在小姐的身边了?”

    唐心挑了挑眉,这小丫头还挺机灵的?这就改口叫小姐了?她有说要收了她们吗?

    “我们知道了,小姐,等我们学到本领了,我们就去找您。”两人放开了她的腿站了起来,脏兮兮的小脸带着认真,闪亮的眸光跃动着坚定的光芒。

    她笑了笑,摆了摆手,便迈步往山下走去,眼下还是得找些来填饱肚子才是最重要的。

    平阳城?

    她看着那城门上的三个大字,哧的一声笑了起来:“敢情虎落平阳被犬欺说的就是这个地方?”

    朝城门望去,里面人头涌涌,好不热闹,很是繁华的一个城镇。她目光微转,脏兮兮的小脸绽开了盈盈笑意,迈着小腿就往里面走去。

    这么繁华的平阳城,弄点银子应该不难才对。

    肉包子的香味!

    她眼睛一亮,闻着那股香味来到一个小档口前面,看着那热腾腾的包子,不由咽了咽口水。

    “你这小乞丐,走开点走开点!别挡着我做生意。”小贩嫌恶的挥着手赶她离开。

    唐心笑了笑,不与他计较,问:“老板,你这包子多少钱一个?”闻着香味,着实是饿得慌。

    “一个铜板一个,不过,你有钱吗?”小贩打量着她,见她浑身破破烂烂的,明显的就是看她拿不出一个铜板来。

    “有,我呆会再来买,你给我留几个。”

    她笑眯着眼睛,这才转身往人群中走去,目光在那些衣着华丽的人身上掠过,最后落在不远处的一抺身影上面,那少年衣着不凡,腰间的锦囊那样明显的系着,这不是摆明着叫她挑他下手吗?

    狡黠的目光一转,计上心头,她往他那边走去,小跑着扑上前抱住了他的大腿:“呜呜……哥哥,心儿总算找到你了,哥哥,叔叔把我给卖了,我好不容易才跑出来的,哥哥你不要丢下心儿……”

    好吧!她就是看这少年十二三岁好下手一点,穿着这一身丝绸衣服,想必是富家子弟,应该不缺这几个钱的,就算不见也不会追着她不放。

    沐宸风微皱着眉,看着那抱着他大腿的小不点,冷着脸道;“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哥哥。”

    “啊?”她眨着眼睛抬起头,无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他,盯了他半响继而认真的说:“可是,可是你就是我哥哥呀,哥哥,你不认得心儿了吗?”

    “我说了我不是,放手!”沐宸风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伸手一拂就将她拂开了,瞥了那跌坐在地上怔怔的看着他的小女孩一眼,从腰间掏出一碇碎银子丢给她后转身大步的离开。

    看着他给她的银子,唐心愕然,捡了起来看了看,对于这个地方没有什么认知的她,根本不知道这碇碎银是多少钱,捉起银子后,从地上站了起来便往那卖包子的档口走去,脆生生的声音带着笑意的喊着:“老板,给我装五个肉包子。”说着把那碇银子递给他:“记得找我钱。”

    那小贩怪异一边给她装了五个肉包子在袋子里,一边怪异的看着她问:“刚才那个人真的是你哥哥?”

    “是啊!”

    “我看着不怎么像,再说了,要真是你哥哥,他能不认你吗?”

    “我哥哥离家十年了,他当然不认识我啦!”她笑盈盈的说着,接过包子后把碎银塞进怀里。

    “你几岁了?”小贩面色怪异的看着她。

    “我啊?”她想了想,笑道:“应该是五岁。”说着,拿出个包子咬着吃,转身便往人群中走去,留下身后的小贩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来到河边坐下,解开刚从那少年身上“借”来的锦囊,一打开,却见里面只放了一张纸条,把整个袋子翻过来也倒不出一两银子,不禁瞪着眼睛低骂着。

    “不是吧?这里面就装了一张破纸条?”拿起纸条打开一看,上面写着十几种药名与用量,不禁啧啧出声:“这什么庸医开的药啊?还千年雪参?我收藏的那些珍药里面,年份最久的也就是千年人参,本以为这里面会是银票呢!谁知竟然是这么个破药方。”当下揉成一团顺手就丢进河里。

    另一边,沐宸风在摸到腰间空荡荡时,不由心头一沉,低头一看,那装着他好不容易得来药方的锦囊竟然不见了!黑沉着的俊脸一时间阴晴不定,怒骂一声。

    “该死!”

    ------题外话------

    收藏是码字的动力,也代表着对作者的支持,走过路过的亲们,信得过的请收藏,文文绝对会精彩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