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过年了

    三天之后,六个人正式的穿上了警服,挂上了警衔。

    贺业亮和叶树春因为在部队时是中士,所以只得到了一级警员的警衔。

    狄雪、慕容原野两人在部队时是少尉所以他们跟李秋妍一样得到了三级警司的警衔。

    而吴天,因为他的学历和西点军校的毕业证书,再加上上报的奖励,得到了三级警督的警衔。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每天除了训练就是学习。每周轮休时,大家都会休息,而吴天则因为无处可去,便承包了所有值班。虽说除了李秋妍的家在本地以外,其他人的家都不在,可是他们会出去玩,而他真的没有这份心情。

    “暗狼,这个周未我们去香山公园玩好不好?”慕容原野轻声的说道。

    “算了,你们去吧,我这个人比较懒,喜欢静。”说完,狠心转身离开,而他的心里却没有脸上那么平静。

    时间飞逝,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中国迎来了新年。

    “天哥,我们走了!”叶树春和贺业亮拎着皮箱来跟吴天道别。

    吴天开心的说道:“一路顺风,见到咱爸咱妈的时候带个好!”

    “没问题!”说完,两人离开战狼小队的寝室楼。

    看着离去的两人,吴天心中犹豫起来,感觉自己是不是应该回家陪老头子过个年,就算父亲有错,可他毕竟是自己的父亲。

    “天哥,我是来辞行的!”狄雪推门走了进来。

    “路上注意安全,到家给我来个电话!”

    “安啦!”

    两人聊了一会,狄雪离开。

    半个小时以后,慕容原野敲门而进。

    “见到伯父伯母带个好!”吴天脸上在笑,心中却在痛。

    慕容原野点了点头,自从野外生存之后,她能明显的感觉到吴天对自己的关心已经超越友谊,可是也仅此而已,吴天并没有表现出要追求自己的意思。这种感觉,让她很不舒服,她无法将吴天定位在哪个位置。

    “要不我带你去苏州玩几天吧!”

    吴天看着有些紧张的慕容原野,心中微微一痛,脸上却温柔的笑着,轻声道:“谢谢你的好意,如果我再走了,谁值班?”

    慕容原野想了想轻声说道:“那……我走了。”

    吴天点了点头,随后上前一步,将她扶住,轻轻的在她的额头吻了一下:“要开心噢!”

    慕容原野愣住了,一个多月以来,吴天还是第一次做出这种动作。

    “你……你也要开心!”

    吴天只是笑着,心中却在大声的说着:“小雪,只要你开心,我就会开心。”

    亲自把慕容原野送到警队门口,吴天看到一个很帅气的男人站在一辆兰博基尼的边上,见慕容原野出来,快步的迎了上来。

    慕容原野刚要给吴天介绍,却见他神秘的摇了摇头,将行李交给男人,一声不响的离开了。

    男人看着慕容原野紧张又担心的表情,笑道:“我未来的准妹夫?”

    “哥~,你乱说什么!”慕容原野生气的拉开车门坐了进去,不再理会正在装行李的哥哥。

    吴天心事重重的往回走着,突然被一个人挡住去路,习惯性的说道:“不好意思!”然而当他抬起头,看到对面的人是李秋妍时,愣住了。

    李秋妍瞪了他一眼,挪开一步,继续向外走去。

    “要幸福噢!”吴天停住脚步,轻声的说着。

    李秋妍停下了脚步,两人背对背的站着,半晌,李秋妍怒哼一声:“要你管!”

    听着脚步声远去,吴天知道她还是没有原谅自己。相处的四个月里,李秋妍对自己的态度重来没变过,一直都是这样。

    轻叹一声,返回自己的寝室,刚刚推开门,便见到王欢坐在那里。

    “你怎么来了?”

    王欢犹豫的低下了头。

    自从吴天提出分手后,四个月的时间里,王欢一直很迷茫,说不喜欢吴天那是骗人的,可是自己的心里却偏偏还有秦岗的影子,这让她很困惑,不知道在两个男人之间如何选择。

    “早点回家吧,伯母一个人在家,恐怕已经在等着你了吧!”吴天再一次说道。

    “吴天……”

    吴天微微一笑,轻轻的将她搂在怀里说道:“王欢,你想多了。我提出分手不是因为你心里有别人,我既然不能娶你,不能给你一个名分,就不能把你拴在身边,那样对你不公平。不管你如何选择,我都会祝福你。”

    吴天越是这么说,王欢的心里越乱。

    “王欢,早点回家吧,别让伯母等急了。”

    “跟我一起回家吧!”王欢狠着心说了出来。

    吴天微微笑道:“不了,都走了谁值班?”

    “吴天,要不我们离开这里吧,我们不当特警了,找个没有人知道我的地方,我们重新开始生活?”

    吴天轻叹一声:“王欢,你能这么想我很开心。可是我有我必须留下的理由,一家不圆万家圆,有些事总要有人去做,对不起。”

    王欢抬起头,不解的看向吴天,然而除了吴天一帅带着微笑的帅脸,她什么也看不出来。

    “吴天,我想问你个问题!”王欢犹豫的问着。

    吴天笑道:“爱!”

    王欢心中起伏不定,她没想到,事到如今,吴天还是这么了解自己。

    “别胡思乱想了,回家吧,给我向伯母带个好!”

