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输了,给我当压寨夫人

    “玛德!怎么回事?这些人是怎么回事?怎么来的?!!”

    “卧槽!大爷的!红方的人过桥了!刚才的他们从烟雾弹那边穿过来的!他们过河了!”

    盛夏一听到红方的人居然闯进来了,头皮刷拉扯紧,后背绷直,心里暗道不好,盛夜先生居然偷袭,强攻,而且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速度实在太快,太迅速了!

    小宝儿蹭地站起来,忽闪闪的眼睛盯着屏幕,耳朵里充斥着他们的声音,一时间,小家伙眼珠子几乎飞出来,“老爸突袭我!“

    孟允帆反应的很平稳淡定,他也听到了耳麦那边的叫嚷声,”小宝儿,大势已去,你老爸对付国际恐怖组织都不在话下,对付你,这样已经算是留面子了,咱们回去吧。”

    小宝儿缩了缩瞳孔,黑曜石的眼睛里盛放了漫天的月光,不屈不挠的咬着牙齿道,“不行,不到最后一刻不能放弃,我必须坚持到底。”

    孟允帆看屏幕上的战况,报以同情的摸摸小宝儿的脑袋,“干爸理解你的心情,可是你的老爸是三爷,你知道吗?你现在赢不了他很正常,等你再长大一点就行了,乖。”

    小宝儿抖开他的手,又盘腿坐下,“我准备了这么久,不可能这么快被团灭。”

    嘴巴上宣布不服,小宝儿手指飞快的操纵键盘,查看周围的地理环境,坚定的下令,“二组,三组,改变进攻策略,全力反攻,把红方在咱们的方针歼灭!五组,掩护一组,灭掉红方的先锋部队!”

    盛夏觉得儿子说的有道理,臭小子知道调整战略方针,说明他很理智,很清醒,没有被对方的武力吓到,好样的!

    盛夏端着步枪,对麦克风道,“小王爵,他们的人正在重伤咱们的人,我建议先后退,寻找屏障保护自己。”

    一般来说,在自己的地盘上,退居隐藏再做打算是做好的选择的,当然,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除非不得已,这样的办法还是不用为好。

    小宝儿颔首,觉得这个阿姨说的可行,“好!一组,五组,掩护他们往后退,到后方一百米有保护区。”

    “好!”

    盛夏又在心里给儿子点了个赞,他年纪小,战术掌握的少,这方面的经验不足可以理解,但哪难能可贵的是,他蒙能在关键时刻听取别人的意见,不爆发,不意气用事,儿子啊儿子,你身上有大将之风啊!

    不愧是三爷的种!

    盛夏和50号等几个主力带领大家一边开火掩护,一边往后退。

    但是,盛夏很快就发现,情况不对,盛夜先生的人好像一点也不着急,他们的火力开的不大,但一行人组成了天然的屏障,硬是用战士堆砌了一个坚固的城池,,他们的炮火递进加强,不致命,又让对手无法反驳,只能被他们吊着打。

    卧槽!这是什么打法!

    耍他们呢!

    麻蛋!

    小宝儿也意识到了,他被吊打了!吊打!

    老爸居然在玩儿他们,轻轻松松的玩儿他们。

    红方这边很轻松,按照三爷的吩咐,他们先借助烟雾弹的保护,第一时间过了桥,接着,以人形组成人字,随时调整为横着的一字和竖着的一字,不管对方怎么出招,他们都能以最小的牺牲最大的收获。

    大雁南飞的人字行,在军事上也经常被用于战斗机、歼击机等火力强大的进攻型武器的队形,三爷此时是把人当成歼击机来用了。

    盛夏秒懂,盛夜先生绝对是高手,他绝对在军营待过,而是个资深的指挥官,不然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陌生人组合成这么有条理的阵法。

    小宝儿也明白了,老爸玩儿中有几分认真,可是这种认真,反而把玩儿的效果强化了。

    嗷嗷,老爸!你讨厌!你讨厌!

    盛夏他们往后退,三爷的人步步紧逼,每一次进攻都带着嘲笑的感觉,彩色的烟雾、子弹砰砰把月色染成了七彩。

    阒静的丛林和山坳,变得热闹喧嚣,乍一看像盛世晚宴,像篝火晚会。

    盛夏手中的枪砰砰砰发射子弹,她自认枪法很准,但是对方的反应速度和调整能力实在太强大,她发出十发子弹,竟然只打中了三下,而且不是对方的要害部位。

    玛德!

    他们的人伤亡惨重,刚才的一阵鏖战已经倒下了十几个,还有几个人手脚中弹,必须放慢速度,放着丢下枪支。

    不会败了吧?玛德好丢人,才几分钟而已啊!盛夏咽不下这口气!

    “47!50!这边!”

    “不行!他们追的很快!到上面去!后面是树林,趁天黑躲起来,明天等到天亮以后,咱们再继续,先保命!“

    “大家分散!跑到树林里!不要组队了!分散力量!”小宝儿突然下令,这会儿什么夺桥,什么胜利,都不如先活下来。

    大家一听到可以疏散暂时不被灭,马上鸟兽散。

    盛夏欣慰的笑了,儿子,你果然是你爹的种,四岁啊,脑袋瓜子这么灵机,长大后一定牛叉逆天。

    老妈看好你,哈哈哈!

