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行路难,行路难(一)

    俗话说,墙倒众人推。

    许圉师去世没多久,安陆便隐隐传起了谣言,说李白家事不白,身份不清不楚,当初娶许萱也是想着能够破格入仕,飞黄腾达,如今许圉师逝世,许家落没,李白怕是要去攀另外的高枝了。

    李白听见这类荒唐的言传时,还未把它放在心里,只当是某些小人无聊相传,不料想势头越来越大,甚至还有她要休妻的荒唐说法,简直不能容忍!

    在街上抓了几个带头瞎说的乞儿,李白让人绑了,见他们一点害怕也无,冷冷道:“是谁让你们在街上胡说八道的?”

    那两个乞儿犹自道:“我们不过是说了实话罢了,你把我们如何了,更是坐实我们说的话是真的了!”

    李白反而被他们气笑:“真的?你莫要以为诽谤是不犯法的,你们且把污蔑我的那几条证据拿出来,空口无凭,我便能让你们吃牢饭!”

    “啧啧啧,还吓唬我们呢。”其中一人满不在乎道,“就算真的上了衙门,我也不会怕你的,定会实话实说,你自己心里怎么想的,你自己心里清楚。”

    跟这样的无赖简直无话可说,李白深吸了口气,再次问道:“其它的我先不与你争论,你且先告诉我,我与你们无冤无仇,到底是何人指使你们如此作为。”

    李白严肃起来,不怒自威,那两个小乞儿本见李白相貌俊朗,比女儿还要好看,只当成小白脸的软柿子不放在眼里,现在见李白怒起来,一双好看的眸子犀利的如同一把刀,竟直直的刺进他们的心上一般,不禁觉出几分的害怕来,但想起自己拿了别人钱财的,况且那人身份比李白厉害多了,当即清了清嗓子,仍死鸭子嘴硬道:“没有人指使我,你再抓着我们不放,我们可要告你动用私刑了!”

    李白不与他们继续废话了,从腰间拔出佩剑,一手拿出帕子擦拭了两下,在那两人脸上来回划拉着,轻笑道:“刀剑无眼,既然你们不肯说实话,那留着这两片舌头也是无用的了,不如割了去罢。”

    一人见李白说话似不作假,畏惧的叫了起来:“如此可是犯法的,犯法的!”

    李白冷笑道:“既然你们都不怕什么法,我又有什么可怕的?况且你们不是说我攀上另外的高枝了么?既然我有高枝可攀,又怕什么犯法的?先除去你们二人,左右你们也是颗弃子了。”

    李白威胁完,又吩咐墨青道:“来,见他们的嘴巴掰开,我亲自帮他们割了去。”

    那两人见那把剑越来越近,吓得胡乱挣扎着,却无论如何也挣不开,只好讨饶道:“我说我说,我们说了!”

    李白适时停了手,但那剑还停在两人面前,淡淡道:“哦?肯说实话了?”

    其中一个人乞儿道:“说实话,我们其实哪里知道这些事情,是裴长史派人给了我们一笔钱,让我们现在周围的弟兄都说一遍,然后伺机在人群多的地方也说起此事,让所有人慢慢的都知道,至于信不信那就是别人的事情了。”

    “裴长史?”李白万万没有想到裴宽竟然这么卑鄙,做出这种小人行径的下作事来,本以为那次以后,两家没有交集也不会再有所瓜葛,不曾想他竟然派人污蔑他的名声。

    想起许圉师去世时,裴宽还曾面带戚色前来吊唁,没想到他转身竟然做出这种龌龊的事情,真是可恨!

    “除了让你们放出谣言,他还说了什么?”

    “没、没什么了,只是让我们到处散播,其他真的没有什么了。”

    李白将剑收回腰间,朝墨青点了点头,便将那二人放走了。

    墨青忿然道:“那裴长史也太过分了,许相公在世时他对李郎虽然没有好脸色,但至少不会如此过分,现在想必是没有畏惧的了,真是可恶。”

    李白皱了皱眉,问道:“连你也觉得我是寻求许家的庇护和地位,才娶的娘子的?”

