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在战战神级!

    前方的草原之上,有一群人类正和一头盖克猿激战!

    人类一方还有两架战机,而盖克猿却只有一头。

    那两架战机,一架是邦联风格战机,而另一家明显是大汉帝国的战机。那古色古风的战机喷涂颜色一看就能辨别出来。

    此刻这两架战机却在通力合作,那那头盖克猿发动猛烈袭击,四道火力线几乎将那头盖克猿牢牢的纠缠住了。

    而在不远处还能够看到几架战机的残骸。那残骸的模样一看就不是被战机击坠,而是被某种强大的力量捏成了团。

    至于那头盖克猿,却是货真价实的战神级盖克猿!目测足足有十三四米的高度,通体毛发银白,雄壮如山。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习择赫然在那群人类当中锁定了一个魂牵梦萦的身影。

    韩梅!

    没有错,即便相距很远,即便那边场面混乱,可是习择一眼就认出了其中的一个身影,绝对是韩梅没错!

    恰好在这个时候,那头银白色的战神级盖克猿骤然咆哮,浑身的毛发都根根倒树起来,紧接着牠的大手突然向手虚空一捞,蓦然间就有一支银色的巨手冲上天空,抓向天空的那家邦联风战机。

    银色巨手并不是银毛盖克猿的实体手臂,而是用某种能量微粒组合凝结而成的外延手臂!

    在那支银色巨猿手面前,战机竟然小的如同一个乒乓球。可以想象如果被那只银色巨手抓住,那架战机也将步那些变成了残骸的战机的后尘,成为一对新的铁疙瘩。

    邦联风战机极力的挪动机身闪躲,可是那只巨手却如同跗骨之蛆。而且它和银色盖克猿之间似乎并没有距离限制。邦联风战机已经骤然拔升了高度,也拉开了距离,可那只手仍然距离它越来越近。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地面上一个人骤然爆喝,手中大刀突然掀起一股螺旋火焰,跟着纵身跃起,携带包裹着熊熊火焰的大刀就斩在了那头盖克猿的肋下。

    与此同时,帝国风战机突然射出一片密密麻麻的微型导弹,那些微型导弹瞬间就盖住了银色盖克猿的脑袋,轰隆轰隆连连引爆。

    嗷!!!

    这是一声习择再熟悉不过的盖克猿惨叫声。

    而那支如影随形般捏向邦联风战机的银色手臂也骤然散成无数的银色粉末,眨眼间就消失的无隐无踪。

    银毛盖克猿怒吼着,骤然横扫出自己肋下的手臂,那个使出火焰刀斩的人避之不及,给结结实实的扫中,远远的就飞了出去,在也没有爬起来。

    紧跟着邦联风战机就发射出一道道激光束打在那头银毛盖克猿的身上,基本上没一道激光束都能够在牠的身上烧出一个焦黑坑洞来,只不过并不能将牠的身体贯穿!

    被超高温的激光束射中都没有被贯穿,这头银毛盖克猿的肉身强度已经达到了主攻战舰的护甲合金的强度了!

    地面的其他人也乘机对牠发动而攻击,各式各样的攻击手段都使在牠的身上。

    银毛盖克猿骤然狂吼大啸,四支粗壮的手臂同时砸在地上,一通狂锤乱砸,地面顿时就给牠砸的破碎不堪,一道道淡银色的冲击波浪以牠为中心冲击开来,那些围攻牠的人纷纷被这道冲击波撞飞出去。

    以力量砸出来的冲击波赫然覆盖半径达到五十多米的范围!这已经相当于落下一枚中等当量的导弹了。

    在那股狂暴冲击力量波的冲击之下,全场没有一个人能够保持站立。

    说时迟,那时快,这一切也不过是发生在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

    战况可谓相当的惨烈,同时人类一方已经处于相当不利的状况。

    “简直……不敢相信!”西园魉道:“大汉帝国的人……竟然和邦联的人合作?我没有看错吧?这两方不是不死不休的死敌吗?”

    西园魑道:“我也觉得不可思议。”

    习择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快,过去!我要找的人就在那里。快!”

    西园魑一惊,“不会这么巧吧?”

    话虽这么说,可惜西园魉还是驾驶这幼龙号战机冲了过去。

    习择喝道:“就是那个古铜色皮肤的女人!快!”

    然而习择的话音刚刚落下,那头银毛盖克猿就朝着韩梅所在的方向冲去。

    “该死!再快一点!”

    偏偏现在幼龙号没有了半点攻击手段——唯一一颗“归一弹”就算能用也不能用,更别说西园姐妹绝对不会允许。

    西园魑道:“喂!你这样下去就是去送死啊!”

    “管不了那么多了!把舱门打开!”

