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人算不如天算

    安小仙把安小茜喜欢锦荣的事情说出后,整个人瞬间就像虚脱了一样,连说话的声音都像坐过山车一样,音量瞬间从最高点降到了谷底。

    她泪眼汪汪的看着锦荣。

    “你都不知道小茜有多爱你,我从来都不奢望你能向爱林鸥那样爱她,只是希望你能像哥哥一样对她好一点,可是你呢?”

    “眼里只有林鸥,看到小茜的尸体,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小茜若是泉下有知看见了,那得多伤心呀。”

    “对不起……”锦荣抿了抿唇,良心受到了极大的谴责,他不知道小茜深爱他的事,他只是隐隐感觉到小茜喜欢他,他刚才只是太担心林鸥了,但这并不表示,他没有为小茜的死感到痛心,他只是表现的不是特别明显。

    “你走吧。”安小仙身心疲惫的转过身背对着他,嗓音低低的,“林鸥已经走了,警察陪她,一起送黎婉如去医院了……”

    “谢谢。”

    锦荣听了她的话,转身拔腿就跑,转身的速度比他说谢谢的速度还要快。

    他不是不明白这样做会让安小仙寒心,会让大家觉得他是一个重色轻友的家伙。

    可他必须这么做,因为小仙有靳枫,有靳栋梁,有秦玖玖,有很多很多人爱并守护着她,但林鸥除了受了枪伤还没有出院的林昊,就只有他了。

    他必须去陪着林鸥,林鸥现在比任何人都需要他。

    安小仙听到锦荣远去的脚步声,唇角微勾,扯出一抹凄美的笑,接着眼前一黑,身子就软绵绵的往地上倒。

    “小仙——”

    秦玖玖见状,迅速卯足了全身的力气跑向她,靳栋梁腿比较长,抢先阿玖一步接住了安小仙,扭头大喊。

    “开车门!送医院!”

    秦玖玖闻言,迅速转身往车的方向跑。

    靳栋梁将安小仙放进后座,让秦玖玖扶着她,接着迅速钻进车里坐在驾驶位上,系安全带,发动引擎,车子从停车场驶上大家的时候,与一辆尊贵闪耀象征着上流人士身份的豪华轿车,与他的车擦肩而过。

    他条件反射性的看了那辆豪车一眼,易紫夏雍容华贵的坐在后座,精明深沉的眼睛,眸色平静的与他对视了一眼。

    她的旁边还坐着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西装革履,气度不凡,看见他视线从易紫夏脸上移开,转眸看向他时,唇角微勾对他得体的笑了笑,算作打招呼。

    靳栋梁见状,浓黑的眉头几不可察的蹙了蹙,今晚的易紫夏格外的反常,以往见到他,都会像久别重逢的恋人一样,热情的扑过来对他又亲又抱。

    可今天,她看见自己,不仅反应冷淡一点都不热情,身边还坐着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陌生男子,让靳栋梁不禁好奇的在心里想,那男人是谁?看起来很不普通的样子,和母亲易紫夏是什么关系?竟然同坐一辆车!

    靳栋梁火力全开将安小仙送去医院,而易紫夏则命人以最快的速度将她旁边的男人送去他们靳家的私人飞机场。

    途中,易紫夏万分抱歉的向旁边的男人道歉:“不好意思,这次的计划原本天衣无缝,有百人之百的把握将安小仙俘获的,都是我那不知情的逆子,忽然带着军方的人出现,坏了我们的大事。”

    中年男子摆了摆手,笑着说:“没关系,不知者无罪嘛,我相信令郎下次不会再破坏我们的计划了。”

    易紫夏点头:“这是必须的。”

    中年男子端坐在她旁边,像佛像一样笑着,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模样。

    易紫夏盯着他瞧了几秒,忽然有些好奇说:“不好意思,有件事我非常好奇,可以冒昧的问你一个问题吗?”

    中年男人非常有礼貌的抬起手:“请说。”

    “按照我的计划,安小仙今晚是不能活的,你为什么还要叫我留她一条小命呢?别忘了,厉先生的儿子可是死在她的手里的,按理说,你应该比我更恨她更想将她碎尸万段才对呀。”

    是的,大家没有猜错,这位面带微笑,和蔼可亲的宛如西方极乐世界里的神佛一般的中年男人,就是厉泽阳那个大银魔的父亲——厉剑,厉岩的兄长。

    “因为我儿子喜欢她,我得把她抓回去让她和我儿子结完阴婚后,才能活埋她。”厉剑脸上依然是一派和善的笑,可就是这幅笑的人畜无害的样子,却让易紫夏好一阵头皮发麻。

    厉剑的旁边放着厉泽阳的骨灰,易紫夏实在是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还能笑的出来,这种人,不是天生铁石心肠,就是非常能忍非常会伪装自己,让人很难分清他哪一句话真,哪一句话假。

    总而言之一句话,与厉剑合作风险很大,需格外小心谨慎。

    厉剑见易紫夏不说话了,便抿唇笑着敛回了目光,只是在视线扫向正前方的时候,眼睛微微的眯了眯,手搭在一旁的骨灰盒上。

    泽阳,安小仙的血液dna检测报道已经出来了,她的确是厉岩那妖贱货的种,你放心,爹不会让你白死的,爹一定会让他们父女血债血偿,然后用他们的人头来祭你!

