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 引路人

    “快走!这里要塌了!”

    被姜兰附体的小白脸“蹭”地一下从地上爬起,推着张瑞就跟着那人面牛头跑了起来。

    “你能听懂这蠢货的话?”

    张瑞一手一个背包,背上还背着那把神剑虎魄,一边跑一边问。

    “听不懂!猜的!姜明明的身体太弱,撑不了多久,快跑!”

    张瑞啧了声,显然对这个敷衍得不能再敷衍答案不太满意。

    但也没办法,这人面牛头的蠢货都开始逃命了,难道自己还傻不拉几地赖在这墓里等着人来上香不成?

    人面牛头有四条腿,而且耳朵很灵,跑得很快,张瑞玩命似的跟着它七拐八弯地跑了好长一段路,它才停了下来。

    亏得吃百家饭长大的张瑞经常被混混追着打,这才练就了他一身好体力,要不然像现在这样这么玩命地跑,早特么歇菜了。

    “怎怎么停下来了?”

    张瑞喘着粗气问道。

    那人面牛头倒像是听懂了张瑞的话似的,围着张瑞转了转后,用它仅剩的那只牛角顶了顶横在它面前的那块石头,似乎是想让张瑞帮它想办法搬开它。

    “你你这蠢货,也太太看得起我了吧,这石头少说少说也得有个几几百斤吧,难道你还想让老子搬搬开它不成?”

    “依啊!”

    那人面牛头叫了声,眉头竟然皱了皱,似乎是对张瑞的智商有点捉鸡。

    “依啊!依啊!”

    人面牛头弯到张瑞身后,犹豫了一阵后,轻轻用角碰了一下他背上的神剑。

    “嗡!”

    神剑虎魄被这人面牛头一碰,竟然发出了一声蜂鸣,似乎是在警告,又似乎是在回应。

    “难不成你要我用这剑去砍这石头?”

    张瑞一副你特么绝逼在逗我的表情看着那人面牛头的诸怀,心中不禁愤愤然。

    虽然这神剑锋利无比,砍烂这石头不在话下,可它毕竟不是专门用来开山的挖掘机啊!

    再说了,这虎魄是千年神剑,是有灵气的东西,这刚被自己拿到手,就用它来劈石开路的,是不是太呵呵了点?

    张瑞忘了,那龙图龟书就是自己劈石头劈出来的,到这人面牛头的家伙求他劈石开路时,他倒心疼起这神剑来了。

    看着一脸期待地诸怀,张瑞果决地摇了摇头,道:“不,行。”

    “依啊!依啊!依啊!”

    那人面牛头的怪物见张瑞拒绝了自己的意见,竟依啊依啊地疯叫着、围着张瑞团团转了起来。

    看着样子,似乎是被气得够呛。

    “行了张瑞,不管有什么事情,先出去再说。你现在和它杠,就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在开玩笑!”

    姜兰的话说得还是很有技巧的,谁会和自己的生命过不去呢?

    张瑞闻言,虽然还是有些不情愿,却也没有再继续坚持。

    他取出神剑,砍柴一般地对着那巨石就是几个劈砍,那巨石便多了几个规整的纹路。

    一旁的诸怀见状,依啊依啊的叫了几声,随后便一头撞了上去。

    虽然只剩一个角了,但这诸怀毕竟是山海经中都有记载的异兽,只是这么一撞,那巨石便顺着那些规整的纹路四散了开来。

    巨石裂开后,一股冷风便从对面扑了过来。

    这风中没有令人晕眩的霉味,反而带着一股青草的香味。

    张瑞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出来了。

    那诸怀早已经兴奋得不得了,依啊依啊地围着张瑞他们跑了起来。

    “轰!”

    “哗啦啦啦!”

    身后的甬道也已经开始垮塌,张瑞也不敢怠慢,赶紧搀扶着被姜兰附体的小白脸向外面跑了去。

    出得洞口后,小白脸便如摊烂泥一般直接就软在了地上。

    张瑞见状,顿时懵逼。

    虽然他知道这肯定是因为姜兰已经不再附体了的缘故。

    可这未免也太那啥了吧!

    这才刚出洞口就跑了!

    这特么几个意思?!

    “叮咚!”

    张瑞的口袋响了一声。

    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一看,又是那雨女姜兰发来的消息。

    “他现在身体太弱,寄宿太久,对他的损害很大。

    现在你们已经出来了,危险已经解除,你自己想办法吧。

    记得我们的约定!”

    握草!

    张瑞骂了声,转头便看见了一旁血肉模糊的人面牛头的诸怀。

    有了!

    “那什么,你过来一下,我和你谈谈人生和理想。”

    “依啊!”

    那人面牛头望了地上的小白脸一眼,似乎是明白了张瑞的意思,哒哒地走到小白脸身边后,竟就屈膝卧了下来。

    张瑞心中感慨,嘴上却是不说,一把将小白脸放在了那怪物宽厚的背上。

    “带我们出去。”

    张瑞说了声,而后像放牛归来一般,跟着这诸怀就像林子深处走去。

    天还没亮。

    又或许是亮了又黑了。

    也可能是林子太厚,所以光线不好。

    总之这林子黑压压的,走在里面,张瑞就有一种又在那甬道里前行一般的感觉。

    这种未知而压抑的感觉,让张瑞的心里特别不舒服。

    但不管怎样,这雨却是已经停了。

    这倒是帮了张瑞一个很大的忙。

    这林子这么厚,走出去要多久都还不知道。

    若是还下雨的话,那可就真的是饥寒交迫了。

    更何况他们现在两人一牛都还带着伤,雨水很可能会让伤口感染发炎。

    这里要什么没什么的,到时非得交待在这里不可。

    这诸怀死了就死了,但到时候谁来背小白脸呢?

    之前走下去的那个甬道并不长。

    而那个布了八卦阵的房间也不是特别大。

    刚才跟着这人面牛头七拐八弯地跑了一段,但感觉距离也不是特别远。

    所以张瑞估计,自己现在所在的这片山林,应该就是那破院子所背靠着的大山。

    但当时下车时天太黑,张瑞也只是隐隐约约看见那破院子背后有着连绵起伏的一溜影子。

    所以究竟是不是,他也不太确定。

    但这姜兰并没有发消息过来示警,估计也差不离。

    也许是太久没有人类涉足的缘故,这地上已经积起了厚厚的一层落叶。

    张瑞他们走在上面,就像是走在雪地里似的,深一脚浅一脚的,特别费劲。

    老林静谧,很长一段时间里,张瑞都只听得到自己这伙人的呼吸声和脚步声。

    这种老林中的跋涉,远比在一般的林中穿行要费力得多,因为根本就没有路。

    好在张瑞有一把特别牛的神剑,所以路不路的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个难题。

    难就难在,他实在是没有那么多体力。

    原本就已经饥寒交迫的张瑞,不得不走走停停。

    “哗啦啦啦”

    也不知是走了多久,就快瘫倒在地的张瑞,终于听见了令人振奋的水流声。

    在山中,溪流就是天然的引路人,有水就有路!

    连已经牛气吁吁的诸怀听见这声音,都兴奋地加快了脚步。

    张瑞的欣喜,自是不必多说。

    他给自己打了打气,咬牙朝着水声摸了过去。

    可当他们终于走到那水声边上时,张瑞却发现,那潺潺的溪流边上里,蹲着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