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凌穆哲看着小家伙脸上的表情,顿时轻笑出声,随即对着他说道:“她很忠心你的妈咪的。请大家看最全!”

    “哼!”小家伙听到凌穆哲的这句话,顿时冷哼了一声之后说道:“你赶紧和我说说,你为什么要和那个女人订婚?”

    凌穆哲没想到小家伙如此着急地询问这件事,他轻笑出声,揉了揉他的脑袋,对着小家伙说道:“她的模样和你妈咪很像。”

    小家伙听到凌穆哲的这句话,顿时挑了挑眉头,说道:“也就是说,她是妈咪的替代品?”

    “嗯。”凌穆哲点头。

    “那现在呢?你还要和她订婚?”小家伙抱着手臂,一脸不爽地对着凌穆哲问道。

    凌穆哲听到小家伙的话语,他摇摇头,说道:“是你的奶奶想要我和她订婚,一直在我耳边说着,当时我就想着,你妈咪不在了,有一个长得和你妈咪的人在我身边,能让我记住你妈咪,所以就答应了订婚,当然,仅仅是订婚而已,我绝对不会和她结婚的,这辈子,我的妻子只能是你的妈咪。”

    小家伙听到凌穆哲的这句话,暗暗地舒了一口气,听凌穆哲这样说,是他的妈咪强迫他和那个女人订婚的,小家伙撇撇嘴,纵然和凌母没见过面,但是此时小家伙对于凌母很是反感,让她强迫他父亲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可恶!

    “我的解释就是这样,布鲁诺,你还生气吗?”凌穆哲看着小家伙脸上丰富的表情,又是撇嘴,又是皱眉的,看起来可爱极了,他脸上的表情不禁温柔起来。

    小家伙听到凌穆哲的这句话,顿时冷哼了一声,白了凌穆哲一眼,说道:“我解气有啥用,妈咪都没有解气,你再说了,外祖父也不支持你和妈咪在一起,还怂恿着妈咪和赫斯特叔叔结婚呢!”

    小家伙的话一落下,凌穆哲的脸色骤然一变,沉着声音对着小家伙问道:“赫斯特,他是谁?”

    小家伙看着凌穆哲难看的脸色,他有些幸灾乐祸地看着凌穆哲,说道:“当然是妈咪的追求者了,外祖父很是满意他当妈咪的丈夫,哦,对了!还说赫斯特叔叔娶了妈咪之后,算是入赘了爱德华家族,我亲爱的爹地,什么是入赘呢?”

    凌穆哲根本不想回答小家伙幸灾乐祸的话语,他愤恨地咬着牙齿,他的女人竟然被别的男人给惦记,简直就是让他不可忍!

    当年他打残了祁浩然,解决了一个情敌,却万万没有想到,在失去她的又一个三年的时间,这个女人竟然又给他招来了一个情敌,还是一个如此强大的情敌,他真是恨不得将这个小女人关在他的金屋里面,永远不要让她出现在别的男人面前!

    小家伙看着凌穆哲一脸愤恨不平的模样,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

    凌穆哲听到小家伙的笑声,随即将目光投在小家伙的身上,锐利无比的眼刀子直戳向他,没好气地说道:“你就希望有一个后爸?”

    小家伙被凌穆哲这一看,一点都没有害怕,脸上反而带着笑容,听到凌穆哲的问话,他随即无辜地耸了耸肩膀,对着凌穆哲说道:“我确实不喜欢有一个后爸,但是,前提是,你能得到我妈咪还有外祖父的承认才行!”

    凌穆哲听到小家伙的这句话,嘴角顿时一抽,一把将他抱在身前,一脸严肃无比地对着小家伙说道:“我和你妈咪是法律上的夫妻,就算你外祖父不承认,这也是事实,如果他破坏我和你妈咪的婚姻关系,这是违法的!所以,你要明确和你外祖父说,不!不用你说,等到我和你外祖父见面的那一天,我会很明确地和他说这件事!”

    小家伙听到凌穆哲的这句话,顿时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想着自家的外祖父如此反感这个亲生的父亲,两个人如果见到面之后,那不是火星撞了地球?这场面,估计很好看!

    凌穆哲看着他如此严肃地和小家伙说,小家伙竟然笑出声,他顿时好气又好笑了起来,伸出手,捏了捏他的脸颊子,说道:“爹地说得不对吗?”

    “嗯!你说得对,不过,在你见到外祖父之前,你还得想想,如何应付我妈咪才行,妈咪现在因为外祖父的压力,可是不想和你相认的!”小家伙一脸坏坏地一笑,对着面前的凌穆哲说道。

    凌穆哲:“”

    易家,余向晚看了看时间,想着易墨缘应该带着孩子归来了,在处理好紧急的公务之后,从房间里面出来,却发现,易墨缘和小家伙竟然还没有归来!

    余向晚眉头一皱,拿出手机,拨打了易墨缘的电话。

    “墨缘哥,怎么你和布鲁诺还没有回来呢?”

