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章:保证书

    121章:保证书

    我当时嘴巴也恶心,我说:“你以为我想说那种话啊?刚才我是脑子进水了才说了一句那种想让我吐的话。在她批里撒尿,我还嫌脏了我几把。”

    肖锦笑得更厉害了,说:“源哥啊,我他妈是真的太佩服你了,你说话和咱们班的女鬼有一拼啊,你们两都他妈是人才啊!”我们寝室里的男生平时在背地里都是称呼宁晓倩为女鬼,因为她名字很像倩女幽魂里的聂小倩。我有时候感觉老天在和我开玩笑,因为我那时候的女神就是王祖贤,可偏偏我认识的女生里,一个长得特别像王祖贤,一个名字又像聂小倩。虽然聂小倩是电影里的人物名字,但始终和王祖贤有关系。

    肖锦一提到宁晓倩我又点伤感了,不过我没表露出来,全部隐藏在心里。

    我当时可没心情和肖锦开玩笑,简单和他聊了几句之后,我就去办公室看了看,没发现英语老师,不知道去哪儿了。我准备回教室的时候,遇见我们班主任老陈了,老陈问我:“上节课是英语课,你认真上课了吗?有没有睡觉?”

    班主任老陈这么一说,那就足以证明英语老师没去告状,我心里松了一口气,笑了笑,说:“没睡觉,班长看着呢,我哪敢睡!”

    班主任老陈很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那就好!”

    我又和班主任老陈简单说了两句就回教室了,我刚走到教室门口,就看见宁晓倩正和我们班几个男生在聊天。其实,我看见宁晓倩和我们班上男生聊天我不会觉得什么,但和我们班以外我不熟悉的男生聊天我就很烦躁。我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破心理。

    我没理宁晓倩,继续和她赌气,直接回了座位。

    又过了一节课,班主任老陈仍然没找我,我以为英语老师这事就这样过去了,但上午最后一节课上到一半的时候,我们班主任老陈突然来了,她先是给任课老师打了声招呼,然后就把我叫出教室了。

    班主任老陈没把我叫出办公窒,直接就在教室外的走廊上很生气地问我:“你又惹英语老师生气了是不是?”

    我当时内心有两个怀疑对象,一个是英语老师自己给班主任老陈告的状,另一个是班长陈梅给班主任老陈告的状。

    我低着头没说话,班主任老陈又接着说:“你是不是把她气走了,她不教书了,你就高兴了?”

    我听着这话顿时就兴奋了,我抬头看着班主任老陈,说:“她不教书了吗?”我当时真的是恨不得英语老师立马从我们学校消失,永远不要再进我们学校教书。

    班主任老陈气得直皱眉头,说:“你倒是想啊?我就搞不懂了,你说你这么小的年龄怎么会那么记恨一个人,再怎么说,人家好歹也是你的老师。”我觉得我当时之所以对英语老师有那么深的恨,一个原因是因为她确实冤枉了我;二个原因是因为她年龄和我相仿,让我有一种这种人可以欺负的感觉;三个原因是因为我把我对校长以及冤枉我的那些人的恨全部怪在了她身上。

    说到底,还是因为英语老师年龄太小的原因。对我而言,虽然她是老师,但她没有其他老师那样的威慑力,我根本就不怕她,她也根本压不住我。

    我一听班主任老陈那口吻,英语老师根本就没有要走的意思,我感觉非常的失望。

    我觉得我们班主任老陈也是非常逗的一个人,打死你们都猜不到她后来又对我说了些什么话。

    我们班主任老陈后来把我叫到了操场上,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继续训我,但没训一会儿,她突然给我出主意了,她说:“你如果真的看英语老师不顺眼,你在学校外随便和她吵、随便对她做什么,我都不会管你,但你能不能不要在学校里再去招惹她了?”

    我当时一听班主任老陈这话又来劲了,不敢相信地看着她,说:“真的啊?”

    班主任老陈犹豫了下,但还是点了点头,又强调了一遍,说:“我说的是在学校外,但在学校里你给我老实点,行不行?”

    我猛点头,笑了笑,说:“行行行。”

    班主任老陈说:“英语课上,你不准睡觉,不准说话,更不能和英语老师发生冲突,她就算凶了你,你也不能还嘴,能不能做到?”

    我想了下,点了下头,说:“能!”然后我又接着说:“我在学校外面整她,您老人家真不管吗?”我觉得我们班主任老陈对我那般宽容,一个原因肯定是因为我舅舅;二个原因我觉得应该是她认为我很尊敬她,因为我平时称呼她几乎都是用‘您’这个字,而且每次说到‘您’这个字的时候,我还会特地加重音。其实我当时根本没想那么多好吗,我之所以用‘您’这样的称呼,纯粹就是觉得好玩。当然,我肯定知道‘您’是代表尊敬对方的意思。

    班主任老陈说:“但你也不能太过分,和她吵吵什么的可以,不能动手打人。事情闹大了对你始终不好。”

    我笑得更欢了,说:“那在她衣服上弄墨水这种事能做吗?”

    班主任老陈脸色立马就变了,语气冷冰冰地说:“她衣服上墨水的事真的是你干的?”

    我一听这语气不对,立马摇了摇头,说:“不是!这种事我在学校外也不能做吗?”

    班主任老陈没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说:“虽然我允许你在学校外和她发生矛盾,但你也不能太过分了。”

    班主任老陈说的这些话,我心里还是比较满意的,我说:“知道了,陈娘娘。”无论什么情况,嘴巴甜一点,永远会为自己加分的。

    班主任老陈说:“那你给我写个保证书,保证以后上课期间不再睡觉、说话、扰乱课堂秩序,尤其不能再和英语老师顶嘴。”

    我说:“我写这个保证书的时候要不要标注一下情况,在学校里不能和英语老师顶嘴。”

    班主任老陈说:“不能。”

    我就用着开玩笑的语气对班主任老陈说:“那我不写。”

    班主任老陈就‘嘿’了一声,说:“你还和我顶嘴了是不?”

    我就嘿嘿笑,说:“不敢”然后我又接着说:“我保证书里写上这么一句‘我保证以后在学校里不再和英语老师顶嘴’我觉得这话挺对的啊,没有什么问题啊!”

    虽然班主任老陈知道这句话里还有另外一层意思,但她也勉强同意了。

    其实,每个学校都一样,在校外发生了什么事,班主任或者校长谁会想管啊?只是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我们班主任老陈竟然会主动给我提出这种馊主意。

    我们下午正好还有一节英语课,我们班主任老陈让我在下午的英语课之前把保证书写好,上英语课的时候当着她和英语老师以及全班同学的面把保证书念一遍。

    我当时是拒绝的,但班主任老陈就威胁我,也算不上是威胁,应该是开导我,她说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总比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好,我想了想,最后答应了。

    班主任老陈把事情交代完之后就让我回教室了,我回到教室没一会儿就放学了。

    放学之后,我心里是矛盾的,因为我想知道宁晓倩等会会不会又是和马云那小子一起走、一起吃饭,但同时我又想赶紧写保证书。

    我想了想,赶紧找到肖锦,让他帮我看看宁晓倩等会是和谁一起的,肖锦就嘿嘿地笑,问我想干啥,是不是对宁晓倩有意思,我说你别管,你就给看着下就行,肖锦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