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试探

    桃夭回来的时候,阳光正好。

    竹亭下,容貌出众的两人相近而座,相视而谈,丁念儿眉眼弯弯,丰乾嘴角微翘,气氛好得仿佛阳春三月和暖的柔旭,软软的,暖暖的,甜甜的,美美的。

    最刺眼是两人互相对望的眼神,两人有些碍眼的脸距,那么亲近,那么自然。

    即将走近两人的自己,像个局外的路人一般,不容许走入,打搅两人温馨的氛围。

    桃夭心底瞬间由晴转阴,天空好像笼罩层层乌云,沉得只要一点儿风,就能吹出雨来。

    弄不清何故的桃夭,只知道心口有些不爽。

    他抱着琴径直走近,冷着脸坐在两人对过,一双眼冒着冰霜一般看着两人,也不管尴不尴尬,只管不言不语。

    丁念儿余光瞅到了他,看他那行径,已经确定了十成。

    便当没见到,当没这个人一般,继续笑若春桃般对丰乾道,“乾,改天我带你去见见我娘亲,她一定会喜欢你的。还有我哥哥,你比我哥哥也就大一岁多,你们一定能聊得来!”

    丰乾看一眼桃夭,笑道,“好,早就想拜访一下你的家人了。”

    丁念儿又道,“我也该见一见你的长辈。日后你若回去,一定要记得将我带上一起!我们的关系,也要过了明路才算定下来。”

    丰乾微笑着点头,“这是当然!”

    丁念儿顿时笑得能挤出蜜来,“乾,我听说现在淇湖的荷花开得正好。我们此行刚好路过,到时一起去走走,好不好?”

    丰乾笑道,“好!”

    丁念儿紧接着补充,“就我们两个人,我们独处的时间太少了,我还有很多话想对你说,我不想被别人打扰。”

    丰乾点头,“嗯,都听你的!”

    两个这般你来我往地对话,直接将桃夭当做不存在。

    桃夭的脸越来越黑,越来越黑,终于耐不住了,猛地起身,将琴往竹台上一拍,冷声插话道,“两位,该上路了!”

    丁念儿仿佛才知道一般,惊愕地看向桃夭,“哦,你回来了!”

    桃夭脸色更黑了,何止回来,他都在旁边坐了好一阵了,什么时候他的存在感变得这么弱了?

    对于桃夭阴沉沉的脸色,丁念儿全当视而不见,说了这一句后,复又看向丰乾,笑道,“乾,我们以后再说吧。先上路!”

    一句话,显而易见地把桃夭当成了外人,把乾当成了自己人。

    桃夭这时候,只觉得整个人像被点燃了一般,一股子不名的火,从心底里冒了出来。他登时盯向丰乾,眼里沉沉的视线,仿佛刀子一般,能够杀人。

    丰乾莫名地感觉到一股地狱般阴森森的寒意,他看向桃夭,迎着桃夭的视线,顿时呆了呆。

    那眼里红果果的杀意,完全不加掩饰。

    丰乾能够看到,假如不是丁念儿在场,自己只怕早已经身首分家了。

    丰乾惊了一惊,为丁念儿感到担忧,这样一朵攻击性太强的桃花,只怕不好摆脱。

    硬着头皮,丰乾当做不明其意般道,“桃夭兄弟,您这样看着我,是有什么话要说吗?”

    丁念儿也发现了桃夭的眼神,也是吃了一惊。

    她未曾想,桃夭竟会露出这般神情,居然因为这点事情,就动了杀意。

    她不把这当做是桃夭已经入情很深,只是想到,桃夭莫非是自尊受到了挑战,所以生气了。

    丁念儿意识到,他是一只随时可能暴起的雄狮,不能轻易挑衅。

    丁念儿不能让丰乾遭受危险,她脚下一动,直接挡在了丰乾前头,面向桃夭问道,“桃夭,你这是何意?乾是我的朋友,我不希望你对我的朋友,露出这等眼神!”

    朋友?

    只是朋友吗?

    自己又因为什么而生气?

    桃夭看向丁念儿,眼里有些疑惑,也有些茫然。

    他猛地意识到自己有些不同寻常,却一时想不明白怎么了。

    迎着丁念儿提防的眼神,桃夭冷静下来,他压下情绪,道了句,“没什么,上路吧!”抱着琴率先就走了。

    丁念儿和丰乾对视一眼,丰乾眼里露出担忧,丁念儿笑道,“看来我的试验行不通,就此结束吧。”

    丰乾道,“不,到现在,我认为你更需要以我为借口来推拒他。没有个像样的理由,估计他是不会放弃的!”

    丁念儿道,“不用,办法有的是,需因人而异。这个人,不能以这种方式!”

    人是她自己招惹的,她可以想更好的办法,不愿牵连无辜。

    至于能不能拒掉,丁念儿也没有完全的把握。

    经历了青夙那一个,那朵不管自己是软硬兼施,还是冷漠,还是对抗,还是威胁,总是不放弃,固执地追着自己,不达目的不放手的实力桃花,丁念儿对于自己在感情方面的判断,已经没那么自信了。

    丰乾道,“你是不是怕我被牵连?”

    丁念儿肯定地点头,“确实。更且,这不是最佳办法。你也看到了,他反应有些过度!”

    丰乾却摇头,“不,我能理解。他不是反应过度,只是……”

    “只是什么?”

    “我想,他只是还没弄清自己的想法。一时只知心中有火,却不知火起何处,故而针对我罢了!等他想明白自己的心意,到时候会如何对待这事如何对待我这个‘情敌’,我认为,还不一定!”

    丁念儿听了,有些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丰乾道,“听我的,且不道明,再继续试试看!”

    丁念儿点头笑了,“他要是对你产生了威胁,你可得早些澄清事实。我们现在,是合作的关系,不是其它!”

    丁念儿才说完,就见已经走了很远的桃夭,又抱着琴返了回来。

    再回来,他的眼神已经变得清明。

    丁念儿和丰乾对视一眼,同时心道,‘这么快就想明白了?’

    只见桃夭眼里注视着丁念儿走近,走近了却看向丰乾道,“丰乾,借一步说话!”

    言语中,没了之前那些阴沉的情绪,没有任何敌视威胁,平平淡淡的,好似只是要与丰乾说一件小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