    “嗯,那你自己也小心!”

    “放心吧,我这么大的人了,还会饿着不成?”

    王欢还想再说什么,被吴天强行的拉到车场塞进车里。

    送走王欢,吴天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独自一人静静的坐在车场的边缘,看着有些阴霾的天空,心中想着自己的心事。

    百余米的远处,李秋妍静静的站在一株树下,偷偷的看着他。对于吴天,她自己也说不好是喜欢多一点,还是恨多一点。

    不知何时,天空渐渐的飘下雪花,吴天伸出手,一团雪花飘落在手上,随后化成一滴水。

    “过年了,又是一个万家团圆的时刻,而我的兄弟们却还是奋斗在一线。地球呀,你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和平?”吴天由感而发,唏嘘不已。

    漫步走回寝室,一路上连个人影都没看到。若大个特警队,除了战备执勤的特警外,其他人都已经回家过年了。

    “三儿,到哪了?”吴天给乔山打了电话。

    “马上到家了。”

    “好好陪妈,告诉妈我有事今年回不去了。”

    “放心吧天哥!”

    挂断电话,吴天坐到值班室的椅子上,静静的想着。想着两颗液态铀的事情,距事发半年了,两颗液态铀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一点消息都没有。

    “难道是我们内部出现了叛徒?”这个想法把自己都吓了一跳。如果这个想法成立,那么欧阳正男的22惨案将再次发生。吴天轻轻的擦掉额头上的冷汗,心有余悸的拔了几个电话出去。

    世界的某个角落,几名外国人快速的交流着,五分钟后,按照各自分工,对国际联合治安总署所有人员以及所有国际刑警近一年的收入进行了秘密调查。

    吴天靠在椅子上,心中不停的对自己说道:“但愿一切都是自己多心了,欧阳正男的事件,他不想再面对,也不想再看到。”

    欧阳正男,国际刑警,欧阳奴奴的父亲。为人一向正派,是吴天比较喜欢的同事之一,两人亦师亦友,可谓是相见恨晚。然而就是这么一个让所有人都放心的老国际刑警,为了钱,出卖了同事。因为他的出卖,30多名同际刑警被人残害至死,连带他们的家人近150余口,无一人活命,酿造了震惊世界的22惨案。

    当吴天知道罪魁祸首是欧阳正男时,他犹豫了。他做梦也想不到,平日受人尊敬的老国际刑警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情。当他和乔山带人找到欧阳正男时,欧阳正男对自己的所做所为供认不讳。那一刻,吴天的心都碎了。不为了牵连妻女,欧阳正男饮弹自尽。

    想到这里,吴天强迫自己不要再想下去,因为那种痛,记忆犹新。

    来到窗前,看到外面已经铺上了一层薄薄的银白。

    “银妆素裹,纷外妖娆!”吴天轻声的吟诵着。突然,微微笑了起来,自言自语道:“如此佳景岂能没有美酒相伴。”

    说完,快速的跑回自己的寝室,拿出一瓶没有商标的红酒,顺手拿过一只酒杯回到值班室。一边看着窗外的雪景,一边喝着红酒,别有一番感受。

    “谁?”吴天突然脸色一冷,回头看向门外。一个人的身影一闪,消失在门外。

    吴天端着酒杯追了出去,来到门外,便见一个人青纱罩面,一身特警作训服,做出搏击的姿势等在那里。看体态应该是个女人。

    “你是哪个队的?”

    女人没有回答,而是用拳头回答了他的问话。

    吴天微微侧身闪过一拳,随后后退一步,躲过女人踢来的一脚。

    “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如果你不回答,我可要动手了?”吴天给出了最后通碟。

    女人冷哼一声,拳脚相加,吴天左躲右闪,并没有像他说的那样还手。

    “你什么意思?”女人打了数十拳,踢了十数脚,吴天始终没还手。

    “我还没下贱到跟女人动手。”说完,转身朝值班室走去。

    女人见他要走,抬脚踢了过去,吴天身子向后一仰,躲过女人踢来的腿,转身后退,回到值班室。

    女人气得一跺脚追了进来,大吼道:“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应该庆幸自己是三中队的,如果你是匪徒,你已经于一分43秒前变成尸体了。”说完,吴天轻轻的喝了一口红酒。

    直到这时,女人才惊讶的发现,由始至终,吴天手中的红酒,一滴都没溅出来。

    轻叹一声,女人心中明白,就算是打,自己也不是他的对手,气得一跺脚转身离开。

    看着女人从窗前走过,吴天微微笑道:“三中队的小辣椒,果然名不虚传。”

    吴天能猜到她是三中队的人一点不奇怪,因为整个特警队只有战备的三中队有两个全员小队在以外,其他中队只有一名值班人员。

    对于三中队的小辣椒,吴天早有耳闻,虽然只知道外号,但是对她的传闻还是听过不少。这个小辣椒,是一名不输于王欢的女特警,不仅长的漂亮,搏击一流,枪法更是好的出奇,是北京特警队双花中,除王欢以外的另一支花。由于有真才实学,平时眼高于顶,傲气实足。听说,特警队中不少男队员都是她的手下败将,由于比王欢年轻不少,人气相比之下也要比王欢高上许多,是很多男特警队员心中的女神。然而对于一身傲气的女人,吴天向来没有兴趣,所以也没有过多打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