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第 38 章

    “周雅汀!”郑旭尧低吼了句,“不要再说以前的事,我已经不是以前的郑旭尧,你也不是那个周雅汀。”

    “你的确不是那个你了,可我却一直都是我啊。”周雅汀的语气一直充满了挑衅,每次都这样撩拨人到了一个临界点,又立马转了话题,让人有种深深的无力感。明明很愤怒,却让人无从发泄。

    是啊,两年前为了自己的欲·望而抛弃他的周雅汀,和现在这个为了重新体验恋爱感觉又回来找他的周雅汀,的的确确是一个人。

    一个从来只想着自己,不顾他人死活的周雅汀。

    “说吧,为什么突然又叫我过来?”郑旭尧不愿再与她周旋,越周旋便越觉得从前的自己有多傻逼。

    “其实也没什么,就想问问你,怎么先前菜刚上来你就走了,害我一个人坐在那里被人笑话。”周雅汀说着就开了房间门,“说好了你旅游完回来,要跟我吃顿饭的。”

    “我们也说好了的,等我回来你就能处理好你和白金宝的关系。”郑旭尧随着周雅汀走进套房,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挂在玄关的衣架子上,尔后去了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出了点小状况,你先别急。”周雅汀说着就去一旁的半开放式厨房,调了红酒出来,“你不会是在为这个跟我置气吧?旭尧你也太小心眼儿了,居然还拿什么给你丈母娘送礼品的烂借口搪塞我,不厚道。”

    郑旭尧没有接过周雅汀的红酒,而是扯了扯自己的衣领,“你要在这里呆多久?”

    “估计会呆一段时间了,我爸那边出了点小状况,会过来避两天风头。”周雅汀半靠在屏风隔断上,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我爸早就算好,又让我嫁给白金宝来了这边,张罗两年,总该有点回报吧。”

    听了周雅汀这话,郑旭尧那一潭深水的黑眸微动,“你爸最近还好么?”

    “挺忙的,不过还老当益壮。”周雅汀说完就一口喝完手中高脚杯里的红酒。

    郑旭尧讪笑一声,“你弟弟呢?”

    “他挺好啊,在国外又交了个小女朋友。”

    “那可得小心了,别又为了些不三不四的人闯祸,外国不比中国限制枪支,要是惹怒了谁,指不定小命就没了。”郑旭尧说着就微微抬头去看周雅汀。

    周雅汀毫不避讳郑旭尧的目光,对着他笑,却不接话。过了良久才说,“后天就是二十三号了,你去看伯父的时候记得带我问好,谢谢他为我爸做的事。”她顿了顿又说,“现在监狱的条件都好,我相信伯父过的不会太差,有伯父在这儿,我爸也不会太为难你。”

    郑旭尧的脸隐在阴影里,看不出表情。躬在沙发里的身影像极了一头等待时机的猎豹,平静沉默却充满力量,“也带我向你弟弟问好,我和我的那些兄弟不会忘记他。”

    周雅汀冷哼一声,“我弟弟过得很好,不劳你那些兄弟挂心。”

    这话一出,现场的气氛瞬间冷却,压抑沉闷,郑旭尧垂着头,伸手将桌上那包红塔山摸过来,熟练地抽出一根烟,点燃,叼在嘴里。

    烟雾慢慢升腾,郑旭尧张开双手往后靠去,整个人都陷阱了沙发里。

    “我还以为你戒烟了呢。”周雅汀走过来,站在郑旭尧面前,挡住了他所有的光。此时,郑旭尧却蹭然站起,把烟捏进烟灰缸里,“我先回去了,有事再联系。”

    等郑旭尧都走到门口了,周雅汀才缓缓开口,“我知道你恨我爸,也恨我弟弟,不过你最恨的应该是我吧,因为……你爱我。”

    郑旭尧无话,拿上自己的外套搭在肩上就出门了。快步过走廊,乘电梯去了停车场,驱车回家竟只花了十来分钟。

    他把车停好后,就到自家楼下的那个小店铺里,“老板,来个绿箭。”

    店铺里的老板是个中年妇女,因自己一个人在家无聊便在小区里开了个零食小铺,她就住这楼上,郑旭尧每天上上下下的自然熟络。店铺老板将绿箭递到郑旭尧手中,“一块五。这么晚回来,又加班了?”