    墨青这才发觉自己说的话竟与那两个乞儿无异,急忙解释道:“小奴并非是那个意思,小奴是说裴长史以前还没有这么放肆,许是觉得许家”

    说着他又觉得与刚才的话没有什么差别,见李白脸色愈发难看,急的要哭出来了:“小奴真的不是那个意思,小奴是说裴长史太过分了”

    李白挥了挥手,示意他不必再说下去:“我知道你的意思,恐怕即便没有裴宽这番造谣,别人也是这般想的,以前只是碍于许家的地位不敢明说,而现在怕是还只是个开始。”

    他慢慢往回走着,路上有人认出这是许家的女婿,神色间便带了几分的鄙夷和不屑,甚至还有人指指点点说些什么。

    墨青想上前挥开他们,被李白拦住:“别人说什么,你是管不了的,罢了,我们回去吧。”

    回去后,李白径直去了书房,他将自己关在房内,旁边的书柜上是许圉师生前留给他的,那都是许圉师一生最为看重珍藏的书籍,若非许萱,他也没有这样的殊荣和机会。

    许自正选择他做许家女婿时,定然也是存了其它心思的,论才华,他当之无愧,可是身世确实配不上许家,只是许家逐渐没落,而许自正又只许萱一女,当然希望有人可以让许家再次重振起来,故而也就有了这场婚事。

    其实在不知内情的外人看来,倒的确如此,连墨青等人或许心中亦是有所误解,甚至连他自己都在怀疑当初求娶许萱的动机了。

    若他真的是想借着许圉师的名目得到什么,又怎会这么久碌碌无为,那日在丧宴上碰到的那人提出的方法确实很好,圣人感慨许圉师的离世,而他趁机有所作为,再让人加以修饰宣扬至长安,他定然会得到圣人的关注,即便一时之间不能为官,也为以后的路奠定了好的基础。

    可是他不想,他从来就没有过利用许家的想法,也从来没有动过那个心,然后有些人却注定让他不能好过,怕是裴宽也猜到了此种方式,先入为主,断了他的心思罢?

    虽然他不在意外人对他如何评判,但这显然影响了他的未来,甚至可能还会诱导一些人对他的看法,尤其是将来万一真的入了官场,他此时的沉默等于默认,但就裴宽此番的行径,当真是不折不扣的一个伪君子所为!

    但裴宽向来以固执出名,在来安陆之前也与他毫无交集,怎会误解这么深?

    李白在屋内来回踱步,左思右想,走到书桌前,想了片刻,提笔洋洋洒洒写了一大篇文,并署名《上裴长史书》:

    “白闻天不言而四时行,地不语而百物生。白人焉,非天地也,安得不言而知乎?敢剖心析肝,论举身之事,便当谈笔,以明其心。而粗陈其大纲,一快愤懑,惟君侯察焉。

    白本家金陵,世为右姓”

    ******

    许萱听说李白回来一直将自己关在书房内,只当他不知在哪又得了什么灵感,倒也没有派人去打扰。她亦刚从许府回来,许夫人的身子好了一些,只是许圉师乍一逝世,许府难免冷清了些。

    “这酒如今酿好了,李郎回来肯定会很高兴。”朝青将封好的其中一罐酒打开,扑鼻的香气顿时萦绕了整个屋子,光是闻着这味道都已经醉了。

    “是啊,如此好酒我们自己独喝倒是小气了,回头给父亲还有蓉儿也送些去。”许萱说着顿了顿,可惜没办法孝敬阿公了。

    朝青知道许萱又想起了许圉师,连忙岔开话题道:“这样好的酒当然要和大家分享,依我看比我们安陆最好的酒庄里的酒都好,要是拿出去卖,定然也能卖个高价钱的。”

    许萱听着不禁心动:“对啊,这样好的酒,光我们自己喝怪可惜的,要是真的能卖钱”

    朝青闻言瞪大了眼睛:“婢子只是随口一说,娘子不会真的要做生意人了罢?”

    许萱清醒了过来,是了,商人地位低下,她又是书香门第出身,怎能做这样自降身份的事情呢。

    “我们今年田庄里的收益如何?”

    朝青不解许萱怎么突然问起账务上面的事情,如实道:“去年灾害多,比前两年少了快一半了”家里的开支也比以前拮据一些,好在家里人不多,开销也少。

    “虽然够用,但也要以防万一才是,以后用钱总不会少的。”许萱想着,李白出身商人,心里又一直想要入仕,那么对商人这个身份定然很敏感的,只是不知道会不会产生抵触的心理呢?

    “娘子,您真的要卖酒吗?还是先和郎主商量一下罢,万一许郎主听说了定然会发脾气的。”朝青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许萱心想,要真的这么做了,怎么可能让许自正知道,自然是要私底下以他们的名目悄悄做了,只是她现在拿不准李白的想法,待晚上与他商量了再打算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