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节来自长孙皇后的威胁

    事情出乎预料,她们很喜欢故事却不喜欢歌,这就让云烨伤心了,虽说有好兄弟程处默力挺,也架不住两萝莉猛烈的抨击,还说,歌艺是高雅的,高贵的,要用最优美的语言说出最美妙的爱情。用乡间俚曲来描述这样美丽的爱情有黄钟毁弃瓦釜雷鸣之感。不明白,明明都jì女了还在幻想爱情?已经可以断定九衣的爱情对象只可能是程处默,要是幻想别人的话,这个美妙的三角关系绝对会变成唐朝版的人鬼情未了。老子从小就学的是这东西,被无数大腕高人推崇备至的民谣怎么就成了上不了台面的东西?《茉莉花》还不是唱的满世界都知道?就这还因老子是一位艺青年才能胡乱吟出这样美妙的歌,要是换成我学生宿舍的几个哥们,大唱十八摸你还不活了?

    这就怒了,吩咐侍女给老子弄一车哈密瓜,再把各种点心装上一车,这就打道回府,别问,长孙冲付钱!在燕来楼上上下下数百双眼睛的注视下,满载而归。

    老nǎinǎi又没睡,等着云烨回来,全家也没睡,小丫头们眼巴巴的望着门外,小丫头点的像小鸡吃米还在坚持。云烨有些惭愧,打算溜进院子,被眼尖的小西看到了,忽悠一下子就围上来一群人。好在早有准备一人一个哈密瓜,一份点心。老nǎinǎi也不问云烨到底去了那,只是安排姐姐们给他准备洗澡水,婶婶把云烨上上下下洗了个干净,尤其是重点部位更是重点照顾。嘴里还叨叨个不停,说外面的人不干净,要是喜欢,就从好人家找个好女子,万一有了身孕,就更好了,清清白白的侯府子孙。说的云烨满脸通红,越是解释,婶婶越是鄙夷。云烨发誓,手好之后,再也不让家里长辈给自己洗澡了,话说我心理年龄奔四,身体年龄也十五了,不是长辈随便揪个牛吃的小屁孩。

    长安城无聊人士实在是多不胜数,一夜间云侯爷跑燕来楼强抢哈密瓜的事就传的沸沸扬扬,更有甚者两人密语间做惊愕状,一个嘀嘀咕咕,一个连连点头,就在瞬间强抢哈密瓜事件就成了云侯爷不喜美女,只喜欢哈密瓜,晚间都是抱着哈密瓜才能入睡云云。

    程处默问和哈密瓜睡觉感觉如何,被狠狠踹了两脚。庄三停离云烨远远的不过来,刘进宝还在用热鸡蛋敷眼眶,这就是看云侯爷眼神怪怪的下场。

    “男人家去青楼有什么丢人的,只是你弄一车瓜回来所何事?”云烨想死,这位又不敢打。哈密瓜就是吃的,否则还能用来干什么?老牛连这都不知道活该被牛婶婶掐。

    边给牛见虎测量小腿,边jǐng告:“不要用奇怪的眼神看我,小心我把你另一条腿也给你锯下来。”牛见虎赶忙闭嘴,只是脸憋得通红,一副大便不畅的样子。

    胳膊能动了,老奉的针灸功夫不是白给的,又活血,又化瘀,两天时间手就能动了,只是拿不了重物,所以现在只能做简单的准备工作。和老牛说好了,既然到了年关,那就过来十五再制作假肢。

    不知不觉间新年到了,听不到噼噼啪啪的鞭炮,闻不到呛人的火药味,似乎就少了年味。贴不了chūn联,两个神情诡异,面目狰狞的神仙被挂在大门。老nǎinǎi亲自给灶王爷嘴上抹了蜜糖,用一只大红公鸡当灶王爷的坐骑,送他上天言好事。

    祭拜祖宗,老nǎinǎi笑眯眯的抚摸着爷爷的灵位没有半点伤感,只说让爷爷再等等她,她刚刚过几天好rì子,还不打算现在就去见爷爷,怎么也要等到云烨大婚,小丫头们嫁人,这才能无牵无挂的去找他。云烨努力的用毛笔蘸着黑sè树漆一笔一划的描着名义上父亲的牌位。灵堂里没有别人,就他们祖孙俩,冷清。老nǎinǎi一个劲的叹息,说着人丁不旺的悲哀,想当年,灵堂里杵满了男xìng家人,如今只有一个孙子,让人心酸。不过顷刻间又趾高气扬的说,一屋子男丁也比不上一个孙子,我孙子如今是堂堂蓝田县侯,结交的都是王公之流。前几rì连太子殿下都跑来给我这个老太太施礼你云家祖坟都冒青烟了。

    云家祖坟冒没冒青烟云烨不知道,现在他开始冒青烟了,还是从鼻子里往外冒,

    "太子殿下光临寒舍,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却不知殿下弄许多哈密瓜所谓何来?”强忍着气咬牙问李承乾。

    李承乾嘴里嚼着过年才炸的麻花,含糊不清的说:“孤听到一个消息,得知蓝田侯最喜此胡瓜,以致rì夜不离,东宫藏有甚多,就送一些给蓝田侯,以慰云侯相思之苦。”咽下一大块麻花后,一副知己的恶心模样。

    "小侯能得太子馈赠,真是感激不尽,近rì来小侯又研制出一种军械,可于十里之外杀敌于无形,不知太子殿下可否前去一观?”

