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第163章 兄弟

    一股鲜血喷泉从秦平心口喷出,溅湿了秦风的后背。

    台下,无数秦家的少年之子弟,面色惊骇,发出阵阵惊吼。

    秦风飞速回转过去,看到秦平身上的匕首和鲜血,下意识就抓住他的手臂,玄气不断输出,想将他正在流逝的生命拉回来。

    但是,哪怕他不要命的将全部玄气都输入秦平体内,甚至动用的魂根武魂的疗伤功能,也只能暂缓死亡降临的速度。

    “秦平,你为什么一定要如此?”秦风心中的悲痛越发浓烈,痛苦道,“活着,难道不好吗?”

    死亡在即,秦平却出奇的平和,甚至还挤出了一丝笑脸:“我终于不用活在你的阴影之中了,好轻松。”

    台下,秦易和秦战也跃上演武台,在秦族,他们四人是最要好的朋友。

    秦风颤声道:“秦平,我从来没想过压你一头,虽然我问心无愧,但对于你,我只能说非常抱歉。”

    秦平心中的那一股戾气,也随着生命的流逝而消失,道:“秦风,我们还是兄弟吗?”

    秦风连忙道:“是,你,秦易,还有我大哥秦战,我们永远都是兄弟。”

    秦平微笑着,突然不住咳嗽,连连吐出鲜血:“兄弟,这辈子我对不起你,只能等来世再来补偿你了。”

    他的话说到一半,便力气耗尽,慢慢闭上了眼睛,身上的气息也开始消散。

    秦风一时怆然无比,他的思绪回到半年多前,他去出草之地救自己大哥秦战时,唯一不顾危险,和他一起前往的人就是秦平。

    当时他还以为,自己和秦平永远会是最好的朋友,能够相互托付性命。

    但是结局却让人非常无奈!

    他杀了他的父亲,他也因他而死。

    “易哥,带秦平回秦家祖陵。”沉默许久,秦风叹气一声,道,“让他的灵魂,能够得到祖神的庇护。”

    秦易悲痛点头,抱起秦平的尸体,跃下台去,秦族其他观战的众人,也一起离去了。

    他们并没有任何为难秦风的想法,事情已经很清楚,所有的一切都是秦海天搞得鬼。只要家族掌权者没有下令,他们绝对不会对秦风出手。

    就在这时候,刘志远的讥笑之声从台下传来:“秦风,你还真是假仁假义,废掉秦平的修为逼他自杀,奸计得逞了还来这么一出装模作样的苦情戏。高明,真是太高明了。”

    秦风怒意狂涌,这种幸灾乐祸,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人,正是他最为愤恨之辈。

    “今天对你来说真是可喜可贺的事情,不但成了五剑宗记名弟子,还杀了自己最好的兄弟,等一会需要好好庆祝一番,去天香楼,我请客,哈哈。”

    一股无名业火直冲脑际,秦风陡然飞射过去,带着暴怒情绪,一拳打出。

    那刘志远受了重伤,基本上就是武者十几段左右的战力,哪里挡得住秦风狂怒一击,立即痛呼一声,远远飞了出去。

    “秦风,你作死,我可是五剑宗的使者,敢打我,我让你怎么死都不知道!”

    秦风丝毫不退,大步走过去,飞起一脚,再次将他远远踢开。

    刘志远又惨呼一声,这时秦风冷着脸一步步靠近,吓得他朝周围的人大吼:“快给我拦住秦风,不要让他过来。”

    可是,包括江如雪之内,所有人都看不惯他的嚣张,秦风出手教训他,可说是出了所有人的恶气。

    大家只怕秦风打得不够重,甚至想自己也过去踹他几脚,又哪里会出来帮他。

    秦风就像打一只死狗,拳头如雨点般落下,他打出的角度又非常刁钻,即不会要刘志远的命,但打到的部位却是最为疼痛的地方。

    一时间刘志远惨叫连连,他也算是硬骨头,即便浑身剧痛不已,也没有像秦风讨饶一次,直到最后昏死过去。

    “秦风,你这样做太不应该了。”穆羽看到刘志远昏死过去,慢腾腾出来阻挡,“刘上使很快就是你的师兄,你怎么可以打得他如此之惨?”

    秦风道:“师兄弟切磋一下,问题不大。我知道刘师兄的实力比我强,今天他是让着我。哦对,这一瓶疗伤丹药,叫他拿去吞了。我给的,不用钱。”

    秦风将一瓶丹药丢下后,大步离去,现在他已判出秦族,只能回城主府。见他离去,秦战和薛神医也跟了上去。

    四族会武尘埃落定,但是秦平死了,五剑宗还有一个剩下的收徒名额,又让各族族长觊觎起来。

    大家都在心中快速思索,想着用什么办法,才能将这个名额拿到手。

    秦风心情不佳,回到城主府之后,才发现穆清如早在院子里等他。

    在穆清如身旁,一个浑身散发机灵气的少女,一袭蓝衣,正是蓝姬瑶。

    秦风有些搞不懂了,她们两人说起来还是情敌,穆清如倒是不会如何,但是蓝姬瑶火爆的性格,怎么还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女孩子的心思还真难猜,或许是自己高估了自己的吸引力。

    “秦风弟弟,今日你的所有比试,我和蓝妹妹都在城主府高台上看到了。”穆清如道,“恭喜你,夺得了进入五剑宗修炼的名额。”

    秦风兴致不高,道:“不好意思,今天我心情不好,想一个人冷静冷静。”

    蓝姬瑶连忙道:“秦风,人都死了,你就不必太过自责了。”

    秦风勉强笑笑,又朝穆清微微点头后,一声不响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穆清如一时涌起莫名的心绪,以往秦风见到她,就算是最为危险的时候,都会找机会开一些玩笑。

    但今日他却换了一个人般,什么都没做。

    这是她认识秦风之后,他情绪最为低落的一刻。

    穆清如心中有一丝温暖的情感,这样重情重义的男儿,值得自己托付一生。

    蓝姬瑶这时道:“姐姐,我们的事情,什么时候和他说?”

    穆清如回答道:“过几天再说吧,看他心情不好,刚才我没能说出口。”

    两个女孩说话时,秦风已回到自己的房中,谢绝一切求见的人,紧闭房门,一头倒在床上。

    这一次解决完秦海天父子的事情,实在是太累了,他什么都不想做,只想好好睡上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