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韩永泰双手抱拳微鞠躬道:“愿为大将军所差遣。   ”韩宇大声叫好。

    韩宇指着沙盘上无望世界的入口对韩永泰说:“你看,我们现在的军队驻扎在入口以内二十里之地,以扩散之势将其覆盖。但现在军队受到重创需要暂做调整,将剩余力量退至十里之后重新形成紧缩之势防守住无望世界的入口。你要做的就是调集入口外的大军向前推进十里直至入口处,切记,没我军令任何将士不得擅自入内。”

    “末将领命!”看着韩永泰转身离去韩宇又将黄盖差手下请来。“黄老将军您可算来了!”黄盖一进营帐韩宇赶忙上前热情的拉他坐下。

    黄盖问道:“不知大将军叫末将前来所为何事?”韩宇沏了一杯茶递到黄盖手中请其先品尝再做商议。黄盖将茶一饮而尽,问道:“大将军现在可以说了吧?”好一会儿后韩宇又笑了笑说:“黄老将军性子太急,这事咱们慢慢说。”营帐之内韩宇与黄盖秘密的商议着什么,而前线战场上正进行着鬼与佛生死较量。

    灵吉一个瞬步移到龙且身后,虽已感觉到但身体反应没跟上,数百只如同铁块般坚实强硬的拳头几乎同一时间全部落在了龙且的脊背上。剧烈的疼痛伴随着冲击,龙且的身体被灵吉打出有尽半百米之远。钟离魅拔出一支雕有凤凰图腾的箭,用脚弯弓双手搭箭“嗖”的一声,只见弓弦在空中快频率的震动着而箭犹如金色的凤凰般在空中旋转疾驰向着灵吉飞去……“咳~”灵吉的背后突感一丝异样,再低头一看自己胸口偏左有一支箭还在高旋转着从自己的神躯中一点一点往出走,他顿时感到身体麻木无力便跪倒在地上双手撑着上半身不敢相信这一切的说道:“不可能,我怎么会……”他使出最后的力量朝龙且打出一掌,但因为之前消耗太多所以这最后一个大招的威力连原有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又是万字符,三个一同击出向龙且飞去。

    龙且抿嘴一笑,凝神聚气汇于剑锋之上。龙且将剑刃对于敌方,举剑过头用力向下一劈,只见一道巨大的剑气被他挥剑而出。剑气切开天地,所过之处只留有一道宽大深邃又整齐的切痕。灵吉并未料到龙且会在此时使用这等大招对付他,而他却的那个大招在力量消耗殆尽的情况下也只不过有普通招式的威力所以根本无法与之相抗衡,结果已经很明显了!二者使出的招式绝非同一级别更别说相互对抗,灵吉再次受到了重创,他的神之身体也已经到了承受的极限……“难道就这样……结束了?”抱着遗憾最终倒在地上,神体化作一缕金色轻烟随风而散,消失在了这传说中圣洁的无望世界之中。

    佛坛的众佛此时正在合力制作一个巨大的法阵用以抹杀所有来犯之敌。如来掐指一算,算到灵吉已故便问道:“灵吉菩萨为众生而亡,不知在座各位有谁可前去迎战冥界之辈?”佛坛一阵喧哗……

    “灵吉菩萨阵亡了?”“他可是八大菩萨中实力仅次于观音菩萨与地藏王菩萨的呀!”“一定要为他报仇。”“没错,我同意!”听台上叽叽喳喳的你一句我一句惹得如来心情很差。

    “够啦,那位愿意出战自己站出来便是又何必在此喧闹!”如来话音刚落八大菩萨中的其他五位便同时站起说道:“我等愿去绞杀冥贼。”说完随意而来的一阵风就将他们卷走了!

    战场前线,项羽的大军正如同洪水猛兽一般疯狂袭卷着一切阻碍大军前行的佛界弟子,金面僧、使者、青铜侍卫等等,在冥军的面前像纸片一般被打的溃不成军四处逃窜。项羽大笑道:“原以为佛界之人皆为仁慈勇猛之士,可放眼观今日之况才知不过如此。”他的霸王枪屹立在右手侧,一杆长枪不倒配霸王之气如虎添翼。

    项羽正对天高傲自满时天空飘来五色彩云,五位菩萨各踩一朵降临白色大地。普贤菩萨、文殊菩萨、大势至菩萨、日光菩萨、月光菩萨,五位大菩萨同时来临对去任何一个冥界大将都不算是好事,即便是冥界大军中威名震震的项羽也感到一股巨大的压力。领头的文殊菩萨上前质问道:“方才,是何人口出狂言说我佛界皆为无能之辈啊?”

    项羽右手紧握枪杆将其身从已扎深的土地中拔出来指向天空中的文殊菩萨问道:“尔等可是前来投降的!”

    文殊也不乐意了,口出“畜生”二字,右手翻起沾花纸向外一弹,一颗仙水顺其指尖飞落于项羽胸前盔甲之上将其击出拇指般大小的深邃凹槽。这突如其来的一击让自傲的项羽有些吃惊道:“听说文殊菩萨法术甚是强大而且心思缜密,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项羽话中有话,明夸暗扁意味深长。文殊已然知晓他的用意,但依旧立于青云之上故作沉稳以扰乱对方心神。

    项羽根本不管这些,准确的说这些对项羽一点用也没有,他完全不吃这一套。项羽右脚跺地而起,举着霸王枪刺刺刺刺刺向文殊,这一举动出乎文殊的预料,眼看着枪头尖峰之处就在刺到文殊的眼睛时众鬼神眼前一道亮光闪过文殊也随之消失在视野之内。其他四位菩萨也一同消失,文殊走时就有一句话“项王实力我依然知晓,劝尔等退去;如若冥顽不灵决议要与我芸芸众佛抗衡,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项羽举枪对天大骂道:“你爷爷我已经死过一次有何须在乎多死一会!”扑了空的项羽此时心中颇为不爽,一路上但凡见到佛界这人就痛下杀手毫不留情,还边杀边骂。

    骂归骂,杀归杀,但终究不能解气。本想着冲去敌军阵营杀个痛快,但又想到冥皇所下达的命令更为要紧,于是传命给虞子期火召集军队去攻打佛界的第一道防线‘万佛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