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8章 不许去

    “不许去!”

    席时澈直接拒绝!

    现在外面情况那么不明朗,他绝对不允许程灵出去。

    席时澈的声音压抑着怒气,他尽量控制情绪,然而,效果却不怎么大。

    程灵早就知道席时澈会拒绝,她叹了口气,真不想因为这样的事情而忤逆席时澈,可是没有办法,这次,她可是不能不去。

    “席先生,我对唐雨泽没有什么情愫,只是,他救了我,而且明知道危险,却还是选择插足这件事,本来,如果他不插足,他依然是人人羡慕的京城富少,我欠着他一份恩情。”

    一开始,程灵并没有深思,为什么唐雨泽会拿到那个录音,她一直只记住唐雨泽替她挡了子弹,却没有往下想。

    唐雨泽为她做的,其实并不只这些。

    那些事情,席时澈早就知道,正因为如此,他已经替程灵在偿还这份恩情。

    “不需要去,我会替你偿还的。”

    为了顾及程灵的情绪,他又不能把话说的太狠。

    “席先生,我只是去送送他,真的,很快就会回来。”

    “谢谢席先生!”

    席时澈话还没有说出口,程灵就说出谢谢,然后把电话挂掉。

    这简直就是先斩后奏。

    席时澈再次拨打程灵的电话,却一直没人接听。

    她还真是越来越会糊弄他。

    之前程灵特别的敏感,一直想着幕后的先生,使她神经高度紧张,路远风说她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就会演变成被害妄想症,到时候,对宝宝伤害很大,所以,后来,程灵才慢慢地调整情绪。

    席时澈不想提隐藏的危险,可程灵这么不听话,真的让人,很想把她抓到身边,打她屁股。

    席时澈打不通程灵的电话,连忙让赵宏跟过去。

    自从发生枪击事件后,程灵身边可是多了许多保镖。

    她一出门,赵宏就在边上候着,紧随这便是十来个穿着黑衣的保镖,那个仗势,看着就够吓人的。

    好像国家领导人出门。

    她很清楚现在的情况,所以,就算见那么多保镖跟着,也不排斥。

    毕竟,那都是为了她的安全。

    唐雨泽的丧礼什么都不搞,直接下墓的。

    这也是那位律师告诉她的,所以程灵让赵宏直接开去陵园。

    陵园里,人并没几个,唐父的神色非常的不耐烦,他看着跟前的律师,脸上的表情变得非常不悦。

    “你说你是我儿子请来的律师,有什么证据,我才不会相信。”

    “对啊,我哥才多大,怎么可能现在就立遗嘱,你这个律师是不是假的,肯定是收了别人的贿赂,特有过来坑我们的,是不是范青青那个女人。”

    律师一直在等着,该说的话,他早早就说清楚,只是这些人,好像一点都没有听在耳里。

    “爸,快点赶这人走,肯定是假的。”

    唐父也不宁愿相信这个律师真的是唐雨泽请回来的。

    毕竟他们已经请教过律师,像唐雨泽这样的情况,范青青很大可能什么都分不到的。

    可若是唐雨泽留了遗嘱,要留给范青青的话,那他们的官司可是没法打的。

    如果他们还没有核算知道唐雨泽的家产有多少,他们也不会太在意这个,可现在知道了,他们哪里会让这么大块肥猪肉从嘴里离开呢?

    唐雨泽的家产可是比三个唐家还要多。

    只要有了这些钱,他们真是这辈子什么都不用做了。

    律师一直往外盯着,遗嘱他是要宣布的,可是总要等人齐才能宣布。

    现在,他都不知道那人会不会来。

    哎!

    看着这些贪婪的人的嘴脸,律师就很是心烦,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可他没有这么心烦过。

    起码,以前那些总会有点亲情,留给死者一点面子,可他们并不是,就连丧礼,都办得那么的可怜和寒酸,这哪里像一个有钱人得丧礼?

    只是,这些话,他没有资格说。

    怪不得唐总要立下这么一份遗嘱。

    家人那么凉薄,凭什么要留下家产给他们呢。

    唐父心里也是在纠结,要不要把这人敢走呢?

    他们没有人知道唐雨泽的遗嘱会写什么,如果是把家产都留给自己呢,那若是把律师赶走,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特别是唐雨泽跟范青青都闹离婚了,怎么还会把家产留给范青青呢?

    唐父细细地想了一下,还是觉得留给自己的可能性更大。

    “先等等,我再想想。”

    当儿子再问得时候,唐父脾气也上来了,他一时半刻,又下不定主意。

    就在这个时候,律师脸上泛着淡淡的浅笑,这可是他来了那么久,第一个笑容呢。

    他们纷纷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远远的一道身影。

    人还没有看清楚,就连律师招招手,“程小姐,这边请。”

    律师除了刚开始来的时候说过几句话,后来就一直不肯开口。

    当他们追问遗嘱的事情时,律师还是说要等人齐才能说。

    他们以为来人是范青青得时候,却听到律师竟然喊出程灵的名字。

    再细细去看,来人并不是范青青,而是程灵。

    为什么程灵会来的?

    律师说遗嘱要当着所有继承者的面才宣布。

    那么,难道说,程灵也是其中得一个继承者?

    “不,怎么可能,她怎么会是哥哥的继承者,充其量只是前任未婚妻,而且,她现在都成为别人的妻子,哥哥的这份遗嘱是什么时候立的?”

    如果说是范青青,他们还能够理解,可程灵算什么鬼?

    她都嫁给席时澈,还来掺和什么?

    程灵慢慢走了过来,身边跟着数十位保镖,把她护的严严密密的。

    虽然,他们对程灵有很大的意见,可想起她背后的人,却不敢说出来。

    “律师先生,你这是搞错了吧,席太太可是跟我哥没有任何关系的。”

    席太太这两个字,他可是特意说给程灵听的,想要让她有点自知之明。

    “席太太,席少呢?就你一个人来的?”

    唐父比唐雨泽的便宜弟弟稍微懂事一点,他提起席少,也是告诫程灵,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喜欢自己女人,跟别的男人沾上关系。

    就算她能够拿到唐雨泽的部门遗产,可惹的席时澈不开心,岂不是捡个芝麻,扔掉大冬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