    厉剑眸中笑意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渗人的森冷。

    机场。

    “厉先生一路平安,下次来江城,我一定好生款待你。”易紫夏笑着和厉剑告别。

    “好的,谢谢。”厉剑微笑着踏上上飞机的梯架,临进舱门前,忽然又回头看着易紫夏,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他笑着说,“下次对付安小仙的时候,可千万别再派白冰冰那种愚蠢的人去了,非要搞什么直播,如果不是她一意孤行耽搁了这么长时间,那安小仙早就落到我们手中了。”

    “厉先生说的是,下次我一定会注意的。”

    易紫夏站在飞机下面,姿态卑微的就像厉剑身边的一条狗。

    一直在机场等候恭送厉剑回美国的沈心怡见了,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待厉剑的飞机一起飞,就气呼呼的嘟着嘴在易紫夏耳边怨念。

    “干妈,你是堂堂的靳家当家主母,他厉剑只是一个被人拉下台的前jz集团董事长而已,他凭什么在你跟前摆架子啊?或者换一句话说,咱们为什么要在他跟前受这份鸟气啊?”

    “瘦死的骆驼比马壮,他现在虽然不是jz集团的董事长了,可他的势力还在,财力还在,在厉家的地位也还在,只要他赢了厉岩,jz集团乃至整个厉家的权力就会重新回到他手中。”

    “到时候我们这些曾经与他合作并帮助过他的人,就会成为他的功臣,有了厉家的支持,那我将靳枫逐出靳氏集团的权力重心,就指日可待了!”

    易紫夏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憧憬。

    可沈心怡却分外担心。

    “那如果干爹和枫哥知道了今晚将江城闹的满城风雨的人是我们,那该怎么办啊?”

    “他们不会知道!”易紫夏自信满满,浑身都散发着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气场,“除了计划绑架安小茜将安小仙引进我们的陷阱是我想的之外,绑架黎婉如,搞直播,以及那些协助白冰冰网络高手和杀手,可都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白冰冰已经被我们杀人灭口了,他们最多也只能查到厉剑头上。”

    “干妈,可我还是很担心。”沈心怡忧心忡忡的蹙着眉头说,“万一干爹知道咱们和厉剑搭上线了……”

    “知道了也无所谓,反正他迟早都会和我翻脸的!”在靳旭尧将公司交给靳枫,并钦点靳枫为家主继承人之后,她和靳旭尧就注定会要打一场硬仗,而且是那种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否则就要搭上自己所有身家性命的生死决战。

    说实话,易紫夏觉得这次的计划真的很完美,靳旭尧不在,王凯随靳枫去了k国,邢彦斌外出执行任务,谢子萱被她派人弄流产将柳承俊引走,安成才远在h市,安小仙的骑士一个都不在她身边。

    天时,地利,人和,她几乎全都占齐了。

    唯独漏算了秦玖玖。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靳栋梁会为了时刻掌握秦玖玖的坐标,确保她的安全,送了她一条特殊项链,里面有军方最新研发的定位追踪器。

    当她安插在警方的眼线将这个消息反馈给她的时候,她的肺都快要气炸了,当时掐死靳栋梁的心都有了,深深觉得靳栋梁这熊孩子就是上苍派下来专门克她的克星。

    凌晨三点钟,闹腾了一个晚上的江城终于平静了下来,就连看热闹不嫌废精神,抱着手机狂刷微博的网虫们都相继陷入了深度睡眠。

    然而,有些人,今晚却注定要彻夜不眠。

    比如锦荣和林鸥,他在医院成功找到了林鸥,可林鸥却将他锁在病房门外,对他而不见,然后守在黎婉如的病床前,耳朵里塞着耳机,单曲循环着一首名叫《theretuhome》的歌。

    这是一首纯音乐,没有歌词,它的气势很磅礴,听起来有些悲壮,感觉就像那些战场上的士兵,在最后的战役中,拼尽全力背水一战,渴望胜利,渴望回家时的心情一样。

    林鸥将自己锁在房间里不出来,锦荣就在病房门口守着,愁云满面,不停抽烟。

    而安小仙则在小茜的灵堂跪着,烧纸,点灯,给小茜讲童话故事,灵堂里也放着一首纯音乐,叫《follow_your_dream》。

    这是小仙对小茜最后的祝福,她希望小茜来生能像这首曲子的意境一样,追随梦想,奋勇前进,放飞自我,做一个勇敢又坚强的姑娘。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