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你知道我在找你吗?

    念头一闪而过,我惊讶得捂住嘴巴,因为我想起了一个人:陆筱!

    且不说他是人是鬼,关键是他是男的!

    “看来,姑娘是想起我了!”这叫筱枫的家伙吃吃笑起来。

    不笑还好,一笑我几乎可以肯定是他了。

    “说说吧,你这家伙干嘛来的?你来选秀,合适吗?”我揉揉额头杵着脸问。

    “哼,人家才不是来选秀的。我呀,是受人所托潜进来保护你的。”说着还眨眨眼睛抛了个媚眼。

    我忍不住一阵恶寒。

    “我说,你能正常点儿吗?你一个老爷们儿扮女人就罢了,还那么美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我本来就很美。”

    “行,你是真美!那说说吧,干嘛要潜进来保护我?”

    “有个老妖精说栖霞国的青涯潜进了有穷国参加选秀,怕进了这太子宫对你不利,或是另有所图。所以,拜托我进来陪你,保护你。说你很笨,务必要看好了看紧了。”

    陆筱这搔首弄姿的样子不禁让我很想念渊波老妖婆,也不知她和应龙干什么去了,过得好不好。

    “我想了想,一个男人进来守着你终是不妥,所以索性就选秀进来呗。我就不信还有谁比我美。”

    这自恋程度真是不服不行。

    “那就是说,那两个栖霞国的小王子和小公主有一个就是传人青涯?”

    “对啊,但是不知道是哪一个。毕竟,谁也没见过真的青涯长什么样子。”

    “看来,是得要把你们娶进门才行啊。”

    “那是当然!对了,那个什么海翼王的女儿也是来历不明。很可疑!”

    聊了一会儿天,陆筱告辞了。

    第三位,海翼王之女,虞河。

    我坐在桌边思索着刚才陆筱的话,不知玄陈现在何处?

    远远地,来了一个美人。

    却让我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莫非又是我认识的?

    一起来的还有一个贵气十足的青年,帅气不亚于屠苏,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

    简单寒暄几句之后,也是要求众人回避。

    莫非又有什么秘密要爆料?

    我正在心里揣度的时候,美人儿虞河从袖里掏出一个物件递给我。

    我小心地接过来一看之下差点跳起来!

    竟然是敏儿的耳钉!

    我太熟悉不过了,是我送她的生日礼物!

    我惊得话都说不出了,目瞪口呆看着眼前的美人!

    难道?莫非?

    美人儿一笑,伸手一抹脸。

    变了样子!

    敏儿!刘敏儿!

    眼前这人是我日思夜想的敏儿!

    我跳起来扑过去抱着她,两人又哭又笑又蹦又跳。

    “我好想你、想死你了!呜呜呜呜你知不知道我好怕找不到你啊!你到底去了哪里啊?呜呜呜呜”

    “我也是!我也是!你这么笨,万一、万一你出了什么岔子可怎么办?”

    哭了好半天情绪才渐渐平静下来。

    “我来给你介绍,这位是萧山!这是我的发林岚!”

    “你好!你好!谢谢你照顾敏儿!谢谢!谢谢!太感谢了!”我赶紧伸出双手过去握手言谢。

    把这帅哥吓了一跳不知所措。

    敏儿说她进来之后和我失散遇到了一伙劫匪,幸亏萧山救了她。

    然后发现了她的奇异之处故而藏在庄中,不曾想消息走漏差点儿被魔族掳了去。

    后来被带去了一处叫做承沐的海岛训练,通过考核到了周山面见了神王才下山来找我汇合的。

    “哇!你见过神王啊?”

    “怎么?你没见过?”

    “也不能说没有,嗯,算是见过吧。看不清楚。”

    “哦,其实,我,我也没看清楚。”

    我也把进来后发生的事儿说了一遍给敏儿。

    唧唧呱呱就过去了几个时辰。

    敏儿要走,我自然是不放的。

    “我一直在找你,我还去了你们山庄,真的!真的!你看,你的耳机!”我赶紧掏出来。

    敏儿接过去,声音有点儿哽咽:“我也一直在打听你的消息。直到去了周山才知道。我以为咱们要迷失在这里了”

    “敏儿,求求你!你住下来吧!不要走!求求你!”

