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隔离

    他的声音传来,道,“小姐是吗?那最好了,只要是老爷没有事情,那就真的是太好了,我跟了老爷这么久,老爷是真的一个好人呀,他应该长命百岁的,不过,福气却早早的就断了,你一定要好好的陪你的父亲,他已经是没有多长时日了,希望他能够在临走前,好好享受一下自己儿女的关怀吧!”

    我也点点头,道,“放心吧,于叔,我会好好照顾的。”

    就在这时,已经有人把父亲给带出来了,带到了病房,我在病房旁坐下,父亲那静谧的睡颜,看起来,就真的像是一个孩子一般。

    “父亲放心吧,以后,我会好好陪在你的身边孝顺你的。”

    我对我的父亲,现在已经有了太多的愧疚,父亲如今连眼睛都睁不开,说实话,我的心里面满满的都是悔恨,悔恨当初没有好好对父亲的身边照顾他。

    继母正打算是要进来,保镖却拦住了她们,她在外面忙吼道,“你怎么能够这样?我也是他的亲属,我怎么就不能够进去了?”

    她在外面吵闹,有人进来对我说,我点点头道,“我知道了,你们都过去吧!”

    我不明白,继母现在在这里吵,又有什么用呢!

    难不成,她以为,她吼我,就会放她进来了吗?

    实在是有趣得很呢!

    我缓缓走到了门口,看一下她,她自然也就安静了下来,不过,眼神对我却不怀好意。

    “你说,你怎么能够这么自私呢?我好歹也是你的继母,怎么,如今说是看你父亲一下的资格都没有了吗?”

    我看向她,眼神里面只有平静,没有其他。

    “你可以看我父亲,但是,你没有资格靠近,我很害怕,你在对我父亲做的什么,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面清楚,我不信,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应该知晓的,我不想要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没意义的事情上,如果说,你想要进来看我的父亲可以,必须在我在旁边的时候,否则的话,你就休想要进来。”

    她生气了,原本优雅的脸上,如今已经是浮现出了愤怒。

    “你未免太过分了吧,我好歹也是你的继母,我也是你父亲的妻子,你怎么能够这样对我?你以为,真的是把我拦在外面?就可以让我跟这个家都没有关系了吗?我是你父亲明媒正娶进来的,你以为,你可以说这样把我给隔离就隔离掉吗?我告诉你,不可能的,如果说,你不想让我闹事的话,你就最好是把我放进去,否则,我真的跟你打官司。”

    她在旁边一副恶狠狠的模样,说实话,跟她平时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我记得她之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实在是变化得太快了。

    “小姐,这下子怎么办?”

    于叔在我旁边,他此时也不知道该做何打算了。

    我却看向他,眼神里面有着不屑道,“有我在,你怕什么?”

    我这不屑却不是对她的,而是对着眼前的母子俩的。

    “关静,你真以为你算是什么?你离开了关家这么久,如今,你想要回来分财产也就罢了,你还想要让我跟你父亲隔离?你不就是觉得,把你的家庭给毁掉了吗?要不是我的话,你的父亲,怎么能够跟你的母亲离婚呢?你怎么能够成为一个没有妈妈的孩子呢!”

    她一说,旁边路过的人,已经是在众说纷纭了,我无视了这些人的目光,对我的保安道,“把旁边路过的人都清除掉吧,这是ip通道,可不允许别人在旁边吵闹。”

    就算是ip通道,可是这实在是也有人的,我实在是受不了。

    保安道,“是的,小姐。”

    他们都是父亲的手下,如今父亲已然是成了这个样子,他们自然也是听我的。

    这可是把继母给忌妒的不行,为什么,为什么这些人是听我的,而不是听她的。

    “你们是真的认错了主人了吗?我才是你们主人呀,你们应该听我的,而不是听她的,你们这样做事,真的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吗?”

