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0章 独战留学生

    大宝那一上出租,那就是没法回头的,不知道后面生什么,更加不知道二胖在阴影处出现。』天『籁小』说.2

    但他很清楚自己现在方向,越是混乱时候思路越是清楚,清楚记得那几个留学生之中,唯一一个女的,之前在哪里见过,后来记忆越来越清晰,可不就是避风塘那里见过她尊容。

    所以这个时候他的方向就是,回学校,然后是那个全国连锁,避风塘。

    不过这一次,他可不是喝茶,而是找茬。

    许久不见,还没想到避风塘已经扩大了面积,想必生意也是越来越红火,要不然还真是没有实力。

    “傅子浪野,我知道你在这里,”大宝推开门就怒喊到,“滚出来!”

    大宝还以为里面人很多,这一吼可能会出名,但鬼知道今天生意不好,里面没有几个人,第一眼看见的那个女人,还是一身的黑衣服,站在柜台里面,收银台外面的是个男子,长得有些粗鄙,好像再跟你那女的**。

    再看过去是个方形舞台,舞台上面有两张椅子,椅子上面就有一个男人,手抱吉他,弹得很有神样子。

    舞台下面就是一个沙,微弱室内灯光之下,可以看得清楚一人躺在沙上玩手机,这么一看上去应该是很诱人的手游。

    还有一人,傻乎乎的在看书。

    大宝再怎么说也是学生会主席,这几个什么人他还是认识的,至少印象深刻。

    “哟……你……”收银台外面那人很热情过来招呼。

    但大宝并不买账,一把推开他,“你什么你,你给我滚,没你啥事。”然后径直朝着抱吉他那人奔去,他很清楚,那人其实就是傅子浪野。

    正太华郎就在收银台外面,以为他是来喝茶预定座位什么的,根本没有料到他会有那么一出,所以也没什么防备。

    看他来势汹汹,还把正太华郎给推开,傻乎乎看书那人放下书本迎了上来,倒是躺在沙上玩手游那人无动于衷,因为手游在半途时候是不能放弃或是离开的,闯不过一关会让人好慌张,好慌张。

    “喂,你……”

    “哼,”大宝一声冷哼,“就凭你,五人之中就你战斗力最差。”

    这几个人,大宝早还没当上学生会主席时候就打过交道,所以对于书呆子佐伽藤来说,根本就不值得一提,顺手一推就将他撂倒在地。

    “你站住!”后面的正太华郎跨步追了上来。

    大宝没有理会,眼睛里只有坐在高櫈上弹吉他的傅子浪野。

    傅子浪野觉得事态不对,赶紧停住手上的活儿,屁股离开高櫈跳了下来,但是大宝早就准备好,顺手拖起来的一根凳子,朝着傅子浪野狠狠砸了过去。

    “**的,敢动我兄弟。”

    啪……

    傅子浪野一个本能反应,用手中吉他挡了大宝那根充满力量冲过来凳子,后果可想而知,玉石俱焚,吉他断成两截,凳子碎了一地。

    “你这个蛮牛。”傅子浪野看他心爱吉他就这么毁了,顿时暴跳如雷变了脸色。

    “老子还有更蛮的呢。”大宝说着脱下外套,是要火拼一番的节奏。

    傅子浪野也毫不示弱,原地起跳踩在沙上的一边,做一个凌空跃起姿势,一脚飞腿朝着大宝踢了过去,大宝没有闪躲,硬挺着胸膛挨了他一脚。

    大宝不是故意放水,而是想要试探他到底有多少威力。

    那个沙经不住傅子浪野踩踏,躺在沙上玩手游的阿部关谷奇,跟着沙一起栽倒下去。

    这样以来,不得不迫使正在玩手游**之中的阿部关谷奇停止下来,现实中的一场大战正在开始。

    佐伽藤虽然是个书呆子,战斗力像个弱鸡,但这个时候反应还挺快的,刚才被大宝顺手放翻,这个时候爬起来也挺快,只不过再次倒下去时间也挺快。

    正太华郎从柜台那边还没到达战场,佐伽藤已经倒了两次。

    “别动我花瓶。”那唯一女人惠子在后面喊了一声,原因是正太华郎捏着一个看起来精美花瓶正准备偷袭。

    惠子很喜欢那花瓶,只是他更喜欢惠子,所以惠子的一言一行他都很在乎,宁愿不去损毁一个瓶子,也不要去得罪心爱的女人。

    “哪里来的小杂种,毁了我一把游戏,本来要赢的。”阿部关谷奇推开沙从地上爬起来,这个时候跟傅子浪野并肩准备作战。

    “游戏可以重来,但吉他只有一把。”傅子浪野那充满暴力眼神直直盯着大宝。

    大宝脱了的外套,刚好可以把他双臂结实肌肉显示出来,趁着热情也给他们警示,“对,游戏可以重来,吉他也只有一把,但是伤害我的兄弟,认错的机会都没有。有种的,三个一起上来。”