    “你这个小死狗还是那么笨!既然是来选秀的,就要按规矩来。切不可让人生疑,坏了计划!毕竟,情况可比你想象的严峻得多!你要忍耐,明白吗?”

    最后敏儿还是走了。

    我却心情无法平静,幸福来得太突然!

    接下来是不是找到圣器召唤神兽打败魔王就可以回家了?

    晚饭的时候屠苏回来了,听了经过后松了口气,毕竟只有一个美人儿是需要防备的了。

    “看来,各方势力都来了。我这个选秀大会还真是热闹。”

    “那,你要把她们都娶进门吗?”

    “看情况吧。不过,娶个娘娘腔倒也不错。巫女我可不要,我只要你这个巫女就行了。至于,那个青涯?哼,看看再说吧!”屠苏情意款款地看着我。

    我不自在地回避着他的目光,要怎么才能拒绝他呢?

    老规矩,入夜之后屠苏又潜回了书房休息。

    躺在床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

    我好想回家,想回家,想爸爸妈妈,想我姐,想我的花花草草想得我忍不住哭了起来。

    “姐姐,你想家了?”伶伶轻轻挠挠我的脸。

    “嗯,我离家太久了,想我爸爸妈妈,好想回去!”

    “我也好想我哥哥。”伶伶叹了口气蹭蹭我,“可是,你回去了。那,妖王哥哥怎么办?”

    “这”我茫然了。

    是啊,玄陈怎么办呢?

    想到头痛也没想出个头绪,昏昏沉沉抱着伶伶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似乎有人在轻吻我?

    谁?

    一个激灵吓醒了立马就一掌劈了出去。

    手却被紧紧握住了。

    耳边一个熟悉的声音:“别怕,是我!”

    玄陈?

    我鼻子一酸埋头在他怀里哭起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玄陈赶紧捧起我的脸。

    “没有,没事儿。哦,对了,今天找到敏儿了”

    “我知道了,呼延小猫已经告诉我了。”玄陈松了口气。

    呀!伶伶还在呢!少儿不宜!我赶紧想推开玄陈。

    “傻瓜!那只小猫早就自己玩儿去啦!”玄陈轻笑起来。

    我一怔,害羞地往他怀里钻了钻。

    感觉他身子一僵,突然低头吻住了我。

    不似往日的轻吻,而是浓烈的、有些急促带着几分焦灼,我的心没来由地急促地跳动起来,有些慌乱,却忍不住小心回应着。

    这感觉让我害怕,却又期待

    在玄陈怀里总是能够安心入睡。

    我沉沉地睡了过去。

    可是第二天一睁眼,身边空无一人。

    难道我是做梦吗?

    我怅然若失在床上发愣。

    昨天发生的一切犹如梦中,是真的发生过呢?还是只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我抱着膝发起了呆。

    喵呜!

    伶伶不知从哪儿跳了出来,蹦到我面前嘻嘻嘻笑个不停。

    “小死喵!笑什么呢?有鱼吃吗?”我戳戳她的头。

    她抱着我的手就势躺下蹬踢起来,惹得我笑出了声。

    她却又一骨碌爬起来跳上我的肩膀又跳下来。

    “嘿嘿嘿!姐姐不知羞!姐姐不知羞!羞羞羞!姐姐做了羞羞的事!”说着吐吐舌头做起鬼脸来。

    “死喵!”我伸出的手停在了半空,她说什么?

    伶伶嘿嘿地笑笑指指我的脖子。

    我赶紧用手一摸,没什么啊?

    伶伶伸手从背后变出一面镜子抬起照出了我的脖子。

    呀!羞死了!

    是点点吻痕!

    我霎时头就大了,热血上涌,脸烫的要着火了!

    偏偏这时候宫女儿们来伺候我梳洗。

    柳姑姑看见了我的脖子,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小宫女儿们也是极其暧昧地咧了咧嘴。

    我真是羞得想找个地缝钻,这玄陈到底去哪儿了?

    特意选了一件高领焐颈的衣服,宫女儿们也心领神会地帮我梳了个遮脖颈的发型。

    可千万不再被别人看到我的脖子了!

    下一次,要告诉玄陈不要吻出印儿了。呃,好羞!我怎么想着下一次呢?

    一想到他的吻,我的心急促地跳起来脸又烧起来了!

    “你怎么了?”

    糟糕!屠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