    继母在旁边吵闹着,其中一个人,正义凛然道,“夫人,老爷之前跟我们说了的,若是他当真是有个什么不测的话,要我们都听小姐的话,若是夫人不信的话,我们也没有什么办法。”

    当时,她整个人便只好是瘫倒在了地上。

    她没想到,父亲可以把这么重要的权利都交给我,忙喃喃道,“你怎么能够这样呢?我在你旁边,陪着你这么久,可是,你根本就没有真正的把我当你的妻子看待,在你心里,你都只不过是把我当成了你的一个保姆罢了,你当真是狠。”

    我没想到,她会在旁边开始哀嚎,想来,定然也是她们之间的恩怨。

    我也不想要再参与了,对于我来说,我也已经是累了。

    “既然你知道了,那你就离开吧,我不想要跟你吵,对我而言,没意思。”

    她看向我,却一双眼神里面满满的都只是哀怨,“你可否是记得你母亲的事情?是你父亲先出轨呀,他对你,他对你的愧疚,永远都是忘不掉,现在都还没有让他彻底的放下,他对你母亲的执念,我都快忘了,我都快忘了,他,只是把我当做一个保姆看待。”

    她现在已经完全是没有力气了,我也只能够是为她可惜。

    她做了这么多却什么,都没有得到信任,得到的,却只是钱。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么多年的青春年华,却只是得到了钱,什么信任全都没有。

    她现在也只是一个伤心的人,我对她,也实在是同情不起来。

    我看向她,眼里面有的,却只是笑话。

    “既然你知道了,那你便快些离开吧,我们这里不欢迎你,恐怕你还不知道吧,你的儿子,如果说,当真是我可以的话,我可以停掉你们手里面任何一张信用卡,你们还要闹的话,我想我不会放手了。”

    她一听,眼神里面有着恐惧。

    “什么?他还给了你这个权利,这是让我没有想到的,说到底,还是我输了,我输在了你父亲对你母亲的愧疚之上,我输了,我彻底的输了,之前的时候,我没有把这当回事,可是现在我才知道,你父亲是真真正正的心里面有你的母亲的,如今说什么,都已经没有意义了。行,你不是要照顾你的父亲吗?那你便照顾吧,我也懒得照顾他,我这么多年的青春,终究只是荒废了。”

    如果说,我父亲真的是没了的话,那她也只能够说一句无所谓。

    她得知了父亲给了我这么多权利之后,心里面更多的却是悲伤。

    我知道,这对于她来说,打击是有一些大了。

    若是换了我的话,我还不一定有她这么淡定呢!

    “夫人的不对,小姐早就看出来了吗?可惜,老爷一直还被蒙在鼓里面呢,到现在都还不知道。”

    我有着叹息,我道,“父亲不需要知道了,父亲要是知道的话,显然还不好,就让他只是这样以为下去吧,对他来说,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毕竟,父亲现在的身体,已经是承受不起了。”

    “行呀,那小姐,这件事情,就让你来决断吧。”

    如今,我现在给他说这么多,只希望,他能明白,这件事情,不要告诉父亲,对于父亲来说,没有什么好处的。

    父亲依然是昏睡的,我只希望,父亲这一辈子,都不要知道这件事情。

    这要是打击了父亲的话,定然是更不好的。

    他便道,“行啊,小姐,你都已经是这样说了,那我也没什么话好说了,小姐,你颇有当年夫人的风范呀,夫人当年也是女强人,可是,老爷就是受不了,所以说才会离婚的,跟你一样要强的性子,如今,你,越来越像夫人了,这就是老爷对你越来越愧疚的原因了吧?”

    我先是一愣,我也是没有想到。原来,我越来越像我的母亲了呀,不过,这让我心里面更加不好受了。

    父亲之前对我的愧疚,就是因为我越来越像我的母亲了。

    这段时间,也确实是苦了我的父亲。

    他每每看到我,恐怕就会想到那件事情。

    他心里面肯定是很怨恨我的吧,怨恨我为什么会做这么多,愧疚当年离开了我的母亲。

    其实我多想要告诉他呀,都已经过去了,我这个做女儿的,虽说也有怨过他,可是过去了,那就是过去了,我希望父亲不要再当真。

    不要再想那么多了,没什么意义。他道,“不过,现在夫人已经是跟你闹翻了脸,这要是真的打官司的话,你也吃不到什么好处,还是希望老爷能够醒来吧,这件事情,只有老爷能够做主。”

    他说的是,一切都要等父亲醒过了,只是面对这个已经是风雨飘零的家,我还真是不想让父亲醒过来。

    对于他来说,这确实会是一个打击。

    我也确实是很想要父亲醒来,可是,他又是见到了现在这个状况的话,定然是不想要醒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