    老实说,大宝说最后一句话时候,心里实在没有底,若是其中一个还有胜算,但三个一起来,的确吹牛皮了。

    “用不着,我来会一会你。”阿部关谷奇说着就在地上蹦起来,那手法很熟悉,很明显的跆拳道,只要是一个人嘛,不管那是什么拳,他都不会放在眼里。

    “你个杂种。”大宝眼里含着恨意,念念有词冲了上去,消失的二胖好像在给他力量。

    关谷奇腿脚都很有力量,拳头度也跟着上来,大宝左闪右躲,一个突然不注意,关谷奇已经趴在地上,还是脸先着地,实实在在的叫做打脸。

    “阿部……”傅子浪野在后面喊。

    “我没事……”关谷奇伸出来一只手表示自己很好,其实并不怎么好,胸中有股闷气喘不过来气。

    “喝呀……”傅子浪野实在等不下去关谷奇爬起来,一声呼喊之后摆好阵势,摊开双手准备作战,那招式大宝也给认得出来,电视里面看得多了去,一定是空手道不假。

    在此之前也听说过这几人各有绝技,今天交手终于长了见识。

    佐伽藤那呆子绝招就不用说,他的绝招就是没有绝招,科学才是唯一依据。阿部关谷奇也没啥了不起,所谓的跆拳道在他面前,也只是做做样式罢了。

    现在傅子浪野的跆拳道倒是有模有样,就是不知道有何神奇力量?

    “你个狗日的,过来啊,看老子不把你揍扁。”大宝口中喊着怒骂词语,就是要把他激怒,要知道愤怒的人是没有头脑的,就像现在他自己一样。

    他们本身就是一个好战名族,这种激怒更加容易上手,傅子浪野果然上当。

    傅子浪野刚冲上来那几下,大宝还有些招架不住,但后来一想“兵不厌诈”四个字,打架并不一定要用格斗式才行,那不是唯一的格式。

    只要是身体上能利用的地方,都是好招式。

    “你完蛋了。”大宝心有所思,索性不跟他正面交锋,像是一头恶狼一样扑上去,**和**交织在一起,一上一下纠缠散打起来。

    顾不得谁是谁,只顾着乱打,只要打着就行,也不知道打在什么地方。

    “野……野……”正太华郎还没上场,在后面喊着。

    傅子浪野借用刚才关谷奇那句名言吞吞吐吐回答到,“我,我没,我没事……”

    听这声音也不像是没事样子,加上傅子浪野平时就是一个喜欢逞能的人,所以这个时候也肯定是在硬撑,不行就不行,这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却不知这个时候的大宝已经丧心病狂,傅子浪野就是他要找的人,现在就被他摁在地上,怎么还会轻易放过,当然凌辱够了才肯罢手。

    “兄弟我来救你!”后面的正太华郎越来越觉得傅子浪野声音不对,像是惨叫什么的,终于蹦了上去。

    “我可以搞定。”傅子浪野还在硬撑,眼看着脸色开始变得苍白,再下去眼珠都在泛白。

    说话间正太华郎已经出现在大宝后面,大宝早就知道正太华郎也跟他自己一样是个阴险的人,所以早就防着他从后面偷袭,这一下子还真果不其然。

    “你大爷的,老子可防着你呢。”大宝一个起身将渐渐消失力气的傅子浪野从地上拖起来,面对着正太华郎,尽量不跟他交锋,吃亏的是自己。

    “姓袁的,你放开他,别把事情搞大。”正太华郎一声警告。

    大宝这个时候哪里听得进去,反而笑了一声,“事情是谁?是你妹吗?可以随便搞大吗?老子要你们血债血偿。”

    噼……

    啪……

    呼……

    大宝感到一声什么奇怪,然后就是风一样的从身后出现,根本来不及躲开,那个鞭子伤痕就已经出现在他手臂上,红色痕迹,最后才是疼痛感觉。

    “啊……”

    大宝经不住那疼痛,手上渐渐松软下来,傅子浪野也从他怀里挣脱开去。

    是惠子。

    不知道她那根长长的鞭子从什么地方出现,打完人之后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消失,只留给人一道伤痕。

    又是那个声音出现时候,大宝另外一只臂膀伤痕又是红红的留在上面,度快得惊人,几乎让人捉摸不透,几经周折,再快也有破绽。

    如影随形。

    “啪……”

    大宝这一次忍住疼痛,那鞭子和红色痕迹同时出现在他手心手背,惠子却再也不能从他手心把鞭子抽回去,只在那边使劲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