    "孤当然要看,云侯请."

    斥退护卫,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书房,云烨关上书房,吩咐下去不要任何人打扰。李承乾兴致勃勃的翻云烨书桌上的书,头都不抬的问:“是什么利器竟要如此神秘。”问了半天没人回答。才抬头就发现云烨恶狠狠的把他抓住扔到躺椅上,两只手使劲挠他痒痒。现在想跑已经晚了,李承乾痒的哈哈大笑,全身酸软用不上力,只能任云烨施。直到笑的眼泪鼻涕全下来了,求饶不已,云烨才放过他。烂泥一般躺在躺椅上的李承乾委屈的说:“你使诈。”

    “废话,我不使诈,在前厅这么干,会被你的护卫剁成肉酱,全是你自找的,拖一车瓜来笑话我,活该。”云烨气愤难平,指着李承乾哆嗦不已。

    “这么说你真的喜欢胡瓜,不喜欢美女?对了,你干嘛把胡瓜叫哈密瓜?”

    “我又不是变态,当然喜欢美女,就燕来楼的那几个少胸没屁股的柴火妞会入我法眼?等找着我喜欢的美女会让你看看什么叫男人。”

    “这种瓜我以前吃过,特意问了师傅,师傅说这东西产在西域哈密这个地方,不叫哈密瓜叫什么?”

    “对了,你找我干嘛?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说事,没工夫和你磨牙,还要过年呢。”

    “是我娘派我来的,让我告诉你,既然有闲情逛青楼,那就是说身体上的毛病好了,过了十五就进宫,她要好好管教管教你这个纨绔子弟。”李承乾有些幸灾乐祸,向来被皇后管教的够呛。

    "你娘?皇后娘娘?你确定她老人家有管教我的心思?不是别的大臣给我们上课吗?怎么你娘又跑出来了?”云烨有些慌了,堂堂皇后娘娘不好好在**管教嫔妃,顺便再来几场宫斗戏,跑出来祸害我这棵大唐幼苗。

    “哈哈,终于有人陪我啦,我娘的管教,烨子,你生受吧,但愿我娘忙着管教你会放松对我的管教,你真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李承乾拍着云烨的肩膀乐不可支。

    “我是外臣,娘娘不方便管教吧?”抱着最后的一点希望问李承乾。

    "你面子大,我娘是皇后,你是贵族侯爷,还未成年,这就是说,她有权利管教你,不关你是里臣外臣的事。”

    这下悲催了,云烨很清楚长孙皇后是什么样的人,李二庞大的**被她管理的井井有条,没有半丝不和谐的事件传出,这得要多大的智慧才能做到这一点?**里的搏杀虽不见硝烟,却也是你死我活的战场。身经百战,百战百胜的一代女强人要担负起教育自己的重任。可以预见,没有任何问题。自己混了十几年还在社会底层当砖头,职场上的那点经验在她老人家眼里就是个渣渣。前些天制定的幸福生活计划可以扔到垃圾堆里去了。长孙皇后不把自己最后的一点油水榨出来是不会放手的。李二!你狠。

    李承乾见云烨脸sè一会白,一会儿黑就担心的问:“你没事吧,小烨,我娘温柔端庄,最是善良不过。她来管教你,这可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好事情,你干嘛难?”

    “那是对你,对我就没那么容易善良,哥哥我的好rì子算是到头了。”云烨哭丧着脸说。

    李承乾也是满脸的戚戚然,他太清楚自己老娘的厉害。

    送走李承乾,老nǎinǎi问云烨出来什么事,怎么脸sè这么难看。云烨就把皇后娘娘要亲自教导自己的事情告诉nǎinǎi,老nǎinǎi闭上眼睛思考了半天说:“烨儿,nǎinǎi见识浅,不知道知里面的利害,给不了你建议。但是nǎinǎi活了快六十年却明白一个道理,皇家讲究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你父亲,爷爷,叔伯就是在这句话下送了xìng命。nǎinǎi不希望你不他们的后尘,期望你我云家传宗接代,好好活着。放下你的骄傲,把你师傅在心里,娘娘既然想要改变你,就会用尽办法,现在只是用正大光明的手段对付你,显然,你的所作所超出了他们的控制范围,他们想重新给你套个枷锁,让你他所用。你记住,无论何时你的xìng命是最重要的,不要牵挂我们。”

    云烨上前抱住nǎinǎi:“不会的,nǎinǎi,我要活着,你们也要活着,你要活一百岁。”

    ;