    郑旭尧接过绿箭,撕开包装往嘴里塞了一块,等老板找零钱给他,“没有,有点私事。”

    老板笑着点点头,“这样啊……诶,刚你家媳妇又下来买辣条了。小姑娘家爱吃零食你别说她,我瞧她那样像是怕得打紧,付钱的时候还左顾右盼的。你看你长得又黑不溜秋不爱开笑脸,本来就唬人,别动不动摆脸色给人小姑娘看,小姑娘胆子小着勒。”

    郑旭尧接过老板补过来的零钱,对折卷进裤袋里,龇着一口白牙说,“我知道。走了,大姐也早点关门休息。”

    “好好好。”老板望着郑旭尧出去的背影,笑的眼角弯弯。

    郑旭尧上楼时,在电梯里抖了抖自己的外套,又敞开自己的衣领,出了电梯便在半开式走廊上吹了会儿风,然后才拿钥匙开门。

    等他一进屋便闻到一大股玫瑰花的香味,他皱了皱眉,“你又把香水瓶子打翻了?”

    为了遮住辣条的香气,我容易么我?苏昭窝在沙发里,整个人怂在她抱的那个大公仔玩偶后面,“……嗯,那个不贵。”

    郑旭尧闷哼了一声,走到苏昭面前,将手中的绿箭扔到苏昭边上,苏昭瞥了眼那个绿壳子,又贼兮兮望着郑旭尧的裤头,“你……在楼下买的?”

    “嗯。”

    “那阿姨没跟你说什么吧?”

    “说了。”郑旭尧说着就凑近苏昭,跟她鼻尖挨鼻尖,“那种垃圾食品要少吃,听话知道么?”

    苏昭把脸埋进公仔的绒绒毛里,“嗯……”

    等郑旭尧直起身来,苏昭才嘟囔道,“尧哥,怎么你的朋友都那么喜欢抽烟啊,你让他们少抽点,真的会短命的。你是没看见那报纸上黑漆漆的胃,太可怕了。”

    郑旭尧皱了皱眉,又偏头嗅了嗅自己的衣领,“咳……我去洗澡。”

    等郑旭尧洗完澡,时间也差不多了,二人明天还要上班,便早早睡下。

    一如既往忙碌的早晨,苏昭还在卫生间洗漱,郑旭尧的早餐就已经上桌了。苏昭便省了化妆步骤,打了个底,描完眉毛便出来,给郑旭尧腾地方冲澡。

    二人踩着点出门,驱车去苏昭公司时,郑旭尧提到了明天去看他爸爸的事。

    苏昭说:“我已经给公司请过假了,你明天什么时候有空,叫我就是,我随叫随到。”苏昭的工作不定性很大,有时候很忙,有时候又无所事事,这几天估计就是产品审核期,她便闲着了。

    “好,记得带上身份证,还有我爸要吃的药记得拿上。我下午可能有个短会,开完了就给你打电话。”郑旭尧交代了两句,就到苏昭公司的大门口了,苏昭应下后便下了车,等郑旭尧驱车离开,她才转身去了公司。

    接下来便是一天比较闲适的工作生活。

    下午临近下班时,郑旭尧又发了个短信来,说他临时要加班,让苏昭自己先回去。苏昭想着便买了些水果去医院探望白金宝了,说是探望白金宝,其实是去看齐姝的,顺便向她咨询点问题。

    到了医院,找到了白金宝所住的病房,苏昭还蛮吃惊,居然不是高级套件,连单人间都不是。苏昭走进去跟齐姝打了招呼,把手中的果篮放在桌上后,本来还鼓起勇气跟白金宝说个你好的,没想到那白金宝居然翻身背对自己。

    苏昭瞬间就委屈了,还听那白金宝说:“你来做什么?老子看见你就手疼得厉害,出去出去。”

    “我,我招你了?”苏昭鼓着腮帮子,冲着那背影不满道,“再说,我又不是来看你的,我买的水果你不准吃,我是买给姝妹儿和她肚子里的宝宝的。”

    齐姝泡了茶过来给苏昭,“你甭理他,他手瘸了,脑子也瘸了,分不清好坏。”

    苏昭喝了茶,心情才好点,便拉着齐姝出去,找了个小角落说自己和郑旭尧xing生活不和谐的事儿。苏昭说的很隐晦,像挤牙膏一样,好不容易挤出来一点还不是重要的,还好齐姝机灵,明白她要说的是哪方面的问题。

    齐姝便问她,“你跟他接吻会浑身难受?上·床会恶心么?他持续力不强,满足不了你还是咋的了?”

    苏昭:……

    这也太直白了吧?苏昭扯着嘴角,小声道:“你……问得含蓄一点好不好?”

    “不能啊,含蓄了能看出个鬼啊?”齐姝说着拍拍苏昭的肩,“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还有……让人羞羞的make lo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