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蛇有七寸

    “不争气的东西,你为一个男人怨我?”

    吴莫愁脸色很是难看,都说女儿家胳膊肘喜欢往外拐,这妹子还没嫁出去,人就跟水泼出去似的一去不归?

    “吴莫愁你什么意思?”赵寻天怒斥这鲜明是不把他长乐门放眼里。

    “什么意思?他碰了莫忧想不认账?你们长乐门是就喜欢吃白食?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说的就是你长乐门”

    “混账!辱我长乐者死”

    赵寻天以弦为剑腾空刺去,他自幼习得四母剑法,剑之一道虽未炉火纯青了然于胸也还是有小乘的。

    吴莫愁仅凭一把金色折扇便挡下了赵寻天的挑刺、击耳、扣腕“呵,长乐门也不过如此,看来苏云秀没把你教好”

    “我方才不过是活动活动筋骨,接下来可是要动真格了,吴莫愁,要是打吐血了可不能回家告状去”

    “你也在高估自己了”吴莫愁轻摇折扇对李沐阳说“你们两个一起上,倘若输了留下来做莫忧面首”

    “呵,要是我们赢了呢?”赵寻天绝不相信莫寻九会输。

    吴莫愁不屑一顾轻描淡写间把舍妹送了出去“你们若是赢了,莫忧留下做合欢,怎么不敢?”

    李沐阳摊手“我严肃的重申一遍,我不是莫寻九,这实属无妄之灾”

    吴莫忧看到他现在还在推拒不肯真面示人气愤非常,恶狠狠的说“莫寻九我看你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去你大爷的”李沐阳弹跳而起一丈高侧踢击中吴莫忧的小蛮腰,吴莫忧倒飞出去撞坏了不少摊位。

    吴莫愁赶紧追过去将吴莫忧抚起来“莫忧你无事吧?”

    “我没事,哥你别放过他,我现在只想让他死,他居然敢这么对待我”

    李沐阳接住一颗乱飞的青苹果咬了一口,走进说道“我这个人一向是不记仇,我说过自己不是莫寻九为什么就是不信呢?”

    吴莫忧因爱生恨“哼!不管是信或是不信你今天都得死,看我九阴摄月”

    “我来助你”吴莫愁欲要一同击杀被吴莫忧拦住,她说“不用,我自己来,若是不亲手杀了他,我定然会产生心魔,届时必定寸步难行”

    “九哥你”赵寻天此番已经将信将疑李沐阳不是莫寻九了。

    “杀我?想杀我的人多了去,成功的没几个,你想杀我?那还要掂掂自己的斤两”

    李沐阳从来不会对想杀自己的人好言好语,他又不是犯贱,人杀你还给好脸。他一般都是以牙还牙,你想杀我?那好我就先杀了你。

    正好他心情不是很晴朗,吴莫忧,在他眼里不过是脑子秀逗的蠢货。

    吴莫忧十指交爪,指甲疯长一寸,指盖漆黑“莫寻九你给我拿命来!”

    李沐阳随手抄起一根竹竿“蠢货,九爷让你看看我李家打狗棍的厉害”

    力点棍敲断指甲,蛇有七寸,人有死穴,断脊无接骨,哑门见阎王。

    打斗不到两回合,吴莫忧倒地不起再无睁眼之日。

    “你居然敢杀她?”吴莫愁心中悲愤眼眶深红。

    “你说的还真是好笑,既然吴莫忧都要杀死我九哥了,我九哥还能放过她?那不是蠢吗?”

    李沐阳火上浇油“我想他们吴家就是这般教导孩子的”

    “咳咳,孩子啊!我们吴家可是世代以德服人万万不可要人性命,若是他人伤着你,喊打喊杀也就罢了,切莫付诸动手。”

    “哈哈哈哈”赵寻天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这话损的太绝了。

    吴莫愁怒火中烧,折扇别在腰间,“不争气的东西,你为一个男人怨我?”

    吴莫愁脸色很是难看,都说女儿家胳膊肘喜欢往外拐,这妹子还没嫁出去,人就跟水泼出去似的一去不归?

    “吴莫愁你什么意思?”赵寻天怒斥这鲜明是不把他长乐门放眼里。

    “什么意思?他碰了莫忧想不认账?你们长乐门是就喜欢吃白食?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说的就是你长乐门”

    “混账!辱我长乐者死”

    赵寻天以弦为剑腾空刺去,他自幼习得四母剑法,剑之一道虽未炉火纯青了然于胸也还是有小乘的。

    吴莫愁仅凭一把金色折扇便挡下了赵寻天的挑刺、击耳、扣腕“呵,长乐门也不过如此,看来苏云秀没把你教好”

    “我方才不过是活动活动筋骨,接下来可是要动真格了,吴莫愁,要是打吐血了可不能回家告状去”

    “你也在高估自己了”吴莫愁轻摇折扇对李沐阳说“你们两个一起上,倘若输了留下来做莫忧面首”

    “呵,要是我们赢了呢?”赵寻天绝不相信莫寻九会输。

    吴莫愁不屑一顾轻描淡写间把舍妹送了出去“你们若是赢了,莫忧留下做合欢,怎么不敢?”

    李沐阳摊手“我严肃的重申一遍,我不是莫寻九,这实属无妄之灾”

    吴莫忧看到他现在还在推拒不肯真面示人气愤非常,恶狠狠的说“莫寻九我看你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去你大爷的”李沐阳弹跳而起一丈高侧踢击中吴莫忧的小蛮腰,吴莫忧倒飞出去撞坏了不少摊位。

    吴莫愁赶紧追过去将吴莫忧抚起来“莫忧你无事吧?”

    “我没事,哥你别放过他,我现在只想让他死,他居然敢这么对待我”

    李沐阳接住一颗乱飞的青苹果咬了一口,走进说道“我这个人一向是不记仇,我说过自己不是莫寻九为什么就是不信呢?”

    吴莫忧因爱生恨“哼!不管是信或是不信你今天都得死,看我九阴摄月”

    “我来助你”吴莫愁欲要一同击杀被吴莫忧拦住,她说“不用,我自己来,若是不亲手杀了他,我定然会产生心魔,届时必定寸步难行”

    “九哥你”赵寻天此番已经将信将疑李沐阳不是莫寻九了。

    “杀我?想杀我的人多了去,成功的没几个,你想杀我?那还要掂掂自己的斤两”

    李沐阳从来不会对想杀自己的人好言好语,他又不是犯贱,人杀你还给好脸。他一般都是以牙还牙,你想杀我?那好我就先杀了你。

    正好他心情不是很晴朗,吴莫忧,在他眼里不过是脑子秀逗的蠢货。

    吴莫忧十指交爪,指甲疯长一寸,指盖漆黑“莫寻九你给我拿命来!”

    李沐阳随手抄起一根竹竿“蠢货,九爷让你看看我李家打狗棍的厉害”

    力点棍敲断指甲,蛇有七寸,人有死穴,断脊无接骨,哑门见阎王。

    打斗不到两回合,吴莫忧倒地不起再无睁眼之日。

    “你居然敢杀她?”吴莫愁心中悲愤眼眶深红。

    “你说的还真是好笑,既然吴莫忧都要杀死我九哥了,我九哥还能放过她?那不是蠢吗?”

    李沐阳火上浇油“我想他们吴家就是这般教导孩子的”

    “咳咳,孩子啊!我们吴家可是世代以德服人万万不可要人性命,若是他人伤着你,喊打喊杀也就罢了,切莫付诸动手。”

    “哈哈哈哈”赵寻天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这话损的太绝了。

    吴莫愁怒火中烧,折扇别在腰间。

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