    盛夏心里无比高兴,蹭了蹭脸上的汗,拿好枪,在枪林弹雨中快速移动。

    哗啦啦!无数的脚步声凌乱的响彻四野,山坳热闹了,惊飞了不知道多少栖息的鸟。

    三爷料峭的眉宇上扬,轻蔑的弧线有着独特的威慑力,手指一挥,“追!”

    想逃,也不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盛夜先生!神机妙算啊!哈哈哈!我们去追了!”

    盛夜先生?

    小妞儿的耳朵突然被四个字深深吸引,玛德,盛夜先生居然在人群中间,很好,擒贼先擒王,她一定要灭了兔崽子!

    盛夏从逃离的人群中分散开,纤瘦灵活的身影躲到大石头后面,眯眼寻找盛夜先生,光线忽明忽暗,云层已经开始变厚,月光不再是刚才那么明亮。

    玛德,天公不作美,刚才红方的人嘚瑟的时候,明明还很好呢!

    盛夏集中精神,可是人群混乱,她面前的人晃动的频率太快,她无法锁定目标。

    步枪的瞄准度其实还可以,但光线和目标人物的飘忽,给盛夏增加了很大的难度。

    操!

    该死的盛夜先生!

    盛夏匍匐在地上,昂起头,端平枪,手指卡在扳机上,重点搜索月光下的一道高大的身影。

    没错!就是他了!

    长的这么高,就是用来被人打的,哼!

    盛夏眯着眼睛,瞄准,手指往下压,仿真枪和假的子弹,被她搞的挺有气场。

    清灵的目光锁定高高的三爷,随着他的走动调整方位,三……二……盛夏在心里默默倒数。

    一!

    砰的一声!

    一发子弹正对着三爷的胸口发射,速度比扑通的子弹蛮了一个节拍,三爷灵活若猎豹的身形迅速反应过来,在子弹还没射入胸口的前一秒,三爷抓起一个傀儡挡在面前。

    嘭!

    子弹打在“尸体”上,冒了一层烟雾。

    玛德!偷袭他!

    活腻歪了!

    三爷逆着子弹来时的方向,发现了白色的岩石,步枪的黑洞对着那边瞄准,找死!

    我擦,盛夏看到他居然没死,吓尿了,我擦我擦,什么鬼,居然不死。他不死,她完了。

    盛夏吓得拔腿就跑,屁滚尿流一阵猛蹿,小小的身影,顶着头盔,扛着武器,咬住牙关。

    不能死,不能死,她还要帮儿子夺取革命胜利呢!

    可是,盛夏腿儿跑的再快,哪里比得上三爷的大长腿,人家一步相当她三步,而且三爷什么体能?什么素质?

    盛夏慌不择路往密林更深处跑,后面的三爷不急不慢的追,他不急着开枪,倒是想知道偷袭他的人究竟是谁。

    盛夏心下一慌,对着三爷方向砰砰砰乱开枪,当然,一次都没打中。

    三爷被彻底激怒了,反了你了,敢对他开枪,还连开四枪,很好,我记住你了。

    盛夏还想开枪,但是完蛋了,她没有子弹了。

    咔吧一声,尴尬至极,盛夏的武器成了摆设。

    三爷这下更是淡定,单手掐腰,高大威猛的身影足以与丛林的大树比肩,他淡淡一笑,浓郁的腹黑感。

    “跑,继续跑。”很冷的声音,轻蔑,霸气。

    盛夏累的哼哧哼哧喘气,“卧槽,不就是个pk吗?犯得着玩儿命追?大哥,我不跑了,咱们歇会儿。”

    盛夏实在累傻了,席地而坐,反正跳不掉,她决定死的体面一点。

    三爷幽深比丛林更加寂静的眼睛,倏地眯了眯,只剩下一道缝隙,为什么这个女人的声音如何熟悉?

    和他的小妮子一模一样!

    加之……

    三爷夜视力极好的眼睛瞄准她,小小的骨架,盘腿时大大咧咧的姿势,用巴掌扇风的不雅动作。

    呵呵呵!可不就是他的小妮子?

    三爷心情瞬间复杂又喜悦,没想到啊,荒山野岭,他居然活捉了自己的媳妇儿。

    冷三爷提了提迷彩裤,蹲下,声音更沉一些,“认输了?”

    盛夏气的冒火儿,“怎样?。”

    笨蛋,居然没认出他的声音。

    三爷依然高傲的蹲着俯视她,月色洒落,清辉弥漫,破树林因为她而妙不可言。

    “头盔摘了。”三爷简洁明了的吩咐。

    盛夏切,“不摘!有种你别开枪,咱们单打独斗,打赢我,我认输,打不赢,放我回去。”

    盛夏觉得,她的功夫还不错!

    三爷呵呵笑,小妮子啊!

    “如果你输了,可要付出代价的。”三爷凑近她,蒙上了汗香,小妮子浑身都醉人。

    盛夏拍拍手,站起来,踢腿,擦掌,“行啊!什么代价你说吧。”

    三爷慢悠悠挑她的迷彩服,小妮子穿着迷彩服真好看,“输了跟我走,给我当压寨夫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