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9章 我们尽力了

    “听顾夫人之前的描述,夏茵的邮轮是世界顶级邮轮,油耗量巨大,我们将夏茵的邮轮的油耗进行了一下精确的计算,发现如果在不额外加油而且保证安全的前提下,那艘邮轮可以到达的最大的范围是南极和澳洲。南极我们已经去找过了,并没有他们,所以很可能是在澳洲。”

    林汐跺了跺脚,感受着自己脚下坚实的土地,觉得这真是一个很神奇的事情。

    “但是要是中途加油,是不是就可以去往美国那边了?”

    “但是这个情况并没有发生。”

    脸这个都查了出来,可见这期间到底是多么浩大的工程,怪不得拖到了现在。

    “那次海上出事之后,我们第一时间去寻找了顾夫人您的下落,所以错过了那边最好的搜寻时机。我联系了世界几大远洋公司,要到了他们这段时间的运营数据,进行了分析,并没有哪家公司和夏茵的私人邮轮有联络,所以我的推测百分之八十是成立的。”

    “那百分之二十呢?”

    “那百分之二十是我的自谦之词。”李骁旸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听。

    ……林汐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这么哑口无言过。

    “所以顾夫人要不要去一趟澳洲?”

    “我现在就在澳洲。”

    李骁旸沉默了一瞬间:“其实我也在。”

    那这还有什么要打电话的?直接见面啊!

    然后林汐直接将自己的位置告诉了李骁旸。

    “我过去大概要几个小时。”

    因为两个人并不在一个城市。

    “你慢慢来,我会在这里呆很久。”林汐呵呵笑着。

    真的每次和李骁旸这个孩子说话,她都会忍不住身心愉悦。

    顾经年见到她脸上终于没了刚才的愁容,不由得问了一句:“谁的电话?”

    “李骁旸的,说是叶蓁和齐晋琛有消息了。”

    “哦,这样?”顾经年扬起眉梢,“想不到这小子的动作倒是比我想象中快得多。”

    “刚才她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和我说,他去查看了很多非洲那边的国家所属岛屿,有很多都是他动用身份去查看的,这个就是你没有办法和他比的地方。”

    “这个小王子倒是很会利用自己的身份。”顾经年轻笑一声,“平时对小王子这三个字很排斥,但是自己该怎么运用职权还是怎么运用职权。”

    林汐一想到李骁旸正儿八经地纠正“请不要叫我王子”的这个画面,就觉得十分违和。

    “他大概明天会过来。”

    顾经年搂住林汐的肩膀:“李烨庭还和我说过,说你真的是整个世界上,李骁旸最待见的一个人,比待见自己的父母还要待见。”

    林汐摸摸鼻子:“我非常荣幸。”

    还有点儿小小的骄傲。

    真的,做一个优秀的人不容易,得到一个优秀的人的赏识,更是不易中的不易。

    “前几天我和李烨庭联系的时候他还说,从来没有见过李骁旸对什么事情这么尽心尽力。”

    顾经年只是很单纯地在陈述一个事实,但是乔司那个龌龊的人不由得又想歪了。

    “老板,我一开始就和你说过,那个李骁旸绝对是别有目的,难道你就一点儿安全感都没吗?”

    其实他们是没打算带乔司过来的,乔司是死皮赖脸跟过来的。

    他现在就是喜欢到处乱跑,因为在国内他非常喜欢胡思乱想,他会很忧伤。

    “李骁旸多大?我多大?乔司,你别天马行空。”林汐很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但是那个孩子早慧啊,他看起来是那么大,可是他心里不是那么大啊。”

    “你真龌龊。”林汐很是嫌弃地看着他,“我好不容易得到这么好的一个孩子的欣赏,你给我说得和什么似的。”

    顾经年真是懒得搭理乔司。

    “不是,老板,我很认真地在和你说,你最好有点儿危机意识。”

    “澳洲的海底世界很美。”顾经年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乔司有些不明所以地点头:“对啊,是很美,怎么了?”

    “所以你是自己下去看,还是我让人把你扔下去?”