    西园魉道:“疯了疯了,真是疯了!”可她还是按下了幼龙号的舱门,因为她算是看明白了,就算你不给他,这个家伙也会自己跑过来按下开门按钮。

    就在战舰飞到银毛盖克猿必经之路的上方的时候,习择瞬间释放出了“绝对领域”,脚踩在幼龙号的下方,弯曲的双腿瞬间绷直,在强大的爆发性力量的作用下,习择就如同一颗炮弹一样轰了下去。

    双手一展,跟着收回,捏拳与身前,如同洪流般的“绝对领域”意念力量注入拳头当中,同时还有这段时间他在体内积蓄的“气”。

    这是习择第二次将“气”和“绝对领域”相结合,只不过之前一次是防御,而这一次是进攻,而且习择所用的攻击手段正是藏锋武馆的真传,《精武拳》!

    第一拳,碎金!

    被习择命名为“绝对防御”的技能习择好歹运用过一次,可是这用于进攻的手段却是实实在在的第一次使用——之前在战机上他也没机会“理论”付诸实践啊。

    能不能成,习择也不知道,但是知道一点,那就是必须能成,他也绝对的相信自己,绝对能成功!

    恰恰,“绝对领域”的根本力量,就源自意识,意识越强,“绝对领域”的威力也就越强大。

    因而此刻,习择那颗将出未出的拳头上,随着“气”和“绝对领域”的纠缠融合,竟然绽放出了五彩缤纷的光芒。要知道,这个时候习择依然佩戴着“精灵十字架”!

    会出现这样的状况,那就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习择此时挥拳所释放出来的能量,已经超过了“精灵十字架”吸收的能力,所以依然不可避免的出现了能量的溢散逃逸。

    这或许是习择有史以来打出最强的一拳!

    习择一“出场”就制造出了五彩缤纷的“光效”,这当然不可能不引起别人的注意。这个“别人”,包括被冲击波掀飞出去的韩梅,当然更包括了那头银毛战神盖克。

    牠微微疑惑了一下,显然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又多出了一个人,然而当牠本能的感觉到那人身上所蕴含的强大力量的时候,战意和怒火瞬间就取代了一切。

    你要和我战?

    那我就和你战!

    天生战士的盖克什么惧怕过战斗?

    面对那从天而降的人——或者说从天而降的拳头,这头银毛盖克仰天嘶吼,浑身的银色毛发再次一根根笔直倒竖了起来,从牠体内爆发出来的力量冲击甚至让牠的身形都显得有些模糊。

    出拳!

    跟着一如之前那般,一颗由某种能量集合而成的银色拳头迎着习择就轰了过去。

    力量!

    释放出纯粹的,强大的,充满毁灭性的力量!

    这就是盖克猿的战斗方式,没有所谓的技巧,没有所谓的感悟,有的只有力量。

    不远,韩梅愣愣的看着不远处的一幕。

    五彩缤纷的身影,以及银色的拳头,都倒影在她乌黑明亮的眼眸之中。

    一如习择一眼就认出了她一样,她也一眼认出了习择。或许就是因为两人曾经进行过一次“灵魂共鸣”。在彼此的心中都已经深深的烙印下了对方的影子,难以磨灭。

    “我的意中人是一位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身披金甲圣衣、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

    韩梅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句话,一句出自一部古董电影中的台词。那个时候她就记住了这句话,因为它饱满了一个少女对将来意中人的一切浪漫幻想。

    此时此刻,这句话如果将“娶我”替换成“找我”,却是和眼下的一幕完美的应景。

    习择,他不远万里的来找我?

    这个念头在韩梅脑海中浮现而出。

    习择是盖世英雄吗?

    是!

    因为韩梅已经通过了“翡翠王都”的邦联“情报站”那里得知了习择参与杀死了一名大战神级的盖克猿。杀掉牠,就等于是彻底断了进攻s域的盖克猿的“网”,这是人类自与盖克猿交战以来就从来没有过的巨大功绩,从未有人做到过——哪怕是当初的宋未明带着人类大元帅奇袭“翡翠王都”也没有杀死大战神级别的盖克猿!

    那也正是她一开始计划要做的事情,抱着必死的决心,只不过最后阴错阳差的来到了“翡翠王都”。

    而习择,他真真切切的做到了!

    试问,倘若这样习择都不算是“盖世英雄”,那还有谁能够配得上这四个字?

    踩着“七彩祥云”?

    此时的习择,可不就被“七彩祥云”包裹着吗?

    看着此时此刻的习择,韩梅恍惚之间仿佛回到了当初和他第一次见面时候的场景。

    ……

    韩姐和那道饱含战意的目光相撞,抬手一指:“你,陪我打一架。行,还是不行?”

    “行!”

    ……

    那个时候,紧紧是一个眼神,韩梅就知道习择可以和她一战。

    而今,他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微不足道的志愿兵,已然成长为了整个邦联的英雄!

    韩梅为他感到骄傲。

    正是在韩梅复杂唏嘘的情绪中,习择的拳头和那颗银色巨拳终于撞击在了一起……

    本书首发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