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千年杀的威力

    感受到林岳身上的修为,板寸青年很是不屑。

    “这就是你的自信?”说完,板寸青年三人直接爆发出身上的修为,居然是清一色的聚气七层初期修为。

    这三个板寸青年说是青年,其实估计已经有二三十岁了,只是这个修者的寿命较高,他们看起来才年轻一点。

    对于板寸青年三人的修为,林岳都吃了一惊,这三人的实力确实很强,如果是一般的枫叶高级修行学院学生,还真被他们吃定了,可惜他们遇到的是林岳!

    看到修为上林岳被完全碾压,蓝衣小偷很是兴奋,在他认为,这样的结果,就意味着林岳待会会被打得很惨,他就可以报仇了。

    其实,他那时候查询林岳信息是随便找一个枫叶高级修行学院的学生问的,而他问的那个人刚好是高宇。

    之前,高宇可是被林岳打得很惨,他一直想找个机会报复林岳,只是一直没有找到而已。

    高宇炼化的是幽莽兽的血脉,自然就带着一些幽莽兽的奸诈心理。

    在他旁推测敲出小偷想找林岳麻烦后,他就直接把林岳贬得很低,小偷要关于林岳的资料时,高宇给出的各种资料都是严重和林岳不相符的。

    比如说林海的伤势已经好了,高宇说没好,林岳家有赤炎雕,他没说,林岳拥有幻血鸦血脉,他也不说,至于林岳的真实修为,这下,他说实情了!

    本来,小偷对高宇的话是半信半疑的,听到他说出了林岳的真实修为,小偷终于信了,甚至他都没有再去询问其他人。

    在他认为,高宇是整个枫叶高级修行学院的名人,根本就没有必要骗他,而且,高宇所说的林岳修为和他知道的一样,这更加坚定了他的信念。

    这时候,小偷说话了“小子,如果你跪下求我,我说不定会让他们待会下手轻点,让你免受一点痛苦。”

    看到小偷这时候插话,板寸青年三人很是不爽,但是看在小偷是雇主的面上,他们选择了忍让。

    听到小偷吗白痴的问题,林岳选择了沉默,他实在是不想回答这样的问题,真的很累。

    “不说话,继续不说,待会你就等着受死吧!”小偷对林岳的沉默很是生气,他认为林岳这是已经绝望的表情,就冷声嘲讽道。

    “这位兄弟,你该吃药了,年纪轻轻就烧坏了头,怪可怜的!”林岳看到小偷这样白痴,就用一副感叹的语气对小偷说道。

    “你说什么,居然说我脑袋坏了?你才脑袋坏了,你全家的脑袋都坏了!”林岳的话刺激到小偷,小偷听完后直接吼了起来。

    其实,小偷的心里素质还是可以的,只是他刚刚收到太多的刺激了,才让他的情绪失常。

    板寸青年三人看到小偷这个样子,很是不爽地开口道

    “好了,你让开吧!我来收拾这个小子。”

    “你们三个,给我好好教训教训他!”小偷此刻还是很激动,在和板寸青年三人说话时都忘了尊卑。

    “你,刚才是在命令我们吗?”前一刻还准备去收拾林岳的板寸青年三人中的一人冷冷地盯着小偷。

    “不,不是,我”这让小偷很是害怕,连忙开口解释,只是他太紧张了,说的话都断断续续。

    “好了,你们够了,想战斗就快点,别浪费我的时间!”林岳很是不耐烦地打断了他们。

    听到林岳的话,小偷和板寸青年三人都把目光看向了他,这时候,其中一个板寸青年开口道

    “既然你那么想死,那我们就成全你!”

    接着,板寸青年三人直接把气势凝结,战斗一触即发。

    看到他们这模样,林岳也打算爆发出单勾玉写轮眼的实力,来对付他们。

    忽然,林岳似乎想起了什么,双手结成寅印状,心中暗暗千年杀!

    接着,林岳的身体不由自主以十倍的速度虚晃到小偷的身后,双指不由自主猛地向小偷的身后要害。

    林岳其实一直想解释我用处技能后就控制不住自己啦!

    “啊!!!”

    只听到小偷发出一阵不似人间的惨叫,直接飞离原地,倒在几米远的地上昏了过去。

    这就是千年杀?传说中的生理和心里的双重打击?

    可惜的是,中了林岳千年杀的人所受疼痛是妇女分娩的十倍,小偷没能忍过去,直接昏迷了,让林岳不知道千年杀的具体效果。

    但是,这里的试验品似乎很多,想知道千年杀的具体效果还是蛮简单的,试验过就行了!

    想着,林岳把目光看向周围的敌人,板寸青年三人和小混混们被林岳的目光扫过,不由得感到菊花一紧。

    这时候,中间的板寸青年开口了“我说兄弟,我们都是修者,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你不会用这个来攻击我们吧?”

    其实,刚刚他们都看到了林岳的攻击速度,那快得无法想象,根本就不是聚气境所能拥有的速度,大家都自认为跟不上!

    “抱歉,我认为这样的攻击很好,身份、地位什么的在我的生命收到威胁的时候都是浮云!”

    听完林岳的话,那些人连忙用各种东西对自己的菊部要害进行防御!

    只是,这有用吗?林岳很是无耻地耻笑起来。

    “千年杀!”

    用玄气防御的防御被告破,那是一个板寸青年,很不幸,他晕了过去!

    “千年杀!”

    用手掌防御的的防御被告破,那是一个小混混,很不幸,他跟着混了过去!

    “千年杀!”

    一个用刀防御的防御被告破,那是一个小混混,很不幸,他也跟着昏了过去!

    “千年杀!”

    最后一个直接躺地上的混混,他用的是大地做防御,好吧,你成功了!

    接着,林岳直接送给他一个拳头,他很是幸福地晕了过去。

    为什么说他幸福呢?

    因为只有他是脸带微笑晕过去的,其他人都是苦着脸晕过去的。

    “哎!”

    看着躺在地上的这一群人,林岳叹了一口气!

    无敌,是多么寂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