    电话那头的易墨缘听到余向晚的问话,无奈地扶额,心里咒骂了一番凌穆哲,这个时候竟然还没有把孩子送回来。

    易墨缘心里暗恼不已,但是却不敢对电话那头的余向晚表现出来,对着余向晚说道:“小晚,这孩子玩疯了,一会我再带他回去,你饿了,先吃饭,一会太晚了,我和布鲁诺在这里吃就好了。”

    “这要不我等你们回来吧。”余向晚听到易墨缘的话语,犹豫不已地对着易墨缘说道。

    “不用不用,这样吧,过了半个小时之后,你不见我们回来,你就先吃饭,我和布鲁诺在基地吃就算了,吃饱了再回去,否则回去的路上会饿肚子的,对孩子可不好。你说是吧?”

    余向晚听到易墨缘的一番劝告,只能同意下来,不过再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余向晚对着易墨缘说道:“墨缘哥,让布鲁诺接一下电话,我和他说一声。”

    易墨缘一听余向晚的这句话,无声地苦笑了起来,这孩子不在他的身边,他怎么叫呢?

    “墨缘哥?”余向晚久久没有听到易墨缘的话语,不解万分地叫了一声。

    易墨缘听到余向晚的话语,顿时叹了一口气,说道:“这小家伙被人带下去洗澡了,等他洗好了,我再给他给你电话,你看行吗?”

    “行吧。”余向晚听到易墨缘的话语,好笑地应道。

    易墨缘挂断余向晚的电话之后,立刻迫不及待地拨打了凌穆哲的电话,一接通,他冰冷的声音对着凌穆哲说道:“你还不赶紧把布鲁诺给送回我这,小晚都打电话过来了,说怎么还没有带孩子回去!”

    凌穆哲听到易墨缘冰冷的声音暗含着怒气,他淡定的声音对着易墨缘说道:“急什么,一会我带着孩子直接去你家!”

    易墨缘听到凌穆哲的这句话,随即“砰”地一声站了起来,恼怒地说道:“你就直接送孩子回去,要是小晚见到你了,怎么办?”

    “我和晚儿是合法夫妻,合情合理,我有什么可以逃避的?”凌穆哲似笑非笑地对着易墨缘反问道。

    易墨缘听到凌穆哲的这句话,顿时噎住了,凌穆哲说得很有道理,但是后果却很严重。

    “对了!”就在易墨缘还没有出声的时候,只听到凌穆哲出声说道:“忘记和你说了,我快到你家家门了。”

    “凌、穆、哲!”易墨缘听到凌穆哲的这句话,气得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面一字一句地迸出凌穆哲的名字,这混蛋简直就是想让他揍人,都准备到他家门了,才和他说这件事,如果他没有打电话,这混蛋是不是也不说了?这算不算先斩后奏呢?

    “我知道我的名字叫凌穆哲,不用你强调。”凌穆哲揉了揉被易墨缘声音划破的耳膜,淡淡的声音回道,“对了,现在你还不赶紧回家!”

    凌穆哲说完,不等易墨缘说话,他率先挂断了电话。

    此时的易墨缘真是恨不得和凌穆哲打上一架,真是让人恨得牙痒痒的混蛋啊!他无奈地扶额,他现在可以想象,当余向晚见到凌穆哲的时候,表情有多么的难看了,不行,他赶紧赶回去灭火才行,否则事情可就大条了!

    易墨缘想到这里,也顾不得手头上有啥紧急的工作,赶紧赶回家中。

    余向晚不停地看着时间,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看来今晚是不能和小家伙吃饭了。

    “小姐,时间不早了,您该吃晚餐了。”陈妈对着余向晚说道。

    余向晚听到陈妈的话语,点点头,说道:“让厨房的人送上来吧,陈妈,一会你和我一起吃。”

    “这小姐,不合规矩。”陈妈听到余向晚的话语,犹豫不已地说道。

    余向晚听到陈妈的这句话,轻笑出声,她摇摇头,说道:“有啥不合规矩的,今晚就我一个人吃晚餐,一个人吃饭都闷,一会你和缪函一起陪着我吃,反正以前我们也不是没有一起吃过。”

    陈妈听到余向晚的这句话,笑了只能点头答应了下来,立刻通知缪函,让她吩咐家佣送晚餐到餐厅。

    余向晚才起身朝着餐厅走过去,还没有走几步,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小家伙的声音。

    余向晚脚步一顿,疑惑不已,她怎么听到孩子的叫声,难道是她听错的?

    余向晚正疑惑的时候,小家伙的叫喊声渐渐加清晰了起来,她的眼睛顿时一亮,难道这个孩子玩够了,回来陪她吃饭?

    余向晚想到这里,快速地转过身,准备朝着外面走去。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一个男人抱着小家伙,大步地跨进客厅,而这个男人,竟然是凌穆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