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灵车

    李根摇头,微微仰头看天道:骗人可是要下拔舌地狱的,我可没骗过人。( )更不想下辈子被舌头,做个哑巴。

    我:……

    “真的,我说的话都是真的,他心中有执念,我就劝他放下执念,做善事为子孙萌福。”李根一脸认真道。

    我问道:那你答应了他啥事?

    李根微微一笑道:佛说,不可说,不可说。

    你丫个神棍!说好的不信佛呢?说好的不懂佛语呢。我看着李根那依旧淡然的面孔,又好气又好笑。

    “是不是开心了许多?”李根依旧眺望着远方,很认真,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除了黑暗中的一些杂草和树木,没什么可看的。

    我轻轻点头:是开心了不少,其实我更想知道你这么帮我是出于什么目的。

    他扭头看着我,那黑白分明的牟子,成熟而又棱磨得面孔,一下子使我的心都沉了下去,静的可怕,我有一种感觉,就算是他现在让我死,我也会毫不犹豫的自裁。

    “你想知道?”

    李根的表情很认真,一脸严肃,此刻的他又像是一个卖萌的老小子,却没有什么给人装嫩等我感觉,就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顺眼,就像是一个心灵纯净的小孩。

    我摇头,李根吐了一口气,眨眨眼露出疑惑的表情:你不是想知道吗?你想知道我就给你说,你怎么又不听了?

    “我想知道,但我知道,有的东西知道的太对并不是什么好事,顺其自然。”

    我摸不准李根这个人了,比华哥还摸不准,当我第一次见李根的时候,他的表现完完全全就像是一个不染尘世,却能看穿人心底所有的想法。第二次,也就是这一次,他在王明面前给我的依旧是一个世外高人的形象但总感觉和第一次相遇时候差了点什么味道,再有就是现在,他的所作所为更像是一个心灵纯洁的小孩。但他实际的表现却又处处矛盾,处事像个老成的狐狸,问话和表情真真实实和个小孩子没啥区别。

    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如果真的要说的,那么李根这个人就像是一个人格分裂症的患者,每次的出现都会给人不一样的感觉。

    如果他真是人格分裂的患者那么也没啥,怕就怕这都是他装出来的,这才是最为危险可怕。

    “有道理,秘密其实并不是知道的越多越好,其实这是恰恰相反。我就是因为知道了太多的秘密,所以才被人威胁要做一件我很不乐意做的事情。”他目光再次眺向远方,单手拖着下吧若有所思。

    我静静地听着,没有问下去,两盒烟,三个小时,十二点,那莎莎的机械摩擦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临近,公交车还是和上次的一样,只不过前挡风玻璃已经被换成了一块崭新的。司机也变了,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不过我却觉得眼熟。

    看到这辆车,我的心又痛了起来,这是华哥临走前坐的最后一班车。

    李根站起身子,看着换换行来的公交车开口:这是一辆灵车。

    “我知道,但我更想知道,这辆灵车通向那里。”我也站起身子,看着那行来的灵车轻生开口。

    左天尊会向七感一样半路杀出来来了决我吗?就像是了决华哥一样。那么突然,让人毫无防备。

    我的眼神渐渐的犀利了起来。

    靠车停站,门缓缓打开,一股直入脊骨的寒意扑面而来,转瞬即逝。我打了个寒蝉,李根的风衣都被吹的猎猎作响。

    可当我走上灵车看到司机的一瞬间彻底的愣住了。

    司机看向我,先是一愣,旋即露出一个微笑。

    沉默,依旧沉默,寂静寂静的可怕。

    李根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这个司机有问题。

    我他娘的知道这司机有问题,可我他娘的死也想不到这灵车的司机会是他!

    刘星!

    那个兴华饭店的保安,和我还算玩的合得来的小年轻!

    他怎么会是这辆灵车的司机?是偶然,还是他本就知晓一切?

    他笑,我也笑,我笑,他也笑。

    “怎么,没有零钱?”他从兜里掏出两枚一块硬币投了进去,笑着说:我请你。

    坐到司机后排的车座上我开口:怎么找了这份工作?

    他熟练的倒车,转动方向盘认真的开着车:为了生活,都二十好几了总不能每个月拿着两三千的死工资混日子吧。娶媳妇买房子,这都是钱啊。我啊是没法和苗哥你比了,一个月都比我一年赚的还多。

    我沉默,其实这行他比我清楚的更多,我刚来的时候他就和我说了不少饭店的事情。

    “这就像是投资,风险虽然大,但是收入也高,说句不好听的这就和亡命的杀手一样。”他从兜里拿出一根烟,背着手递给我,自顾自的点着了一根,丝毫不顾乘车规矩。

    我把烟吊在嘴里,没有点燃,问道:干了多久了?

    刘星撇了一眼倒车镜里的我,吐掉一口浓烟:一年半吧,在你来的时候就已经干了半年了。

    怪不得,怪不得整个饭店也只有他敢和我套近乎,干成我们是一类人。我轻笑一声:我打算辞职了。

    刘星摇头:苗哥,你还是不懂,做我们这行的,从入行开始,就没有回头路了,要是运气好做个十年八年的为下代赚个娶媳妇钱,要是运气不好,说不定什么就会横死。

    他说的这些我懂,的确做了这行每个月轻轻松松的几万块的工资,在做普通等我行业怎么也会觉得无味了。就算是辞职了那身边灵异的事也不会停止,因为你身上沾染的阴气已经和鬼散发等我出等我阴气相差无二了,你不找他们,他们也会找到你杀死你,还不如接着做这份工作。

    就像是体制一样,你做了这份工作那么就是吃公家饭的,会被你的主家想方设法的保护一段时间,当然保护也不是永久的,和现在的社会一样,强者上,弱者下,适者,尚中。

    这些都是我在华哥灵七(头七)里找招魂法的时候看到的。很多我以前不明白的都慢慢的明白了。

    一路无话,车依旧缓缓的行驶着,北大门,煤场,乱葬岗,最终停在了兴华饭店的门口。原本空荡荡的车如今都已经集满了人,不,准确的说是挤满了鬼,满满一车的鬼。

    说不害怕是假的,看着这些鬼我的心都扑通扑通的乱跳,但这些鬼好像怕我,或者说是怕李根,都是在半米内不敢靠近我俩。

    车门打开的一瞬间,这些鬼有的从车门下车,有的直接穿过车壁,跳跃了出去,看的我那是一个心惊肉跳。

    这些鬼下车之后,都聚集再了一起,而后三五成群的走入了兴华饭店。

    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华哥和我说的,这些鬼都是一辆灵车载他们来兴华饭店吃饭的!

    本书来自http:////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