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莲花落

    一大早,秦明朗是被吵醒的。

    这许多年来一直通过打坐代替睡眠的秦明朗,难得的没有要求自己,也算是放松了一下。

    听着外面传来的各种叫嚣声,秦明朗眉头一皱,也没了那么好的心情继续躺下去,索性直接起床了。

    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他并没有使用神识扫描,此时的秦明朗只是秦家的儿子,一个实实在在的普通人——至少现在的秦明朗自己就是这样想的。

    大门口敞开,父母以及秦汉月三人冷言看着外面,脸色都很不好看。

    “怎么了?”

    回头看到出现在身后一脸和悦笑容的秦明朗,秦汉月脸色略缓,“赖三的手下,一群癞蛤蟆,不敢咬人但是恶心人的玩意儿!”

    听着秦汉月言语中的怒气,秦明朗猜测其中肯定有故事,往门外一瞧,却见到十多个混混打扮的年轻人,也不进门,就围在门口,众人一起敲着木板,唱着一出莲花落,

    “三十三天天上天,白云旁边出神仙,神仙原是凡人变,只怕凡人心不坚,总叫凡人心来坚,个个给你做神仙”

    侧耳倾听了一段,秦明朗笑着说道,“这不挺好听的吗?”

    秦母啐了一口,白了秦明朗一眼。

    心知其中必有隐情,否则自家也不会被十多个人,一大早围了大门唱那莲花落,这种极为文雅方式的耍无赖,却不知是那位神人想出来的主意。

    突然秦明朗就想笑。

    “你还笑!”不小心呲出声的秦明朗,马上遭到三人的怒视。

    秦明朗笑的更开心,好声好气的将三人都劝回了屋,临走时也没关大门,就这样敞着,他相信对方既然选择了耍无赖的方式,就不会在进他家而多此一举。

    秦母生着气就去做早饭了,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的,脾气稍好些的秦父,跑到里屋躲清静去了,只留下姐弟二人。

    在秦明朗的追问下,秦汉月道出了实情,却与之前秦明朗的消失有关。

    当初亲弟弟突然消失之后,暴怒的秦汉月直接将气全部撒在了肇事者6家之上。

    然而后来的而结果却是6昊找人顶包,完全没有任何责任,紧接着6家为了报仇,就找了一个叫做“赖三”的家伙,据说是整个市的混混老大,派出了很多人来找所有曾经上访告过6昊的家庭,其中就包括曾经得罪过对方的秦汉月。

    只是秦汉月是何人?被她准相好亲手调教出来的特种兵,身手惊人,一个打十个,让对方吃了大亏。

    只是秦汉月也因此惹了麻烦。

    虽然因为身份原因,自有人情往来,她并没有因此被送进警察局,但次数多了总也不是个办法。

    后来这些混混突然就变得聪明起来。

    他们一帮人既然打不过秦汉月,也放弃了这种暴力的手段,而是每隔数天就会一群人在大早上出现,也不踏进家门半步,围在门口敲锣打鼓就唱起了莲花落。

    秦汉月也曾报过警,然而警察对这些人也不太好处理,毕竟人家又没有杀人放火,唱个莲花落而已,说好听点人家那还得叫做“艺术工作者”呢。

    即使以扰民的理由被强行带回局子里,最多也就是个说服教育,又不可能真把人家放进监狱。

    而且每次警察来的时候人家都还挺乐意的呢,毕竟这些从县城一大早就赶过来的混混,还能搭警察一个便车回去。

    瞧,简直完美。

    次数多了,她无可奈何之下,也就只能放任自流。

    听完这些秦明朗点了点头,深邃的眸子里古井无波,脑子里在想着什么谁也不知道。

    “你们姐弟两聊完了吧,聊完就吃饭了。”

    秦母一招呼,一家四口迅以餐桌为中心围拢,一餐丰盛的早点正等着他们。

    当下所有人都在为几日后的除夕夜做准备,也没什么活计,吃完饭之后收拾了桌子,秦父默契的在家里某个角落找出一副扑克牌仍在桌上——四人围在一起,又斗起了地主。

    只能说这一家子行为方式略微异于常人。

    秦汉月与秦母性格相似,都是一副女汉子的形象,只是如今的秦母年龄大了,沉稳了下来,将这种骨子里的叛逆完美的潜藏起来。

    秦明朗的性格与秦父更为相像,然而有一句老话说的好,叫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秦明朗当真不应该,对与自己母亲生活了几十年的父亲报什么太大的希望。

    自家儿子两年未见,突然回归之后,父母两人估计不是以泪洗面,又或者笑道癫狂,这种“正常的不正常状态”往往会持续数日。

    但是老秦家这两位,在经历了昨天初时见面的“一醉解千愁”后,第二天就可以将之完全忘却,一家人居然有心思玩起了斗地主,只能说这么多年,秦明朗早就习惯了自家爹妈的脑回路。

    嬉笑怒骂,皆是情绪的抒,也许秦父秦母两人正是通过这种一家人记忆中的活动,将这种浓浓的关怀潜移默化间表达出来。

    第二日早上,秦明朗在此被门外的莲花落唱声吵醒,第三日里,依然如此。

    “事不过三啊。”

    嘴里悄声嘀咕着这句话,秦明朗告诉了父母一声之后,独自一人坐上了前往市区的班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