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乔小峰版无间道

    即将脱离战斗画面,众人异口同声的祈祷:“火还没有扑灭!”

    火果然没有被扑灭,五人总算松了口气,狗且偷生赞道:“真不愧是山贼放的火,起得猛烈烧的持久,这就是专业的力量啊!”

    羊羊得意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幸灾乐祸的人最可恶了!就是你们这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太多,联邦才一直不得安定。”

    “一点爱心都没有!”丁香小蛇不满的摇着头。“没有了爱,心的距离越来越遥远,人与人之间只剩下冷漠和距离。”

    近猪者吃也严肃的批评道:“太没有侠义jing神了!古人云: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狼狗,你该反省反省了!”

    关门一边乐呵呵的看着暴涨4500的经验和300的金钱奖励,一边语重心长的教育道:“以团结互助为荣,以损人利己为耻!”

    狗且偷生郁闷得吐血,难道众人那‘火没有扑灭’的虔诚祈祷是自己的幻觉?

    进了小院,狗且偷生对着那排青石小屋喊道:“张少爷,我们是张员外派来救你的人,你在哪个房间。”

    只听数个房间同时传出声音:

    “俺在这里,快救俺出来。”

    “没用的家伙现在才来!害得本公子天天吃素人都憔悴了。”

    “笨蛋,连本少爷的姓都搞错了,快来开门!”

    “英雄哪,本姑娘总算等到你们了,先别进来我化个妆。”

    众人晕倒,敢情这里关着一大帮人质呢,近猪者吃拿出一串钥匙,“我说那山贼怎么给了这么多钥匙,一个个试吧。”

    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丁字房便是你们要救的人,其它人不用管。”

    五人转身看时,却是那早晨接头的中年男子,近猪者吃忙翻看钥匙,果然上边都刻着房号,打开丁字房,一个读书人打扮的年轻男子忙走了出来,向众人行礼道:“多谢诸位大侠。”

    那中年男子拿出一套衣服,“换了衣服,你们继续扮作巡山之人离开。”

    那读书人谢着接过换上,关门五人却愣住了,巡山小队只有五人,这张公子是必须带的,必须有一个人单独离开,以五人的等级几乎肯定会被怒火中烧的山贼好汉们免费送回出生地去。

    关门忙道:“你们带张公子先走吧,我级别最低也帮不上什么忙,万一挂了,损失也最小。”

    狗且偷生道:“你是我拉来做任务的,岂有让你冒险的道理,你和猪头他们一起走,凭我的技术一个人溜出去应该没问题。”

    近猪者吃笑道:“你跑位技术有我好么?断后这活谁也别和我抢。”

    羊羊得意永远是队里最强势的女王,“别争啦,那火都快灭了。猪头留下,其它人马上入队。”

    狗且偷生和关门哪敢不听,正要入队,只听那中年男子哈哈笑道:“倒是这女娃厉害。”指着关门道:“你留下,我送你下山,你们五个先走吧。”

    五人大喜,狗且偷生道:“那就多谢前辈了,放火兄弟,我们山下等你。”

    近猪者吃呵呵一笑,“兄弟,保重!”带着队伍飞快的离开了。

    那中年男子道:“刚才你决定留下时心里在想什么?”

    关门愣了一下,有点尴尬道:“好像什么都没想......”

    那中年男子似是没料到这个答案,怔了一怔,抬头望着远方,“十年前,我和六位哥哥中了连云寨的埋伏,那是必死无疑的绝地,不过叶老大曾在一位仙人前辈处求得一张遁地神符,只有一个人能逃生,叶老大把机会给了我......

    好半天,那人继续道:“只是六位哥哥至死也不知道的是,他们寄以希望的我却是一个怀着篡夺舞霞寨目的的官府卧底。本来遥遥无期的使命yin差阳错之下居然这么突然就实现了,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带着兄弟们报了仇,我坚持立了叶老大的女儿小叶子做了寨主,也许一半是为了感恩,一半是在逃避吧。”

    关门一时说不出话来,这真的只是个游戏么?为什么这中年男子平平淡淡的声音却让人感到说不出的压抑?记得很多年前有那么一个无奈的声音:我只想做个好人......

    轻微的脚步声将那中年男子从回忆中惊醒,“走吧,我带你下山。”他带着关门在寨中缓缓而行,路上的山贼都主动避让,那敬畏的眼神连关门这样感情迟钝的人都看得明白。

    那中年男子在出了寨子不远的一处山崖边停了下来,关门虽然看出这不是下山的路也不敢开口,默默的跟在他身后。

    那中年男子站在崖边望着远方,半晌开口道:“五年前,夏总兵曾派人联系我,要我尽快将附近的山寨吞并,我犹豫良久还是没有动手,舞霞寨虽然有这个实力,但至少要死伤一半的弟兄而且对寨子没有什么实际好处。”

    “这五年来他一直没再联系我,想不到这次派你们来接头却只是为这等小事,看过信我就明白了,他只是借这件事要我摊牌,做兵还是做贼?”

    “一路走来,我想我可以答复他了,你替我带话给他:做兵的乔小峰已经死了,现在活着的只是一个替别人活着的山贼乔小峰。”

    关门听着他凄凉无奈的话,脱口而出道:“自古忠义不能两全,无论做出什么选择,上对得起天地,下对得起良心就够了。”

    乔小峰一怔,想不到这少年竟说出这话来安慰自己,摇头叹道:“这辈子我是注定要对不起很多人啦,小兄弟你赴险救人,不畏生死,算得上义勇双全,我也佩服的很。”

    关门心中惭愧,我们不同于你们,生死也就一点金钱经验的事。

    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两人转身看时却见一个小女孩连跑带跳的从远处奔来,边跑边向两人摆手,“七叔,七叔......”

    小女孩跑到两人身前,弯着腰直喘气,“累...累死...我了,七...七叔,你...你果然...在这里呢。”

    乔小峰脸上露出柔和的笑容,“小叶子,歇会慢慢说。”

    关门心道,这就是舞霞寨如今的大当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