    经历过上次在印度洋的那个事情,乔司对海洋还有种恐惧感,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所以他才不要去。

    于是乔司悄悄摸摸闭嘴不言。

    李骁旸来到这里的时候,觉得乔司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

    他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了林汐,开口道:“整个搜寻过程都在这里,里边也有叶蓁小姐和齐晋琛先生的最大可能的所属范围。”

    林汐翻开来看,乔司也凑了过来。

    “你别挡我,去一边。”乔司想要将李骁旸给挪走。

    “乔司哥。”

    李骁旸叫了他一声,但是乔司忽然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我最近有招惹你吗?”他这么问。

    “没有啊。”乔司立刻摇头。

    “那你那么一副猥琐的表情看着我是怎么回事儿?”李骁旸眯了眯眼睛,“乔司哥,其实你的那个脑子里边想的是什么,我都明白。”

    这娃成精了。

    背地里说和当面说绝对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于是乔司立刻闭嘴不再多言。

    “你这就是残害未成年儿童你知道么?”李骁旸很嫌弃地看着他,“你这样很容易让我怀疑你是不是吃错了,我比较喜欢顾夫人,但是却没有那么喜欢你,所以你吃错了?”

    然后李骁旸立刻后退两步:“乔司哥,我竟然不知道你一直都是这样的心思?你对我……”

    “我对你怎么了?老子对你怎么了?”乔司登时就怒了,“小崽子别以为你是什么小王子爷就不敢收拾你!”

    恋童?这意思是他恋童?

    简直开玩笑,还他妈都是同性。

    因为他的想法龌龊了点儿,所以这个死小子就这么报复他?

    乔司觉得李骁旸这娃真的是……不可言说。

    李骁旸也不再和乔司开玩笑,反正以后乔司要是再胡思乱想的话,他就这么说。

    反正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林汐粗略地将李骁旸拿过来的东西看了一遍,然后了然:“如果要找到他们的话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这个还不确定,因为不知道他们到底有没有和夏茵在一起。”

    “辛苦你了。”

    李骁旸摇摇头,然后转头看着那个房间:“是有人生病了?”

    “嗯,在做手术。”

    李骁旸当然也知道这个研究所的成立,所以对于多么严重的病情才会送到这个研究所里诊治,非常清楚。

    “危险系数很高?”

    “对,很高。”

    李骁旸是知道贺向庭的,看他现在的这个精神状态便知道里边的人对他来说意义重大。

    随后有人过来将李骁旸叫走,似乎是有些事情。

    然后气氛重新恢复到了惯有的沉闷。

    “这一天一夜的时间都过去了,他们都不吃饭吗?”乔司很疑惑地问了一句。

    林汐觉得乔司这货的关注点也真是没救了。

    “这么长时间还不出来?”乔司念念叨叨,然后在这里各种转悠,“我挺待见陈筱冉这个妹子的,人可要好好的,千瓦不能出什么事儿。”

    贺向庭靠在墙上,觉得背和衬衣紧紧黏在了一起,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大概是林汐见过的,时间最长的一台手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很快又是晚上。

    期间有人给他们送了东西过来,虽然没有什么胃口,但是还是象征性地吃了几口。

    “这都要两天了,三十多个小时了。”乔司几乎就要跳脚,“到底是多么大的手术啊他要这么长时间?是不是那些专家都饿晕了?”

    在现在的这个环境中,这个笑话真的一点儿都不好笑。

    乔司团团转着。

    “你不吃饭?”他拍了拍贺向庭的肩膀,“我看陈筱冉那丫头命大着呢,不会有事儿的,你别那人还没等出来,自己倒是倒下了?”

    贺向庭摇摇头,哪里有什么胃口。

    走廊里边的气氛越来越沉重,林汐甚至觉得自己由于高度紧张而出现了耳鸣。

    这么长的时间,总该出来了。

    不知道又过了多长时间,那扇门,又开了。

    从里边走出一个全身武装得严实的人,不同于进进出出的那些助理。

    贺向庭立刻站起身来,但是由于在这里蹲得时间太长,腿早就麻掉,然后直接跪了下去。

    膝盖和坚硬的地板碰撞发出沉闷的响声,听起来就觉得疼。

    贺向庭恍若不觉,扶着墙壁站起来,立刻问道:“医生,怎么样?”

    医生将口罩摘了下来,发现是徐楚彦。

    他的眼睛整个都是通红的,血丝遍布,整张脸上,都是憔悴的神色。

    其它专家也从后边的门陆陆续续走出来,离开。

    苍寂而颓废的感觉在空气中不断发酵。

    没有听到徐楚彦的回答,贺向庭忍不住催了一句:“到底什么情况,你说话啊!”

    徐楚彦的唇色有些苍白,微微抿着,他看了一眼安欣,眼中是其它人不愿意去深究的复杂神色。

    贺向庭一把揪住了徐楚彦的衣领,像是一只沉寂许久的狮子忽然爆发一般的大吼:“到底怎么样!你他妈给我说话!”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